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港澳的風云人物「大家姐」的江湖:風口刀尖鐵胡蝶,浪淘火浣金荷花

hh 2022/09/29 檢舉 我要評論

「大家姐」司徒玉蓮,是先前活躍于港澳的風云人物,深水埗草根崛起,坊間盛傳身家百億,與數位江湖大佬頗多交集,游刃于黑白、正邪、俠義之間,留下不少傳奇故事。

「我們出生都拿了一把爛牌……」不能選擇出身,只有選擇活法。

就像澳門半島蔥蘢的老榕樹,抱團的根系抵御著每年5到10月的台風,蓬勃的氣根在飄搖的暴雨里吸風飲露……

一、石硤尾大火「劫后余生」

1947年,司徒玉蓮出生在廣東開平,咿呀學語隨父來港,寄居在九龍深水埗貧民區,剛剛記事便遭遇慘絕人寰的石硤尾大火,混亂中牽著弟弟與父母失散兩天,全家在街頭睡了兩個多月紙皮。

經歷一年的流離失所,一家十口擠進11平米的公屋,頻繁地變亂,讓童年的司徒玉蓮極缺安全感。看到不識字的媽姐要找人代筆寫信,害怕心事也如媽姐暴露于陌生人面前,司徒玉蓮立志一定要讀書。

交不起學費不停轉校,打游擊一樣讀完的小學,永遠不會按課本填答案,定格在61分的中學考卷。十幾歲起,母親就催著司徒玉蓮到處相親,最想讓女兒嫁到美國往家里寄綠紙,司徒玉蓮每次都扮只會吃雪糕的傻姑娘,讓那些大齡華僑搖頭攤手悻悻離去。

17歲國中畢業,司徒玉蓮做過九江街邊的白牌車售票員,那時還有載人到觀塘看有色電影的小巴。這些小巴多是由14K控制的,14K還經營著不少地下賭檔。

司徒玉蓮很快跟這些江湖人熟絡起來,其中便有在賭檔看場的拉風少年「胡須勇」。

18歲進了賭檔做引導員,聰明機靈、能說會道,在這行如魚得水。此前,爛賭的父親欠了一屁股債,司徒玉蓮不到一年便幫他還清。

此后,「胡須勇」在江湖上打了幾場大仗,聲名鵲起,拿3萬元與司徒玉蓮合開賭館,接著,司徒玉蓮又開了香港第一家財務公司,專做放數,步入上升通道。

魚龍混雜的底層,鬼精狠辣的江湖人中間,不受欺負、站穩腳跟甚至一起分羹食肉,除了精明頭腦、靈活身段,還要有一顆不服輸、爭上游的大心臟。尤其是一個女子。

二、開創貴賓廳的濠江傳奇

寸土寸金的澳門,擠滿了房子、車子和匆匆的行人,窄窄的街巷邊,甚至不想給綠化樹留點空間。

鮮為人知的是,貴賓廳時代是從司徒玉蓮手上開啟的,后來大行其道的疊碼仔也與司徒玉蓮密不可分。

1988年,司徒玉蓮來到澳門,單槍匹馬找上何鴻燊,說服賭王在葡京開設了澳門第一間貴賓廳-鉆石廳,營業額從200萬狂飆至1個億。

業績短時間翻了50倍,秘訣便在于司徒玉蓮招了很多江湖人做疊碼仔,疊碼傭金既可給「小弟」帶來一份收入,也是給「大哥」拜山的禮金,「小弟」們積極拉客給貴賓廳廣開財源,也不會在服務的場子惹事兒,東主何鴻燊、承包人司徒玉蓮、疊碼的江湖人,三家得利。

司徒玉蓮說,在偏門行業打滾,必須與這幫人來往。她與江湖人打交道有三個原則:一是尊重,二是大家都有錢賺,三是不介入江湖恩怨,是以在江湖風雨中獨善其身。

司徒玉蓮、「胡須勇」前后腳來到澳門。

那幾年,「胡須勇」也是港澳江湖風流的翹楚。差一點,李連杰的老板就不是向華強、而是「胡須勇」,如果蔡子明沒被意外槍殺的話。奉行以戰止戰的「胡須勇」及時止損,與同門「九指華」惡戰三年,最后從澳門急流勇退。

