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姓家奴」馬德,作為新義安的馬仔,曾讓向華勝臉面掛不住,為追債竟對同門大佬「差佬文」做出如此行為

hh 2022/11/03 檢舉 我要評論

香港知名度最高的三大黑道社團他一一都加入過,也因此被江湖人嘲笑為「三姓家奴」;

向華勝作為新義安「龍頭家族」的成員,他作為新義安的馬仔時,竟敢找向華勝討要債務;

他加入14K后,更是找社團叔父輩大佬追債,最終債沒要到,卻將其大卸八塊。

他就是江湖猛人,馬德。

1951年,馬德在香港出生,自幼學習成績優異,到了七十年代他畢業后成了一名警員。

但是在那個時候社會比較混亂,白道與黑道之間背地里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就如14K的「teddy哥」洪漢義所說,很多人要到警局工作,就必須得先加入14K,因此到了警局里卻變成了黑道的眼線,可見那時候有多亂。

馬德還是警員的時候,除了好賭,沒有其他壞習慣,他這輩子都和「賭」扯上關系,最終也是因為「賭」而被判了重刑。

他雖是一個警員,卻經常在自己所管轄地盤的賭檔里晃蕩,幾乎每天都會去賭檔里玩兩把,隨著時間的推移,跟賭檔里的人就熟絡了起來。賭檔的老板看中他的工作,讓他入了股,對自己來說也算是上了一份保險。

后來廉政公署成立,開始陸續肅清白道中有黑道背景的人,不少后來的江湖大佬都是那個時候被開除的,比如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和勝和「造王者」國華等等,馬德也是在那個時候被迫離開的。

也在那之后,馬德開始加入社團,走上江湖之路,不過馬德雖是有社團背景,卻更像是一個生意人。

1982年,馬德加入和勝和,拜在「大佬原」黃俊的門下。「大佬原」的實力極強,手底下門生數千人。

馬德在「大佬原」手底下極為賣力,在一次與「大圈幫」火并的時候,馬德身先士卒,手持四十米大砍刀左突右進,勢不可當,斬得「大圈幫」落荒而逃。

也因此,馬德深受「大佬原」的賞識,常伴隨在「大佬原」左右。

但是彼時和勝和社團內有位更有勢力的「大哥成」,「大佬原」與「大哥成」競爭話事人落敗后,新義安的大佬紀寶趁勢開出非常優渥的條件招攬「大佬原」,此后「大佬原」轉會到了新義安,馬德也跟著來到新義安。

「大佬原」到了新義安,為社團做出不少貢獻,先是拿下不少地盤,并且特別針對和勝和社團的地盤。新義安壯大后,黃俊提出將社團「企業化管理」,此后新義安一枝獨秀,成為「香港第一大幫」。

由于戰績彪炳,成了新義安的「五虎」之首,「尖東虎中虎」。

馬德背靠黃俊這棵大樹,自然是好乘涼,他在尖東開了不少賭檔。那時候的尖東燈紅酒綠,極為富庶,馬德也正是在這兒大發橫財。

有了本錢,馬德還開始了電影公司、放數公司的投資,賺得盆滿缽滿。

1995年,黃俊因犯下的罪行實在是太多,遭到通緝的他逃到了泰國,沒多久就在芭提雅出了一場交通事故,不幸遇難。

不過這對于馬德已經無所謂,因為他在黃俊叱咤風云的十多年間,已經靠著做外圍馬賺得上億的身家。

那時候向華勝也很喜歡賭外圍,經常讓表弟小黃去找馬德,每次都是數十萬上百萬地買。

當年新義安的「龍頭」向華炎被捕,隨后「總教頭」蘇龍帶著手下人篡位,蘇龍的得意門生「瘋狗」陳志明還曾帶著AK47到向華勝的電影公司大門口一通亂掃,因此向華勝出入很小心。正好那時候表弟小黃游手好閑,來到公司做保安,向華勝就經常使喚他做這做那的事情。

