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金寶表弟的轉型之作,劉青云的恐怖經典,一代人的觀影噩夢

黄朔 2022/08/23 檢舉 我要評論

1986年,成龍的「威禾電影」投資拍攝了動作喜劇《扭計雜牌軍》。

這部電影由成龍監制,「成家班」集體出演。而電影的導演工作,卻被交給了一位影壇新人—— 錢升瑋

1988年,「威禾電影」籌拍《霸王花》兩部曲時,成龍再度將電影的導演工作,交給了錢升瑋。而《霸王花》系列的備受好評,也讓錢升瑋在港片市場,快速揚名。

可能有觀眾會好奇,為什麼成龍如此看重錢升瑋這個新人導演?要回答這個問題,就不得不提一提錢升瑋的表哥——洪金寶。

沒錯, 錢升瑋就是洪金寶的表弟。早年的他,以演員的身份,參演過「洪家班」的不少電影作品。

八十年代中后期,港片市場一片繁榮,此時的錢升瑋,也萌生了做導演的念頭。而在表哥洪金寶的引薦之下,錢升瑋也以導演身份,與成龍合作了《扭計雜牌軍》、《霸王花》、《神勇飛虎霸王花》等作品。

1992年,錢升瑋選擇讓自己的電影事業更進一步。這一年,他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寶耀制作」,并以一部《92霸王花與霸王花》,正式開啟自己的創業之路。

然而,90年代初的港片市場上,打女題材的動作喜劇作品,正在快速走向衰落。這部《92霸王花與霸王花》上映后,也遭遇了票房挫折,僅收獲110多萬的票房成績。

該片之后,錢升瑋導演開始對觀眾市場展開反思,嘗試創作轉型。1993年,錢導將目光聚焦在了恐怖片的創作之上,并找來劉青云、周文健、陳明真等人,拍攝了經典恐怖片《七月十四》。

這部《七月十四》的誕生,不僅改變了錢升瑋的導演事業,同時也扭轉了劉青云、羅蘭、陳明真3人的演藝之路。本期,我們就來聊一聊,縈繞在一代人心頭的童年噩夢—— 《七月十四》

老話兒說:七月半,鬼亂竄。錢升瑋導演的這部《七月十四》,正是抓住了「中元節」這麼一個特殊的時間節點,對電影故事展開創作。

為了搞好這部作品,錢導還找來了 周燕嫻、鄺文偉、劉俊偉3位編劇,共同對劇本進行打磨。這3位編劇,都是港片市場上的狠人。

劉俊偉,算是恐怖港片市場上的老資歷了。張學友的《猛鬼學堂》、吳君如的《猛鬼撞鬼》、林正英的《太陽之子》,都是由他擔任的編劇工作。

周燕嫻雖然在1990年才開始擔任編劇工作,但卻創作過不少經典的故事,比如:《香港奇案之霧夜屠夫》、《龍虎新風云》、《非常突然》等。其中,1997年的《非常突然》,還讓周燕嫻獲得了「最佳編劇」的提名。

鄺文偉早年雖然是一位動作片編劇,但進入90年代之后,他也開始向恐怖片作品轉型。《二月三十》、《猛鬼通宵陪住你》的劇本,都是由鄺文偉創作。而2008年的《畫皮》,也讓鄺文偉提名了一次「最佳編劇」。

有這3位編劇的攜手創作,這部《七月十四》的故事,自然也是非同凡響。

電影的一開始,7個小朋友,在1977年的農歷七月十三夜里,外出游玩。

7人鉆入了一座廢棄的房子,卻沒有注意到門口 「內有惡靈,閑人免進」的警示牌。

在廢棄的房子里,7位小朋友對著墻上的三角燈台發下毒誓:「每年的七月十四,都要到這座房子里聚會,不準不來、不來就死、死也要來」。

此時,屋內的壁鐘響起,時間剛好是午夜十二點。

時間一轉眼來到1993年農歷七月初七這一天。

探員「周文」(周文健飾演)接到報案,來到了案發現場。一棟別墅內,一男一女親熱時,屋頂的電風扇突然掉落,將二人「砸死」。

這案子表面上是一起意外,但周文卻覺得疑點重重、另有隱情。通過對現場的勘察,周文發現,風扇不是意外掉落,而是被什麼東西打中之后,才掉下來的。

此時,探員「阿明」(劉青云飾演)告訴周文,打中電風扇的,是一顆彈球。可是,要用彈球砸壞電風扇的固定裝置,至少要用幾千磅的力量,這對于人類來說,是不可能的。

在現場,別墅的保姆(苑瓊丹飾演),向周文提供了一個重要信息。被「砸死」的男人,是別墅的主人「阿宇」,而女人則是阿宇的情婦。

一天前,阿宇和情婦在屋子里偷情,結果被阿宇的老婆「嘉儀」(陳明真飾演)發現。夫妻二人大吵了一架。之后,嘉儀傷心離去,怎麼也聯系不上。而第二天,阿宇和情婦就遭遇了意外。

