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總教習」蘇龍,主導著名的新義安「篡位計劃」,差點讓新義安改朝換代,震驚香港江湖圈

hh 2022/10/27 檢舉 我要評論

這篇要說到的蘇龍,可以說是當年香港黑社會最能打的猛人、曾讓14K雙花紅棍陳惠敏敗在下風,作為新義安總教習的蘇龍,更是在80年代末主導了著名的新義安「篡位計劃」、差點讓新義安改朝換代,震驚香港江湖圈。

少年偷渡客

1,九龍城寨的不堪歲月

日本投降前一年(1944),蘇龍生于廣東海豐;

三年饑荒前一年(1958),隨父母偷渡到香港。

偷渡的人,都窩在九龍城寨。

沒學上、沒身份,寄居在狹窄陰暗的閣樓、膽戰心驚地仰望藍天。

收入朝不保夕,明天不知在何處,港警和黑幫的雙重盤剝,從不會手下留情。

九龍城寨

2,少年原名蘇世龍

蘇龍,原名叫蘇世龍,后來把中間的「世」去掉了,只留單名龍字。

14歲的他又瘦又小,做苦力都沒人收,只好做沿街賣點心的小貨郎。

一天,幾個古惑仔攔住他「小弟,怎麼稱呼?」「我姓蘇,叫世龍……」「世龍?世代都是龍嗎?」古惑仔哈哈大笑「你以為你姓向啊?我看你就是條蟲,世世代代都是蟲!」

少年羞的無地自容,「我可是學過拳的…」拉開架勢便要教訓對方。

「還來勁了?」幾個古惑仔一擁而上,將少年一頓暴打,完了不忘朝點心籮筐里啐一口。

對面駛來一輛平治轎車,里面坐著西裝革履、油頭粉面的貴家公子。

「自己看看什麼才叫世龍,爛仔!」罵完,幾個古惑仔揚長而去。

小時候學的拳術、只是花架子,蘇龍暗下決心,一定要練一身真功夫,讓自己不受欺負、日后揚名立萬!

3,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香港糖水鋪

18歲,在糖水店做伙計的蘇龍、跟人學起了少林南北拳。

父母勸他老老實實打工,好好攢錢開個糖水鋪、本本分分過生活,不要老跟玩雜耍的湊一塊兒,學功夫又不掙錢、凈招惹事非,萬一遇到兇人、丟掉小命悔之晚矣!

蘇龍也常跟伙伴談起未來:在九龍城寨,要麼做苦力、小販、雜工,勞役終生;要麼在貧寒、墮落、絕望中,悄然離世,出人頭地比登天都難。

沒出路,成了他們無法擺脫的宿命。

伙伴說,還有一條道:加入三合會,只要你夠膽、能打,做到堂主、話事人,要錢有錢、要什麼有什麼,像新義安的「四虎」,個個風光無限!

蘇龍默然,望著門外的人潮出神:自己終究不會如他們一般平庸!來日我以武學揚名香江,新義安四虎將盡出我蘇龍門下!

泰拳宗師:

1、數載苦練,大器晚成

轉眼間又是10年,當初的少年蘇龍、出落得矮壯敦實、精明市儈。

蘇龍依然沒有走出城寨、在底層輾轉奔波,陸續做過小販、伙計、清潔工、屠宰房幫工等,不過他一直堅持著自己的功夫夢。

解元(左一)

28歲這年(1972年),機緣巧合下,蘇龍認識了馬來西亞打星、泰拳名手解元,從此真正接觸泰拳、大開眼界,勤修苦練、盡納拳腿肘膝招法精髓,剛猛堅硬、凌厲迅捷,盡掃過去所習傳統武術不能實戰之陰霾,功力大為精進。

不管是私下切磋,還是擂台之上,蘇龍戰無不勝、連戰連捷,十數載苦練、大器晚成。

蘇龍拳館甫一開業,大批武術愛好者慕名而來。

數年間,蘇龍收徒千人,門下遍及香港黑白兩道。

2、因材施教,高徒輩出;

80年代初,蘇龍門下涌現許多名震香江的高徒。

陳耀興原本只是一家夜總會的泊車小弟,蘇龍憐他年輕落魄、大志壓抑,傾囊相授、悉心教導,三個月出師便大放異彩,以熱血剛猛之姿奔突沖殺、橫行無忌,以「灣仔之虎」之名、在新義安迅速出圈上位,成為突然升起之耀眼新星。

