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新義安梟雄「側頭送」屯門扎旗護院的悍將,為社團出力卻為他人做嫁衣,因此同門相殘

hh 2022/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入江湖深似海,再無歲月可回頭。

少年走到人生邊上,熱血貫胸腔、豪情沖顱頂,幾多男兒抱負大佬英雄夢,一頭扎入江湖。

殊不知走上的是條暗黑不歸路,如高山滾大石身不由己,如羊腸攀絕壁進退兩難,險象環伏、危情莫測,容不得猶疑徘徊,風光快意身后,幾多驚魂凄惶。

大浪推人走,江湖歲月催。幾多大佬在前行路上撲街,徒留下坊間津津樂道的斑斕傳說。

新義安屯門猛人「側頭送」一生起伏跌宕,早年戰績彪悍,曾勇闖金三角,更因內斗干廢新義安「屯門之虎」黎志強名聲大噪,可惜沒能笑到結尾,45歲命喪海外,繁華落魄盡付流水……

「側頭送」本名黃天送,1960年生,讀完小學便走上社會,1975、1977年曾兩次被判勞役。側頭送年輕時是出了名的猛人,早早成為新義安在屯門扎旗護院的悍將。

側頭送

「豬頭細」黎志強

可以說,新義安在屯門獨大,側頭送功不可沒。不過,比側頭送年長兩歲的黎志強在幫內更有資歷威望,1987年,黎志強被新義安任命為屯門話事人。

但是,側頭送內心對黎志強并不服氣,兩人在很多事情上并不咬弦,矛盾越積越多,甚至不惜兵戎相見。

1990,黎志強在斗毆中搞斷一名涉事人的手腳筋,被判坐監七年,入獄前將話事權交給門生「跛榮」。

側頭送與跛榮各自為政、劃界而治,倒也相安無事。在此期間,側頭送涉足面粉生意,并且越做越大,被坊間稱為「面粉大王」。

為了能賺得更多,側頭送更是勇闖金三角拿貨。

彼時,大毒梟福建人老王都是通過中間商將面粉銷往香江,側頭送也是通過中間人才能拿到貨。

原來,當時的面粉運輸活動都被泰國的「福建幫」控制著,老王通過老鄉關系從「福建幫」手里拿貨,一來二去跟金三角的貨主搭上關系,后來便發展到自己直接開車到金三角拿貨,為了來往方便,還在云南開了皮包公司,在緬甸包下一家礦場。老王再把貨拿到廣州,批發給二道販子,再由二道販子運到香港賣。側頭送手上有大把的客源,每月銷量很大,還是要通過二道販子拿貨。

老王和側頭送都想越過中間商賺更多的錢。機緣巧合,他們通過共同的熟人阿奇搭上了線。側頭送當即向老王下了大單,老王答應帶側頭送到金三角拿貨。

1996年3月,老王和側頭送等人分乘三輛吉普和一輛五十鈴貨車前往金三角。在佤邦首府邦康,側頭送見到了鮑團長,買下1000塊每塊重700克的粉磚。

他們是如何躲過檢查的呢?原來老王把錢和粉磚都放進五十鈴貨車的暗格當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就過了關。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日后老王被阿SIR逮捕重判,這是后話。

1997年,老對手黎志強出獄,側頭送前往內地避開對方。

黎志強也甚少過問江湖事務,全權交給門生「跛榮」處理,自己則轉身跟某船運大亨做起了海上貿易,還在香港、內地開了多家酒店、夜場。

跛榮

雖然側頭送與黎志強幾乎再沒交集,但黎志強的存在始終是側頭送的心頭大患。側頭送要想重新在屯門站穩腳跟,黎志強就是他的最大障礙。

1999年11月,側頭送跟黎志強因為爭奪地再起糾紛,側頭送一方在沖突中吃了虧。

1999年底,側頭送找上在東莞經營的士高的阿強,密謀除掉對手黎志強。鄧沛強綽號「東莞張子強」,是當地出了名的兇悍猛人。阿強和同伙阿森、側頭送的馬仔阿明一起,準備了兩把M9、一把五四,進行了1年的秘密準備,并且提前鎖定了黎志強行蹤。

2001年2月10日凌晨,東莞常平,黎志強駕駛一輛凌志將兩名友人送到酒店住宿,友人下車進入酒店,黎志強在停車場泊車等人,突然從后面一輛灰色轎車上沖下一名頭戴黑色面罩的男子,幾步上前對準車窗內的黎志強連開五槍匆忙逃走。

原來,阿強已經在后面跟蹤黎志強多時,就等黎志強身邊沒人時將他解決掉。

黎志強被朋友緊急送往香港救治,醫生從黎志強身上取出5顆子彈,在醫院躺了大半年后雖然逃過鬼門關,卻落得個半身癱瘓。

肥杰(右)

新義安屯門之虎遭槍擊差點喪命,震驚黑白兩道,黎志強門生厲兵秣馬準備報復,并且有新義安叔父也提出不滿,側頭送帶上門生肥杰逃往歐洲避風頭。

側頭送在歐洲繼續做起了面粉生意,不知道是得罪了當地幫派還是黎志強尋仇找到了他,2005年8月,側頭送在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街頭被伏擊,身旁的肥杰也中了兩槍。

2005年9月,側頭送的門生在香港紅磡為他舉辦了盛大的葬禮,一直跟隨側頭送的肥杰也重回屯門,恩怨繼續,與黎志強的接班人跛榮展開連番龍虎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