小黃在年輕的時候只是一個不入流的混混,他口齒伶俐,嘴巴里總是有一堆大道理,但實際上為人卻是個無賴,欠著不少錢都成了爛賬。

他仗著向華勝的關系在外面胡作非為,江湖人表面上對他畢恭畢敬,實際上大多數人卻是挺討厭他。

當然,靠著向華勝的關系,小黃結識不少娛樂圈的大咖,偶爾還會到電影里客串,體驗一下當明星的感覺。

小黃和馬德一樣,都很好賭,他每次給向華勝買馬,都會暗中多買個一兩千塊,如果贏了他就把錢拿走,如果輸了他就不認賬,反正就是穩贏的。

他跟馬德關系極好,因為每次小黃為向華勝到馬德這兒買馬的時候,馬德都會給他一些傭金。向華勝作為大老板,出手自然是豪氣,小黃從中賺到不少。

不過,正所謂「十賭九輸」,向華勝長年累月下來,在馬德這兒輸了不少錢,雖是收手不買了,但是也欠下了馬德六百多萬。

1997年,由于經濟危機,馬德的不少生意皆遭到重創,手頭的資金變得很緊。

老話說得好:「人窮思舊債」,但是一想起向華勝還欠著的六百萬,馬德的心里就有些五味雜陳。

自己是新義安社團的成員,而向華勝是新義安「龍頭家族」的成員,江湖地位就有著極大的差別,總不能作為小弟找大佬要債,實力不夠呀。

但自己的生活確實艱難,急需資金來盤活生意,因此要賬也是勢在必行的事情。

正在馬德一籌莫展之際,小黃來了。那時小黃在澳門賭廳里虧得一塌糊涂,四處欠錢且不還,因此許多賭廳都不給小黃進去。

但是小黃嗜賭如命,就這樣,他回到了馬德的賭檔。

當小黃知道馬德正為向華勝的事情發愁時,他給馬德出了個歪主意。

小黃常在向華勝身邊,知道向華勝這人極為愛面子,因此馬德想要回六百萬,就得從這兒下手。

小黃有個干女兒,名叫張玉珊,早年小黃把張玉珊介紹給向華勝,倆人還走到了一塊,后來分手了,張玉珊開了自己的美容公司,但向華勝對張玉珊仍舊是很關心。

1997年的某一天,十幾個彪形大漢圍在張玉珊的公司門前,聲稱張玉珊的男朋友欠了他們六百萬,并且揚言張玉珊這麼有錢,如果不還了欠款就不離開。

當張玉珊得知他們口中的男朋友是向華勝的時候,就表示自己跟向華勝已經沒有關系,他們再不走,她就報警了。

看到張玉珊真的要報警,其中一個馬仔趕緊躲進一間安靜的辦公室,把事情的經過告訴老大。令那個老大沒想到的是,辦公室里不僅有監控,監控還能錄音。

事后調取了監控,確定與馬仔對話的便是小黃。

得知這件事情后,向華勝勃然大怒,這讓他在前任女朋友面前丟盡了顏面,同時這也讓「龍頭家族」顏面無光,他回到家里還得給大家一個交代。

小黃這個壞點子讓馬德徹底得罪了「龍頭家族」,馬德很快就遭到起訴,雖然沒有坐牢,但是在香港已經沒有了立足之地,只好卷鋪蓋,來到澳門另尋出路。

而小黃這個人,如果按照電影劇本來看,小黃的命運應該得比馬德更糟糕,因為他不僅賣了張玉珊,也賣了向華勝,但事實卻不是這樣。

小黃曾經在電影里客串角色走紅,還真成了明星,后來還出過書,到大學里演說,成了「大師」。再后來,他還從政,簡直是窮小子逆襲的故事。

馬德離開了香港離開了新義安,來到澳門后,他加入了14K,拜在「九指華」的門下。

馬德比「九指華」還大9歲,轉會的這一年他已經將近五十歲,同時也成了江湖笑料,被江湖人戲稱為:「黑道中年紀最大的轉會人」。

就這樣,馬德從和勝和到新義安,再從新義安到14K,香港三大社團,他全部都加入過,因此又被江湖人戲稱為「三姓家奴」。

不少在香港郁郁不得志的人來到澳門都有很好的發展,比如「澳門女賭王」司徒玉蓮、「街市偉」、「九指華」這些人都是如此。

「九指華」與「街市偉」皆是14K大佬「黑無常」的門生,算是同門師兄弟,「街市偉」發達后,「九指華」就從香港來到澳門,在「街市偉」手底下做事,手底下養著不少馬仔。

但馬德到了澳門,事業卻是一落千丈。那時候他把目光瞄準互聯網,剛花下巨資,買下一個做青樓的網站,打算靠著這種「賭廳配套」來發一波橫財,結果遭到了百年不遇的「掃黃風暴」,在澳門,「掃黃」這種行動極少,只能說馬德倒了大霉。

