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龍頭千金」向華玲,講述龍頭家族內幕,自身晚年孤苦潦倒

黄朔 2022/06/28 檢舉 我要評論

新義安向家,在香港素有「龍頭家族」之稱,曾經號稱坐擁新義安社團成員多達二十幾萬人,威風八面,成為最具傳奇色彩的家族之一。

九龍城寨有一座老房子,房齡已經近百年,這就是向家的老宅。向家二代之中,有十幾個孩子,大多是在那里出生長大的。

新義安的創始人向前,坐擁四房妻子,大房葉清、二房林惠英、三房陳鶴云、填房鐘金。

就這樣四房妻子與所生的十三個子女生活在一起,可以想象得到,經常會上演「宮斗劇」。

向家的第三代人就曾提起過,他雖然是大家族的一份子,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利益,反而一輩子都要背負著這個大家族的名聲,被人用各種眼神看著,無論是在商業上,還是在交友上,都比普通人艱難。

而作為「龍頭千金」的向華玲,她一直都很低調,也因為低調沒有因為家族的「威名」受到拖累,但她的一生卻也十分坎坷,晚年潦倒。

向華玲從小在老宅里長大,由于是大房太太一支,因此過著比普通人還優渥的生活。

從小就被人伺候著,吃得好穿得暖,沒想到年紀大了,卻落得獨居的悲涼下場。

曾有人到養老院采訪過她,向華玲猶如祥林嫂般大吐苦水,沒想到說著說著,向華玲哭了起來。

「龍頭家族」幾房人的關系

原來,向華玲與哥哥向華炎皆是「九龍皇帝」向前的大房太太所生,同時也是向家的二小姐。

在她五歲那年,母親葉清就病逝了。那時候,她父親向前已經娶了二房林惠英,林惠英為向前生下四個兒子,分別是向華榮、向華波、向華國、還有最小且最出名的向華勝。

在娶了二房林惠英后的第二年,向前新添填房,就是向華強的母親,鐘金。鐘金也生下四個兒子,除了向華強以外,還有向華光、向華坤、還有向華民。

鐘金過門時才十七歲,除了她自己,還帶著母親以及弟弟一起住進了向家老宅。

后來向前又娶了四房,叫陳鶴云。陳鶴云住在天台新蓋的屋子。

向家除了這些人,還有五個丫環以及兩個保姆,好在向家當時富有,房子足夠大,才不至于住得太擠。

大房

向華玲對于父親向前的印象就是比較嚴厲,對于父親娶了那麼多妻子還生下這麼多兒女,她是有所埋怨的。

因為人多也有壞處,向家當時雖然比普通人富有,但也不是像世家大族那般富足,光鮮亮麗的背后,實際上分到每個人手里的資源是有限的,以至于向華玲覺得自己從小就很窮。

不難看出,因為資源的問題,使得向家的家庭關系還是挺復雜的。

不過向華玲是大房所生,待遇不會太差,要說真正感到窮的,那就非向華強那一房莫屬。

填房

向華強就曾在《魯豫有約》中講述過,整個大家族其實不算窮,他的媽媽作為大房的填房,卻因為性格懦弱,常被二房林惠英欺負,所以真正窮的只有他們那一房的人。

早在向華強還年幼的時候,父親向前就因涉黑被驅逐到了寶島,向前離開時只帶走四房陳鶴云,其他人繼續在向家老宅里住。

而大房葉清早已去世,便由二房林惠英掌權,掌權后的林惠英對鐘金欺負得更過分。

過分到什麼程度?就比如看電視這件事情,是要分家庭地位的。

向家老宅總共三層,當年二房林惠英是住在二樓,向華玲由于是大房所生,因此也住在二樓,而鐘金那一房則住在三樓。

當時的電視可不是普通人家能擁有的,貴重的東西,自然是放在林惠英所住的二樓。

每次林惠英出門了,鐘金才敢下樓看電視,一見林惠英回來,就趕緊跑回三樓睡覺。

鐘金雖常被林惠英欺凌,但活得比林惠英久,她于2010年病逝,享年85歲。

二房

不過,林惠英雖然霸道,但實際上還是很有能力的人,向前離開后,她不僅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她還善于交際,認識的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

