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得罪英皇集團楊受成的巴基斯坦人,綽號「南亞司令」的巴基明

hh 2022/10/05 檢舉 我要評論

在香港社團中有這麼一位猛人,他不遠萬里到中國,通過自己的奮斗實現了人生理想,在加入社團后,只要大哥一句話,他連楊受成都能不放在眼里,可得到的結果就是他自己差點遇到危險,他就是人送外號「南亞司令」的「巴基明」。

上個世紀60年代,巴基明出生在巴基斯坦。15歲那年,巴基明跟隨家人來到香港謀生,一家人最初是住在荃灣的南亞社區里,當時許多來香港謀生或避難的南亞人多數都是根據國籍來扎堆居住的,比如菲律賓人在一片地方,巴基斯坦人在一片地方,但不同的住所卻有著相同的「待遇」,那就是來自本港居民們的歧視。同時為了方便在香港的生活,巴基明給自己取了一個中文名字叫黎善明。

學校的學習和生活中讓他時常會遭受欺壓與孤立,無法忍受的巴基明選擇退學步入社會工作。可歧視的現象并不只是發生在校園中,每天從家中趕往工作地點都需要乘坐交通工具他,都會在公交車上因為體型碩大,皮膚黝黑,加上刺鼻的體味,讓其他乘客們紛紛捂住口鼻躲避。

最開始巴基明是在葵涌三號碼頭從事苦力工作,而這份苦力活一干就是三年,因為是巴基斯坦人,所以工友們就給他取了這個略帶有歧意的外號「巴基明」。也就是在碼頭工作的三年時間里,憨厚老實的巴基明結交了許多新朋友。老實誠懇的巴基明工作了三年之后,在朋友的介紹下換了一份相對比較體面的工作,在碼頭當保安。

當時香港許多的珠寶門店或銀行分支都會聘請一些外籍人士來擔任安保工作,因為他們相對于中國人來說,在體型上會具有一定的優勢,能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

在當保安的日子里,巴基明的主要工作就是在碼頭以巡邏倉庫為主。慢慢地,他發現有些倉庫中的貨物常年都不會使用或被交易,機智的巴基明立馬想到何不「廢物利用」呢,于是他便辭去保安一職,憑借在碼頭建立的人脈關系,做起了舊貨回收的生意。

他把收來的舊物先進行分類,那些可以使用的就賣給老鄉或其他有需求的人,而那些不能使用的就再轉手賣給廢品回收站來賺取差價。不怕苦不怕累的巴基明在舊貨回收的生意上越做越大,而手下也聘用了一幫同鄉人一起干。

90年代中期,和勝和大佬外號「上海仔」的郭永鴻準備把一家賺不到什麼錢的酒店轉讓,但一直沒人敢接手,面對日益虧損的酒店,郭永鴻只能選擇停業并賣掉所有桌椅和其他設備,而郭永鴻手下的人找來收舊貨的老板正是巴基明。

這天來酒店視察收尾工作進程的郭永鴻正巧碰到巴基明帶著同鄉人在收拾東西,看到一幫南亞人士在熱火朝天的搬東西,好奇的他找來這幫人的老板巴基明,在交談過程中,郭永鴻發現眼前這個男人雖然長相兇惡,身材高大,但言語之間給人十分可靠的感覺,因此郭永鴻非常欣賞巴基明,并大力邀請巴基明加入到自己的社團中。

加入和勝和的巴基明并沒有馬上去干一些江湖爭端的事情,而是仍然專心從事自己的舊貨回收事業。

1997年,香港爆發禽流感,嗅到商業契機的巴基明找到了郭永鴻,想讓他幫忙介紹相關人士能夠讓他承包下所有菜市場內的消毒工作,很快,在郭永鴻的幫助,巴基明接下了這個大工程,這一次又給巴基明大賺了一筆。而賺到錢后他又轉身在元朗租了一個上千平方公尺的倉庫,用來進行對舊貨的清理和分類,這讓他的事業又更上了一個台階。

從此以后巴基明開始注重自己的外表和形象,油光锃亮的大背頭,勞力士的手表,讓他看上去都好不氣派。

其實「上海仔」郭永鴻之所以要招巴基明進來,是因為隨著時代的發展,文化水平的提高,很多年輕人都已經不愿意投身于黑社會,這就導致各大社團的新生力量在逐年減少,而把巴基明收入麾下,他手下又跟著一批人數眾多的巴籍人士,這在很大程度上就給郭永鴻帶來了一只強大的「御林軍」。而另外這邊,本以為跟著郭永鴻能一帆風順的巴基明,卻也因為郭永鴻差點把自己的命都丟了。

早些年頗有商業頭腦和十分善于交際的郭永鴻與一些富豪聯合在澳門開了一家賭廳,但因為郭永鴻自己也是個賭徒,在一次輸紅了眼之后,郭永鴻偷偷從合資的公司賬上挪走了10個億想去「翻本」,可誰知又把這些錢輸了個精光。而挪用公司資金的事很快就被股東們發現,一時間,郭永鴻淪為了眾股東圍剿的對象,而這些股東中就有大名鼎鼎的英皇集團老板楊受成。

在股東們的施壓下,郭永鴻還了一部分錢,但仍然還欠楊受成4000萬,雖然郭永鴻滿嘴答應一定會盡快把錢還上,但他的行為還是讓楊受成很是憤怒,并不時的逼迫郭永鴻還錢。忍無可忍的郭永鴻找來巴基明,讓他制作了許多針對楊受成的「丑聞廣告」,并在整個旺角街頭、天橋、車站四處張貼,同時還以「手舉牌」的形式,滿街游行。

惱羞成怒的楊受成決定要以黑治黑,他找到社團新義安向家,讓他們出手幫忙解決這件事,接到楊老板求助的新義安,立即派出猛人「灣仔雙虎」甘仔與遮仔來處理此事。

起初的「灣仔雙虎」還有一些輕敵,他們認為憑借新義安的勢力,什麼事情不是露個面就能解決的。這天,「灣仔雙虎」收到情報說巴基明又帶人在旺角西洋菜街進行舉牌游行。隨即,「灣仔雙虎」便派出十余名馬仔前去阻止,可在情報中并沒有說明對方有多少人數,結果派去的十余人被巴基明的數十名外籍人士打得落荒而逃。

打退新義安,這讓巴基明一戰成名,可新義安哪里是能吃得了虧的社團,接下來的日子里,「灣仔雙虎」和巴基明互相你來我往的掃蕩著對方的場子,直到警方出手,雙方在公共場合聚集鬧事的現象才有所收斂。

2015年12月某天,「上海仔」郭永鴻在餐廳喝下午茶的時候,遭遇一幫不明人士的襲擊,幸虧他帶了不少馬仔來保全自己的安全,雖然只是受了一些輕微傷,但嗅到危機的郭永鴻還是選擇馬上離開香港,暫時前往國外避一避。

經歷這次事件后,巴基明才深刻意識到自己加入社團,卷入幫派糾紛的決定是有多麼愚蠢,出院后的巴基明便立即退出和勝和,宣布不再從事任何社團活動。

如今的巴基明成為了香港中巴聯誼會的義工,在疫情期間,他會經常為生活有困難的市民派送生活物資。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