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大佬何大志,「白手起家」成為賭王的干兒子,崩牙駒的結拜兄弟

hh 2022/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他出身望族,卻是在父輩那一代因戰亂而家道中落,他一出生家族對他寄予厚望;

他自幼在爺爺的教導下立志再現家族輝煌,在他十八歲那年,拿著母親八千塊的棺材本在一年內變成了三百多萬;

此后,他叱咤澳門賭廳,巔峰期坐擁六家賭廳,流水超過三千億;

他一點也不把賭王四姨太放在眼里,還說她只是一個舞女,并在眾目睽睽之下,點評澳門各大社團的大佬,好話壞話都說,毫不忌諱。

他就是賭王何鴻燊的義子,何大志。

何大志家里早年屬于超級有錢且有權的那種,他的祖父何富云是惠州博羅縣的超級富豪。

何富云壟斷當時的糖業,人們皆稱他為「糖王」,資產極多,擁有三百多處房產以及八十六萬畝地皮。別的不說,單單這些地皮,如果拿來開發房地產,那百億資產絕對是跑不了的。

并且,何富云還與胡雪巖一樣,是個「紅頂商人」,這可不是單單有錢就能擁有的,還得有人脈。

何大志的老爹何景洲,子承父業,為何富云打理生意。后來結婚,娶了呂曼芙,也就是何大志的媽媽。

呂曼芙的娘家是醫藥世家,對中藥材很是熟稔,這也為日后沒落的何大志撈到第一桶金埋下了伏筆。

何富云作為巨富,財產多得三代人也吃不完,可個人再強,國家羸弱在戰爭面前,都是脆弱的,這體現了愛國主義的重要性。

隨著日本對華侵略戰爭的開始,戰火連綿,生靈涂炭。

何富云深知如果戰火燒到面前,不僅財產都會化為烏有,連一家老小的身家性命都堪憂。

于是何富云當機立斷,舉家遷往相對安定的香港,房產這些是帶不走了,所以只帶走了三十箱黃金玉器這種硬通貨。

來到香港后,何富云為了東山再起,在九龍塘連開十余家商鋪,而且商鋪全部都是買下來的,在當地人看來,這絕對是大手筆。

然而,在1941年的圣誕節前夕,也就是在當年的平安夜,鬼子發瘋般地將戰爭波及香港,時任港督楊慕琦向日本屈服,導致香港生靈涂炭。翌日的圣誕節在當時也被稱作是「黑色圣誕節」。

戰亂焚毀不少地方,同時也毀掉了許多家庭,而何富云花重金在九龍塘買下的十余家店鋪也在戰火中被摧毀殆盡,從此一蹶不振。

何大志的父親何景洲,為了生活,放下自己名門望族的高貴出身,來到大街上擺攤賣水果,成了個小販。

想當年在惠州坐擁八十萬畝地,現在卻成了小販,一般比較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何大志在一九五六年降生,因祖父常把:「大志愿者方能成就千古偉業」這句話掛在嘴邊,老爹何景洲把希望都寄托在新出生的何大志身上,因此給他起名叫做:「大志」。

這個名字,承載著爺爺與父親兩代人的期望,希望他能重現家族的榮耀。

何大志自幼聰慧過人,并且在不久前家族也曾是名門望族,因此父母很重視他的學業,不會像當時普通家庭那樣,早早地讓子女進入社會這個大染缸。

七十年代,何大志十八歲,高中畢業了,在當時也算是高學歷了。不過他沒有繼續進修,而是選擇開始做生意。在何大志小時候,爺爺常會跟他說起自己年輕做生意時的輝煌日子,何大志對此聽得津津有味,因此從小就對經商有著濃厚的興趣。

但是做生意需要本錢,做大生意更是需要大本錢。何大志的媽媽見兒子對經商擁有如此強大的自信,經不住他的軟磨硬泡,便拿出自己壓箱底的八千塊錢,給了何大志做創業的本錢。七八十年代那時候的八千塊可是大錢。

