惡漢傳奇:上天帶走成奎安,卻把「大傻」留人間

hh 2022/11/10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們每個人從小到大,在同學間或朋友間,都會留下一個個充滿各種回憶的外號。這些外號你喜或者不喜,都代表了自己曾經快樂與悲傷的過去。

而曾經有一個男人也有過一個聽起來不是那麼雅觀的外號,但這個外號卻跟隨了他一生,直到他離開了這個繁雜的世界,但他的外號卻被留在了人間,成為一代人的抹不去的青春記憶。

這個男人就是成奎安,那個跟隨了他一生的「不那麼雅」的外號,叫做「大傻」。曾經大傻兩個字,在電影里代表了兇暴,代表了強橫,也代表了無禮,而現在當我們再度提起「大傻」兩個字時,卻會在心中升起那麼一絲絲的溫暖。這份溫暖,大可想應該是來自那些生動的形象上的回憶吧。

少年的他

成奎安1955年2月1日出生于香港新界西貢區南圍村的一個普通的農戶家中,因為家境貧寒,所以成奎安少年時代的生活非常的拮據,幼年時的他便開始做手工補貼家用。但就算如此,在成奎安13歲時,還是因為家里再也無力支付他的學費,而輟學回家了。

對一個少年來說,這些都是不幸的,在本應該享受無憂無慮的快樂的年紀,卻過早的接觸了社會的復雜與江湖的紛亂。

但這些經歷對成奎安來說,又算是一筆十分珍貴的財富,為他日后的演藝生涯提供了十足的生活養分。

他,曾來自江湖!

13歲的成奎安輟學回到家中,整日無所事事,家人便決定讓他跟隨家中兄弟去離家不遠的邵氏電影公司做技術工,這一干便是好幾年。

也許是自己人生的第一份工作的原因,那時的成奎安有了固定的收入,既可以幫助家庭,也可以讓自己有一種長大成人的感覺,所以初入邵氏的他十分滿意。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年紀的增長,成奎安便開始越發覺得無趣,畢竟做小工太沒有前途了,漸漸的成奎安便厭倦了這份工作,離開了邵氏。

此時的成奎安也才不過17、8歲的年紀而已。

少年的血液是澎湃的,是充滿激情的,也是最容易受到誘惑而走入歧途的。成奎安也不例外,年輕的他最終混進了幫派,成了一名專駐歌廳夜總會的看場打手。

他每天游蕩在夜總會旁驅趕酒鬼和不安分想要鬧事的小混混,不在夜總會時,便是和一眾「兄弟」出門在去討債的路上。江湖生活自然免不了刀光劍影,但相比做小工時收入上的暴漲,以賺更多錢為目標的成奎安迷失了。

但正如電影中常說的那樣「出來混遲早要還的」。只是讓成奎安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債會還的這麼快。

那一年成奎安剛剛17歲,仍然是未成年的年紀。一天老板安排了新的「工作」,要他和幾個「兄弟」一起去要債。成奎安等幾人便氣勢洶洶的趕了過去。結果沒想到的是對方也是個「硬茬」,一言不合雙方便大打出手。

很快拳腳沖突就升級成了刀劍相對,自然就見了血光,招來了警察,結果成奎安因為外型上的「優勢」,便成了警察的重點關注對象,被抓進了警局。

因為義氣二字,雖然是兄弟們一起犯事,但成奎安一人獨攬下責任,并沒有將其他人交代出來,結果便被判了四年的刑期。多年之后成奎安回憶這段經歷時還說到「如果我把那三個人說出來,以后怎麼在社會上立足呢」。

而也就在此時,他的兒子出生了。入獄和做了人父這兩件事交集在一起,給了成奎安很大的刺激。自己和兒子的交流不是在溫馨的家中進行著人倫間的嬉戲,而是改在冰冷的監獄探望室,兒子在認識自己的父親的同時,也叫他做「壞人」。這些都讓成奎安陷入了深深的自責與懊悔當中。

