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身忠」江湖搏命記:爭小妹與人起爭端,忍辱三年,顛覆「尖東霸王」

hh 2022/09/30 檢舉 我要評論

引子:

十五年前的一天深夜,和勝和行動組長「紋身忠」與新義安「尖東霸王」李泰龍,在尖沙咀某酒吧狹路相逢,為爭奪陪酒小妹起爭端,「紋身忠」遭李泰龍爆樽破相,太陽穴和脖頸間的縱長疤痕,成了「紋身忠」在這場對決里落敗的永久紀念;

打掉牙和血吞,「紋身忠」忍辱三年,悄無聲息地臥薪嘗膽,這三年里,「尖東霸王」李泰龍則風光占盡,油肥花紅,江湖上無人匹敵,然而一待「紋身忠」出山,便干脆利落地將李泰龍做掉,把「尖東霸王」的輝煌故事連同往日恩怨,一起送進鬼門關。

江湖史稱「紋身忠屠龍案」,事件一出,震驚港島江湖,動蕩余波在幾大社團之間持續數年。「紋身忠」與「尖東霸王」的往事,也成了和勝和與新義安兩大幫派恩怨糾纏、勢力消長的縮影寫照。

一、

江湖人拳腳開路,誰拳頭硬誰說了算,然而自古武無第二,強中更有強中手,針尖對上麥芒,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兒。隆美爾撞到蒙哥馬利,龐涓遇上孫臏,都難免讓人有「既生瑜何生亮」之感,正如「紋身忠」碰到李泰龍。

「紋身忠」69年生,李泰龍68年生,二人年齡不相上下。「紋身忠」心氣兒重,心思細致縝密,做事不出紕漏,被勝和猛人「傻佬廷」賞識,年紀輕輕便做上了行動組長,挑起大梁;李泰龍血性強,拳擊功底不錯,身材高大、身手了得,先是投入新義安大佬「文彪」門下,接著又獲新義安大總管林景青睞,憑借敢沖敢打將各路對手一一斬落馬下,帶領新義安在尖東一家獨大,人稱「尖東霸王」。

李泰龍領軍新義安人馬不斷蠶食對手地盤,眼看勢力范圍不斷縮小,尖東這一全港油水最肥的地方、近乎成了新義安和李泰龍的「后花園」,作為號稱全港第一大幫會的和勝和坐不住了,大佬們開過小會,由勝和時任二把手「大華」出頭,跟李泰龍來了個短兵相接。

2002年7月,時值盛夏,人心燥熱,「大華」與李泰龍在油麻地照面,冤家路窄話不投機,兩撥人直接開干,「大華」哪里是「尖東霸王」對手?三下五除二便被彪悍生猛的李泰龍摁趴在地,重拳重腿,「大華」深受傷害,據說逼得「大華」下跪求饒,連同勝和招牌一起顏面掃地。完后李泰龍戴上墨鏡,抿抿大背頭,瀟灑離開。

大華

「大華」被李泰龍整慘的消息,迅速在江湖傳開,勝和諸班大佬猛人義憤填膺,卻又無可奈何。

提起李泰龍,「紋身忠」的大佬「傻佬廷」也是咬牙切齒,事發沒多久,「傻佬亭」便開車來到「紋身忠」位于大角咀的賭檔。

「螞蚱跳得再歡,能蹦跶幾天?」聽到李泰龍的名字,「紋身忠」一臉不屑。

二、

「我當年就是敗給泰龍的大佬,沒想到如今大華又被泰龍壓在胯下,難道新義安這條水,真是我勝和逃不出的魔咒?」「傻佬廷」壓抑不住心中憤恨,手掌拍得桌子砰砰響。

原來,「紋身忠」的大佬「傻佬廷」與李泰龍的大佬「文彪」早有舊怨。

事情還要從96年說起,回歸臨近,志在詔安的新義安著手收縮,疲于內斗的十四K風光不再,和勝和卻決心乘此機會大展拳腳,足智多謀的新坐館「雞腳黑」雄心勃勃,帶著和勝和諸班大佬猛人四處扎旗陀地。