可以說,向前走后林惠英為了一家子的生活在奔波,她繼續打理向前留下的兩間雜貨鋪,也因此積勞成疾。

最終只活到四十多歲就病故了。

三房

向前娶了陳鶴云之后,十分寵溺,但陳鶴云在向家老宅沒住多久就跟著向前到寶島了。

陳鶴云曾為向前生下一個女兒,但出世后夭折,后來又領養了一個兒子,在三四歲的時候也夭折了,因此陳鶴云無后。直到后來向前在寶島病故,陳鶴云也沒再回香港。

「二代龍頭」向華炎

當年向前創立「義安工商總會」、「義安公司」、「新安公司」、「太平山體育會」,后來統稱為「新義安」,而向前就是新義安社團的龍頭老大,在九龍城寨勢力很大,因此才被稱為「九龍皇帝」。

父親走黑道,大兒子向華炎卻向往白道,雖是出身「龍頭家族」,卻長得溫文爾雅、勤奮好學。

在向前離開時,向華炎還是個衛生署的職員,也就是說此時的新義安正值群龍無首之際。

向前雖是遠在寶島,但影響力仍在,為了繼續掌控社團,來了個「龍頭世襲制」。

于是「文弱書生」向華炎,被新義安里窮兇惡極的叔父們強行推上了「龍頭寶座」,成了新義安的「二代龍頭」。

事實上向華炎是不想當這個龍頭的,但父命難違,再加上家里還有這麼多人要生活,弟弟妹妹還嗷嗷待哺,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向華炎為人比較有擔當,頗有「大家長」的風范,前文說到,二房太太林惠英積勞成疾就能體現出這一點。

1960年,林惠英病重住院,因為病情嚴重,所以住進的醫院比較高級,也因此價格昂貴。住院短短的八天里,費用就高達八千塊,那時候的八千塊可是大數。

雖說新義安做的多是偏門生意,錢來得快,但由于當時資金需要運轉,還沒回籠,一時之間這筆醫療費就付不起了。

向華炎出面找醫院看能不能延緩幾天,哪知道換回來的只是一陣嘲弄,最終向華炎只能四處奔走,湊足了八千塊,才將林惠英接回家。

新義安在向華炎手里能發展成「香港第一大幫」,除了向華炎有擔當之外,還得靠另一個人,「五億探長」呂樂。

呂樂是向華炎妻子的姑丈,憑著這層關系,當時呂樂在呼風喚雨的時候,新義安沒少得到好處。

1987年,向華炎被臥底舉報被捕,坊間稱為「龍頭案」,好在向華炎還有個律師兒子,向展偉。

經過向展偉的不懈努力,向華炎入獄二十二個月后,上訴成功,無罪釋放,向華炎出獄后就非常低調,事實上他一生都很低調。

而向展偉也成了新義安的「三代龍頭」,洪門的分支都有分山頭的叫法,如14K稱洪發山,新義安稱太平山,因此坊間稱向展偉為「太平山大狀」。

「龍頭千金」向華玲

向華玲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嫁給了一個姓張的富二代,在深水埗有一棟五層高的樓宇,沒多久就生下了兩個男孩。

原以為是嫁了一戶好人家,美滿的生活即將開始,誰知道卻是個噩夢。向華玲丈夫不僅不學無術,還嗜賭如命。

原本公公將西貢的養豬場還有雜貨鋪交給丈夫打理,可丈夫卻拿著公款去賭,把公款輸光了,最終生意只能以結業收場。

也因此作為大兒子的丈夫在公公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1997年,丈夫去世后,公公把財產全部給了小叔。

而向華玲不僅是失去了經濟來源,還得撫養兩個孩子長大。可誰能想到,含辛茹苦養大的兒子,到了向華玲晚年卻不怎麼理她。

如今向華玲只能獨自一人孤零零地住在上水的公屋里,她還曾幾度有過自尋短見的想法。

好在「龍頭家族」的第二代中,雖然多是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但都比較團結,向華玲有兩個妹妹,一個是向華嬌、一個是向華麗,向華嬌每個星期都會上門探望她。

而所有兄弟姐妹中,最令向華玲稱贊的就是向華強,她表示每次遇到向華強,向華強都會給她幾萬塊的生活費。

作為「龍頭千金」,如今成了孤單老人,回憶起家族的種種,反而成了她美好的回憶。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