何大志拿了錢,決定經營中藥材,畢竟母親出身醫藥世家,自幼在這方面懂得比常人多一些。

他做事很靈活,那時候香港的天麻一公斤要兩千八,他到內地找渠道采購,一公斤才三十六塊。

后來開始流行冬蟲夏草,這個更是離譜,他在國內以兩百塊一公斤的價格進貨,到了香港一公斤變成了一萬塊。

就這樣,幾十倍的差價使得何大志手頭的八千塊,在一年內變成了三百多萬,果然沒有辜負母親對他的期望。

何大志在內地采購中藥材的同時,時刻都在觀察著其他市場。

到了一九七八年,何大志看準布業,在香港深水埗開設一家布行,生意火爆。

看著利潤可觀發展空間良好,何大志邁出擴張的腳步,直接來到澳門開設一個布料的批發市場,并且,他還跟友人成立布料的貿易公司,到世界各地采購布料,再賣到內地。

那時候,內地剛剛實行改革開放,很多商品都很稀缺,市場供不應求。

就拿服裝來說,曾有「小香港」美譽的福建石獅市,同時也是那時候的「服裝之都」,絕大部分家庭都在開服裝廠。

而不管是做批發還是搞零售的人,多是帶著現金,要麼開著車子、要麼提著蛇皮袋子在服裝廠門口等待貨物做好。

有時候一批服裝做出來,還沒來得及剪線頭這些后道處理,外頭的人已經等不及,一搶而空,直接拿到市場上去賣。甚至還有的因為自己的貨被人拿錯了,將錯就錯,直接拿走別人訂的貨,有時候也因為這樣而大打出手。

不得不說,當時的生意是真的好做,主要還是因為「供不應求」這四個字。

在當時的澳門,價格在八塊到十塊不等的布料,因為國內的稀缺,可以賣到四十塊。不僅差價高,何大志每個月手頭的訂單更是多得數不清,每個月能賣百多個貨柜箱到內地,每個月的利潤上千萬。

此外,他在澳門也擁有大量的本地顧客,例如澳門馬萬祺家族,便也經常找他下單。

在七十年代末,何大志雖是年紀輕輕,卻是靠著各種信息差,成為了億萬富翁。

一九八零年,何大志回國,在老家惠州的博羅縣開辦一家服裝廠,為當地人創造了不少就業崗位。

除此之外,他并不局限于在內地發展,他還游走在東南亞各國。像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泰國這些在當時較為繁榮且華人較多的國家,讓何大志賺得盆滿缽滿。

何大志性格豪邁,做事還很有原則,因此雖然他表面上看著就是一個草莽之輩,卻在飛黃騰達的路上結交不少好友,在江湖上也是頗有名氣。

很多人只要有了足夠的財富,對生活就開始有了要求,特別是在玩樂方面,會盡情地享受,何大志也是如此。

有時候是應酬,有時候是跟好友一起,經常會一起喝點小酒,或者到澳門的賭廳里玩兩局。

不過,正當別人沉浸在玩樂之中的時候,天生商業嗅覺敏銳的何大志,把目光落到了熙熙攘攘的賭廳之中。

有錢人的執行力多半都是很強,何大志對賭廳有想法,立馬打聽到了如何才能開設賭廳,了解到可以承包后,又通過各種渠道,聯系上了何鴻燊。

何鴻燊對何大志很是欣賞,不僅給了賭廳的承包權,還收他為義子。

在澳門,多少人靠著賭王何鴻燊養家糊口,何鴻燊可以說是一手遮天。而何大志成為何鴻燊的義子,就猶如《九品芝麻官》中的「常威」有李蓮英這個干爹,可以說是橫行無忌。

當然,賭王一天下來得處理那麼多事情,哪里能說是想見就能見到的。何大志之所以能跟賭王扯上關系,那就得說說何大志的姑丈。

何大志的姑丈早年是一位探長,在澳門很有勢力。

當初何鴻燊從「二代賭王」傅老榕家族與高可寧家族手里搶下澳門唯一的那張賭牌,觸動了兩大家族的利益。

那時候何鴻燊還不是賭王,實力比不上他們兩大家族,在他們的威脅下,從澳門逃回了香港。后來何鴻燊有了香港14K「二路元帥」陳清華的撐腰,回到澳門,登上賭王之位。

在此期間,何大志的姑丈為何鴻燊解決了很多問題。何大志能聯系上何鴻燊,便是因為他的姑父,而他能成為賭王的干兒子,也很有可能是因為姑父這層關系。

澳門的賭業是各行業的龍頭老大,而何鴻燊是賭業的掌舵人,因此作為何鴻燊的義子,何大志在江湖上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所有人見了都得對他客客氣氣的。

沒過多久,何大志就成了第一批承包賭廳的人,他成為「金麟貴賓廳」的廳主,之后,他又接連開了其他五個賭廳。

何大志在巔峰時期,坐擁六個賭廳,賭廳里的流水,就超過了三千億!

