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香港曾經有那麼多黑幫?97年后,洪興的扛把子去哪了?

hh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我陳浩南出來混那麼久,全憑三樣東西,夠狠,夠義氣,兄弟多」、「銅鑼灣只可以有一個浩南」……

這些經典台詞,有沒有讓大家想起一段時光?

曾幾何時,香港黑幫電影風靡亞洲。在上世紀90年代,你可能不知道香港首富是誰,但是你肯定知道洪興的扛把子陳浩南。

電影的存在是對當時香港黑社會林立的一種反應。當時統治香港的英國人,只在乎如何從牛身上,再多擠出一點奶,至于其他的問題,他們不想考慮,尤其是確定1997年香港回歸后,港英治下更是不管身后洪水滔天。

一時間香港華人區充斥著類似勝和,新義安這樣的黑幫勢力。

在黑社會最為囂張的時候,連警都要禮讓三分。

然而忽如一夜春風來,97之后,這些江湖,仿佛一夜之間都消失了。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其實從歷史上看,香港的這些黑社團組織可不簡單。追根溯源的話,他們可是和韋小寶并肩作戰過的天地會的弟兄——就是后來的洪門。

話說洪門組織在國際上也有一定的影響力,在上世紀有一個叫做富蘭克林羅斯福的小伙子,就曾經受雇于美國洪門大佬司徒美堂。正所謂不怕流氓會武術,就怕流氓講法律(你沒看錯,這小伙子就是史上著名的三巨頭老大之一)。

洪門有了羅斯福這個律師,有了很大的發展,司徒美堂老爺子也多次幫助我國國內各種戰斗。

為回報老先生,他還受邀于1949年10月1日登上城樓見證了新中國的誕生。

當然和司徒美堂老先生相比,香港的洪門那就low很多了。

鴉片戰爭后,清朝被逼無奈割讓香港。東方明珠至此開始走上了一條和其他城市截然不同的道路。

初期,英國人招兵買馬,吸引了大量兩廣地區的人到香港發展。但是當時的香港僅是依托于一個小漁村,剛剛起步,就業崗位就這麼點,人口增速又遠遠超過了就業的崗位增速。

應該說那時候香港真的卷的很。為了能夠卷贏其他人,找到一個能夠謀生的差事,華人們不得不采用暴力,打群架這類事情層出不窮。

那港英不管嗎?

為什麼要管!

華人間的爭奪,只會凸顯英國人地位的尊崇,華人間的矛盾由英國人來負責裁決,那將意味著英國人的統治將更加的鞏固。

所以華人的生存競爭愈來愈激烈,英國人一直持放任態度。于是華人開始效仿洪門。以各種紐帶聯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組織。

幫派成立的初心是為了生活,但是很快,有的幫派的目標就變成了更好的生活。

于是幫派之間的共存關系不復存在,火拼搶地盤成為了常態。

隨著香港的日益發展,越來越多的過江龍來到了香港,中國其他地區的幫派也開始涉足香港,使得香港的幫派之爭變得更加復雜。

幫派林立使得香港的黑社會變得極為內卷,為了擴大生存空間,爭斗變得極為血腥,對于普通人,香港黑幫更是一個恐怖的存在。

為擴大地盤,發展新成員,黑幫會派許多小弟去向普通人勒索保護費,這些小弟就是古惑仔。這些安分守己的普通人,接受港英的盤剝的同時還得被黑幫搜刮。

抗日戰爭期間,香港被日寇占領。日本人來了,是香港幫會崩壞的開端。

香港幫會中一些有血性,有骨氣的人紛紛北上,參加抗日,而留下來的那些絕大多數都是質量最為惡劣的宵小之徒。

他們早已經忘記了,身為洪門弟子,所承擔的抵抗外族入侵的責任,他們把道義放兩旁,把利字擺中間,燒殺搶掠,甚至還幫助日軍開辦慰安所。

這樣一來,香港黑幫徹底變質,淪為了民族的敗類。

隨著時間的推移,香港黑幫早已不滿足于收收保護費,這樣初代水平的敲詐勒索,他們開始產業化發展。

這些黑幫團隊當然是從最賺錢的開始。在這個世界上最最賺錢的活動都寫在刑法里,要做成這樣的生意,就必須來個錢權人三位一體。

這可難不倒黑幫。他們雖然是黑社會,但是他們的頭面人物和白社會上的一些大佬是很有交集的。更何況錢誰不喜歡?

于是乎就出現了有錢人出錢,有權人出權,黑幫出人力資源,大家一起搞事業,大家一起發財。軍火,毒,成了一條條致富快速通道。

那麼問題來了,

香港黑幫如此囂張,那麼香港的紀律部隊不管嗎?

不管是真的不管。

5億探長雷諾大家肯定不會陌生吧?這電影就是比較真實的反映了當時香港華人警察和黑幫勢力之間互相勾結的往事。

這倆團隊已經成為了密不可分的利益共同體,讓警察去抓黑社會,這怎麼可能?

香港黑社會的勢力甚至已經侵蝕到了港英的內部。

這引起了港英的注意。看來不得不采用雷霆手段來切斷香港黑幫身后的大樹。

于是一個讓TVB劇迷們無比熟悉的機構成立了:廉政公署ICAC于1974年正式重裝上線。

ICAC不像其他的紀律部隊,他們以雷霆萬鈞之勢,打擊系統內的違法現象。

由于廉政公署的橫空出世,切斷了香港警察和香港黑幫之間的利益關聯,沒有了香港黑警的通風報信,黑幫終于被香港警方的鐵拳揍了個鼻青臉腫。

在廉政公署的監督之下,香港警察風氣出現了根本的好轉,不再是香港黑幫的保護者反而成為了他們的終結者。

隨著香港警察不斷的打擊,香港黑幫的生存空間受到了極大的打壓。

1997年香港回歸前后,香港警察更是加大了打擊力度。香港大佬們開始意識到,必須對黑身份進行洗白。

于是乎,香港的大佬們從話事人變成了董事長,搞組織變成了搞企業比如電影業就是個很好的洗白行業。

許多黑社會的高層,由于家庭背景,雖然在社團中身處高位,但是本身卻沒有太多的劣跡,沒有直接參與違法,這伙人審時度勢發現黑的不好混,退出幫派不斷洗白白。

老大都跑路了,嗅覺敏銳的中間分子意識到:再也不轉型,只怕牢底坐穿。

他們開始尋找新下家,轉做正行,這使得整個黑社會金字塔結構出現了大崩塌。

剩下的那些小弟們,由于沒有了主心骨,也只能有樣學樣轉做正行。

那些沒有崩潰的黑幫勢力,也通過各種手段,搞起了合法經營,比如 「龍五」搞的電影公司。

各個社團之間的摩擦,再也不用拳頭說話,而是坐下來談判。在回歸后的香港人民的生活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那種被黑社會支配的恐懼不復存在了。

不久的將來,香港人要想回憶那段大哥林立的歲月,只能從TVB的年代劇里慢慢體會了。這不是愿景,去看看成龍對那段歲月的訪談就明白,那段歲月真正成為了歷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