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上水皇帝」白頭仔,30歲滿頭花白得名,旗下門生眾多人稱「勝和兵器庫」,打造自己的上水「小販王國」

hh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白頭仔,原名李福榮,出生于50年代香港上水一個富家庭,幼年沒有溫飽之憂,當時盛行武俠之風,受時代影響,從小深處藏著一顆江湖夢,未成年時就不管家人反對,拜入了勢力強大的和勝和,從藍燈籠做起,過上了極不安穩的生活。

剛開始只是默默無聞的一員,常在社團曬馬、地盤相爭時被充炮灰,這與他之前想象的江湖有著天差地別,但是他并沒有因此停下,反而變得越來越精明,并且隨著江湖經驗的累積,其生意心也出來了,混了幾年后就得到社團高層的青睞,獲得一些邊緣生意的權,并且他經營得有條有理,每個月為社團進賬不少。

有錢賺自然就有人愿意跟著混,30歲的白頭仔就滿頭白髮,其綽號由此而來,他將生意搞大,旗下門生也越來越多,有著「勝和器庫」的稱號,并且與社團內多位大佬,如胞弟白頭福、前坐館訴苦森、大財主囝囝、山頂標等17人結義成為「燒十八友」。

自從90年代末,荃灣猛人雙鷹青由于太火,被Sir關照,無法之下不見了,一時間社團上下人心惶惶,恐成為Sir的關心對象。

時間來到2001年底,時逢勝和兩年一度坐館選舉之盛事,但坐館一職火熱程度卻與歷屆不同,如今無人問津,但正所謂「國不可一日無君」,在眾多元老叔父一番商量后,「胡須坤」被迫接手坐館一職,而白頭福為社團貢獻良多,亦被半推半就當上了揸數,負社團的財務。

由于樹大招風,勝和已成為Sir關照的社團,形勢一片大亂,紛紛轉為低調處事,有的甚至轉型經營而導致收入大幅降低。

胡須坤的坐館之位還沒坐熱,在其任職后7個月就被迫落走,白頭仔身邊遭到無間道,在2005年被Sir以玻璃峰」為代號的行動中帶走,進去了一年,出來以后轉為低調。

之后勝和就好像被一個咒罩著,就是每逢做過坐館的人,他的下一站就是被收,不過Sir無非也只是想通過拘話事人來壓一下社團的氣焰。

近些年,有「勝和太上皇」之稱的囝囝彈起,在元朗一帶發展丁屋和賣地皮,賺得盆滿缽滿,令到白頭仔不少的門生過檔到囝囝旗下跟著混,導致其勢力大減。

以往的「大茶飯」沒得做,但小本經營還是少不了,作為社團的「上水皇」,稱號也不是白叫的,白頭仔瞄準了上水龍豐花園一帶,將其改造成「小販國」,軟硬兼施地哄那群龍豐商鋪的業主,將他們門口的位置出租給自己,然后再以高價租給那些小販。

出馬的是屬于勝和上水行動組,一向以惡稱,業主們不敢不租給他們,白頭仔在幕后指,在台前理的是其胞弟白頭福,還有咸濕坤、肥蟹、九叔等人,這些小販在這里做生意,不僅把貨物擺滿行人道,還佔著旁馬路。

白頭福跟那些小販檔的租用人諾,即使把貨物擺到行人道也不會被控,到每個月的月底只會產生一張單,這張單由白頭福等人來處理,平時那些小販事務隊見此狀況,也就是看多兩眼后轉身就走,他們與白頭仔等人的關系似乎有些微妙。

根據活躍于上水的一名古惑仔David說到「白頭仔以前有名門生,在這里的小販事務隊任過,雖然現在已退,但白頭福已跟現職的伙計說好了,每個月都請他們到深圳吃喝玩樂,至于有沒錢財就無從可知,當然,他們也很聰明,平時裝互不認識。」

每月一張高票的款,好讓相關人員向上面交代,不僅如此,上水火車站天橋的小販檔也是由他們所控。

在白頭仔的幕后下,白頭福等人分工明細,咸濕坤負每天到此巡邏,而九叔則負每個月向那些租客收租,肥蟹早些年曾跟隨著前坐館薯仔混,他負那些不配合的業主。

他們合作無間,致力于屬于自己的上水小販,除此以外,白頭仔還控著多個小巴站,向司機們要入線費。

囝囝的崛起影響到白頭仔的發展,往日的強大勢力,已是今非昔比了,能做的只有盡力保住這個會生錢的上水小販王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