陳耀興

杜聯順早年修習白鶴派武術,擂台三戰三敗,蘇龍感其一心向武、志勇可嘉,導其轉練泰拳,注勁猛糾白鶴柔弱之偏,于變招之端加爆發之力,自掏腰包、付雙倍報酬找到原來三位對手,再擺擂台、三戰三捷,杜聯順大受鼓舞、后以「尖東之虎」成名上位。

「瘋狗」陳志明也是出自蘇龍調教,原來習練跆拳道的陳志明、實戰能力撐不起他的暴脾氣,蘇龍讓陳志明重點練習膝法、練出一手連環重膝殺招,在澳門擂台連續七記膝撞KO澳門拳王,號稱「香港膝王」,一時聲名鵲起、不可一世。

「尖東虎中虎」黃俊、「鬼添」李育添甚至和勝和坐館陳安,都與蘇龍結有師徒之誼,著名港星周星馳、劉德華、盧惠光也曾慕名找蘇龍學拳。

蘇龍以新義安總教習、香港泰拳之父名,譽滿江湖。

3、武無第二,巔峰對決

江湖上,常把新義安總教習蘇龍和14K總教習陳惠敏相提并論、比較短長,蘇龍以泰拳著稱、門下高手如云,陳惠敏以西洋拳見長、打過無數硬仗,誰是香江第一、莫衷一是。

新義安、14K兩大門派為此常常暗中較勁,甚至展開幫派仇殺。

有瘋狗之稱的陳志明,在澳門擂台干翻對手后,直接對台下觀戰的陳惠敏叫陣,陳惠敏大為光火,怒斥:你沒資格,要打叫你師父蘇龍來!

蘇龍更是怒火中燒:來就來,還怕你不成!

尖東之虎杜聯順

1984年香港富都夜總會,新義安元老紀寶攢局,蘇龍、陳惠敏碰面。

作為新義安和14K兩邊的大佬,兩人不好公開叫戰,上衛生間時,蘇龍喊話陳惠敏:「早就聽說你想跟我打,要不今天打一場!看看誰是香江第一!」誰知陳惠敏理都不理、轉頭就走。「陳惠敏,太看不起人!」蘇龍瞬間爆發,回到酒席上抓起煙灰缸就朝陳惠敏丟去,兩人扭做一團,蘇龍幾手快拳讓陳惠敏眼角眉弓掛彩,眾人見勢不妙、將二人拉開。

不久,尖東天天漁港、港星黃夏蕙生日宴上,兩人再度會面,雖然飲酒招呼、怎敵恩怨仇長,喝高之后、回家路上,蘇龍派「鬼添」李育添攔住陳惠敏連砍四刀。

兩番戰蘇龍都占上風,不過都在新義安地盤上,陳惠敏妻子在沖突中流產、蘇龍也賠了100多萬,兩人爭鋒以1985年陳惠敏入獄告一段落。

逆天改命:

蓄力已久的蘇龍,內心一直壓抑、累積著成名建功、一飛沖天的熱望。

蘇龍加入新義安時,眾大佬頗不以為然。誰都沒想到,蘇龍日后居然導演了新義安歷史上規模最大的篡位事件,震動整個香港江湖,讓新義安一時風雨飄搖、危在旦夕,差點毀于一旦。

1、小巷肉搏,一戰成名;

蘇龍入會時,不少人對其嗤之以鼻:年紀偏大,早過了混社會的熱血黃金期,無背景、無勢力,翻不了什麼大波浪。一場巷戰肉搏,讓眾人對蘇龍刮目相看。

當時,蘇龍一人面對十幾名持械打手,得知蘇龍的新義安身份,對面打頭者一腳飛踹而來,蘇龍不慌不忙、倏得閃身、一個低掃,對方慘叫一聲、撲翻在地,緊接著一名刀手嘯叫而來,刀還未落,蘇龍便將小臂敲在對方手腕、砍刀哐當墜地,兩名棍手從左右沖來,蘇龍提雙肘格擋、收手一個擊腹、一個上鉤,將兩人撂翻在地,看蘇龍來者不善,對方領頭人、紋身壯漢出手,兩個大擺拳呼嘯而來、蘇龍后仰搖閃、甩腿一個重掃踢中對方下肋、當場倒地不起,剩下的一哄而上,蘇龍邊退邊閃邊打、拳腿交加、將對方十幾人打得落花流水,自己只受了一點輕傷。

