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黑幫教父許海清,身高1米58,4個女兒無人敢娶

hh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說到黑社會,大家可能都會想到上海灘的許文強,或者是青幫的杜月笙,這些人都曾在那個滿是殺戮的江湖灑下熱血,也都因為一樁樁義舉被人們銘記。

而寶島台灣的黑道領軍人物許海清同樣也是名滿江湖的一位「豪杰」,他是台灣幫派和日本山口組的重量級人物,外號艋哥、蚊哥,素有「末代黑幫教父」、「最后仲裁者」之稱。

許海清出生于1911年,那時台灣還在日本的殖民統治之下,社會動蕩、治安混亂。許海清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雙雙去世,他是被外婆帶大的,生活在社會底層的他幾乎從來沒有吃過一頓飽飯,個子在同齡人里也是最矮的。

5歲時,小小的許海清就要在水溝里撿別人丟棄的水果,換取生活費,有時候一天下來也換不來一頓熱飯。就這樣,他跟外婆相依為命,凄凄慘慘地度過了5年時光。而到了他10歲那年,1921年,外婆因為貧病交加離開了人世,許海清成了真正的「孤兒」。

為了生計,許海清開始拉板車運貨,他從小營養不良,又矮又瘦。就是這一原因,讓許海清長大成人后,身高也只有1米58。

一天干下來,許海清渾身就像散了架。可是沒有辦法,不干活就要挨餓,他在這亂世當中,就像一顆枯草,生死都不會有人在意。

在許海清打工期間,認識了很多「道上」的朋友,他們靠暴力收取「保護費」,拿錢替人「消災」,過得很是滋潤。許海清看在眼里,非常羨慕,他覺得這才是自己未來的方向,自己也要過上這樣威風八面、衣食無憂的生活。

10歲,正是懵懵懂懂,人生觀、價值觀初步形成的時候。可對于徐海清來說,沒有親人、朋友、師長告訴他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每天的生存都成了難題,哪還有精力思考這樣高深的問題?

于是,許海清正式拜了碼頭,加入了幫派。幫派中有很多跟他一樣的「孤兒」,大家的經歷大同小異,很快就成為了「志同道合」的兄弟,這讓許海清無處安放的靈魂總算尋到了歸宿。

許海清雖然身體條件極差,身高不到1米6,體重也就35公斤,正面沖突基本就是被「秒」的角色。但是他每次在幫派斗毆中,總能利用身材優勢出其不意給對方「致命一擊」,下手又準又狠,就像蚊子一樣,防不勝防。

幫派里的其他人就給他取了一個綽號「許仔蚊」。隨著許海清年歲增大,地位提高,后來被尊稱為「蚊哥」。至于許海清的另一個稱號「艋哥」,則是因地名「艋舺」而來,此地也是他前期主要的勢力范圍。

許海清雖其貌不揚,但情商極高,善于交際。短短幾年,他就在政界、商界交下大量人脈,他的生意遍布賭場、酒店、金店、百貨,日進斗金,門徒數百人。

不管哪行哪業都需要管理,黑社會也不例外,名聲闖出來了,慕名而來的「小弟」多了,如何定崗定責就是一個大問題。如果一碗水沒端平,幫派內部彼此不服,引發內斗,那就是禍起蕭墻,讓外人看了笑話。可這麼大的社團怎麼管理呢?大知識分子可能都有些發憷,不過對于一天學都沒上過的許海清來說,這件事卻易如反掌。

他把手下人按照能力不同分了幾個組,有的專門負責打架,有的專門負責酒樓的生意,還有一批專管賭場的事務,大家分工明確,互為照應。幫派在他的管理下,秩序井然,令行禁止。當時,所有幫派都要給他幾分面子,誰也不敢輕易得罪「蚊哥」。

隨著許海清的勢力不斷擴大,他不再滿足于艋胛這塊地盤,他的生意開始滲透進台灣的其他地區。面對許海清明目張膽的圈地擴張,台灣的各個幫派、角頭、黑幫頭領幾乎都采取了放任的態度,有的還趁機表示愿意追隨他,台灣的黑幫格局從群雄逐鹿變成一家獨大。

許海清坐穩黑幫頭把交椅之后,就不再沉醉于「打打殺殺」的古惑仔模式,目標變成了建設「和諧江湖、和諧黑幫」。在這位「黑幫仲裁者」的有力推動下,台灣黑幫之間的火拼明顯減少,大家都在自己的地盤「悶聲發大財」,不再覬覦其他幫派的產業和地盤。許海清很得人心,畢竟沒有人生來就喜歡打架,有錢賺,有肉吃,不比打打殺殺的玩命強多了。

