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猛人「側頭送」,為社團出力卻為他人做嫁衣,因此同門相殘

黄朔 2022/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江湖傳言:「新義安屯門清一色」,也就是新義安社團獨霸屯門,其他社團皆無法染指。

能有這般成就,他出力不少,但盡管出力不少卻是為他人做嫁衣,社團里最具分量的「屯門之虎」稱號,卻沒能落在他的頭上;

他獨闖金三角,為社團帶來巨大利益,也因此惹來糾紛不斷;

在利益面前,一切都是虛幻,他與同門自相殘殺,同門被打殘、退出江湖,他也因此客死異鄉。

他就是新義安的屯門大佬,「側頭送」。

「側頭送」原名黃天送,于1960年出生于香港,自幼就不喜歡讀書,常混跡于街邊的古惑仔之間,讀完小學輟學后步入社會,加入了新義安社團。

黃天送雖是年紀輕輕,卻是長得高大威猛,一身超群的武藝,自幼混跡在古惑仔之間使得他江湖經驗豐富,膽色過人,每次社團之間火并之時,往往都沖在最前面。

也正因如此,黃天送在1975年與1977年,這短短的兩年里兩度入獄,要知道,那時候還不到二十歲。

早年新義安「大總管」林景帶人拿下屯門,后來「尖東虎中虎」黃俊剛從和勝和轉會到新義安的時候,也在屯門深耕,因此屯門這邊的勢力一直是新義安一家獨大。

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屯門這邊的油水越來越豐厚,也引來不少社團的覬覦。

八十年代末,聯英社一位大佬成了眾多社團里的出頭鳥,帶著數十個馬仔來到屯門插旗。

聯英社是早年由「鬼腳潘」潘林所創立,潘林是蔡李佛拳法的宗師級人物,他的招牌就是可以凌空飛起,在空中連踢七腳,因此而得「鬼腳潘」之名。要是他還在世,進了國足,那國足就有希望了。

潘林手下有十八個打手,號稱「潘林十八靚」,各個都是武藝超群的高手,這也使得聯英社曾在江湖之中叱咤一時。

可在后來,潘林已經不在,聯英社的坐館一代不如一代,就比如張柏芝的父親張仁勇,也曾是聯英社坐館,但后面因為嗜賭成性,被人打殘,還波及女兒。

八十年代末的聯英社已經是強弩之末,雖是帶著人馬來與新義安爭搶地盤,但彼時已經成為「香港第一大黑幫」的新義安哪里會怕,于是派出黃天送來解決這件事。

那天,黃天送約上聯英社大佬談判,雙方人馬在亞樓村牌坊下曬馬,談判間雙方的言語越來越沖,隨即黃天送一聲令下,身后新義安馬仔傾巢而出,與聯英社這邊混戰成一片。

黃天送為了加快上位的腳步,更是手持四十米大砍刀直撲聯英社大佬,他橫沖直撞銳不可當,一刀一刀,快得讓聯英社這邊的馬仔心驚肉跳,一步一步往聯英社老大這邊殺了過來。

新義安這邊士氣高漲,馬仔們緊跟黃天送的腳步,對著聯英社發起猛攻。

聯英社大佬見手底下的精兵悍將一個個被黃天送挑落馬下,自知無法力敵,只能帶著社團成員潰散逃亡。

雖是擊敗了聯英社,但聯英社打響第一槍卻是給14K社團一個信號,就是除了自己看中屯門的豐厚油水,其他社團也盯上了,再不出手可能會被人捷足先登。

于是14K的「梅字堆話事人」豬嘴洪作為先鋒,帶著兩百多名馬仔浩浩蕩蕩地殺入屯門,妄圖一舉擊潰新義安在此地的勢力。

在此次與14K交戰之中,不得不提到另一個人,算是黃天送并肩作戰的生死兄弟,也是黃天送一生之敵。

黎志強,比黃天送大兩歲,在19歲那年就成為新義安的紅棍,是新義安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紅棍。

黎志強能打,黃天送也絲毫不遜色,兩人雖是同門且皆在屯門發展,但一直不太和睦。

這次「豬嘴洪」人多勢眾、氣勢如虹,他們倆單兵作戰的話,打起來肯定是吃虧的,所以只能暫時放下一切恩怨,并肩作戰、一致對外。

黃天送與黎志強召集各自旗下馬仔合兵一處,對著「豬嘴洪」嚴陣以待。

隨著「豬嘴洪」一聲令下,14K兩百多名馬仔一擁而上,一場激烈的戰斗開始,一邊進攻,一邊防守,打得不可開交。

「豬嘴洪」成名已久,是14K社團里的老將,獨自應對黃天送與黎志強的聯手進攻絲毫不落下風,黃天送見一時之間不能拿下「豬嘴洪」,但新義安馬仔的人數卻無法與14K相比,深知如果再這麼下去最后肯定會輸。

于是黃天送想了個計策,既然拿不下「豬嘴洪」,那就先解決他手底下的悍將,讓「豬嘴洪」這方自亂陣腳。

黃天送當機立斷,退出戰圈,留下黎志強勉力支撐「豬嘴洪」的進攻。黃天送在場中尋找「豬嘴洪」一方的頭目,專挑「豬嘴洪」的得力干將下黑手,擊敗他們,以求生存。

在黃天送接二連三地送走幾個頭目之后,對上了「豬嘴洪」最為得力的戰將,「發哥」。

「發哥」知道黃天送的意圖,但自詡與黃天送能有一戰之力,于是沒等黃天送出手,「發哥」先出一刀,黃天送擺刀相迎,只聽「當」的一聲響,「發哥」手中的刀已被黃天送打飛,隨后倒地不起。

