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頭號幫會「竹聯幫」,坐擁十萬小弟,整得「四海幫」聞風喪膽

hh 2023/01/05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個幫派幾次沉浮,傳承六七十年之久。他們與對家在商海鏖戰。他們的幫主遠渡重洋解決不忠之人,事成后又在東南亞闖下赫赫威名。他們聚眾十多萬,控多個行業,發展多個堂口,是當地赫赫有名的。那麼,這是哪個幫派?這個幫派是如何形成的?最終又有什麼樣的結局呢?我們繼續往下看。

1953年,一位名叫孫德培的男子在中和鄉立了中和幫,經過兩年多的擴張后,中和幫勢力漸漸加大,由此也開始和其他幫派發生相爭。在一次中和幫大敗,其他幫派趁此機會開始大肆分中和幫范圍。這般之下,中和幫變得四分五裂。關鍵時刻,一位名叫趙寧的中和幫幫眾,召集人員,重整旗鼓,不斷擴張,并將新力稱作「竹林聯盟」,也就是後來大名鼎鼎的「竹聯幫」。而這個竹聯幫,就是我們今天要講的主角。

當初與中和幫同時期成立的,還有一個幫派叫「四海幫」,而這個「四海幫」,一度是竹聯幫最大的相爭派。四海幫屢次占據上風,直到1957年,一個人的出現,才使得情況漸漸有了轉變。

這個人,名叫陳啟禮。

陳啟禮

陳啟禮是當初跟著趙寧創建竹聯幫的人員,有著「旱鴨子」的綽號。1957年,陳啟禮另組了一個「南強聯盟」,大大加強了竹聯幫規模。帶領著這些人,陳啟禮開始逐步合併周圍。在他的努力下,竹聯幫漸漸興盛。後來,在一次大規模相爭中,陳啟禮帶領小弟們獲勝,使竹聯幫在當地站穩了,而陳啟禮本人,也開始在江湖上顯露。後來,他帶領竹聯幫在「香港西餐廳」,與「牛埔幫」發生相爭,原本人數較少的竹聯幫,竟然贏了,這次也使得陳啟禮這個名字徹底響亮起來。

如果事情到此為止,那麼陳啟禮或許可以做個幫內很重要的大佬,但要想成為以后的領,那還是有點不夠的。但巧就巧在,四海幫,在這時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事情。1962年,四海幫被當成了關照對象,在壓下,他們再不敢妄動。而這,也給竹聯幫了機會。陳啟禮帶領著手下開始找了無數原屬于四海幫的范圍,被竹聯幫吞并。在吸收了大量地盤后,竹聯幫隱隱有了成為第一幫派的苗頭。

此時的竹聯幫,已經有了五六百人之多,儼然是一個很大的黑幫了。但陳啟禮并不滿足于此。1968年,幫內召開了一場關于往后如何發展的會議,大家一致決定,擴張,誓要讓竹聯幫成為島內第一大幫。

這個決定出來后,竹聯幫就開始了大規模的人員吸納。當時,由于武俠小說盛行,不少年輕人們都對江湖之類的東西趨之若鶩,在這種環境下,竹聯幫人員猛漲,一下子有了上千人之多。為管理這些人,竹聯幫決定設立多個堂口,這些堂口有以顏色命名的,也有以動物命名的,每個堂口內都設堂主、副堂主、護法等等。而帶領竹聯幫興盛起來的陳啟禮,自然就成了位高權重的總堂主。

有了人手,有了基本盤,陳啟禮準備開始按照計劃將竹聯幫往第一幫派的位置上拱。但是,人太得意往往會失利的,陳啟禮也不例外。自出道以來就順風順水的他,偏偏在竹聯幫有了底氣爭第一的這個重要時刻,惹事了。

那時,有一位名叫陳仁的竹聯幫成員,在加入幫會后,想要退出。本來這在江湖上算是平常的事,退就退唄。可偏偏這個陳仁還是個十分貪的人,他不僅想退出,還想從幫會里撈一筆。陳仁也知道,如果走正經手續,自己肯定是撈不到好處的,干脆,不如拿了錢直接走吧。就這樣,陳仁將幫派組織用來運轉的錢收入囊中,然后走了。不僅如此,他還賣了竹聯幫,為自己請了保護。

陳啟禮大怒。他知道,這件事必須做出了斷,要是不處理好,指不定以后還有多少幫內小弟敢做出這事呢。于是,他派出一干親信,當著保陳仁那些人的面,直接送陳仁上了西天。解決掉陳仁后,這些親信有一個算一個,全部被送進去了。而幕后主使的陳啟禮,他也順理成章地被進去吃大鍋飯了。

陳啟禮進去后,竹聯幫逐漸走向邊緣。但天注定這個幫派不會沉寂于此。就在這個時刻,一位名叫張安樂的幫內成員被眾人推舉,成為了總護法。在張安樂的帶領下,竹聯幫洗牌,大大變更了架構和管理模式,使得這個幫派再次煥發生機。