那幾年,濠江風云激蕩,城頭變換大王旗,貴賓廳也成了猛人爭逐的香餑餑。「崩牙駒」推開「摩頂平」、「街市偉」、「水房賴」,攬下萬豪、凱悅、回力以及假日的鉆石廳,成功站上山頭。

無論是誰上位,司徒玉蓮都能與之合作,新人開懷迎,舊友無積怨。

殊不知江湖吊詭,山頭亦是懸崖。沒能懸崖勒馬的崩牙駒,最終被鐵窗畫地為牢。

沖突驚魂不斷,司徒玉蓮的生意、卻罕見地沒有受到影響。

三、「大家姐」江湖生存道

風口刀尖鐵胡蝶,浪淘火浣金荷花。

不以弱求憐、以媚取寵、以艷邀幸,自立于男性主導的江湖群中,堪稱難能。

司徒玉蓮個子不高、甚至比「崩牙駒」還要矮上一頭,自不是身材、容貌取勝。發染烏黑茂盛、門簾幾綹白毫,表情砥定舒展、笑聲釋然爽朗,游刃會場酒局K房之間,聲音渾厚穿透喧嘩,叉腰泰然,招手灑然,拍膊摟肩,引吭頷首……

不入糾葛,卻欣然解結。「崩牙駒」出柵后與「摩頂平」的世紀和解,便由司徒玉蓮促成。

心有猛虎,亦細嗅薔薇。「胡須勇」病愈茶敘,先嘗熱飲溫度、甜度,照顧友人溫情細膩。

「生無一抔土,常有四海心。」這是司徒玉蓮在胡須勇去世時送的挽聯,又何嘗不是司徒玉蓮的人生寫照。

「她想得很大,她做的事很大,小的事情不做,同時她看得很準的,腦筋很靈光。」「胡須勇」稱司徒玉蓮是一個「女強人」。

80年代,司徒玉蓮在澳門炒樓收益頗豐,生意布局遍地開花。除了經營假日酒店的鉆石廳,還做起國際貿易,觸角伸到東南亞、日本和西非,90年代進軍內地,包括廣州、清遠的地產和上海的餐飲生意,特別是92年白洋淀溫泉城、94年蘇州太湖項目,都是數億的大手筆,后來卷入糾紛,白洋淀、蘇州先后折戟。

不過,司徒玉蓮并未氣餒,回到濠江又做起賭船,并成立了澳門最大的博彩中介人公司世紀建業,2000年底在港交所上市,據稱,司徒玉蓮在洗米華發跡過程中起到很大助力。

四、講不出再見

2015年6月,「崩牙駒」的國瀛貴賓廳開業,司徒玉蓮上門道賀,并與刀文龍一起上桌下注。

司徒玉蓮是濠江罕見的女豪客,談笑間翻覆千萬籌碼,據稱上落億元面不改色。

「胡須勇」調侃司徒玉蓮賭技一般,但稱她「極有自制力」,上桌多是捧場助興,實則玩的是人情,內心自有分寸,比之何鴻燊從不參賭,頗有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味道。

2016年底,國瀛貴賓廳結業,也宣告了一個時代的結束,屬于博彩和江湖的輝煌,已然悄悄落幕。

曾經貴賓廳里的司徒玉蓮,員工見到她就立正,氣場就如武則天一般。而在2010年前后,司徒玉蓮就已開始退休,逐漸退出前台。

江湖紛爭不動心,事業順風順水,感情家庭真用情,卻總難盡人意。與「街市偉」和子女之間的往事,剪不斷理還亂,也許「大家姐」真的累了。

而突然返歸平靜生活,「強大」慣了的司徒玉蓮又變得很不適應。出于尋找精神歸宿,2011年在以色列受洗;2012年,還接受了一段時間的抑郁癥心理疏導,并在醫生的鼓勵下出了一本《司徒玉蓮的紅塵誤、紅塵悟》的自傳。

司徒玉蓮又重新坦然歡笑地回到與昔日老友的聚會中,送「胡須勇」走完生命的最后一段,幫「崩牙駒」、「摩頂平」完成和解,并在「崩牙駒」邀請下出任世界洪門歷史文化協會創會會長。

短暫的喧囂過后,年過7旬的司徒玉蓮、亦漸漸歸于平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