1947年2月27日,國民黨警員查緝私煙的時候,毆打了煙販,林江邁血流不止,大聲喊叫。不少人聚攏圍觀,指手畫腳,警員本想掏槍驅趕圍觀群眾,卻不小心誤傷了一名當地群眾,后搶救無效死亡。

次日,得知這個消息的台北市民群情激奮,他們組織罷工游行要求政府「血債血償」,可是游行再次遭到國民黨當局的鎮壓,從而爆發了大規模的武裝暴動,這就是著名的「二二八事件」。

幾天之內,暴動的民眾就闖進了台灣大部分政府機關,政府一度陷入癱瘓。這時,善于平息斗爭的許海清站了出來,他利用自己的關系和手腕平息了多次小規模暴動,挽狂瀾于既倒,最大限度的避免了無謂的流血犧牲。

在人們的傳統觀念里,「黑幫」就是違法犯罪的代名詞,這個理解有些片面。其實「黑幫」有些是特殊歷史時期的產物,開始僅僅是為了生存,有些黑幫大佬也是講義氣、顧大局的楷模。他們面對問題往往能夠果斷做出判斷和選擇,并付諸行動,相比于冷漠的旁觀者,這樣的「黑幫」反而「可愛」得多。

在台灣,黑白兩道通吃,大事小事都管的許海清儼然成了實際的「掌權人」,江湖也尊稱他為「黑幫教父」,這個稱謂可以說是對他功績的最高評價。

1945年,台灣光復。許海清隨后創立了「香蕉青果公會」,他作為中間人,使政府和地方幫派勢力平等對話,和諧共處;他還曾高票當選第一屆台北市議會議員,開創了黑道從政的先河。

同時,許海清也打開了台灣香蕉出口日本的通道,在貿易過程中,他結識了日本、等幫會的頭目。日本山口組最初是靠走私[毒·品]起家,后來業務轉型,主要以演藝收入和房產投資作為經濟來源。1958年,山口組成立了第一個娛樂公司「神戶藝能」,不得不說山口組對日本的經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盡管山口組在日本呼風喚雨,但他們心中一直有一個畏懼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許海清。許海清做事雷厲風行,果斷又有分寸。在他的鼎盛時期,「黑幫教父」的名號漂洋過海,即使在千里之外的日本也家喻戶曉,黑幫中人對他更是推崇備至。

許海清的日語水平很高,這也拉近了中日兩大幫派之間距離。山口組和大陸幫派之間的糾紛,基本上都要靠許海清從中調解。不得不說許海清是一代梟雄,雖然身份不怎麼光彩,可至少他為中國的進出口貿易做出過實實在在的貢獻。

1983年,高雄「七賢幫」與「沙仔地幫」為了爭奪地盤打得不可開交。整日在街頭火拼,造成多人傷亡,還殃及了不少無辜市民,高雄市警察局毫無辦法。這時73歲已經退出江湖多年的許海清站了出來,他不忍看到幫派眾人生靈涂炭,用勁手段從中斡旋,有效地緩和了雙方關系,避免了更大的傷亡。

1988年,臭名昭著的楊瑞和團伙流竄到台灣,他們瘋狂搶劫賭場,索要保護費5000萬元新台幣。面對持槍惡匪,賭場的人自知不是對手,可是5000萬畢竟不是小數目,不敢輕易答應,立刻派人去找許海清問策。

許海清知道這伙人窮兇極惡,殺人不眨眼,為了避免無畏的犧牲,他決定破財消災。他親自出面跟楊瑞和談判,要求降低保護費的數額。楊瑞和雖然霸道,也不敢在「黑幫教父」面前太過放肆。經過談判,賭場拿出500萬新台幣,這場風波才終于平息。

然而許海清的晚年生活非常凄慘,由于早年經營賭場,他染上了嚴重的賭癮。迷上賭博后,他的賭注一次比一次大,輸得也一次比一次慘。到了晚年更加嗜賭成性,一場牌就輸掉幾百萬,沒過多久就把自己的房產、債券輸了個精光。