四年的刑期,因為成奎安的努力表現和痛改前非,而被縮短到兩年半。成奎安重回自由。

因為講義氣,所以在他坐牢期間,「老板」并沒有忘記他,安排人逐月的向成奎安家中送錢,成奎安回憶道:「我的那個老板人還是蠻好的,所以你不能說黑社會都是壞人,我坐牢期間,他每個月都向我家里送家用,送錢,直到我出來」。

縱然如此,成奎安已經決定退出江湖,浪子回頭,他出獄后雖然接到了老板的邀請,希望他能重出江湖,但此時的成奎安絲毫沒有猶豫的便拒絕了這份來自過去的盛情,而是選擇回到電影廠,重新安分的做了一名技術工。

江湖生涯,刀頭舔血,固然給成奎安帶來很多傷痕,但這些經歷也成為他后來電影路上走出自己一片天地的寶貴資源。

他走進江湖是為了生存,退出江湖則是為了人生。一個人的一個決定往往也能改變人生之路的方向。如果沒有這個決定,我們后來也就看不到電影中那個神氣活現,橫眉冷目的「大傻」了。

大傻為什麼會叫大傻

小時候的成奎安高高大大,長得還算端正,但想問題總是比較奇怪,小朋友都覺得他有些笨笨傻傻的,便給他取了一個外號叫做「大傻」。而讓大家沒想到的是,這個兒時玩笑叫起來的外號,多年后真的成就了成奎安。

當然這份成就的起始不是來自于兒時伙伴間的玩鬧,而是來自一部電影,這就是1985年廖偉雄導演,王家衛編劇的電影《吉人天相》。這部電影中成奎安雖然不是第一次「觸電」,但確是第一次在電影中被安排了叫做「大傻」的角色。

雖然《吉人天相》并沒有太大的反響,但成奎安的「大傻」卻名頭漸起。憑借特點十足的外形和充滿江湖氣質表演,成奎安很快就在演藝圈找準了自己位置,也很快在觀眾心中留自己的下一席之地。

在隨后的多部電影,如《監獄風云》《風云再起》《義膽雄心》《江湖最后一個大佬》中,成奎安趁熱打鐵,多次出演了外號叫做大傻的江湖人物。這些江湖人物有忠有奸,但無一不帶有成奎安獨特的標簽。以至于曾經的那個年代,很多人少年時代的朋友中,一些高高大大,橫眉豎目的伙伴們都會被起了一個叫做「大傻」的外號。

貴人來相助

我們每個人都為了生活,為了所愛之人在社會上打拼與奮斗,有時會幻想自己能夠幸運的遇見貴人相助,點撥一二,好讓自己撥開云霧見青天。

而成奎安則是幸運的,在他的演藝事業中,遇見過兩次貴人 。一位是梁小龍,而另一位則是被成奎安奉為「恩師」的李修賢。

成奎安和梁小龍之其實算作舊相識,倆人很早就認識,甚至經常一起在海邊游泳、釣魚。彼時正是成奎安重回電影廠做小工之時,而梁小龍當時正在亞視做武指,混的也還算不錯,便找到成奎安,將他帶到了亞視做武行,工資達到了120元一天,還能日結。

這對此時正處困境的成奎安來說,無疑是一份巨大的改變,要知道成奎安做電影廠的技術工,一個月也才只能賺到60元。

跟隨梁小龍的這幾年,成奎安可以說過的非常舒心,不但收入水平有了一個質的飛躍,而且因為外形特點鮮明,總能得到上鏡的機會,雖然出演的都是壞蛋,但這一個個看似不是機會的機會,也在不斷的積累和醞釀中,為成奎安的下一次跳躍做著充實的準備。

