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鼻登」江湖滄浪歌:一手開辟「猛人谷」滿門大佬的九龍霸王

hh 2022/09/20 檢舉 我要評論

引子:

往事越百年,江湖翻篇,

浪奔浪涌數梟雄,

坊間盡說「大鼻登」。

「大鼻登」是頗負盛名的14K超級大佬。

當年14K在江湖一家獨大,將和勝和、新義安甩在身后,

「大鼻登」與「二路元帥」陳清華,并稱14K中流砥柱。

早年是14K龍頭司機兼保鏢、毅字堆初代話事人。

一手開辟九江街惡人谷,門下猛人輩出,

黑白無常、胡須勇,立章、劉安,街市偉、司徒玉蓮,華喜、九指華……

日后叱咤港澳江湖的風云大佬,多半是「大鼻登」小字輩。

穿梭江湖風雨,浮沉滄浪之間,

人生如夢,往事可歌。

「大鼻登」,原名何廣登,出生于上世紀20年代。

一、羊城往事

1945年,葛兆煌于廣州西關寶華路14號開堂「洪發山」、成立「洪門忠義會」,這便是14K前身。葛兆煌則是14K初代龍頭、江湖人稱「葛老大」。

年輕的「大鼻登」先是在鐘孝仁手下做事,鐘孝仁做過「葛老大」的參謀長,與向前同為「葛老大」信賴的副手,鐘孝仁日后成為14K內八堂「忠帥」、向前開創新義安成為初代龍頭,這是后話。

精明干練、拳腳出色的「大鼻登」,很受鐘孝仁賞識,便將他推薦到「葛老大」身邊,做起了「葛老大」的司機兼保鏢,并因此與年齡相仿的葛老大之子、「太子」葛志雄成為老友,相處下來深受「葛老大」信任,被任命為內八堂中的毅字堆話事人、人稱「毅帥」,與「仁帥」陳清華一起、成為14K年輕骨干。

此后,「大鼻登」一行、追隨「葛老大」來到香江。

二、風雨香江

14K各字堆散落香江,「大鼻登」則來到九龍深水埗一帶扎旗打滾,并將九江街發展為根據地。

1953年,港英阿SIR對江湖活動越發不滿,麻煩纏身的「葛老大」健康狀況惡化、在新界粉嶺的友人家里腦溢血去世,也是在這一年、老新初代龍頭向前被驅逐寶島。

此前,「葛老大」將「太子」葛志雄任命為孝字堆話事人,交待「大鼻登」、陳清華等照顧葛志雄。

隨后,14K為「葛老大」舉辦了盛大的葬禮,「大鼻登」輔佐葛志雄、與石硤尾最囂張的粵東幫發生激戰,一舉將粵東幫趕出石硤尾,雙方各集結數百人、拖馬團戰、場面火爆,一時間震驚江湖。

隨之,港英阿SIR更加緊張,并決定出兵進行鎮壓。14K群情激憤,數年來背井離鄉、摸爬滾打,在貧民木屋、城市夾縫中茍且偷生,眾人在外國人腳底下、過得并不好。

主事的「二路元帥」陳清華與「大鼻登」碰頭計議,召集陳仲英、歐標、女堂主齊瑋文等內八堂堂主和各區大佬,同仇敵愾、決定與港英展開決戰,「我們跟鬼佬拼了!」

月圓家山幾回夢,

人在江湖一葉舟。

滄海風濤連夜雨,

浪子肝膽照同袍。

當年場面異常慘烈,「鬼佬」鐵蹄之下,60多人死亡、300多人受傷。「大鼻登」、陳仲英、陳炳寰、余洪、「肥佬林」等相繼被遣送澳門。

三、江湖憶舊

「大鼻登」等人到了澳門之后,為濠江14K補充了不少有生力量,這也使他們面對江湖紛爭擁有了相當優勢、成為其它幫會無法撼動14K地位的重要原因,日后崩牙駒坐上江湖老大、首先應該感謝的是老江湖們、當年基礎打得好。

風波平息之后,「大鼻登」返回香江。來到九江街、收集人馬,威望依舊、風光重現,影響遠超從前。

有個叫「飛天七」的老牌紅棍,號稱14K的「燕子李三」,跟過「葛老大」、還曾在石硤尾沖突中立下過戰功。此人好酒、喜歡鬧事,因為江湖地位頗高、沒人敢拿他怎樣,連后來的14K最惡大佬華喜、當年也被他當小白鼠收拾,當然「飛天七」功夫也是相當了得。

一次,「飛天七」喝多了在「大鼻登」場子鬧事,「大鼻登」當場給了他好看、將「飛天七」k一頓,以14K元老的名義對「飛天七」執行家法、以泄江湖公憤。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九龍最著名的華盛頓戲院,便是「大鼻登」的場子,早上由打遍土瓜灣無敵手的14K荷蘭教父易忠看場,到了情況更復雜的晚上、則由「大鼻登」親自看場。后來的一些江湖猛人,當時只是華盛頓戲院門口、倒黃牛票的小角色。

「大鼻登」在14K地位頗高、門生好友眾多,與陳清華、陳仲英同輩交好,與「太子」葛志雄甚為老友,還是超級大佬「尤伯」的保家。當年14K猛人遍布九龍、江湖有事一呼百應,江湖有稱「大鼻登」為九龍霸王。

四、九江街口

隨著年齡漸長,「大鼻登」開始從前台退出,將九江街交給得意門生「立章」,自己則在九江街口的福榮街華豐游戲機中心,靜觀人來人往,笑看時光流逝,閑話往事、安度余生。

當年由「大鼻登」打下的九江街,被認為是古惑文化的精神領地、見證了無數的江湖風云,這條窄窄、不長的街道,走出過眾多的猛人大佬,被認為是古惑仔歷練人生的「黃埔軍校」,他們都與「大鼻登」有過交集往事,或是門生、或受照顧、或是在九江街打過滾的后輩。

號稱「黑白無常」的老漢、麼羅,老漢「笑面虎」、人稱「白無常」,麼羅「鬼見愁」、人稱「黑無常,日后叱咤尖沙咀、雄霸缽蘭街;

當年在九江街看過小巴線路的「胡須勇」,則在日后成為14K教父,曾與大圈猛人蔡子明入局電影江湖,參股全港最大的士高348,并被認為是14K最有資格接棒龍頭的人選;

當年在九江街做小巴售票員的司徒玉蓮,則在日后成為響譽濠江的「大家姐」,第一個開起貴賓廳、率先引入江湖疊碼,生意遍及內地海外;

接班「大鼻登」話事九江街的「立章」,生前帶門生打遍油尖旺、并進軍歐洲,在晚年還牽頭髮起14K聯盟大事;

另一位九江街出來的、「立章」的好兄弟劉安,則在日后成為14K倫敦金教父、有名的金融大撈家;

當年在「大鼻登」看場的戲院門口倒過黃牛票、后成「黑無常」門生的「街市偉」,則在日后成為濠江賭業的一個重量級玩家;

九江街出來的,還有號稱14K最惡大佬的華喜,在江湖上頗有名氣的「九指華」……不一而足。

一夜煙云散,江湖已翻篇。

如今,「大鼻登」早已仙逝,留一段江湖故事、作為曾經路過人間的注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