勝和最想拿下的就是屯門,屯門經新義安傳奇猛人黃俊、「側頭送」、「跛榮」十數年苦心經營,打下「屯門老新清一色」的得意局面,外界根本無法染指,當年十四K猛人「豬嘴洪」、「四眼細」大舉進軍屯門,就被新義安打得甚是狼狽。

忽得超

此番和勝和可是有備而來,將屯門老新猛人「忽得超」打了個措手不及。新義安這邊迅速采取行動,大總管林景掛帥指揮,李泰龍的大佬「文彪」和大環山猛人「泰山」急急領命,來了個「圍魏救趙」,帶上大批人馬頻繁到上環掃場,將勝和地盤搞得雞犬不寧。勝和人馬再無心戀戰屯門,紛紛回師與「文彪」、「泰山」交戰,勝和猛人「傻佬廷」、也就是「紋身忠」的大佬,是在這次與新義安對決的勝和主將。

奈何老新兵馬就是生猛,任憑勝和人多勢眾,「傻佬廷」最后還是敗在「文彪」手下,換言之,「紋身忠」的大佬在數年前、就吞下了敗給李泰龍的大佬之苦果。

「傻佬廷」在酒桌上忍不住說起當年舊事,想著面前的「紋身忠」能否為自己和幫會一雪前恥。「紋身忠」也不說話,起身將杯中酒一飲而盡,環顧著自己經營的賭檔,生意不大,但每月也能給自己帶來四十多萬的進賬,日子過得安穩妥帖,要不要碰李泰龍這顆雷,要不要與江湖上風頭最盛的「尖東霸王」一決雌雄,「紋身忠」雖有此意,還是決定觀望一下。

「將欲擒之,必先縱之,再等等。」「紋身忠」瞇著眼睛若有所思。

中等個頭的「紋身忠」要與高大威猛的李泰龍正面對決,勝算還真不多,槍打出頭鳥,也許「紋身忠」要等著「尖東霸王」自取滅亡。

三、

2003年,氣焰正盛的李泰龍,帶上自己的死黨發小「牙帶強」,沿街向200多家「一樓一鳳」索要保護費,被阿SIR撞個正著,最后不了了之。

此后兩年里,李泰龍在尖東越發風光,從大埔帶來的漁民小弟,新收的印巴外籍馬仔,手下人多馬壯,門生近千人,尖東一帶勢力無人能敵,取代大佬「文彪」坐上老新尖東話事人、江湖人稱「尖東霸王」的李泰龍,據稱每年進賬的油水輕松過億,財大氣粗,真叫個羨煞旁人。

風光招搖兩年多的李泰龍安然無恙,在旁邊觀望多時的「紋身忠」坐不住了,打算跟「尖東霸王」來個近距離過招兒。

2006年,又到勝和坐館換屆之年,有心上位的「紋身忠」,必須拿點兒戰績出來,說服手握投票權的勝和諸班大佬。

「紋身忠」一直在為與「尖東霸王」對話的那天做準備,只是沒想到時間來得這麼快。

06年7月初的一天凌晨,尖沙咀寶勒巷「八十年代」酒吧,「紋身忠」、李泰龍兩撥人前后腳進來消遣。

酒吧內霓虹眩目,音樂迷離,劃拳猜枚的聲音此起彼伏。突然,李泰龍小弟「文盈」跟一個陪酒妹起了爭執,原來對方起身說要陪一個叫「紋身忠」的大佬,而「文盈」捉住小妹的手說「我要定你了!」陪酒妹掙脫「文盈」跑到衛生間,「文盈」就跟著進了衛生間,隨之「紋身忠」的十多名手下圍了上來,有老大「尖東霸王」在、「文盈」也不怵對方,「文盈」與對方僵持、身邊馬仔則跑去向李泰龍報信。