從呼風喚雨到一貧如洗,晚年的許海清身無分文,只能靠朋友的接濟和四個女兒的贍養勉強度日。他的四個女兒也沒有因為父親的身份得到任何實惠,反而落得個沒人敢娶的下場。50多歲的4個老姑娘還得整天伺候臥病在床的許海清,心里肯定也都不是滋味。

許海清的太太當年非常仰慕他,畢竟能做黑社會大佬的妻子是一件很風光的事情,在許海清最風光的時期,她的生活也是無比優渥的。不過今非昔比,丈夫退隱江湖之后,日子過得一天不如一天,特別是這幾個女兒的婚事一直困擾著她。

四個如花似玉的女兒年輕時眼光太高,誰都看不上,等到了「恨嫁」的年紀反而無人問津,以至于她們的母親常感嘆:

「有誰敢娶黑社會老大的女兒啊,將來萬一吵個架,還不得被岳父打個半死。」

看來這位「台灣黑道教父」看似威風的名聲下,也不都是美好的境遇啊。

2006年,93歲的許海清吃壽司時被食物堵住氣管,引發腦部缺氧,送醫途中搶救無效死亡。這位叱咤風云半個多世紀的「台灣黑幫教父」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會以這種略帶滑稽的方式退出了歷史的舞台。

「黑道教父」的葬禮舉行的當天,場面堪比電影,共有38000多名黑道中人來為他送行,除了台灣三大幫派「竹聯幫」、「四海幫」、「天盟幫」之外,還有來自香港和澳門的幫派,甚至包括日本的山口組。眾幫派還把這一天定為「黑道平安日」,禁止尋仇滋事。

幫派成員們3人一排,步行送葬10公里,場面非常壯觀。當天台北的交通徹底癱瘓,台灣警方如臨大敵,派出近百名警察在各個路口嚴密監視現場動態。后世把許海清的葬禮稱為「亞洲第一葬禮」,因為葬禮的人數和規模不說前無古人,起碼后無來者。

按常理推斷,許海清去世的時候已經93歲了,當年跟他一起打天下的同輩已經基本都不在人世了。換句話說真正了解他,尊敬他的人不多了。再者,進入法治社會之后,黑幫的勢力也已經漸漸弱化了不少。更何況許海清已經歸隱多年,不問世事,怎麼還會有如此眾多的幫眾懷念他,自發來為他送行呢?

歸根結底因為一個「義」字,許海清死了,但是他用一生踐行的這個「義」字永存于世。他其貌不揚,武力不高,何德何能坐上黑幫的頭把交椅,靠的也正是這個字。

許海清是社會底層的「小人物」出身,他深知這些人的不易,不希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悲劇重演。所以不論在幫派內外,許海清都是以德服人、賞罰分明,不逞強凌弱,也不徇私枉法。

他做事公平,善于解決紛爭。在他的調解下,不少血濺當場的火拼最后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挽救了無數黑道中人的性命,也拯救了他們背后的家庭。

多年來,許海清還是政府與幫派之間溝通的橋梁,他讓本應勢同水火,你死我活得對立雙方和諧共存。他還推動了幫派的業務轉型,讓游走在灰色地帶的人們擁有重新選擇的機會,讓不小心誤入歧途的青年回歸正常人的生活,他畢生都在做著讓黑幫合法化的嘗試。

在許海清心里,幫派不是打打殺殺,是把一群吃不上飯活不下去的人組織起來,讓他們有點事情做,能夠養家糊口,過上好日子。賺錢的手段可以不那麼干凈,但是在自己的管理下,絕不容許有越線的暴力行為發生。

香港電影《古惑仔》為什麼當時那麼火,陳浩南、山雞用現在的話來說都是「小混混」,可為什麼無數少男少女還是為他們瘋狂,爭相模仿。究其原因,還是因為他們講義氣。對上司忠誠,可以獻出自己的生命;為伙伴可以兩肋插刀,生死不棄。這樣的「江湖氣」換個說法,就是中國人骨子里向往的「俠氣」。

《古惑仔》里的陳浩南曾經說過:「如果還有活路,誰會選擇出來混呢?」看起來威風八面、西服筆挺的黑道中人,不過是一群迫于生計拿命換錢的可憐人。他們大多沒有讀過書,也早早地失去了父母,幫派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大家庭,而「黑幫教父」自然就是他們的精神導師和啟蒙之父。

這也就可以解釋為什麼許海清的葬禮會有這麼多黑道中人到場了吧,大家不是來送「前老大」,而是集體緬懷他們的「父親」。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