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九江街佛爺」:欺同門,大戰陳耀興,遭雞腳黑趕盡誅絕

hh 2022/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經無視同門情誼,與同門師兄爭地盤,雖是獲得了利益,卻臭名昭彰;

他一意孤行,諷刺風頭正盛的「灣仔之虎」陳耀興,隨后與陳耀興展開一場對決;

他囂張跋扈,一耳光扇在整個「和勝和」社團的臉上,被和勝和坐館帶人趕盡殺誅絕。

他就是14K開山元老「大鼻登」的門生、「九江街佛爺」華喜。

江湖上不少人都會有綽號,而「華喜」二字并非綽號,他的本名就叫吳華喜,是江湖上罕見的以名為號。

吳華喜是內地人,出生于1950年,在1953年的時候,吳華喜的父母隨著潮流,帶著吳華喜一起逃到香港定居,一家人在深水埗生活。

一直以來,香港在不少人的印象中都是繁華無比的大都市,但是它也有「窮」的一面,深水埗在香港就有著「貧民區」的標簽。

早年的它簡直就是難民的聚集地,在這兒生活的貧民極多,鐵皮木屋不計其數,街道污水橫流,吳華喜便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

也正因為是貧民區,這兒盤踞著不少社團,那時候風頭正盛的無疑是14K社團。

1953年,年輕的葛志雄繼位為14K第二代「龍頭」,社團叔父為了幫他立威,與隔壁的石硤尾「粵東幫」開啟了一場對決。

「粵東幫」多是由碼頭工人、車夫等苦力組成,論勇力,不亞于其他成名的社團。但畢竟14K早期的成員都有過軍旅生活,無論是功夫還是計策,皆更勝一籌,將「粵東幫」D得落花流水,從此石硤尾落入了14K手中。

1956年10月10日,14K引起一場混亂,其他社團跟著起哄,肆意妄為,無所不作,當局出手,14K高層被驅逐出境。

沒了老大的社團成員們,開始老實起來,不敢再四處插旗,僅在深水埗與石硤尾一帶活動,這讓深水埗與石硤尾一帶的黑道勢力極為猖獗。

由于是貧民區,居民素質不高,當局懶得管也不想管,于是漸漸地演變成白道管黑道,黑道管貧民的關系。

因為家境貧寒,吳華喜書沒讀多少就早早地輟學,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他就到菜市場給人當小工,但那時候的勞動力工資實在是太低了,賺的錢還不夠吳華喜吃飯。

60年代末的一天,菜市場大門邊上的一家面包店擺上了新鮮出爐的面包,吳華喜實在是餓得發慌,見老板不注意,直接伸手拿了一塊面包塞進嘴巴里。

誰知道,那老板一回頭看見吳華喜嘴角邊的面包屑,直接上前將吳華喜拿下對峙,但吳華喜身無分文,那老板氣得給了他一頓。

吳華喜也是倔強的人,雖然明白自己這麼做是不對的,但是不這麼做卻得挨餓,真是有苦說不出,任憑那老板上手多厲害,吳華喜就是咬著牙硬抗。

正好,到菜市場收保護費的「大鼻登」在一旁見到了整個過程,見到吳華喜如此硬氣,「大鼻登」猶如看見自己年輕的時候,從心眼里喜歡,于是上前為吳華喜付了錢,將他帶到一邊的茶餐廳。

「大鼻登」點了一桌子菜給吳華喜吃,「大鼻登」與吳華喜一陣閑聊,吳華喜一邊狼吞虎咽,一邊回答。

「大鼻登」得知吳華喜也是苦命人出身,便提出讓其成為自己的門生。

吳華喜大喜,于是加入了14K,拜在「大鼻登」門下,從此開始在江湖上呼風喚雨的日子。

在那個時代,吃不上飯的人加入社團這種事屢見不鮮,吳華喜也只是其中一個例子,更多都是生活所迫,并非一出生就想著成為黑道中人。

「大鼻登」可是個牛人,是14K的開山元老,「毅字堆」首任話事人,在江湖上地位超然。早年他一手開辟出九江街,培養出不少狠人,因此九江街在江湖上又稱「惡人谷」。

吳華喜作為初出茅廬的馬仔,「大鼻登」將他放到夜場里當看場馬仔。

吳華喜身材不高,卻很壯實,一張黑臉上掛著一對兇厲的眸子,看著極為兇狠,讓人不禁想起《三國》中在長坂坡喝退曹軍的張飛。

在他所看的場子里,但凡有人來鬧事,只要他瞪一瞪眼睛,大多數都能勸退對方,如果對方還不依不饒,吳華喜都是直接出手,將對方放倒了再說。因此,在吳華喜所看的場子里,很少會有人來鬧事,很快便有了一位綽號為「黑道張飛」的人物在江湖上慢慢傳開,吳華喜也得到了「大鼻登」的賞識。

