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霸一時的大圈仔:70年代在香港到處踢館,逃往越南后銷聲匿跡

hh 2023/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香港之前的社會環境十分動蕩不安,魚龍混雜,民間漸漸產生了幾個幫派,霸占著香港的各大地盤。勢力龐大的幫派無人敢惹,直到一個被稱為「大圈仔」的組織出現,動搖了香港幫派的地位。

這群「大圈仔」主要是六十年代從大陸到香港的人群,多是青壯年,黑皮膚,外地口音,個個身材魁梧,身手敏捷。他們比香港黑幫還要兇狠,有組織地對其他幫派下戰帖,向民眾索要保護費,很是囂張。

第一種說法是:香港的文章中曾經報道過以前的偷渡者是依靠輪胎之類的物體偷偷入境,輪胎形狀如同一個大圈,便把這些偷渡者成為「大圈仔」。

部分偷渡者到了香港后開始犯罪,「大圈仔」變成犯罪分子勢力圈的代名詞。

第二種說法是:大圈最開始的說法跟黑社會背景有關,圈就是城,大圈即是大城。

雖然「大圈仔」是從何而來的已經無從考證,但是在影視作品的效應下,「大圈仔」早已深深被人們所認識。

近年來「大圈仔」的事件得到了諸多關注,有作者專門寫了一篇具有代表性的長篇小說,證實了「大圈仔」當時勢力的龐大,是「沖出亞洲的華人第一黑幫」;也有牛津大學的學者研究該幫派中的一個組織,對其團伙活動進行深刻的探討,富有學術意義。

七十年代的中國仍處于困難時期,經濟發展不起來,文化思想也遭到了束縛,人們的生活可謂艱苦。然而香港地區當時處于經濟快速發展的關鍵時期,大陸人對香港充滿了興趣和好奇。

中國最富有的地區是怎樣的天堂?究竟跟大陸有怎樣的差別?帶著這種疑問和期待,一些人選擇了偷渡到香港。

從大陸到香港必須渡過一條江,這就意味著,必須冒著生命危險去探索這個未知。有的人不幸溺水而亡,也有人順利渡江抵達心心念念的香港。

「大圈仔」恰好是那批渡江成功的人,他們到了香港來做什麼呢?他們來香港的目的很明顯:賺錢。

馬克思說:「良心是由人的知識和全部生活方式來決定的。」「大圈仔」大字不識,饑腸轆轆,空有一身的力氣,能做的事情無非是出賣勞動力。

不愿意再過苦日子,也沒有戶口,人在極端情況下會做出違背良知的事情,「大圈仔」選擇了非法的途徑賺取錢財。

馬克吐溫說:「狂熱的欲望會誘發危險的行動,干出荒謬的事情來。」對這些人來說,香港代表的「自由」和「富足」更加刺激了他們內心的欲望。

見識到香港七十年代的紙醉金迷,「大圈仔」徹底失去了自我控制力,只要能賺到錢,他們什麼都敢做。

在《省港旗兵》中就有一個情節,說的是幾個「大圈仔」誤以為在香港用洗手間還要給小費,一方面說明「大圈仔」滿腦子都是錢,一方面表現出七十年代的香港和大陸之間的差異。

這種差異造成了「大圈仔」心理上的差異,他們迫切想證明自己,迫切想在香港闖出一片天地。「人一旦成為欲念的奴隸,就永遠也解脫不了了」,因此,他們選擇了最野蠻的掠奪方法,利用團伙的優勢,發揮自身優點,用暴力收取保護費。

「大圈仔」作為新組織,他們的行為很快引起了老一派黑幫的關注。「大圈仔」和黑幫有過很多次正面沖突。

有一次「大圈仔」去踢館時遇到了黑幫馬仔們的圍攻,眼看寡不敵眾,誰料還不到十個人的「大圈仔」毫不畏懼,和幾十個馬仔展開一場較量。

由于「大圈仔」多是練家子,馬仔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沒幾個回合,馬仔們就被耍得團團轉,不得已求饒。

這個事件也打響了「大圈仔」的名聲,許多民眾見了這群戰斗力超強的「大圈仔」,都不敢惹怒他們,自覺上交保護費。

到了八十年代,「大圈仔」的勢力進一步壯大。他們不僅索要保護費,還開始明目張膽搶劫銀行。銀行深受其害苦不堪言。

尼采說:「人最終喜歡的是自己的欲望,不是自己想要的東西」,這群「大圈仔」聚集了非常多擅長偏門別類的人才,作案手法相當厲害,并且一旦有任何事情發生,「大圈仔」就會逃回大陸避風頭。香港警方對此很是頭疼,嘗試了很多辦法都沒能逮捕這些人。

于是,香港警方開始聯合英國在港警方的勢力清查「大圈仔」的來歷,加大對「大圈仔」的打擊力度,無法得到身份證明的「大圈仔」只能逃去了越南。

八十年代的末期,香港基本不再有「大圈仔」的身影。

這群「大圈仔」曾經給香港人帶來的苦惱,但他們的骨子里仍流淌著中國人的血。在「大圈仔」逃亡越南,銷聲匿跡后十年后,又發生了一件事。

部分「大圈仔」到了溫哥華,他們發現當地的華人社區竟然被越南幫掌控著,這引起了「大圈仔」的不滿。

作為曾經稱霸一方的組織,怎能甘心被人掌控?更何況交涉無用,越南幫直接拒絕并辱罵中國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大圈仔」干脆跟越南幫打了起來,還安排人解決了越南幫的幾個高層,矛盾越演越烈,「大圈仔」不肯服輸,把人多勢眾的越南幫給打趴下了。

這是最后一次聽說「大圈仔」的故事,令人驚訝的是,「大圈仔」作為中國人的那份不屈不撓,不甘人后如此閃耀。

七八十年代背景下的人們面對各種各樣的苦難,每個人都有選擇對待苦難的方式方法。「大圈仔」他們受教育程度低,一度危害到社會治安,在動蕩的時代,說不清對與錯。

「大圈仔」是時代的產物,他們從輝煌走向結束的過程都是歷史的組成部分,在變與不變中,不變的是中國人的傲氣和勇氣。

沒有人想一輩子過著刀尖上舔血的生活,嘗試過風霜,人都希望能安居樂業,過上幸福的日子。如今「大圈仔」基本消失在我們的生活中了,愿我們的社會向著未來不斷進步!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