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牙駒」的頭馬黃達豪,獨闖「和安樂」社團大本營「絕地翻盤」,入獄后與老大翻臉

hh 2022/10/23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崩牙駒」的頭馬,也是「小賭王」洗米華的師公;

他曾為了「崩牙駒」,獨闖和安樂社團大本營,為己方逆風翻盤;

到了最后,和「崩牙駒」一起鋃鐺入獄,卻在獄中開始對昔日的老大哥有所不滿;

他曾經打得和安樂社團抬不起頭來,出獄后,卻又加入和安樂。

他就是曾經叱咤澳門的「豪仔」,黃達豪。

黃達豪生于一九六五年,家里給他取了這麼一個名字,那是希望他日后能夠飛黃騰達成為富豪,也從側面看出黃達豪一家的經濟條件并不是很好。

六七十年代,剛好黑惡勢力猖獗,出生在窮苦人家的孩子多數都很早就進入社會打工,減輕家庭負擔,黃達豪也不例外。

早年經濟還不是很發達,在年輕人的心目中,擁有一台「小綿羊」絕對是地位的標志。

就比如日后的「澳葡教父」崩牙駒,他在16歲那年就靠著賣黃牛票積累下的家當,買了一台「小綿羊」在玩伴們面前炫耀。當然,他車技估計不怎麼樣,那時候他便是因為騎車摔倒,磕飛了牙齒,所以才會被戲稱為「崩牙駒」。

黃達豪比「崩牙駒」小了十歲,不過到了他長大的年代,「小綿羊」在年輕人心中的地位依舊沒有改變,他也買了一輛,不過他的車技要比「崩牙駒」好得多。

也正因為有「小綿羊」,黃達豪才認識了「崩牙駒」

那時候的「崩牙駒」雖還未加入社團,卻已是街邊古惑仔的小頭目,經常在賭檔里廝混,黃達豪跟著「崩牙駒」到賭檔里跟人談判、打架,快意恩仇。

黃達豪平日里沉默寡言,但做事沉穩,極有條理,是個既能執行又能策劃的好助手,「崩牙駒」對他極為器重。

八十年代初,「崩牙駒」被14K大佬「黑仔華」賞識,成了「黑仔華」的門生。「崩牙駒」靠著「黑仔華」的名頭,在江湖中站穩了跟腳后,便將黃達豪招入麾下做事。

在那時候,「崩牙駒」便露出了兇狠的一面,經常因為利益與人沖突,即便對方是澳門14K最具實力的大佬「摩頂平」,「崩牙駒」也毫無懼色。

不過胳膊始終是擰不過大腿,「崩牙駒」與「摩頂平」多次交鋒,皆被「摩頂平」按在地上摩擦。

1988年,「摩頂平」勢大,何鴻燊的左膀右臂「街市偉」對他極為忌憚,于是暗中扶持「崩牙駒」來對抗「摩頂平」。

一年后,「崩牙駒」將「摩頂平」趕出澳門,并取而代之,成為澳門社團中最具實力的大佬之一。

隨著「崩牙駒」崛起,黃達豪手底下也有不少門生跟隨,值得一提的便是黃達豪手底下有個叫做「咸蝦燦」的馬仔,「咸蝦燦」或許沒聽說過這個名字,但是「咸蝦燦」的門生「洗米華」這個大名卻是廣為人知。

