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貧民窟走出來的「澳門女賭王」,嫁入豪門身家百億卻是個可憐人

hh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她雖出身貧寒,但憑借過人的膽識成為了江湖上的大姐大,嫁入豪門后又因種種原因最終失婚,成為了一個獨自撫養三個孩子并賺得百億資產的女強人。她無所畏懼,常與各大社團大佬打交道,他就是「澳門女賭王」的司徒玉蓮。

出生于1947年的司徒玉蓮是廣東開平人,她跟著父母在當年的「逃港潮」中來到香港的深水埗。當時的深水埗就像渾水缸一般魚龍混雜,許多從內地跑來的人都居住在此,環境極差,數萬人擁擠在這個一塊狹窄的地方生活,就連房子都是木板拼湊而成的簡易住所,條件好一些的還能在木板外包裹一層生銹的鐵皮,街道上四處都是人與動物的糞便,污水橫流,是真正意義上的「臟亂臭」。

在1953年時,香港深水埗石硤尾發生了當時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一次火災,在這場大火中,有一萬多所住宅被燒毀,導致近六萬人無家可歸,而司徒玉蓮一家人便是那一萬多戶家庭中的其中一戶。

無處可去的一家人,只能靠著幾張撿到的硬紙皮在馬路邊熬過了兩個多月,直到1954年才搬進了港英當局建設的難民公屋,可由于人口數量太多,所以能分到的居住面積就十分狹小,但這總比露宿街頭要強上許多,至少是一個可以遮風擋雨的棲身之所。

雖然家庭條件非常差,但是家人還是盡力讓司徒玉蓮讀到了國中文憑,因為她的母親一直希望她將來能嫁入一個富豪家庭來改善生活,所以不想她沒有什麼文化。

畢業后的司徒玉蓮在九江街找了一份當巴士售票員的工作,而這一年她17歲。九江街又被當地人稱為「惡人谷」,是社團14k的元老級人物「大鼻登」的地盤。

在那個社團無孔不入的年代,司徒玉蓮所工作的巴士公司也被當地的14k所控制,因此她也結識了許多江湖中人,包括早年還是巴士司機后來成為14k教父的「胡須勇」就是司徒玉蓮的好友。

得勢后的胡須勇也沒有忘記自己的老朋友,于是他邀請司徒玉蓮到自己管理的賭檔工作,而司徒玉蓮的命運也從此開始改變。能言善變的司徒玉蓮在賭場中也展現出了她過人的交際能力,將賭場管理的井井有條。

隨著胡須勇一路過關斬將,走上14k大佬的位置,他仍然沒有忘記那個曾經和自己在巴士上談笑風生的好妹妹,于是他拿出5萬塊和司徒玉蓮合伙開了一家賭場,依靠胡須勇的江湖地位再加上善于經營的司徒玉蓮,賭場很快實現盈利,飛黃騰達指日可待。不僅如此,極具商業頭腦的司徒玉蓮很快又在賭場旁邊開了一家放數的財務公司,利息極高,司徒玉蓮因為有胡須勇做靠山,所以她也不擔心會有爛賬。

事業有成的司徒玉蓮很快迎來了他人生當中的第一任丈夫,那是一位姓曾的「富八代」,年輕又多金的曾先生深深吸引著司徒玉蓮,最終在她26歲那年便和曾先生步入了婚姻的禮堂,此時她也完成了母親一直以來的期盼,嫁入豪門。可是豪門的生活哪有想象中的那麼美好,她的婆婆對她出身于貧民窟十分介意,為了改變自己在婆婆心目中的形象,司徒玉蓮對婆婆百依百順,得知婆婆盼孫心切,她就一口氣給曾家生下了兩男一女的后代。

可盡管司徒玉蓮極力想要維系好婆媳關系,討好婆婆,但終歸事與愿違,在嫁入豪門四年后還是以失婚收場。作為弱勢一方的司徒玉蓮堅持要帶走三個孩子,據稱當時她要帶走孩子,前夫家是嚴詞拒絕的,眼看要吃虧的司徒玉蓮在不得已之下找來了義兄胡須勇出面,最后才爭到了孩子的撫養權。

之后為了避免遭到前夫一家的糾纏,司徒玉蓮決定離開香港,帶著孩子前往澳門生活,于是她在胡須勇的介紹下進入了賭王何鴻燊的賭場工作,憑借之前積累的豐富經驗,加上出色的交際能力,她很快就在澳門站穩腳跟,同時也靠著過人的能力獲得了賭王的賞識,并成為了賭王的得力干將。

不久后因為工作需要,賭王將自己的另一名心腹「街市偉」介紹給司徒玉蓮認識,后來「街市偉」也成為了她的第二任丈夫。「街市偉」的原名叫吳偉,早年因為與人發生爭執,情急之下揮刀砍傷對方后便逃往菲律賓,之后在菲律賓經營賭場搞得有聲有色,后來在賭王何鴻燊的邀請一下,便前往澳門幫忙打理賭廳。