過后,馬德手里的股票暴跌,身價一下子又少了一大半。吃了這麼大的虧,他也只好老老實實地跟著「九指華」打理賭廳。

雖然霉運算是暫時遏止了,但這還不算結束。

2008年,經濟危機的到來,使得賭廳的經營狀況很差,因為許多賭客都沒了錢,但是作為賭廳負責人,他的租金該上交還得上交。

馬德的財富一再地縮水,日子開始不好過了,這時候他又開始翻起了舊賬,他想起了「差佬文」。

「差佬文」與馬德一樣,都是警員出身,后來也是被開除加入了社團,不過「差佬文」卻是在社團中發展得不錯,是14K社團里的叔父級人物。

在兩千年的時候,馬德還在香港開著賭檔,「差佬文」也是常客,后來一次輸得很慘,還找馬德借了六百多萬。

事后「差佬文」還了一百多萬后,還剩五百萬一直都沒還,那時候馬德腰纏萬貫,這點錢不算什麼,但現在卻是救命的稻草。

不過,「差佬文」之所以沒有還錢,那是因為他在還完一百多萬后,懷疑馬德的賭檔出老千,因此就決定不還了,從此就盡量避開馬德,這賬也就成了爛賬。

很多時候,話不說開,就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而這種誤會往往還會致命。

由于馬德知道「差佬文」經常會到澳門的賭廳里豪賭,就將自己與「差佬文」的事情跟老大「九指華」說了一遍。

「九指華」可是個江湖狠人,曾經與香港14K「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在澳門大戰了三年,可見他也頗具實力。不過「九指華」為人有勇無謀,做事很魯莽。

聽完馬德的一面之詞,「九指華」決定為這個比自己大9歲的馬仔出頭。他派出馬仔們盯著各個賭廳,一有「差佬文」的消息馬上匯報。

很快,「差佬文」就在澳門出現,一下子就被「九指華」的人認了出來。

收到馬仔的消息后,「九指華」親自帶人到賭廳里將「差佬文」拉到了旁邊的一家火鍋店。

「差佬文」在香港14K里屬于叔父級人物,輩分很高,在澳門也有很多朋友,與何鴻燊的義子何大志關系很不錯,并且他的老大「馬交文」還與「崩牙駒」是摯友。

仗著自己背后的這些勢力,「差佬文」自認為「九指華」不夠分量與自己談這些賬務的事情,因此雖然是被「九指華」給帶到了火鍋店,但是對著「九指華」直接破口大罵,就如長輩在教訓晚輩一般。

但「九指華」可不這麼想,他認為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跟江湖地位這些沒有什麼關系,況且「差佬文」在眾位馬仔面前大罵自己,讓他臉面上掛不住,因此與「差佬文」對罵。

雙方從最初的破口大罵,變成了肉搏戰。看似倆人在單挑,實則「九指華」占據地利與人和,一旁的馬仔不斷對著「差佬文」下手。

有個馬仔為表忠心,從腰間里掏出一把家伙,直接把差佬文送上了西天。

賬沒要回來,把人給做掉了,「九指華」內心里雖是暗罵,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九指華」果斷下令,讓馬仔們把「差佬文」拉到洗手間里,之后又讓人買來幾個黑色拉桿箱,把「差佬文」裝進去,又帶到了昆明街的一間豪宅里。

過了兩個多月,由于長時間未付房租,豪宅的業主雇傭了一位清潔工,準備打掃一下房子,再重新出租。

2010年,「九指華」與馬德兩個主要罪犯分別被判處了25年和23年的有期徒刑,但「九指華」在犯事的當天已經逃跑,至今仍是下落不明。

馬德與其說是江湖人,本質上更像是生意人,從他過底三大社團就不難看出他商人的本質,哪里有利可圖就往哪里走,只是最后跟錯了大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