很快,李泰龍從包間沖了出來,「到底是誰?!敢跟我泰龍的人搶馬子?!」

高大威猛的李泰龍在人堆里鶴立雞群,粗沉的嗓音震得現場鴉雀無聲。

「在下勝和紋身忠,有事好商量……」「紋身忠」撥開人群,打量著眼前這位江湖上風頭最盛的尖東扛把子。

「尖東是我泰龍地盤,有啥商量的?!」沒等「紋身忠」反應過來,李泰龍便抄起一個軒尼詩酒瓶,飛了上去,勝和人馬陣腳大亂,也不說對抗了,匆匆護著「紋身忠」前往醫院。

事后李泰龍被阿SIR帶到警署,60多名手下直接將阿SIR辦公地團團圍住,這陣仗被媒體連續多日追蹤報道,幾天后,李泰龍又被阿SIR放了出來。

為避風頭,李泰龍低調了一段時間。「紋身忠」傷好之后,卻再沒露面,江湖盛傳,紋身忠臉上、脖頸上留下一尺多長的疤痕,出門都不好意思見人,去哪兒都是躲著。

四、

見再無「紋身忠」消息,李泰龍以為事兒就翻篇過了,繼續回歸高調狀態。

08年2月,泰龍在KTV調戲女生,與一名19歲男生結怨,后叫上一幫手下對男生下手,隨后泰龍被阿SIR帶走調查;09年初,泰龍介入某內地富豪與本港大佬糾紛,席間武器與十四K傳奇大佬「鳩DEE」互指,雙方互不相讓,好在泰龍大佬「文彪」將雙方火氣壓住。

沒多久,泰龍在出席完幫內大佬「火機」殯禮后,率領40多名手下在尖沙咀某酒吧聚集,被阿SIR當場查獲違禁武器。

據說,泰龍當時就已收到消息,三年不見人影的「紋身忠」露面了,可能對泰龍不利,泰龍糾集人手打算「先下手為強」,誰知被阿SIR「一鍋端」。

09年8月4日,李泰龍也許命中有此一劫。平時李泰龍無論去哪里,都會有幾名手下事先將現場搜索清查,確保沒有安全問題,并且身邊隨時跟著一名非常厲害的巴西保鏢、形影不離。說來也巧,當晚偏偏有個場子出事,李泰龍臨時將貼身保鏢派去支援了。

那天凌晨四點,李泰龍開著一輛奔馳房車、將兩名女友人送到九龍香格里拉酒店,回身從車里拿出一支雪茄,在酒店門口倚著車門抽煙,接了一個電話,隨后將手機丟進車里。

誰也沒想到,危機就埋伏地近在咫尺,連李泰龍這般謹慎的人,也壓根兒想不到「紋身忠」會在此時此地對他不利。

突然,一輛七人車斜刺里沖出,將李泰龍撞到半空,之后重重摔在地上,接著七人車里鉆出三個黑影,每人都動了手,隨后旁邊的一輛本田轎車上走下兩人,查看了一遍現場,李泰龍抽搐不止。

七人車和本田車匆忙逃離,李泰龍送醫后傷重不治。

凌晨的外海碼頭,涼風習習,「傻佬廷」對「紋身忠」說,「此仇已報,放心去吧。」原來「傻佬廷」與「紋身忠」,就是本田車內下來的兩人,「紋身忠」和曾經的大佬「傻佬亭」一起,在旁邊全程看著手下干掉當年的冤家李泰龍。

「尖東霸王」至此落幕,「紋身忠」則遠走異國。

尾聲:

新義安方面為李泰龍舉辦了盛大的葬禮,不過李泰龍的妻子和家人放棄追兇,遺孀邱寶卿「一夜腥風夢斷,世事竟何如恨」的挽聯,成了留給「尖東霸王」的最后寄語。

三年后的中元節,新義安大總管林江、泰龍大佬「文彪」、泰龍門生家輝、細B等數十名江湖人,在九龍城為泰龍舉辦了盂蘭盆會,隨后阿SIR沖進會場。

「紋身忠」離港后去了泰國,據說常有勝和叔父飛過去看望他,并給他一些接濟照顧,有稱「紋身忠」在椰雨蕉風的芭提雅開了一間酒吧。

「錦城雖云樂,不如早還家。」漂泊多年的「紋身忠」在異國患上腦癌,思鄉心切的他以回去治病為由返港自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