在街市偉與司徒玉蓮的接觸下,兩人才發現他們都來自香港的貧民窟,這也讓二人多了一份「老鄉」的情感。在接下來一段時間的相處里,二人因工作原因便日久生情,最終走到一起,結為夫妻。婚后的夫妻二人開始聯手投資房地產行業,這個項目也為他們賺到數十億身價。雖然夫妻二人感情穩定,可司徒玉蓮與前夫的三個孩子一直都是極其不喜歡街市偉這個繼父,而這也為日后二人失婚埋下了伏筆。

時間到了1988年,賭王何鴻燊開始修改博彩業規則,實行「包廳」與「疊碼」制度,「包廳」顧名思義就是賭廳承包權,這不僅需要雄厚的資金實力,更需要關系過硬的人才能優先獲得選擇權,那麼為賭王工作多年的街市偉與司徒玉蓮在關系上自然沒得說,再加上二人在房產項目賺到的億萬身家,顯然是最有資格拿下賭廳承包權的人。

就在獲得一間賭廳的承包權后,司徒玉蓮利用「疊馬仔」為賭廳招攬了大量客戶,將賭廳的流水從四五百萬變成了上億元,如此驚人的業績增長速度,也讓司徒玉蓮名聲大噪,于是江湖上便送她一個綽號「澳門女賭王」。

隨著司徒玉蓮的影響力逐漸擴大,這時的街市偉卻動了惻隱之心,他暗地里背著司徒玉蓮另起爐灶開了一家賭廳,并偷偷的將原來的客戶全部轉移了過去。雖然是暗中操作,可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得知此事的司徒玉蓮并沒有立即拆穿街市偉,而是選擇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夫妻雙方的隔閡也由此產生。

直到1989年一通匿名電話打到司徒玉蓮的辦公室,她根據電話中的指引來到一家酒店的房間門外,強行闖入后心如死灰的司徒玉蓮決定不再隱忍,果斷選擇失婚。

1992年,看準內地經濟騰飛的司徒玉蓮聯合香港的華潤集團共同在河北保定投資四個億修建了白洋淀溫泉城和姬絲汀娛樂城,但姬絲汀娛樂城暗地里實際是一座賭場,并且是極為豪華的賭場,賭場內采用會員制,非會員禁止入內,在當年這里的會費就高達50萬元,而這座娛樂城也在1997年被內地警方查封,有官員因此「下馬」。

2000年12月,賭王四姨太梁安琪舉辦了一場盛大的聚會,在聚會上司徒玉蓮再次遇見街市偉,多年未見,司徒玉蓮早已放下芥蒂,這次相見更是回憶不斷。有意思的是,在這次碰面不久后司徒玉蓮的兒子在一次酒會上直言當年打電話給司徒玉蓮揭發街市偉的人就是他安排的。此話一出,司徒玉蓮十分惱怒,之后她不顧子女反對,堅持要與街市偉復婚,而這一決定也毫無疑問遭到了三個孩子的極力反對。精明的司徒玉蓮當然知道孩子們之所以反對,無非就是擔心街市偉只不過是貪圖自己的財富而已,于是她在2003年將名下眾多房產與公司股份轉到了三個孩子名下之后選擇與街市偉再續前緣。

時間轉眼到了2005年,街市偉在某酒店為司徒玉蓮慶生宴請好友吃飯,結果當晚到場吃飯的賓客們紛紛出現食物中毒。這時司徒玉蓮的三個孩子突然跳出來公開指責街市偉意圖謀財害命。但喜劇的是,后來經過調查發現下毒的人正是司徒玉蓮的孩子們,這著實上演了一把賊喊捉賊的戲碼。而這一刻,司徒玉蓮也才深刻的意識到,孩子們根本不可能會與街市偉和平相處,萬分糾結的司徒玉蓮最終忍痛選擇離開街市偉回到孩子們的身邊。

2006年底,司徒玉蓮開始在自家公司查賬,這才發現原來早在當年將公司交由孩子們管理后,他們便開始挖空公司,將公款轉到了他們各自的名下,震怒的司徒玉蓮便要求三個孩子歸還財產,可得到的回應是孩子們的共同拒絕,這一刻司徒玉蓮才恍然大悟,自己含辛茹苦養大的是三個孩子早已成為了白眼狼。一氣之下,司徒玉蓮將三個孩子告上法庭,從此以后便極少在公眾視野出現。

直到2016年「胡須勇」病逝,司徒玉蓮現身吊唁,吊唁現場她泣不成聲,含淚寫下一對挽聯:「生無一堆土,常有四海心」,可見其對「胡須勇」的感情有多麼深厚。

2021年,司徒玉蓮名下的澳門假日酒店對外發布通告稱因為疫情原因,酒店已經接近18個月沒有收入,只能被迫停止營業。司徒玉蓮的一生是輝煌的,是傳奇的,也是可憐的,可悲的,縱有財富千千萬,不得兒女一片心,司徒玉蓮的人生經歷你羨慕嗎?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