不得不說,何大志對商業的洞察力很強,知道如何將周圍的一切資源發揮到極致,這是一個成功的商人必須具備的素質。

但是他雖然靠「賭」大發其財,卻也告誡大家千萬別賭,這是在是有些自相矛盾。

最近幾年,何大志接受過多次采訪,他真心勸告大家:只有莊家才是真正的贏家,不賭為贏。就算能在賭廳里贏了一點錢,也會產生貪婪之心,想著繼續贏錢,長時間下來,不僅把贏得都輸掉了,還得虧得一塌糊涂。

而賭廳對于大客戶,往往還會提供吃喝玩樂的項目來留住客戶,最終的目的就是掏空客戶口袋里的錢,俗話說得好,十賭九騙。

何大志還說,很多看著優雅而漂亮的女孩子,就因為賭到沒錢了,賭癮又犯了,最后隨便地跟別人上床,從一個高雅的人,變成一個低級趣味的人。同時還有不少富豪,白手起家賺得家財萬貫,本事極大,最終也是因為好賭而傾家蕩產。

何大志自己也曾因為賭錢而賠了不少,可他并不是自己賭,而是他的好友嗜賭成性,輸了錢常找他借,像這種情況,外面欠他的賬超過了十億。最重要的是,這些賬不僅大部分收不回來,朋友還躲著他,友情沒有以前那樣純粹,甚至是斷了聯系,這就是他口中指的「賭輸」的地方。

八十年代,崩牙駒在澳門江湖中嶄露頭角,短短幾年間打敗多個大佬上位,被外媒譽為「澳葡教父」,在澳門呼風喚雨。

何大志與崩牙駒雖然不是一個圈子里的人,但都是在自身行業里的佼佼者。

倆人都屬于少年得志之輩,這種情況,雙方一個年輕氣盛,一個心高氣傲,誰也不服誰。

一天晚上,何大志在「黃金夜總會」遇到了崩牙駒,倆人看對方都不順眼,不過卻沒有叫手底下人出來火并,而是選擇最簡單的方法,單打獨斗。

雙方一個洪拳一個詠春拳,幾個照面下來,打得空氣中留下殘影,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一架,倆人反而是打出了緣分,最后他們斬雞頭、燒黃紙、歃血為盟,成了結義兄弟。

在一次采訪中,何大志對崩牙駒的評價頗高,他表示崩牙駒為人雖然是脾氣暴躁,好賭,卻是個典型的義氣的江湖人。

在崩牙駒被抓之后,何大志跟他始終還是保持著聯系。十多年后,崩牙駒走出牢房,準備到內地經商,卻遭到了拒絕。這時候何大志還站出來仗義表態,崩牙駒才能到內地經商,如今還成了網紅。

當然,在江湖中何大志也不止崩牙駒這位結拜兄弟,還有其他好友。比如和安樂的「水房賴」,「水房賴」是繼崩牙駒之后的澳門地下王者。在與崩牙駒的龍爭虎斗時,一向占據上風的他被崩牙駒絕地翻盤,逃出澳門。崩牙駒入獄后,「水房賴」重返澳門,壟斷疊馬行業,并且十多年沒露面,坊間稱其為「幽靈教父」。

用何大志的說法就是:「阿賴很聰明,但是膽子小,否則早就擊敗了崩牙駒,結果卻遭到崩牙駒絕地反擊,逃到了加拿大。」

何大志與香港14K的「差佬文」的關系也很好,「差佬文」是14K的叔父輩,在社團內地位頗高,但是到了最后卻被同為14K的「九指華」給大卸八塊,十分凄慘。

而當時「九指華」跟的大佬就是「街市偉」,「街市偉」曾是「澳門女賭王」司徒玉蓮的老公,后來離了婚,自己還開了酒店。

那時候「街市偉」與巔峰期的崩牙駒鬧不和,酒店開業那天,崩牙駒派人到酒店門口拿著AK47一通亂掃,搞得「街市偉」焦頭爛額,這事還是托了何大志,崩牙駒才放過他。

不過何大志對「街市偉」的印象卻是很差,他說道:「街市偉」一點都不講江湖道義,需要人時求爺爺告奶奶,不需要時就懶得理人,就是一個爛人。

當記者問到何大志對賭王四姨太有什麼看法時,何大志露出鄙夷的表情說道:「我也不太清楚,他只是一個舞女,能有什麼能力?以前是長得挺美,現在年紀也大了。」

四姨太背后可是賭王何鴻燊,但靠著賭王賺錢,卻敢當眾說這些話,顯然,何大志并不怕惹到他們。

但何大志也并不是誰都不怕,當他處于人生巔峰時,還差點出了事。

何大志在2002年的時候,把生意做到了韓國。那時候,寶島與大陸的關系還不是很好,雖然僅是一海之隔,但是寶島要到內地,卻需要到別的地方中轉才能繞到內地,一般情況下都是先坐飛機到香港,再從香港到內地。