「洗米華」在九十年代初拜在「咸蝦燦」門下,后來成了「小賭王」,當然最終為非作歹被捕了。

按輩分算起來,「洗米華」可是黃達豪的徒孫了。

一九九五年,看著疊馬生意紅火,香港的新義安、和勝和等社團入境濠江,準備大干一場,這可就觸動了澳門眾社團的利益。

澳門社團在「崩牙駒」的組織下,由四個社團組成「四聯公司」來對抗香港社團,最終從香港過來的「過江猛龍」,一條條被澳門的「地頭蛇」給打了回去。

而「四聯公司」之中,其中便有「和安樂」社團,「和安樂」社團的話事人「水房賴」,與「崩牙駒」是自幼一起長大的發小,在日后,江湖人稱其為「幽靈教父」。

打敗了香港來的「過江龍」,「崩牙駒」的聲望更勝一層樓,比起當年的「摩頂平」還高,脫離了「街市偉」的掌控。

這下子,「街市偉」急了,不過他最擅長背地里搞事,他利用挑撥離間的手段,使得「崩牙駒」與「水房賴」反目成仇。

在利益面前,什麼江湖道義,什麼兄弟情深,都是騙人的鬼話。「街市偉」與「水房賴」聯手,對著「崩牙駒」痛下殺手。

盡管黃達豪帶著「猛鬼添」、石永祥、楊明棠等人奮起反抗,但也只能是咬牙支撐著,吳成林不僅是背叛的老大,還帶人將「崩牙駒」的弟弟尹國豪所傷。

直到「崩牙駒」從牢房里走出來,原先的勢力已經所剩無幾。

看著眼前被蠶食殆盡的地盤,為了挽回局勢,「崩牙駒」連忙召開社團大會,當場,楊明棠就提出了「升級武器」的想法。

緊接著,黃達豪與「猛鬼添」葉錦添倆人帶隊,直搗吳成林的老巢,來到白鶴巢公園對面的別墅。

馬仔們包圍在別墅外面,雇傭兵沖進別墅里。別墅內吳成林擁有三十多個馬仔作為看家護院,但即便人數多,也不是雇傭兵的對手,吳成林卻是狡猾至極,從暗道逃了出去。

不過「四眼牛」一伙地「大圈幫」們也算是玩完了。

解決掉了「四眼牛」,「崩牙駒」跟「水房賴」還有街市偉就接著斗。

一九九七年,「水房賴」下死手,派人做掉「崩牙駒」軍師石永祥,隨后又故伎重施,準備對「崩牙駒」動手。另一邊,「街市偉」動用白道里的人脈,「崩牙駒」成了通緝犯,不得不逃到海外。

即便「崩牙駒」身在海外仍操控著澳門的勢力,但身在澳門的黃達豪等人日子卻不太好過。

「街市偉」趕盡殺絕,找來新義安幫手,要連同「水房賴」一起,將「崩牙駒」的殘余勢力一網打盡。

黃達豪深知形勢危急,再這麼下去肯定得陷入絕境,于是與「崩牙駒」密議后,決定兵行險著。

那天,偽裝成修水龍頭工人的黃達豪,來到和安樂社團的總部大廈。

這下子,不僅是和安樂社團的人怕了,連前來助陣的新義安也是嚇到了,再也不敢對黃達豪一伙人趕盡殺絕。

隨著通緝令撤銷,「崩牙駒」返回澳門,之后便是絕地翻盤,趕走了「水房賴」和「街市偉」。

「崩牙駒」在那時候站在了人生巔峰,外界稱其為「澳葡教父」的同時,黃達豪的人生也一起登上了頂峰,在澳門呼風喚雨。

一九九八年,「崩牙駒」跌下神壇,他被捕后,「猛鬼添」、「石岐嘟」這些核心成員也一同被捕,唯獨黃達豪逃到了云南。

同年十二月初,黃達豪在昆明的一家酒樓里用餐時被抓獲,那年他三十四歲。

后來黃達豪的妻子不斷為其提出申訴,刑期才減至九年八個月。

牢房里的枯燥日子,讓「豪仔」覺得很煩躁,回憶了一下自己為何會被抓,得出結論,那就是老大「崩牙駒」在鼎盛時期實在是太過張揚。

于是黃達豪開始疏遠「崩牙駒」,倆人的關系開始惡化。

人性這種東西很不好說,有些人是屬于「可以共患難,不可共富貴」,有些人又屬于「可以共富貴,不可共患難」。

在「崩牙駒」一伙人入獄期間,「水房賴」成了最大的贏家,他回到澳門,壟斷疊馬業務,坐擁百億身家,還很少在人前露面,也因此才有了「幽靈教父」的稱謂。

黃達豪在2009年出獄,「水房賴」極力邀請他加入自己的隊伍,黃達豪始終是不為所動。而在他出獄的前一年,曾經「崩牙駒」的行動組組長「猛鬼添」,已經重出江湖,在「水房賴」旗下做事。

可能是真的看中這些人的能力,也可能是為了不給「崩牙駒」翻盤的機會,對于曾為「崩牙駒」的核心成員,「水房賴」都紛紛拋出橄欖枝,招攬至麾下。

黃達豪雖然一開始沒搭理「水房賴」,但是他年紀輕輕,還得生活,還得謀求發展,「水房賴」就是一個很好的平台。考慮到這些,他放棄了對「水房賴」的成見,在「水房賴」的幫助下,開辦了「吉星集團」。

集團的旗下擁有五個賭廳,不僅如此,他還在內地投資金礦,幾年下來,也有了十多個億的身家。

有了錢,黃達豪帶頭成立了澳門大良同鄉會,成為會長,并通過同鄉會做慈善事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