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灣仔之虎」陳耀興,為梅艷芳出氣而喪命,女友是知名女星

黄朔 2022/08/12 檢舉 我要評論

他靠著一身強悍的武力,從泊車小弟到一方霸主,與叱咤風云的「尖東虎中虎」黃俊成為八拜之交;

他曾為社團發展帶頭沖鋒,入境濠江,大戰「澳葡教父」崩牙駒的行動組組長「猛鬼添」;

他曾為「歌神」的哥哥解決賭債問題,因利益分配不均與人結怨,為自己埋下了禍根;

他為了給兄弟的紅顏知己出氣,強勢做掉14K知名堂主,自己也因此事而喪命;

他的女友是知名影星,在他死后,還本色出演了電影表示對他的紀念。

他就是新義安的「灣仔之虎」,陳耀興。

陳耀興在1961年生于香港九龍藍田,家境貧寒的他,選擇早早地輟學,為家里賺取補貼。

甘仔、遮仔、林仔、雞糠這四位,是陳耀興自幼玩到大的好友,那年頭黑惡勢力橫行,不少少年耳濡目染,有樣學樣。

陳耀興這伙人也一樣,五個半大不小的孩子,組成一個小團體,號稱「藍田五虎將」,并且在藍田這一帶小有名氣。

長大后,陳耀興考上駕照,順利地成為一名泊車小弟。看著每天在酒店門口進出的豪車,陳耀興羨慕得直流口水,心里想的是自己何時才能擁有一輛跑車開到街頭耍帥呢?

為了圓自己的「豪車夢」,陳耀興19歲那年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了新義安社團。

有了社團背景,自然會多一些資源,陳耀興雖然只是負責看場的基層馬仔,但為人好學,常到新義安「總教頭」蘇龍的拳館里學習泰拳,他極有學拳天賦,一日千里。

原本就長得高大威猛,此時功力猛增,一雙拳頭爆發出無限的殺傷力。

在社團里有出路,重義氣的陳耀興自然是帶著其余的「藍田五虎將」跟著他進入新義安,但沒多久就出了事。

「五虎將」之中的林仔見識了花花世界,卻染上了賭癮,為此欠下巨額賭債。

自古以來,找「放數的」借錢就是一條不歸路,古時候就有「九出十三歸」的潛規則,而賭徒拿著錢往往是繼續往賭檔跑,想著回本卻越陷越深。這邊還得提醒讀者一句:「小賭怡情,大賭傷身。」

老牌社團和合圖的猛人「梅花楊」便是林仔的債主,「梅花楊」可不是善茬,借錢出去和和氣氣,收賬的時候則心狠手辣、無所不用其極。

林仔染上賭癮,即便是有萬貫家財也遲早被輸光,更何況他收入微薄,哪里能還得起「梅花楊」。

「梅花楊」見林仔一邊無力償還,一邊還在賭檔里爛賭,氣得七竅生煙,在彌敦道將其做掉。

林仔被「梅花楊」做掉,其余「藍田五虎將」皆氣憤不已,雖然林仔是理虧在先,但也僅僅是欠錢不還,再怎麼樣也罪不至死。

但此時他們還都只是基層馬仔,實在太過弱小,無法與已經成名的「梅花楊」抗衡。

在陳耀興的建議下,決定跟蹤「梅花楊」,在街頭巷尾伏擊他。

那天,「梅花楊」與弟兄們在大排檔吃完宵夜,獨自開車回家。

在路口處,甘仔、遮仔「不小心」拿著籃球朝「梅花楊」車上砸過來,直接將車窗砸碎,「梅花楊」下車找甘仔、遮仔理論,正惡狠狠地開口讓甘仔、遮仔兄弟倆拿錢賠償的時候,一旁的巷子里陳耀興與雞糠兩兄弟手持大砍刀沖了出來,直取「梅花楊」。