周文認為,嘉儀有很大作案嫌疑,打算對她展開調查,可是怎麼找,也找不到她的蹤影。

此時,上級將案件的調查工作,全權交給了周文、阿明負責。于是二人攜手,對嘉儀展開搜索,可是卻沒有任何收獲。

搜索無果的周文、阿明,返回警局休息,卻發現嘉儀早已來到了警局之中。

周文詢問嘉儀:案發時在哪?可否有不在場證據?

嘉儀表示,自己得知老公出軌,傷心欲絕,于是在一家酒吧喝酒。在酒吧,她遭到了一名酒客的騷擾,還與好友阿康打了一通電話。打電話時,有一名女子還與她爭搶公用電話。

根據嘉儀提供的線索,周文、阿明帶著嘉儀,來到酒吧調查。

然而,酒吧的酒保是一個外國小哥。這個小哥臉盲,不確定嘉儀是否來過。在酒吧,嘉儀遇到了之前與自己爭搶公用電話的女子。

可是這個女子表示,自己當時并沒有爭搶公用電話,因為自己有大哥大。

周文認為,嘉儀在說謊,可是嘉儀卻表示,自己的話句句屬實。

當時,嘉儀跟好友阿康通過電話,嘉儀認為,這個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是通過調查,周文發現,阿康的電話號碼是個空號,阿康本人也失蹤半年多了。

為了證明自己,嘉儀帶著阿明、周文,來到阿康的住處調查。

一番調查下來,周文、阿明并沒有找到阿康的下落。反倒是嘉儀在調查的過程中,遭遇了多起意外,險些送命。奇怪的是,每次嘉儀遇到危險,阿明總是能提前預感到,并及時出手將她救下。

隨著案件的進一步調查,阿明、周文發現,嘉儀每年七月十四,都會和六個好朋友一起,在一座破屋內聚會,阿康便是其中之一。

原來,電影開頭的那7位小朋友已經長大成人,正是嘉儀、阿康等人。

孫文發現了阿康的線索,原來阿康在半年前,已經因意外去世了,嘉儀在說謊。

可是嘉儀卻堅稱,自己幾天前確實和阿康通了電話。阿康和朋友們都保持著聯系,大家每年的七月十四都會聚會,這麼多年來,一直沒斷過。

周文、阿明對嘉儀的6位朋友展開調查。結果發現,在這5年之內,嘉儀的這些朋友們,相繼因為意外去世,現在活著的,只剩一個叫阿君的女人。

周文將情況告訴嘉儀,可是嘉儀卻表示,自己每年七月十四,都和朋友們聚會,大家都好好的,沒有人去世。

到底是嘉儀在說謊,還是她真的見了鬼?帶著一肚子好奇,周文、阿明決定對那個還活著的阿君,展開調查。

在一家療養院,周文、阿明、嘉儀3人,見到了阿君,可是此時的阿君已經變成了植物人。

據醫務人員介紹,阿君在5年前遭遇交通事故,之后就一直躺在療養院。阿明不禁好奇,真正的阿君成了植物人,那這5年里,一直在七月十四出席聚會的阿君,又是誰?

伴隨著阿明的疑惑,嘉儀也說起了5年前的一個故事。

原本,她們7人之間關系很和睦的,平時大家各忙各的,七月十四這一天聚在一起聯絡一下感情。

可是5年前的聚會上,阿君對眾人大發脾氣,事后大家才知道,阿君之前得了重病,動完手術后,在醫院住了半年。可是所謂的6位好朋友,沒有一個人去看她,也沒有人詢問她的情況。大家聚會的時候,看起來好像特別親近,可是聚會結束后,卻互相疏遠,極少來往。