70年代中,在「大鼻登」的支持下,吳華喜上位,成了「石硤尾話事人」,在石硤尾一帶說一不二。

后來,「大鼻登」也退位了,把九江街交給了自己最為得意的門生立章來打理管理。

立章綽號「九江街霸王」,早早地跟了「大鼻登」,算起來是吳華喜的師兄。立章為人以德服人,社團內外的人對他都極為敬重。

早年立章幫寂寂無名的「倫敦金教父」劉安出頭,并將劉安安排在九江街做事,從此倆人成為「大鼻登」身邊的左右護法,把九江街打理得井井有條。

八十年代初,見立章與劉安將九江街的事業蒸蒸日上,反觀自己所在的石硤尾油水極少,因此吳華喜動了貪念。

吳華喜屬于「有勇無謀」之輩,靠著高強的身手,凡事都是上手過了再說,對于對方是什麼人他一點也不考慮。

心中對九江街有了念想,竟從石硤尾召集馬仔,直接到九江街插旗,也不跟立章打招呼,這在江湖上可是犯了大忌,隨時都有可能火并。

立章見吳華喜如此,看在同門的份上,便上門勸說,讓他回石硤尾去。

可吳華喜哪里肯聽,直接與立章在街頭擺開架勢,斗了三百回合。立章顧及同門之誼,處處留手,而吳華喜卻是招招致歿,因此立章不敵,只能敗退。

立章被吳華喜搞了這麼一出,社團內大佬紛紛想為其出頭,但立章卻是找吳華喜談判,大度地把九江街的兩間D檔讓給了吳華喜。

立章雖是輸了,在另一方面卻是贏了,反觀吳華喜在這兒雖是贏了兩間D檔,在社團里卻是被眾人看不起了,這也為日后他被人趕出香港埋下了伏筆。

當然,在不懂事的馬仔們看來,吳華喜贏了立章就是比較強大,因此吳華喜手底下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在九江街呼風喚雨,江湖人稱其為「九江街佛爺」。

在九江街賺得盆滿缽滿的同時,吳華喜開始膨脹了,開始不滿足九江街這一畝三分地,隨后跑到缽蘭街,把「黑白無常」的夜場給占了。

「黑白無常」兩人也是「大鼻登」的門生,一直都是江湖上的一方大佬,早年在尖東一家獨大,后來不敵新義安社團的齊心協力,被趕了出來。14K教父「胡須勇」見兩個同門大佬可憐,于是讓出缽蘭街,給了他們安身立命的場所。

吳華喜這次又奪了同門師兄弟的地盤,惹來社團里眾位大佬的不滿。

不過,吳華喜這個人也不是一無是處,他也有自己的原則,在他的地盤上是不允許開青樓跟粉檔的。

當然,這并不妨礙吳華喜好喝9,他經常在娛樂場所里溜達。

八十年代末,新義安社團異軍突起,旗下「五虎十杰」在江湖上叱咤風云,社團勢力猛增,穩居「香港第一黑道」之位。

其中,「灣仔之虎」陳耀興以干架見長,贏了一個個江湖大佬,成為新義安的「五虎」之一,并且與「五虎之首」黃俊、「鬼仔添」李育添結為異姓兄弟。在江湖上風頭正盛,在灣仔一帶更是說一不二的大佬。

九十年代初,吳華喜到灣仔的9吧,可是到了人家新義安的地盤上,作為14K社團的人,他跋扈的做法卻仍舊沒有收斂。

當時吳華喜與看場的「沙漠輝」先是發生了口角,隨后吳華喜抄起桌上那瓶八二年的拉菲直接給「沙漠輝」來了一下。

「沙漠輝」平日里是「灣仔之虎」陳耀興的貼身侍衛,又是陳耀興青梅竹馬「甘仔」的頭馬,在灣仔一帶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人