時間來到了1978年,經過幾年的磨礪,成奎安不論在年齡還是表演上都日漸成熟,終于獲得了另一個人的關注,他就是曾經火遍大江南北的警察專業戶,」阿sir」李修賢。

李修賢是香港電影一代教父張徹門下的五虎將之一,雖然一直不被張徹所待見,但卻最終闖出了一片天地,連張徹也不得不承認,李修賢是靠著自己的努力奮斗而成功的。

李修賢雖不被張徹看好,但卻一直對張徹執弟子之禮,尊重有加,也被人看做是重情重義的典范。

話題回到我們的「大傻哥」成奎安這邊來。成奎安一身獨特的「江湖氣」,得到李修賢的慧眼賞識,這讓成奎安受寵若驚,也讓成奎安找到了開啟了電影圈大門的鑰匙,從此正式成為了一名演員。

李修賢對成奎安有著知遇之恩,而成奎安也沒有讓李修賢失望,開始在多部電影中嶄露頭角。最開始跟著李修賢,成奎安吃過不少苦頭,因為李修賢要求比較嚴格,而成奎安畢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做事難免出錯,所以挨了不少罵。但后來成奎安卻多次表示,沒有當時的罵,就沒有后來的成奎安,更沒有后來的「大傻」。

功成名就,缽滿盆滿

有了貴人提攜的成奎安,開始在演藝圈如魚得水,電影一部一部的出,片約一部一部的來,而此時的成奎安也變身為一名工作狂人,在幾年間拍了近百部電影。雖然飾演的角色仍是以反派為主,雖然多數都是重復著「大傻」一類的江湖人物,但成奎安已不在為生活而發愁,相反錢現在對他來說已經不是該去怎麼賺的問題,而是應該怎麼去花的問題了。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期至九十年代中期,是香港電影的高速發展時期,成奎安也隨著這條高速路而一魯夫奔,他片酬飛漲,有時一天就能賺到幾十萬元。合作的搭檔也從默默無聞的小演員變成了威震香江的天王巨星。

「大傻」終于變成他的一個標志,讓他躋身為影壇惡漢的代表人物之一。

長的惡,未必就是惡人

成奎安成名了,以惡漢形象名揚天下,這些除了為他帶來了金錢與財富外,也為他帶來了「惡名」,還是聲名遠播的惡名,以至于發生過曾經走在路上,嚇跑過路人的趣事。

這也難怪嘛,我們的大傻哥,往那一站,不用沖你擠眉弄眼,只需冷眼相看,便會讓你不由得心生懼意。

但長的惡,未必就是惡人嘛,就如長的好也不一定就是好人一樣。而我們的大傻哥,雖然生就一副惡相,其實生活中卻相當謙遜有禮,為人也很講義氣,圈中好友有難,成奎安必會鼎力相助,因此在圈中口碑和人緣非常的不錯,譚詠麟、曾志偉、黃日華、張家輝、尹志強等都是和他十分交好的好友。

除此之外,成奎安還多次出任家鄉南圍村的村長,他不要工資,村里不論大事小情,都出面負責解決,一直深受本村村民的擁護。

甚至在2003年,成奎安還參加了西貢區議員的競選,雖然最后惜敗并沒有選上,但獲得了很高的支持呢。

賽車,賽車

成奎安愛車,世人皆知。

在他還沒有功成名就時,這個愛好還無法被凸顯出來,但當成奎安名聲鵲起,路人皆知時,這個愛好便徹底被展示出來了。

車被他一輛接一輛的開回家,最多時家中竟同時有六台車。而買車只是他展示自己愛好的方式之一。真正顯示出他對車的喜愛的,就是成奎安親自去參加了賽車。這個愛好甚至一度超越了演戲,而成為他心目中的最愛。成奎安曾經面對媒體不無自豪的表示「在我生命中的事業里,賽車是排第一的,而拍片只能排第二」