彼此之間的「虛假情義」被戳破后,大家組織聚會的熱度也降低了,時常有人參加聚會時遲到。不過聚會時,人還是能到齊的。

周文認為,嘉儀是在說謊。而阿明卻認為,這些意外事件背后,可能存在著某些關聯。

夜幕臨近,阿明在療養院調查阿君的住院資料時,療養院的龍婆,突然警告阿明不要多管閑事,一切都與他無關。

與此同時,嘉儀唱起的一首兒歌,喚起了阿君的意識,阿君慢慢蘇醒了過來。周文想趁機,對阿君展開詢問。誰知道,屋里的電視突然亮了起來,并播放起了7人兒時,在破屋里發毒誓的畫面。

此時,龍婆突然發狂,開始襲擊阿君、嘉儀。

阿明、周文與龍婆展開纏斗,龍婆卻如同「鬼上身」一般,追著幾人不放。

阿明、周文、阿君、嘉儀開車甩掉了龍婆,4人鬼使神差之下,將車開到了一座廢棄的院子里。嘉儀告訴眾人,這就是她們7人聚會的地方。阿明發現,再過1個小時就是七月十四了,這一切就好像是有人設計好的一樣。

4人來到房子里,嘉儀在屋內找到了一本書,根據書上記載,這座房子里有惡靈,一旦對惡靈發誓,便必須履行,不然便會遇害。

此時狂風大作,惡靈出現,阿明、周文也看到了諸多幻想。周文憑借自己的智慧,破除了幻想,驅走了惡靈。可惡靈卻借機附身在阿君身上,控制阿君來到樓頂跳樓。

嘉儀和阿君一起跳下樓。半空中,嘉儀試圖喚醒阿君。落地前的那一刻,阿君恢復了意識,可還是墜地身亡。而破屋里的三角燈台,也突然破碎,惡靈也就此消散。

惡靈被消滅之后,阿明困惑不解,嘉儀的老公,并不在當年的7人之中,為什麼他也遇害。

嘉儀告訴阿明,老公曾向她發誓,一生只愛她一個,可是后來變了心,所以遭到了報應。

這時候,阿明意識到有些不對。回頭時,阿明發現,嘉儀的6位好友,全都站在破屋內,向他們招手。此時,12點的鐘聲響起。嘉儀告訴阿明、周文,聚會要開始了,二人可以留下來一起玩。

面對此情此景,周文、阿明,瞬間想明白了一切。

原來,嘉儀和他的朋友們,因為違背了誓言,在五年內相繼遭到惡靈襲擊、斃命。嘉儀發現丈夫出軌后,傷心欲絕、離家出走,之后也遭遇了惡靈襲擊,變成了「女鬼」。

化為鬼魅的嘉儀,利用自己的力量,干掉了老公以及老公的情婦。此時,阿明、周文出現,對案情展開調查。

發過毒誓的7個人,「死」掉了6個,僅余阿君一人。嘉儀想從惡靈手中,救下朋友阿君,于是便幻化成人形,表面上她在引導阿明、周文破案。其實,她在編造謊話,引導二人對付破屋里的惡靈。最終,惡靈被消滅,阿君的性命雖然沒能保住,但7位朋友的魂魄,卻都在破屋內團聚。

想到此處,阿明、周文驚出一身冷汗,二人快速逃離了破屋,電影《七月十四》的故事也在此時結束。

簡單來說,這部《七月十四》就是講述了一個「女鬼斗惡靈」的故事。

只不過,錢升瑋導演并沒有直白地將故事講出來。而是借助周文、阿明查案的視角,一步步對故事進行表現。獨特的敘事手法,也讓電影的恐怖氛圍,在劇情遞進之中,逐漸加重。

電影最后,點名嘉儀「女鬼」身份的那一段,可謂是全篇的神來之筆。不知道有多少觀眾看到這個橋段時,也像片中的阿明、周文一樣,驚出了一身冷汗。

這部《七月十四》在1993年上映之后,市場反響并不理想,只有680多萬的票房成績。

不過在第13屆金像獎上,該片卻備受矚目,劉青云因為該片提名了影帝,陳明真因為該片提名了最佳新人,而羅蘭也因為該片提名了最佳女配。

這次獎壇提名,也讓劉、陳、羅三人的電影之路,迎來了新的轉折。

當然,受這部《七月十四》影響最大的,還得是錢升瑋導演。

因為該片,錢導順利轉型到了恐怖片大銀幕之中,之后在恐怖片的拍攝道路上越走越遠,相繼創作了《七月十五》、《七月十三》、《四月初四》等作品。

而2002年,錢升瑋導演與徐克攜手拍攝的《僵尸大時代》,更是成為了一代人心中的時代經典。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