自此,蘇龍能打的威名逐漸傳開,不少新義安子弟拜到蘇龍門下學拳。

2、羽翼漸豐,蠢蠢欲動;

蘇龍名聲越來越旺,一眾徒弟在新義安紛紛扛起大梁。「灣仔之虎」陳耀興、「尖東之虎」杜聯順、「尖東虎中虎」黃俊、「鬼添」李育添在「五虎十杰」占據半壁江山,加上「瘋狗」陳志明天不怕地不怕,蘇龍勢力在新義安一時風頭無兩、無人能出其右。

不過,向家并沒給蘇龍什麼青眼,再能打也是個打手、勢力再大也就是個粗人。

尖東虎中虎黃俊

蘇龍感到深深的不爽,你新義安創始人仙去已經十年、在警界的靠山呂樂也早就逃亡加拿大,我蘇龍一身真功夫,能打、講義氣,新義安半壁江山都在我徒弟手下,新生翹楚、才俊、黑白兩道都有我門人,憑啥看不上我蘇龍:王侯將相,寧有種乎?

1987年,新義安掌舵人向華炎入獄,蘇龍的機會來了。

新上的向展偉坐位不穩,不敢輕舉妄動,林景等元老謹慎持重,亂局中不會明顯表態、只會靜觀其變。

3、篡位計劃,功敗垂成

敲山震眾虎,街揍向華國。

向華炎入獄后,蘇龍便召集杜聯順、陳志明一干愛徒商量大事。

為了試探向家態度,蘇龍選擇敲山震虎,派了幾個小弟當街將向華國揍了一頓,當然沒有下重手,因為只是皮外傷、此刻又要團結蘇龍,向家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沒當回事兒。

不過,后來發生的一件事,讓蘇龍動了殺機、提前啟動上位計劃。

頭狼撕猛豹,報復向華波。

向華波

向華波注意到蘇龍勢力龐大,擔心夜長夢多,便提前下手收掉蘇龍拳館。向華波不按常理出牌的雷霆重擊、讓蘇龍大呼意外,與向華波發生激烈爭吵,向華波隨后帶人沖到地下停車場、將蘇龍打成重傷,「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人家是太子,你能跟人家比?」

多年來的底層經歷、在心中壓抑疊加的憤恨噴涌而出,蘇龍緊急密令杜聯順,跑到澳門將向華波砍傷。

還有一個重頭戲,就是向華強。

蟒蛇纏蛟龍,斗法向華強。

向華強掌握著永盛電影公司,控制著新義安的資金流,斷了資金就等于是斷了向家活路。李育添出謀,蘇龍派上瘋狗陳志明到永盛搶奪電影拷貝、然后持機槍對著永盛大門掃射、希望擾亂新義安經營。同時借師徒關系拉攏周星馳、退出跟永盛的合作。向華強和永盛岌岌可危。

這頭,向華強緊急聯絡林景,安排蘇龍徒弟「尖東虎中虎」黃俊上位、擔綱新義安臨時坐館,積極拉攏黃俊掣肘蘇龍幫中勢力,同時調動內外資源、槍口全力對準蘇龍。

亂局之下,各方都保持中立觀望,靠著深厚的人脈資源,戰局迅速朝向家傾斜,杜聯順、李育添先后在澳門被捕,陳志明在內地被抓,陳耀興在澳門被槍殺,蘇龍羽翼盡失,林景火線召開議事大會,將蘇龍開除新義安,幸虧黃俊力保,念在往日功勞、蘇龍免受刑罰,徹底退出幫派事務。

尾聲:

一夜狂風吹驟雨,小巷明朝數杏花

蘇龍和李育添

現在蘇龍已經不再問江湖事,專心經營自己的拳館、投身自己鐘愛的泰拳事業,現在他是香港泰拳理事會創始會長,「鬼添」李育添成了他的榮譽總監。

蘇龍年逾七旬,身手依然矯健,蘇龍透露杜聯順現在內地做生意、陳志明已多年無消息,江湖往事盡付流水,幫派恩怨早已無礙于胸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