「梅花楊」猝不及防,就這樣在街頭巷口處命喪黃泉。

陳耀興經此一戰,不僅為兄弟報了仇,還名聲大噪,從而開始了上位之路。

社團高層開始關注陳耀興、開始給他發揮的舞台,陳耀興投桃報李,就如《古惑仔》里的陳浩南一般,為社團立下赫赫戰功。

社團金主「夜店大王」鄧宗驥對陳耀興極為賞識,在鄧宗驥的扶持下,陳耀興順風順水,負責不少娛樂場所與夜市的看場,手底下馬仔越來越多。

也由于陳耀興的戰績彪炳,勢力強大,一躍成為「五虎」之一的「灣仔之虎」,并與「五虎之首」、「尖東虎中虎」黃俊,還有「十杰」之一的「鬼添」李育添情投意合,結為異姓兄弟。

正值娛樂業騰飛,向華強與向華勝兄弟的永盛電影公司如火如荼,陳耀興被向華勝賞識,也成了永盛的一份子。

另一方面,張歌神事業有成,但哥哥張學智卻欠下巨額賭債,歌神屢次為其還清欠款,哥哥嗜賭成性儼然是無底洞,為此歌神氣憤不已,不再為其還債,卻引發輿論,使得歌神極為苦惱。

東聯社坐館「老東就」是個最擅鉆營,他聯手風頭正盛的陳耀興為張歌神將事情擺平,事后與張歌神關系極好,壟斷了他的演唱會項目。

可陳耀興當初為張歌神出頭又出力,并不是看在「老東就」的面子上,他看重的是歌神身后的利益,如今被「老東就」獨食,哪里忍得了。

陳耀興帶著三五個馬仔到「老東就」公司,要求分紅「老東就」在張歌神身上賺到的錢,一開口就是要先拿一百萬花花,「老東就」迫于無奈,最終拿了50萬給陳耀興喝茶。

這事在當時是就這麼過了,但「老東就」卻記恨上陳耀興,陳耀興也為自己的英年早逝埋下了伏筆。

1992年,新義安「二路元帥」向華波帶著向華強、向華勝三兄弟一起到澳門為社團發展賭業,而「灣仔之虎」陳耀興則擔任先鋒。

崩牙駒被譽為「澳葡教父」,手底下自然少不了精兵悍將,武藝最強的,無疑是行動組組長「猛鬼添」葉錦添。

那時候崩牙駒壟斷疊馬生意,新義安的到來無疑是利益受損,正所謂「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崩牙駒深諳此道,于是先發制人,令「猛鬼添」阻擊新義安的先頭部隊陳耀興。

那晚,陳耀興帶著百多名馬仔爬上氹仔大橋,橋上「猛鬼添」早已嚴陣以待,見新義安的人馬剛到,趁著他們陣形未穩,「猛鬼添」先發制人,一聲令下身后14K兩百多名馬仔傾巢而出。

陳耀興也不甘示弱,身先士卒帶著一眾馬仔往14K這邊殺了過來,雙方開啟一場驚天動地的混戰。

「猛鬼添」作為地頭蛇,占盡地利與人數優勢,陳耀興這條過江龍想要獲得這場勝利,就必須得擒賊先擒王。作為戰斗經驗豐富的「灣仔之虎」,自然深知這個道理。

只見陳耀興從腰間掏出祖傳的四十米大砍刀,對著「猛鬼添」所在的方向殺了過來。陳耀興武力過人,如虎入羊群、如湯潑雪,所過之處,血肉橫飛,慘叫之聲不絕于耳。

「猛鬼添」作為崩牙駒座下大將,亦是武藝超群,出刀之快,砍殺之狠,實是罕見。

很快,陳耀興與「猛鬼添」倆人戰在了一起,一時間竟是棋逢敵手,誰也奈何不了誰。

作為過江龍不占地利、不占人和,必須得速戰速決,但陳耀興拿不下「猛鬼添」,事實上已經算是大勢已去。

戰場上陳耀興與「猛鬼添」刀光劍影之中你來我往,但是14K前來支援的馬仔越來越多,直到陳耀興見到自己的親信小弟關偉森被斬倒在血泊之中,只能帶著悲憤交加的心情下令撤退。

這場驚天動地的混戰,陳耀興大敗、鎩羽而歸。但后來向氏兄弟到澳門開賭廳,同樣遭到了崩牙駒的強力反擊,亦是以失敗告終。

同年,陳耀興的結義兄弟「尖東虎中虎」黃俊因被通緝逃到泰國,黃俊臨走之前,讓陳耀興這個結拜弟弟照顧自己的紅顏知己,梅艷芳。

黃俊在最初認識梅艷芳的時候,因為誤會,還扇了梅艷芳一巴掌,后來兩人重新認識,冰釋前嫌,成了知己。當初黃俊在扇梅艷芳的時候,陳耀興也在場,陳耀興后來與梅艷芳也很熟稔。