「白狼」張安樂

只是,任何內部都不是一塊鐵板。張安樂在重新振興竹聯幫的過程中,有了自己的一股力,他的實力強了,自然就迎來了另一個人的不滿。這個人叫周榕,是從中和幫時就跟著幫主的元老級人物,後來更是見證了竹聯幫的起起落落,可以說是話語權最高的那批人之一。張安樂這個後來者的興起,動搖了他的地位。為了利益,兩批人你來我往,險讓竹聯幫再次陷入。後來,厭倦了這一切的張安樂選擇退出,遠遁美國過平靜日子。

張安樂的退出并沒能讓周榕坐上老大,因為,陳啟禮出來了。回到竹聯幫的他取了張安樂的力,同時也獲得了一股強大的外部支持。在這般加持之下,陳啟禮毫不意外地倒了周榕,整合已經分散的竹聯幫,成了真正意義上的第一代幫主。

此時的陳啟禮不僅在江湖上有了舉足輕重的地位,在商場上,他也有了不小的成就。經過幾年,陳啟禮擁有了五家企業,賺取了高額利潤。同時在他的經營下,竹聯幫也開始開拓正經生意,成立各種公司。在陳啟禮的管理下,這些公司紛紛盈利,讓竹聯幫賺了個盆滿缽滿。

只是,有了錢,光在手里是不行的,人家會來拿的。想要守護財富,必須有力量才行。陳啟禮認真看了當時的環境后,意識到,這個時代已經過去了,以后,是科技的時代。會發熱的家伙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陳啟禮開始大把撒錢,為竹聯幫購了一批又一批的家伙,增強了幫派實力。

但你以為有了這些東西的竹聯幫就會從此穩坐頭把交椅了嗎?當然不是!沒有一波三折的經歷,哪能不斷成長呢?竹聯幫在這時,又和四海幫爭起來了。

前面講過,四海幫因為被關照,大批地盤被其他勢力拿走,幫內人員也是走得走,整個幫派和解散之間就差一層窗戶紙了。然而,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四海幫奇跡般迎來了它的折點。幾位江湖后起之秀橫空,將四海幫理得井井有條,使這個原本敗的幫派又重新發展,并一步步開始拿回曾經的范圍。

作為當初併四海幫最歡的幫派,竹聯幫自然成了四海幫不共戴天。雙方人馬從剛開始小的街頭,逐漸升為群體,到後來直接發展為幫派,打叫一個不可開交。到後來,四海幫聯合黃埔幫一起向竹聯幫,竹聯幫也毫不弱,帶著家伙什就去,由此,雙方發生了荔舫餐廳事件。

但論起這種誰也贏不了誰,想要贏了對方,還得在其他方面想辦法。陳啟禮經過一番思索后,想到了一招,那就是和四海幫用商戰。

說到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四海幫是一個「以企業養兄弟」的生意幫,他們手上的產業規模之大,涉及范圍之廣,是無數人難以望其項背的。對于商人而言,弄掉他們的企業才是最強的。陳啟禮看準了四海幫的軟處,他發竹聯幫內所有企業,和四海幫商。雙方在股市上你追我趕,將整個股市成了一團渾水,甚至影響了島內的經濟。

就在這件事結束后沒多久,竹聯幫再次迎來了一事,當時,陳啟禮因為二十萬美金,帶人去解決一個不忠的。因為此事,他又進去吃大鍋飯了。并且這次的大鍋飯,他可能要吃一輩子。

陳啟禮二進宮這件事,給竹聯幫帶來的影響不可謂不小,當時的他已經算是竹聯幫的領袖了,沒了領頭羊,幫會的未來該何去何從,誰也不知道。

但陳啟禮卻并沒有過多想法。早在這件事之前,陳啟禮就有預感,自己很可能會栽在這件事上。因此,在得知自己只是要吃大鍋飯,而不是吃花生米時,他還有些高興。對于幫派未來發展,他自然也做出了安排,那就是指定一位名叫黃少岑的后輩人才接替幫主位子,帶領竹聯幫繼續發展。

做好了安排后,陳啟禮就老老實實地跟隨腳步往前走,然而,他再次迎來了自己的轉折點。後來他有幸走出鐵門,開始了輝煌的下半生。

不過,這時的他對這個地方已經沒什麼想法了。他遠柬埔寨,靠著會做生意和當地大小山頭的人員都有了不錯的關系。在這里,他的能耐被施展到了極致。他一邊遠程控竹聯幫的發展壯大,一邊和東南亞各色人員來往交好,一邊又和北邊力量。北邊是廣東,廣東潮州幫也在向這邊發展,陳啟禮的到來動了他們的蛋糕,雙方自然而然的成了相對的人。另外,四海幫的人得知了陳啟禮的位置外,也派出了一批批的成員,聯合潮州幫找陳啟禮。然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陳啟禮仍然能將全局把控在掌心中,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個人才。

後來,縱橫江湖幾十年的陳啟禮因病了離開,竹聯幫正式交付到黃少岑手中。在黃少岑遠走他鄉時,一位名叫趙爾文的幫內成員擔任代理幫主,也就是竹聯幫的第三任幫主。這些后輩人用自己的方法繼續發展著竹聯幫,至于未來竹聯幫會不會落得和其他黑幫一樣的結果,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黃少岑

最后,留下一個小問題,陳啟禮有個做電影明星的兒子,演過不少影視作品,你們知道他是誰嗎?

好了,今天的故事到此結束,我們下期再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