隨著手下的頭目一個個倒地,「豬嘴洪」自知軍心已散、大勢已去,帶著一眾馬仔撤退。

「豬嘴洪」作為14K超級大佬之一,如今在此地鎩羽而歸,自然是心有不甘,于是掏出口袋里的8848打給遠在元朗的14K「德字堆話事人」四眼細。

「四眼細」在元朗深耕,令14K獨霸元朗,江湖人稱之為「元朗之虎」,勢力在14K社團里在頂尖之列。

「四眼細」派出二百多名馬仔支援「豬嘴洪」,「豬嘴洪」重整旗鼓,帶著四百多名馬仔再次殺往屯門。

收到「豬嘴洪」卷土重來的消息,黃天送與黎志強自知毫無勝算,立馬上報新義安高層,新義安派出「御林軍」、「大環山話事人」泰山帶著兩百多名馬仔來屯門合兵一處,嚴陣以待。

「大環山話事人」泰山早年跟隨「大總管」林景打天下,這種場面見多了,江湖經驗豐富。

在泰山的指揮下,黃天送與黎志強強強聯合,雖馬仔人數不及14K,但勝在身處主場,并且眾志成城。

在新義安眾人的誓死抵抗之下,「豬嘴洪」再次被擊退。

在一次次屯門的防衛中,黃天送與黎志強的功勞可謂是不相上下,但社團高層卻將「屯門之虎」的稱號給了黎志強,只因黎志強早黃天送一步進入社團。

從此黎志強成了屯門老大,而按名分來算,黃天送只能在黎志強手下辦事。

黎志強上位后,開始著手培養得意門生「跛榮」,「跛榮」野心極大,做事上手也快,在屯門混得風生水起,地位不亞于黃天送。這讓黃天送很生氣,也有點怨恨,「跛榮」混得越好,黃天送對黎志強的恨意就越深,因此黃天送與黎志強的矛盾越來越深,沖突不斷。

黎志強于1990年因過于殘暴地對待對手,入獄7年,入獄前將手頭的事務交由「跛榮」打理。

在這七年間,黃天送與「跛榮」相安無事,黃天送的事業得到大力發展。

他的主業就是「面粉」生意,黎志強入獄后,黃天送蠶食了不少地盤,生意蒸蒸日上,江湖稱其為「丸仔大王」。

原本,黃天送每次拿貨都要經過中間商,這中間商不僅控制著利潤,還控制著出貨量。黃天送為了賺取更大的利益,決定撇開中間商,自己找到貨源,于是獨闖金三角,并拿下廠家源頭,賺得盆滿缽滿、腰纏萬貫。

1997年,老對頭黎志強從牢房里出來,昔日的得意門生「跛榮」已經站穩跟腳,并沒有打算將社團事務交還給黎志強,黎志強只能另謀高就。

在機緣巧合之下,黎志強偶然遇到了一位貴人,就開始跟內地的「貿易生意」打交道,賺得盆滿缽滿。

漸漸地,黎志強也有了與「跛榮」、黃天送叫板的實力,再加上原本就是叱咤屯門一帶的「屯門之虎」,重整旗鼓自然是比較有優勢的。

1999年11月,黎志強與黃天送因利益起了沖突,并且在這一場沖突中,黃天送損失慘重。

也許他就像是他的一生之敵,哪怕在牢房里面呆了7年,黃天送也不是他黎志強的對手。「既有瑜何生明!」黃天送心中嘆息,轉念一想,想要獨霸屯門,就必須把黎志強給鏟除了。

兩年后,黃天送終于找到了機會。

那時候黎志強到東莞常平鎮巡視產業,黃天送派出自己的得意門生肥杰,聯系上「東莞張子強」一伙七人,準備解決掉黎志強。

那天,黎志強在匯美酒店門口等司機開車過來,不料停在他面前的是一輛五菱宏光,車內蒙面大漢拿著AK47朝黎志強噴了五發,黎志強倒地不起,五菱宏光以百米三秒的速度逃離現場。

事后,經過神醫的救治,黎志強脫離了生命危險,但卻成了終身殘廢,從醫院出來后,黎志強就退出江湖。

黎志強沒死成,成了黃天送的大麻煩,在黑白兩道的追擊下,黃天送只能帶著肥杰逃往海外。

2005年,黃天送在阿姆斯特丹的街頭遭遇了與黎志強在東莞一樣的事情,一輛五菱宏光緩緩開到面前,車內蒙面大漢拿著AK47朝著黃天送與身后的肥杰一直噴,黃天送當場斃命,肥杰身手矯健,雖是受傷但也算躲過一劫。

自此,黎志強與黃天送的恩怨也算告一段落。

沒多久,肥杰帶著黃天送的骨灰回到香港,在紅磡為黃天送風光大葬。除了尊師重道之外,肥杰當然是另有目的,目的是宣布他回到香港,重整旗鼓,屯門即將再起風云。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