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新義安】同門兄弟「爭上位」破沒有好下場魔咒

hh 2022/09/24 檢舉 我要評論

有新義安「屯門之虎」之稱的跛榮,在2013年因洗黑錢被判入獄五年,案件最[高·潮]之處,他請到了【劉皇發】做其辯方證人,也請來【黃毓民】替其撰寫求情信。屯門新義安向來是龍頭家族的一大兵營,也是全港唯一一區由單一黑幫雄霸幾十年之地,該地區到處到是油水位,如屯門內河碼頭、三圣村海鮮市場等,都是長收長有的保護費油水區。再加上區內屋村多人口密集,有利吸納新血,新義安有名的打手,多是由屯門區的少年軍出身,名頭最響的就是當年雄霸尖東的尖沙咀之虎黃俊。

對黑道人物來說,要當屯門大哥這個位置,是一個榮譽,也是一個魔咒。登上此位者,莫不下場悲涼,一直以來不是喪命,就是入獄或者逃亡。但年輕幫眾仍迷惑于黑道虛榮,個個前仆后繼,明知是死路,偏向死路行。而【跛榮】當年入獄,引來圈內同門垂涎,展開新一輪為上位的瘋狂廝殺。

屯門新義安互相廝殺的場面,自從【跛榮】被捕后不斷上演。當街撞車追擊,甚至沖進醫院追擊同門,市民都被嚇得雞飛狗走。歷史不斷重演,綽號叫【跛榮】的沈建榮,中一輟學后,便加入新義安做打手,在江湖打打殺殺,八十年代曾遭伏擊,被毒打一身致遍體鱗傷,因此路一度「一跛一跛」,故被改名為【跛榮】。2000年初,在上一代屯門大哥【豬頭細】在受傷后,【跛榮】便開始上位,在屯門不斷擴大勢力范圍,弄得屯門一度腥風血雨。如今【跛榮】積累夠了財富打算上岸,架起眼鏡向外自稱商人,據知生意遍及澳門賭廳做疊碼仔、丁屋炒賣、骨灰龕場。

不過就在2013年10月突然被拘控,起訴他伙同妻子涉嫌洗黑錢二千七百七十多萬元在拘捕【跛榮】及他太太時,二人全屋都是現金,包括睡房內起出一個裝有五十萬元現鈔的膠袋,私家車內都有十萬元現金。夫妻二人被控共七項洗黑錢,最終被裁定他們其中四項罪成,涉款約一千二百多萬元黑錢。

【跛榮】三項洗黑錢罪名成立,被重判入獄五年,而他妻子【黎綺琴】一項洗黑錢罪名成立,獲輕判緩刑。【跛榮】對判刑一笑置之,還不斷與旁聽人士含笑揮手道別,倒是妻子難以接受丈夫要坐監的事實。案件開審時,【跛榮】面子甚大,除請來當年立法會議員【劉皇發】擔任他的辯方證人外,也邀請【黃毓民】替其撰寫求情信,14K猛人【洪漢義】也聯同大批江湖人物來旁聽,可見跛榮十年打殺,在江湖名頭與昔日金毛臭飛時已相去甚遠。

自從【跛榮】官司纏身轉趨低調,同門兄弟【肥杰】已開始窺視這個大哥位置。據當年一輪廝殺后,區內大部分同門已歸順他旗下,獨欠在富泰村一班同門,一直誓死不肯投降,而這班人原本跟【蘇牛】,但自他們大哥【跛榮】被捕后,蘇牛也少理江湖事,由得這幫手下自生自滅。據悉,屯門富泰村出身的那批少年打手,向來好勇斗狠,自然不愿歸順,以綽號【生菜】的少年帶頭,決定頑抗到底。

在2013年4月27日晚上,【肥杰】手下在屯門新墟與【生菜】等人狹路相逢,繼而打了起來,雙方皆有人受傷。肥杰一名手下【肥升】,頭部被人打傷而入進了屯門醫院縫針。到了第二天,頭部包了紗布的【肥升】,在幾名同門友人陪同下出院,當步出醫院門口不久,即見三名戴了口罩的少年,手持牛肉刀追砍上來,在場看完病的市民被嚇至雞飛狗走。其后【肥升】轉身逃回醫院大堂,刀手卻繼續追斬沖進醫院追砍對。

在2013年10月31日,【肥杰】一系人馬已開始新的報復行動,當【生菜】及手下駕車返回富泰村時,被戴了口罩及另一個人用車撞停,其后生菜在車內受重傷。事發后約廿分鐘,距離現場一千米的藍地亦園路,懷疑是刀手的銀色私家車著火焚燒,消防員到場將火撲熄,警方也相信是那個人燒車,企圖毀滅證據。

屯門新義安魔咒,原本是和勝和核心成員黃俊,在1995年泰國出交通事故身亡。2001年2月,豬頭細在東莞被人伏擊,雖幸保不死,但傳聞已變成癱瘓。2005年8月,因豬頸細槍擊案而避走荷蘭的側頭宋,終逃不過殺手魔掌,身中五槍而亡。

據屯門新義安地區元老表示:【迷信又好,還是其他也好,屯門出的大哥人物,沒有一個有好下場,不像其他地區同門或者其他幫會大哥,可以闖到退休,不會闖到爛收尾。而肥杰雄心萬丈,其大哥及對頭人不是死,就是癱,而同門眼中釘跛榮又剛入獄,此時不獨攬大權,更待何時?而其他同期出身的同門,不是轉趨低調,就是已歸順于他,只要收拾了富泰村的剩余反抗勢力,就可以成為新一代屯門霸主。只是他忘記其勢力升至最高峰時,可能已是江湖路的轉捩點。】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