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水房」坐館爭奪戰,雙方「各不相讓」繼而引起一系列的爭端

hh 2022/09/30 檢舉 我要評論

在2012年,黑道水房猛人【業仔】的頭馬【肥啟】,在深水埗街頭被五人堵住被誅。案情發生后,黑白兩道為之震驚,各人揣測水房內訌,但就否定與水房元老【高佬發】有關。起初沒人懷疑【高佬發】,是因為他當時被人傷到頭部,住院后,一直傳他傷重,甚至腦部神志不清醒。不過【高佬發】其實早已痊愈,只不過對外放風裝失憶,減低公安防范同時,讓對頭仇家【業仔】放下戒心。

而【業仔】,在【肥啟】被傷的兩天后,帶同十名手下,高調往探訪。【業仔】頭馬【肥啟】(全名︰黃光啟)受傷后,被送往明愛診所,接受治療。雖然傷的很嚴重,但【肥啟】在次日已經清醒,治療后被安排到隔離病房。

【業仔】一行十人的「水房」人馬浩浩蕩蕩來到診所,【業仔】則被保護在中間。【業仔】伙同一名老叔父及九名手下,提著果籃,走向病房,登記后進入。【肥啟】原本是水房元老【高佬發】門生。但他后來不滿【高佬發】把他投閑置散,在零幾年的時候就過底,轉跟當時身份還是「水房」紅棍的【業仔】。黑道案,慣例加強保安,【肥啟】病房門外也有兩名公安人員駐守。

來探【肥啟】大概逗留二十多分鐘,【業仔】在手下前后包圍下步出房間。隨即兩架奔馳及一架寶馬駛至門外,一名手下上前開車門,【業仔】施施然步入車廂,迅速離開。其實,此案件發生的時候,公安人員第一時間找了【業仔】問責,而他還高調去探【肥啟】,擺明就是向【高佬發】講,你要干就來,他隨時應對。

另外,水房內訌升級,源于【高佬發】于2012年2月,在灣仔會展中心新翼遭十名同門古惑仔伏擊,導致受傷。當時江湖消息指。【高佬發】之后在瑪麗診所,一度指他轉往養和診所,但最終轉到其他私家診所。之后江湖上再也沒有關于【高佬發】的任何消息了。

公安方面就以【高佬發】案件,曾先后找了水房所有地區負責人盤問,【高佬發】的妻子及頭馬【朱古力】更全天候被公安人員狗仔隊跟隨,防范一觸即發的報復行動。而四面受敵的【高佬發】為了扭轉局面,決定將計就計,順水推舟。因為江湖上的人說【高佬發】腦部受傷,只剩半條命。所以【高佬發】就叫自己的親信在江湖上放「障眼法」

而一直與【高佬發】因坐館惡斗的【業仔】,起初并不盡信這些傳言,處處防范,并曾多次乘勝追擊。在【高佬發】被襲次月,有人在油麻地果欄上手【高佬發】幾名嫡系門生,更高調對外宣稱【業仔】力捧的【子鳳】及【大孖】已正式成為水房坐館及管數,完全漠視【高佬發】欽點的【三寸】及【肥威】。就在【業仔】人馬以為自己占盡上風、各人松懈之時,【高佬發】開始行動了。

【高佬發】覺得上次在會展被人跟隨,一定系圍內有「無間道」泄露風聲,但又不知道誰是「無間道」,所以不會再相信任何水房的人。而當時【高佬發】開始計劃找外人實行大計,江湖上有不少可用錢聘請賣命的南亞裔兵團,于是透過親信聘用了幾名南亞裔人馬,準備向【業仔】一系人馬出手。不過又擔心這班南亞仔認不到人,所以最后找【水房基】帶隊。這個【水房基】剛出來不久,水房的人對他防范較少,加上他熟悉【業仔】一幫人等聚集點,于是找他領軍,務求萬無一失。

就在2012年5月11日晚上九點左右,【肥啟】與三名門生在深水埗飯店打邊爐,一輛白色私家車駛至,【水房基】帶著另四名蒙面人,手持工具,向【肥啟】一幫人等追去。【肥啟】不敵倒地。據悉【高佬發】事前下達命令,當時【高佬發】被錘幾多下,就要【肥啟】受幾下。一名交通人員巡邏經過,立即制止,公安人員最后扣動扳機,帶隊的【水房基】當場倒下。

水房自2011年起出現雙坐館亂局,對決連場。水房在以往的幾屆坐館,均由幫中元老【高佬發】欽點出任。一直與他抗衡的少壯派統領【業仔】心有不甘,私下推舉手下【子鳳】及【大孖】接任坐館及管數,唯獨【高佬發」】明言不支持,二人從此交惡。據悉,當年才剛剛冒起的【業仔】專做D品生意,長駐于深水埗和長沙灣,生意遍及桑拿、9家及骨灰龕,財力豐厚,旗下有大量門生,因而斗膽挑戰水房元老【高佬發】的地位。

加上背后有水房元老【老鬼權】(上月病逝)及水房金主【百花蛇】撐腰,因此愈來愈高調。在2010年開始,水房管控的地盤先后發生多宗撞閘及上手事件,全都是水房人。而【肥啟】給人錘的事,【業仔】也說明要報復,【高佬發】同樣也不會就此罷休,所以內訌越來越激烈。之后驚動了朝廷,最后找了當時還在深圳坐牢的水房超級元老【神仙錦】出面才沒有惡斗下去。至今兩方人馬尚未和好,所以【老鬼權】的喪禮,【高佬發】陣營的人也沒有到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