這下吳華喜可算是捅了馬蜂窩了,9吧里新義安的馬仔立馬將吳華喜一伙人團團圍住,但吳華喜卻是藝高人膽大,硬生生地突圍成功。

陳耀興得知這事后大怒,吳華喜到自己的地盤上撒野,簡直是過分,「沙漠輝」作為自己的保鏢,被吳華喜拿9瓶敲,這更是離譜。就這樣憤怒的陳耀興召集馬仔,找吳華喜算賬。

另一邊,吳華喜自知9后鬧事理虧,得知對方是陳耀興的人后,吳華喜立馬回到老巢石硤尾嚴陣以待。

凌晨四點多,十多輛五菱宏光載著一百多名馬仔聚集在石硤尾山下,陳耀興站在車頂怒罵吳華喜。

人家打到了家門口,吳華喜自然也不示弱,召集六七十個小弟,扛著家伙直接往山下沖去。

只見吳華喜雙手各持工具,如入無人之境。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陳耀興在車頂見狀,一個鯉魚打挺直接從車上翻了下來,直沖吳華喜。

到了吳華喜跟前,陳耀興掏出腰間的工具,吳華喜招架,雙方一時間斗得難舍難分。

但是新義安人馬眾多,陸續還有人到場支援,反觀吳華喜只有原本手底下的五六十人,雖是主場,但是沒了人數優勢,吳華喜這邊也只能邊干邊撤。

最終,吳華喜與陳耀興兩敗俱傷。

第二天,吳華喜的老大「大鼻登」出面,與新義安「大總管」林景講和,這事才告一段落。

事后,陳耀興名氣更勝從前,正值新義安「龍頭」向華炎有意染指澳門D業,派他去當了開路先鋒。

而吳華喜這邊則知道外邊的世界很大,收斂起平時的飛揚跋扈。

1998年,吳華喜到「東方皇宮」喝9,在里面遇到了「雞腳黑」的妻子。

「雞腳黑」是和勝和社團的「坐館」,就相當于是龍頭老大,在江湖上地位超然。

吳華喜與「雞腳黑」的妻子相識,出于禮貌,倆人坐下來一邊喝著八二年的拉菲,一邊閑談。

但是吳華喜已經是喝多了,「雞腳黑」的妻子不知道是說了哪句話,吳華喜覺得不中聽,直接上前給了她一耳光,弄得「雞腳黑」的妻子莫名其妙。

隨后「雞腳黑」的妻子把手伸進黑色皮裙里,掏出手機打給了丈夫,電話那頭「雞腳黑」大怒,覺得吳華喜這不只D了自己夫婦的臉,還D了整個和勝和社團的臉。

于是「雞腳黑」召集一百多個馬仔,將「東方皇宮」重重包圍,自己進入包廂后,見到妻子坐在椅子上一手捂著臉,吳華喜則在一邊繼續喝9,「雞腳黑」大怒。

隨手在旁邊的花壇中挑了一塊大石頭,直接往吳華喜身上招呼,吳華喜已經喝多了,再加上一旁的馬仔將他按住,一時間無法掙脫。

這時吳華喜也清醒了過來,自知闖了大禍,眼下也只能先逃離現場再從長計議。

于是吳華喜借著一個空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逃出包廂,「雞腳黑」手下人攔不住吳華喜。

不一會兒,吳華喜坐上了自己的豪車,想開車走人,但是去路已經被和勝和的馬仔攔住,吳華喜只能是不管不顧地猛加油門往出口方向開去。

但是停車場的地方不大,速度還沒上來,「雞腳黑」的頭馬「薯仔」已經趕到,就像《古惑仔》中的烏鴉一樣,跳入副駕駛座,拔出車鑰匙,這下吳華喜再也沒得跑了,被和勝和眾人拉下車一頓上手。

之后,吳華喜被「雞腳黑」帶人上手這事傳遍了江湖,「雞腳黑」則借著由頭,帶人到吳華喜的地盤上插旗。

面對整個和勝和社團,吳華喜哪里敵得過,只能任由「雞腳黑」來,最終逃離香港。

14K社團成員之間雖然在江湖上常被說成很不團結,但是在當年「黑白無常」在尖東被新義安連番進攻的時候,卻是有不少社團大佬上前支援。

但是到了吳華喜這兒,連坑同門師兄弟好幾次,在社團里并沒有人愿意出手相助,被趕出香港的結局也算是種因得果。

被趕出香港后,吳華喜到了東南亞和澳門發展D業,但是一直沒什麼起色,畢竟時代在改變,早年以武為尊的時代已經過去,「有勇無謀」的吳華喜也只能是被時代淘汰的人。

2014年,在深水埗南昌街上的「多彩海鮮9家」里熱鬧非凡,原來是吳華喜的門生為其舉辦65歲壽宴。

昔日吳華喜招惹的師兄立章也到場賀壽,14K教父洪漢義更是到場傳教,可惜沒幾個人能聽他的話退出江湖。

老對頭和勝和社團也有派出大佬當代表,雙方相比昔日的恩怨也算是消除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