黃俊離開后的沒多久,梅艷芳在九龍的一家酒吧里應酬,14K的堂主黃朗維正好也在這家酒吧里。

黃朗維當時的勢力頗大,他不僅是14K的堂主,還有擁有「湖南幫」的背景,與「湖南幫」坐館盲忠、還有東聯社的「老東就」在事業上有方方面面的關系。

他看見梅艷芳之后,為了顯擺自己的身份地位,掏出口袋里的支票簿,用鋼筆在支票上寫下了100萬,想用這一百萬,讓梅艷芳給在場的各位唱首歌。

對此,梅艷芳可不答應,這更像是一場羞辱。黃朗維見梅艷芳不唱,自己在眾人面前下不了台,大怒,右掌運起內力,朝著梅艷芳就是一個大嘴巴子。

梅艷芳捂住紅腫的臉頰,低聲哭泣,隨后黃朗維叫來馬仔看住包廂門口,不讓梅艷芳走出包廂。

梅艷芳友人見勢不妙,趕緊掏出口袋里的8848發信息給向太陳嵐,向太陳嵐一接到消息,孤身一人來到包廂,黃朗維不敢得罪,只能放人。

陳耀興事后得知此事大動肝火,當晚凌晨就調動了兩百多名馬仔圍堵黃朗維。

黃朗維雖然身旁僅有數十個馬仔跟隨,但他自恃背景深厚,一般這種江湖恩怨,多會先談判,最后賠錢了事。說白了,就是自認為有身份、有地位、有錢,不怕陳耀興。

可陳耀興為的卻是幫結義兄弟黃俊出一口惡氣,這種感情上的事,并不是錢能解決的。

當晚街頭,陳耀興見到黃朗維現身,二話不說,拖著四十米大砍刀直取黃朗維,黃朗維原本武藝就不及陳耀興,在猝不及防之下,身中二十九刀,倒地不起,陳耀興揚長而去。

但黃朗維命大,經過神醫妙手回春之后,保住了性命。

第二天,陳耀興得知黃朗維保住了性命還在病房里休養,立馬命人去做掉黃朗維。

那天,陳耀興的馬仔穿上白大褂,來到黃朗維的床前,掏出AK47對著黃朗維就是一通亂掃,黃朗維也就這樣沒了性命。

這事轟動黑白兩道,陳耀興因此被捕,但卻有大批馬仔圍在大院門口,聲稱可以要給大哥做不在場證明,有趣的是,陳耀興還真就出來了。

黃朗維的死,有人動了心思,誰呢?「老東就」!

當年陳耀興囂張跋扈地找「老東就」要歌神演唱會的分紅,「老東就」憋屈地給了50萬給他喝茶,這事令「老東就」如鯁在喉,正巧,黃朗維身后有不少勢力,「老東就」趁機渾水摸魚。

1993年,陳耀興到澳門參加賽車比賽,早已留意陳耀興的「老東就」提前得知此事,立馬聯系上「湖南幫」坐館盲忠,又聯系上澳門14K的崩牙駒。

三方合計,陳耀興到了澳門,由14K的人負責盯梢,由「老東就」出錢,再由「湖南幫」的「江湖刺客」劉小毛動手,一舉解決這只不可一世的「灣仔之虎」。

那天,陳耀興賽車拿下亞軍,到酒店慶祝到深夜準備驅車回家,他喝得醉醺醺的,人剛剛坐到車上,還未啟動的時候,突然三輛春風水冷的大綿羊極速靠近陳耀興的車窗,車上坐的皆是蒙面大漢,他們掏出褲兜里的AK47對著陳耀興輪番亂掃,陳耀興避無可避,命喪當場。

在陳耀興死后,女友陳妙瑛為了紀念陳耀興,出演了黃百鳴導演的《醉生夢死之灣仔之虎》,電影里任達華飾演的男主角,便是以陳耀興為原型,而女主角,便由陳妙瑛本色演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