1985年,首屆555香港-北京汽車拉力賽盛大的發車儀式上,成奎安是眾多參與了這個里程碑盛典的演藝明星之一,而這次親身參與,激發了他參加賽車的熱情與激情。

同年的11月,在澳門大獎賽中,成奎安第一次正式參加了比賽,并取到了ACP組房車的第六名。第一次試水就取得了成績,這大大的鼓勵了成奎安,從此成奎安只要有時間和機會,便會參加比賽。在2001年的全國汽車拉力賽上海站的比賽中,成奎安再一次獲得了K4組第四名的好成績。

當然除了賽車外,成奎安也十分喜歡足球,他曾是香港明星足球隊的主力門將,多次隨香港明星足球隊來到內地參與各項明星賽事。

四世同堂,負重前行的男人。

成奎安是個愛家之人,曾多次表示家庭是他唯一的支柱,也是他這麼多年努力奮斗的源頭。

成奎安在最紅時很能賺錢,而且他也很懂得投資,曾經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在大陸投資餐飲業而海賺過一筆。而后十幾年間成奎安又多次涉足餐飲業,雖然中間有賠有賺,但總體來說收獲是頗豐的。

但就算如此,也架不住他的花銷實在太大,除了前文說的愛車之外,成奎安的家庭還曾是一個四世同堂的家庭,他上有父母,下有子孫,還有兩房太太。曾經在一段時間內,一家老小都需要依靠他來養。

成奎安的好友羅家英就曾經對媒體表示「他的家庭負擔太重了,我曾勸他不要這麼辛苦,他卻說自己頂得住,有一家人要養呢」。

而在成奎安的師傅李修賢眼中,大傻則外表與內心完全不一樣的人。」他外表長得兇悍、內心卻十分純真,他對父母孝順的很,對兄弟也十分關心。你們看他長得兇巴巴的,講起話來嗓門很大,但回到家對長輩一聲都不敢吭。」

天上需要「惡人」戲,只留「大傻」在人間。

時間來到了2004年,這一年成奎安參與拍攝了電影《喜瑪拉雅星》。那時在印度,成奎安不經意間發現自己的脖子上有一個腫塊,雖然聯想到自己近來常覺得喉部不舒服,咽干、咳嗽,但當時忙于工作的成奎安并沒有把這個當回事。結果回到香港后,在家人的強烈建議下去了醫院檢查,沒想到結果竟是鼻咽癌晚期。

被確診后的大傻哥,并沒有被癌癥這個惡魔所嚇倒。他不止一次公開表示,對自己的病情很樂觀,戰勝病魔對他來說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很多事情并不能以人的意志力為轉移,在病魔的無情攻擊下,成奎安本來壯碩的身體,漸漸消瘦下去。雖然每次面對媒體,成奎安依然會是一幅樂觀豁達,自信滿滿的表情。但誰都看的出來,我們這位一瞪眼就能嚇跑路人的「惡漢」正在走向衰弱。

在和病魔斗爭了4年后,他終于倒了下來,曾經因為受成奎安幫助而成為他干女兒的陳淑蘭,在成奎安最后的那段日子里曾代表成奎安對媒體表示謝意,并婉轉的表達「大傻」不再希望面對鏡頭,因為不希望自己的病容被人看見。此時,那個高大威猛的怒漢,僅僅剩了不到90斤。

除了因為疾病而帶來的無盡痛苦外,幾年間四處求醫的經歷,也讓成奎安和他的家庭也承擔了十分大的壓力,數十年的積累,有著一朝人財兩空的可能。

也許天上太冷清,需要世間說戲人。

2009年8月27日,被我們稱為「四大惡人」之一的「大傻」成奎安,終因鼻咽癌擴散而醫治無效,在香港浸會醫院病逝,享年54歲。

成奎安,這是一位絕對算不上英俊的高大男人,他的頭髮總是有些凌亂,他表情也總是橫眉豎眼,他說起話來粗聲大氣,哪怕他笑的時候也會是一臉的「猙獰」。但他卻用其一生的傳奇,為觀眾們留下了電影中的「大傻」。

「大傻」對他來說,也許只是一個故事,一段經歷,但對我們來說,是很難忘記的美好回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