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黑幫風雲:當年稱霸大陸東北的「喬四」,曾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來自己也會砍

陆凡 2022/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電影《無間道2》中,吳鎮宇扮演的香港黑道教父「倪永孝」,有一句經典臺詞:

「出來混,遲早是要還的」。

電影的最后,香港黑道教父伏誅,讓這句話臺詞透著命運感的無奈。

在大陸東北,也有一位被尊為黑道教父的人,他的結局和電影不言而合,這個人就是稱霸東北的「喬四爺」宋永佳。

他曾經霸占了24位女明星,狠起來了連自己都不會放過,連自己也會砍。

也正是他的這種狠勁,很多人對他的狠也是比較害怕的,當時基本上都沒有人敢和他作對。

01

在1948年,東北哈爾濱的一個落魄家里,誕生一個十分傳奇的人物,父母取名宋永佳。

可能很多人對于宋永佳,這個名字都感到陌生,但爺爺輩的人都對這個男人有所耳聞。

他長相一般,生活在社會最底層,因為出生那天正好是「夏至」,所以命里就帶著一股子狠勁。

這也預示著這個男娃娃的生活軌跡,不同于其他人。

成年之后的宋永佳,不明白八卦命理,只發愁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快樂自在生活。

由于沒什麼文化,父親意外去世,他只能依靠幾畝田地生活。

每當不忙時,宋永佳就跟著不爭氣的哥哥到處鬼混,還認識了很多「狐朋狗友」。

后來,一幫年輕人在當地的維修隊里打工,宋永佳擔當起泥瓦匠身份,他們整日里游手好閑,時常因為沒有收入而發愁。

沒有工作時,宋永佳就在外面當小痞子,整日無所事事在大街上閑逛。

在「道上」,很多人都不用自己的真名,因為宋永佳在家排行老四,家的附近有一座橋,所以取名「喬四」。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喬四的生活就是混吃混喝,或者像他哥哥那樣,「混到」看守所里。

誰都不會料到,這個小痞子最后混出了名堂,還成為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02

1983年,是喬四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那時的哈爾濱正在飛速發展,新樓代替老樓是常有的事,這個時候,社會正是需要像喬四這樣的泥瓦匠。

但喬四生性懶惰,秉承著有飯吃絕不干活的理念,三天打漁兩天曬網。

某天,拆遷隊和當地居民發生口角,導致工作無法進行,后來警察介入鼓勵居民同意拆遷,無奈成效甚微。

此時,喬四趕過來湊熱鬧,看了一會之后,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奪過居民手里的菜刀朝小手指砍去。

不但如此,喬四口中大罵起來: 誰不同意拆遷,就跟誰玩命。

可以說,喬四的行為又愣又橫,在場所有人都投去難以置信的目光。這一舉動震驚到鬧事居民,也讓包工頭由衷佩服。

后來,包工頭將手中的活交給喬四處理,在口口相傳中,喬四名聲不脛而走。

不得不說,有這麼一個狠人在身邊,拆遷工程省下很多時間。

此后,喬四正式開啟了自己的高光之路。

03

他召集很多無所事事的兄弟,組成當地兇狠狡詐的拆遷大隊。

誰不同意拆遷,就用簡單粗暴的方式解決問題,如果行不通,喬四直接將對方打得半死不活,這樣一來,居民沒有不怕他的。

這些行為正合「領導」心意,拆遷速度快,誰不喜歡呢?

于是大會期間,各方領導都對喬四贊賞有加。

得到「上面」肯定,喬四從一個地痞流氓,逐漸成為當地和赫赫有名的企業家。

他印了很多名片,上面寫著: 哈爾濱市龍華建筑工程公司副經理。

這期間,不但包攬很多工程,金錢更是源源不斷地匯入喬四賬戶。

八十年代,喬四已經成為有名的「黑幫頭目」,手下積攢很多勢力。

某天,喬四來到夜總會消費,看上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姑娘,他甩手一揮就是三千塊人民幣,女歌手在臺上笑得合不攏嘴。

打賞完之后,女歌手走下舞臺,兩人卿卿我我,直到半夜,女歌手下班,搭著喬四的順風車回到住所。

一連好幾天都是這樣,喬四被哄得服服帖帖,后來女歌手想去北京發展,喬四一聽: 這還不容易,我認識好幾個人都是干這個的。

女歌手瞬間感動得梨花帶雨: 還是四爺疼我。

后來,此女進京,找到了投資方,還拍攝了MV。一首表達幸福平安的歌曲紅遍大江南北。

而在生意場上叱咤風云的喬四越來越囂張,因為一點小事就想要對方的命,他身邊的小弟更是無法無天,囂張無比。

到了1990年,喬四像往常一樣開著特殊牌照的奔馳,巡游在大街小巷上。

他不論如何都想不到,一雙正義的眼睛,正狠狠對準自己。

04

針對喬四的調查,其實很早就秘密展開,當地的市長聽說喬四的事,一直在暗中觀察。

深知黑社會毒根蔓延的他,找機會將其連根拔起,選擇隱忍。

1991年,警方派出北京軍區特種兵實施抓捕行動,在一一列舉喬四罪狀之后,法院判處喬四死刑,并立即執行。

最后,在哈爾濱一處荒山上,喬四被執行死刑,臨死前他留了一句話: 這輩子,夠了。

至此,叱咤風云的黑社會頭目就此了斷,結局令人唏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