而何大志到韓國旅游時發現,如果這個中轉點設在韓國濟州島的話,可以省下兩個小時,變相地縮短了距離,很大程度上方便了回國的台胞。

但那時候韓國與報道并無聯系,何大志就發揮自己超強的人脈關系,利用各種渠道,打通了台北-濟州-上海的專門航線,讓寶島的同胞與祖國的聯系更加緊密。

何大志與好友的「華寶旅行社」在台北開業后,很快就受到了歡迎,大發其財。

靠著濟州島作為中轉站,何大志手頭變相地有了流量入口,做賭出身的他,自然少不了在當地再開個賭廳。

濟州島皇冠假日酒店便是由何大志來打理,酒店里開設賭廳,再通過旅行社的路線設計,不少旅客都會到賭廳里玩兩把,這個賭廳的盈利讓何大志更上一層樓。

可也因為這個賭廳,讓何大志攤上了事情。

2005年,寶島的大佬「男哥」與「賢哥」遠赴濟州島尋歡作樂,那一次,何大志沒有親自迎駕,「男哥」覺得丟人,于是掏出口袋里的8848手機撥通了何大志的電話。

電話一接通,「男哥」對著何大志破口大罵,還表示他好歹也是寶島的「第三把手」,何大志不來迎駕,那是對他的大不敬。

「男哥」位高權重,何大志不敢不從,趕緊給「男哥」安排了一間總統套房。

那一陣子,「男哥」吃的是鮑參翅肚,喝的是茅台跟路易十三,出行都有專門的司機開著勞斯萊斯庫里南,反正就是以最高的規格來接待,怎麼做有派頭,就怎麼來,所有費用都由何大志包圓了。

到了晚上,吃飽喝足,何大志帶著「男哥」跟「賢哥」到酒店下面的賭廳里游覽一番,過了幾個鐘頭,又帶他們去享受異域風情。

一整套流程下來,何大志給足了「男哥」跟「賢哥」的面子,這兩位來自寶島的大人物心滿意足。

但很快,一張「男哥」與「賢哥」在賭廳里大戰的照片傳了出來,經過媒體的大肆宣傳,在寶島引起了軒然大波,由于信息量太大,涉及的范圍也廣,搞得一把手「扁哥」不得不出面向市民致歉。

「男哥」被這事搞得焦頭爛額,遷怒于何大志,他認為何大志是幕后黑手,因為他是賭廳的老板。

但何大志卻矢口否認,表示這事跟他沒有半毛錢關系,他自己也很納悶。

但是「男哥」沒有就此罷休,他拿出數千萬懸紅,對何大志下達了江湖追殺令。

何大志一開始還不信,沒當一回事,后來和安樂社團的好友將這張懸賞照片發給了何大志,何大志才知道這是真的。

想來想去,內地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何大志離開澳門,搬到珠海低調生活,并雇用幾十個保鏢在身邊保護著自己,一躲就是三年。

2014年,何大志遭遇了一次更大的危機,他的賭廳被人拿去抵債了。

有一位名為黃山的疊馬仔,平時與何大志走得挺近,與不少富豪也相熟。黃山打著「金麟廳」股東的旗號,在外頭四處借債,最終帶著八十多億跑了。據說,黃山是「周公子」的白手套,隨著周公子出了事,黃山也只能跑了。

「金鱗貴賓廳」是何大志事業中的重中之重,黃山搞這一出,何大志卻拿他無可奈何。

不過,既然黃山是以「金麟貴賓廳」的名義借債,債主沒找到黃山,自然是找何大志了。據說一名穆姓女子被黃山卷走了十一個億,要求何大志償還,何大志哪里可能給,不過穆姓女子背景深厚,何大志最終只能將貴賓廳的管理權,這事才算過去。

這麼多年過去了,何大志也終于熬了過去,如今他跟崩牙駒經常一起出現在內地。

2021年,何大志到了福建的泉州,盡管穿衣打扮仍是一副「草莽之輩」的模樣,但是他出入坐的是奔馳,下車后,迎接他的人對他那是畢恭畢敬。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