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勝和「單眼仔」從浪跡街頭的叛逆少年,到搭檔「上海仔」的勝和揸FIT人,從小弟混到大佬的人生旅程

hh 2022/10/15 檢舉 我要評論

從浪跡街頭的叛逆少年,到搭檔「上海仔」的勝和揸FIT人,「單眼仔」從小弟混到大佬的人生旅程、堪稱現代版的古惑傳奇。

一、早年

「單眼仔」是出生在日本的華人,父親是當地福清幫成員。

上世紀80年代,日本山口組分裂為竹中和山本兩派、爆發了曠日持久的「山一抗爭」,與山口組有業務關聯的華人福清幫也被牽連進去,「單眼仔」的父親為了避禍保身,帶著全家回到香港。

然而香港并非世外桃源。山口組在當地暗網密布,與14K陳惠敏、新義安蘇龍、紀寶等都有過從往來。「單眼仔」一家只能蝸居在荃灣貧民區,過著隱姓埋名,提心吊膽的生活。

山口組風波平息后,日子逐漸安定。「單眼仔」的父親借助江湖關系在荃灣開了一間酒吧,是非之地近墨者黑,「單眼仔」十來歲便對開片講數、吹雞曬馬耳熟能詳,被外面的花綠刺激所吸引、14歲輟學踏上江湖,拜到勝和「黃頭仔」門下。

「單眼仔」的父親雖然長期與江湖人物往來,卻強烈反對兒子與江湖扯上任何關系,動輒暴揍怒罵,最終父子反目,「單眼仔」離家出走,徹底過上了街頭古惑生活。

二、冒起

「單眼仔」最初只是一名「藍燈籠」就是最低級的古惑仔,在外圍幫手跑腿、裝點門面。

「黃頭仔」主要活躍在油麻地,負責一些夜場、酒店、青樓的收數看場,偶爾還做點藥丸和翻版碟生意。「單眼仔」每天晚上跟著巡街看場,哪里發生沖突了過去「圍事曬馬」,時不時來點血色浪漫。

當時還是「大飛」坐館,「黃頭仔」這支水在勝和也不響朵,「單眼仔」沒啥地位,跟著也掙不了多少錢,就是勉強溫飽。

機會終于來了。和勝和、新義安開干,勝和向一名老新頭目發出「江湖追殺令」。收到消息后,「單眼仔」忙前跑后、四處打探,將對方行蹤交給勝和行動組,將目標人物斬成重傷。上邊大佬欣賞「單眼仔」的出色表現,將他提拔為「四九仔」。

冒起后的「單眼仔」也成了新義安的報復對象,甚至「黃頭仔」旗下的馬仔都遭到老新通緝,「單眼仔」只好暫時逃到新界避風頭。

三、上升

此后,「單眼仔」的江湖道路開始順風順水。

勝和坐館的位置,也由「大飛」交到「雞腳黑」手中。

「單眼仔」再升一級,成為「草鞋」,并且從「黃頭仔」過面到「上海仔」手下,在「上海仔」的電影公司謀下一個比較體面的職位。「上海仔」是勝和有名的江湖猛人,能說會道很有頭腦,撈賭、做生意、調解糾紛樣樣在行,深得勝和超級元老「尤伯」器重。

江湖形勢的發展對勝和越來越有利。臨近97,老新忙著招安低調地不行,14K還是一貫地一盤散沙、軍心不齊,「雞腳黑」順勢放大招四處出擊,在缽蘭街、旺角、港島各處擴張勢力。「單眼仔」一幫人也開始「越境」進入尖沙咀新義安地盤,只要不過火新義安都是睜只眼閉只眼。

這時,「單眼仔」已經小有名堂,沒人敢隨便招惹,上夜場、酒吧消費也不用掏錢,每個星期向上邊交賬之后,手上還能落下幾萬港幣的余錢。一心上進的「單眼仔」還啃起了商業書籍,充電為晉升「白紙扇」做準備。

手里有了資源和人脈,「單眼仔」也做起了自己的生意,借自己在電影公司的便利,派藝人、演員接一些新義安的業務順便給自己掙點外塊,也得到了「上海仔」的默許。

「單眼仔」跟新義安的一些大佬走得很近卻招來了幫內其他人的非議,還直接導致了自己被「訴苦森」執行「家法」。

四、家法

14K元老「胡須勇」就說,江湖中層在上升期最危險,總會卷入許多意想不到的利益糾葛和派系沖突當中,甚至引來殺身之禍。

當時,勝和灣仔話事人被槍殺,震驚幫內高層,勝和上下開始排查「奸細」,與新義安過從甚密的「單眼仔」成了首要懷疑對象。

「單眼仔」被勝和另一大佬「訴苦森」盯上了。「訴苦森」是當時的勝和佐敦話事人,「訴苦森」是海外留學生出身,有學歷有見識、做事雷霆狠辣,為人又比較講義氣,在勝和內部頗有名望。但是,「訴苦森」與「上海仔」并不咬弦,兩人一直在幫內明爭暗斗,「訴苦森」一口吃不下「上海仔」,便將矛頭對準了「上海仔」身邊的「單眼仔」。

