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身忠「屠龍」始末,和勝和大佬「紋身忠」,大戰「尖東霸王」李泰龍

hh 2022/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引言

90年代初期,新義安在香江達到鼎盛,勢力遍布全港、門生超過十萬,在江湖上一騎絕塵,將14K、和勝和都拋在腦后;可是,隨著「五虎十杰」接連隕落、向氏家族宣告隱退,新義安的光輝歲月已然日沉西山。

新義安「二代總管」林江雄心猶壯、力圖再造中興,發掘新生猛人李泰龍、在江湖上重攪波瀾,李泰龍以「永不妥協」的悍猛作風、在兵家必爭的尖沙咀揚名立萬,將和勝和「尖南之虎」「大華」掃地出門,人稱「尖東霸王」。

江湖上風聲鶴唳,和勝和急急派出彪悍猛人「紋身忠」、欲與泰龍一決雌雄,沒成想、「紋身忠」剛出山便一敗涂地,慘遭泰龍「爆樽破相」,事未完、此后「紋身忠」隱忍三年、終于在香格里拉酒店門口伏擊將泰龍送進黃泉,

江湖史稱「屠龍案」。

李泰龍酒吧「爆樽」,「紋身忠」鬼門破相

事件要先從李泰龍與「紋身忠」06年的一次酒吧沖突說起。

彼時李泰龍趕走勝和「大華」,江湖上風頭最盛,有意競爭勝和坐館的「紋身忠」高調請戰、欲在尖沙咀將李泰龍收落馬下。

7月中某晚,尖沙咀山林道「80年代酒吧」,雙方不期而遇。

泰龍帶著手下「文盈」等數人過來消遣,剛進門口、文盈便說:

「泰龍哥,我先在大廳玩會兒,看今晚運氣如何、能不能釣上幾個正妹?」

泰龍臉色一繃、繼而開懷大笑,點著文盈腦袋:「你小子,三十好幾、還是不改邪性」,接著拍拍他肩膀「大哥祝你好運!」說完領眾人直入包廂。

大廳內燈光曖昧、音響撩人,文盈正自斟自飲,一長髮高挑女子撲進眼簾,卻見她:

上穿猩紅真絲吊帶,肩滑臂軟,滿目波濤溫柔洶涌;

下著草綠熒光短裙,臀圓腿長,浪里白條一路香風。

文盈一拍大腿:糟了,是初戀的感覺!忙起身攬女生下座:姑娘且留步,今晚風清月美、何不把酒談人生?

誰料女子一把將文盈推開,口中喊著「忠哥女人也敢動!?」

文盈也是怒火上沖,「管你什麼哥,我跟泰龍混、尖東都是泰龍哥的!」

女子慌忙跑進廁所,文盈緊跟著追到女廁、遭到女子同伴辱罵。

紋身忠,綠圈內為當年留疤

被外面驚動的泰龍出來、看到是手下文盈被圍毆,一邊電話叫人、一邊抄起威士忌酒瓶沖進人群。

「都給我住手!」高大魁梧的泰龍聲如悶雷、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一個中等身材、滿是紋身的男子迎了上來,「你就是李泰龍?在下勝和紋身忠……」

事后,李泰龍為防報復,銷聲匿跡好一段時間,紋身忠受此大辱,無顏面對勝和友人、潛逃海外臥薪嘗膽。

「紋身忠」三年忍辱,李泰龍六刀「被屠」

江湖上的恩怨、很少拖到兩年之后再過了斷,一年多后、紋身忠消息人影都了然無蹤,李泰龍逐漸放松警惕。卻未料到、紋身忠并不是被江湖險惡嚇到不敢在出山,而是三年里都在緊鑼密鼓的策劃復仇李泰龍。

恩怨經年舊,壓心三載深。一日爆發狠,再見刀下魂。

09年8月初,李泰龍與手下文盈、連同兩名女性友人,在九龍富豪酒店參加完生日會、將兩名女性友人送往尖東香格里拉酒店。

據稱紋身忠在事發前幾天來港,事后又匆匆離港、逃往海外。

李泰龍終究還是步了前輩「灣仔之虎」陳耀興后塵。

李泰龍去后,新義安為他舉行了盛大的葬禮,門生故舊出席者超過千人,各大幫會包括和勝和都有大佬前來致祭。

靈前是泰龍遺孀寫的挽聯「世事竟何如恨,一夜腥風夢斷」,出殯前泰龍門生摔碎西瓜象征恩怨一筆勾銷,泰龍家人也表示不會追究肇事者責任。

尾聲:

與和勝和早有宿怨的李泰龍,與14K關系頗佳。

14K大佬胡須勇曾公開表示欣賞李泰龍,不過也曾告誡他「江湖恩怨,要麼讓步講和、要麼斬草除根,切不可拖泥帶水、夜長夢多」。「慈云山十三太保」之首陳慎芝也曾有意調解、李泰龍與紋身忠之間舊恨,只可惜陳慎芝與紋身忠關系不熟。胡須勇與陳慎芝都說,李泰龍就輸在這個「永不妥協」上面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特別是年過不惑、晉身大佬之后,不宜再逞英雄血氣,失控之后,身段能低、手腕要活,才是持盈保泰之道。

三年后的中元節,新義安「二代總管」林江在九龍某游樂場為李泰龍舉行了盂蘭盆祭,事后多人被阿SIR逮捕。今年初,潛逃海外11年的紋身忠回港自首、據稱已身患腦癌。

李泰龍的崛起曾讓新義安曇花一現,李泰龍的離去也讓新義安中興夢碎,五虎十杰早已是陳年往事、「屠龍案」也成了傳奇大幫新義安的末日挽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