「訴苦森」中

與新義安走得太近成了「單眼仔」無法洗脫的「鐵證」,「訴苦森」直接找上了「單眼仔」原來的大佬「黃頭仔」。「黃頭仔」一臉懵逼,責問「單眼仔」是怎麼回事,如果不把事情扛下來,「單眼仔」和「黃頭仔」都無法繼續在江湖上混下去。

「單眼仔」倒也爽快,不躲不閃擔下了「吃里扒外」的罪名,被「訴苦森」派人打斷鼻梁和兩根肋骨,左眼差點被打廢,只剩下0.2的視力,這也是綽號「單眼仔」的由來。

最后還是「上海仔」出手,找到勝和坐館「雞腳黑」說和,「上海仔」旺角麻將館和巴士看場權交給「訴苦森」,「訴苦森」讓出一部分藥丸生意,事件才算告一段落。

「單眼仔」付出了半只眼睛的代價,也為「上海仔」爭取到藥丸生意這個新財路。「上海仔」感念「單眼仔」苦累功高、忠誠可信,便將「單眼仔」調到身邊。

「單眼仔」升職為「白紙扇」,并且被任命為柯士甸道話事人。

五、坐館之爭,上位揸FIT人

此后,「單眼仔」開始代表「上海仔」四處拉投資、談合作,結交老板進入大佬圈子。

回歸后,江湖大佬都被請去喝茶,「單眼仔」也因為代表社團談生意,數次被阿SIR拉去喝咖啡。本港風聲愈來愈緊,大佬們紛紛將目光投向外埠,「單眼仔」陪同「上海仔」到內地考察,將投資觸角伸向內地。「上海仔」于莞深、珠海開了多家星級酒店和洗浴中心,還通過「單眼仔」弄了兩家地下賭檔和1家錢莊。

接著,「單眼仔」作為中間人幫「上海仔」與楊受成搭上了關系。

當時楊老板有意拓展內地生意,而「上海仔」在內地頗有門路,楊老板便找「單眼仔」搭橋找「上海仔」傾談,「上海仔」當即包下專機跟楊老板跑了一趟東莞。之后,「上海仔」高調宣布競選坐館。

98屆的勝和坐館有四位候選人:炮D、阿細、訴苦森、雞腳黑。

「雞腳黑」是上屆坐館,此番志在連莊。「炮D」是「雞腳黑」手下、實力威望都不夠,再加上不能搶大佬風頭,第一個就被刷下去了;

元朗南區揸FIT人「阿細」是勝和元老矮仔的人,雖然有一定實力但是威望名氣不行,不被眾人看好,也沒什麼希望;

「雞腳黑」要連莊,雖有不少大佬反感上下噓聲一片,「雞腳黑」還是要憑借實力強行闖關;

「訴苦森」有學歷、有能力、威猛果敢,是當年的種子選手。

這屆坐館之爭,就成了「訴苦森」、「雞腳黑」、「上海仔」的「三國演義」。

「訴苦森」這邊,由支持「上海仔」的超級元老「尤伯」出面,說服「訴苦森」退出坐館競選;接下來,便是「雞腳黑」與「上海仔」的「決戰」。

「單眼仔」買通水房和14K人馬,輪番沖擊「雞腳黑」的場子,「雞腳黑」則請到14K元老「胡須勇」,雙方勢均力敵。這邊,還是「上海仔」棋高一著,「上海仔」查出「雞腳黑」長子「細頭仔」偷偷加入了14K劍字堆:身為坐館候選人,自家兒子帶頭反水別的幫派,讓「雞腳黑」在勝和上下顏面盡失,勝和金牌經理人「大飛」出面讓「雞腳黑」交出社團賬目退出競選。最終「上海仔」勝出成功當選坐館,「單眼仔」自然而然地成了輔佐「上海仔」的「揸數」,成為站在勝和塔尖的頭面人物。

六、退隱江湖

在揸數位置上做了兩年之后,「單眼仔」厭倦江湖紛爭,便離開「上海仔」投到楊老板身邊,幫英皇拓展內地的唱片和娛樂生意。

換屆時候,「上海仔」也想連莊,遭到幫內大佬反對,「尤伯」力撐「訴苦森」和「山頂標」上位,「上海仔」心有不甘,最后社團賬目不翼而飛,勝和內部懷疑是「單眼仔」將賬目藏了起來,「單眼仔」只好跑到湖南避風頭。

2003年,「上海仔」交出賬目風波告停,「單眼仔」有感江湖險惡便提出退隱江湖,專心投入到內地的生意上來,2006年以后,就主要在上海生活甚少參與香港這邊的江湖事務,所以勝和的紅白喜事、擔任過坐館、揸數的大佬都會經常出席,卻幾乎看不到「單眼仔」的銀子。

2010年,「尤伯」去世,「單眼仔」回港參加了「尤伯」葬禮,之后「上海仔」、楊老板鬧起糾紛,「單眼仔」還請雙方一塊兒吃飯,從中說和,雙方都表示恩怨已了。

此后,「單眼仔」徹底回歸生意和家庭,遠離江湖事務,沒成想,老到圓融的「上海仔」在江湖上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回顧往事,「單眼仔」只剩唏噓感嘆: 且敬往事一杯酒,再無歲月可回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