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14k最惡大佬「華喜」自己幫內人都想除之

hh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黑暗往往與貧窮為伍,深水埗直到現在依然是香港一十八個區中最窮地區,14K罪惡老大華喜便出自深水埗,華喜姓吳,出生于1950年,從小就生長在貧民窟,在吳華喜三歲的時候,香港深水埗地區發生了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火災,直接造成幾萬間房子化為灰燼,幾十萬人流離失所。

1956年的時候14k策劃了香港的雙十暴動,貧民區的深水埗成為了暴亂的核心地區,事后港英當局重點打壓,14k沒辦法只能轉轉到地下,香港警察的緊逼,其它幫派雪上加霜,讓14k面臨很大的困難,面臨幫派分崩離析的地步,在這危難之際,大佬大鼻登硬生生拿下了九龍深處的一條小街,這條街角九江街,14k才有了落腳之地,給14k了喘息的機會,讓幫派不至于解散。

當時的深水埗地區就像我們城市旁的城鄉結合處,當時大鼻登經常帶領自己的兄弟們開疆擴土,收保護費。此時在街頭玩耍的吳華喜看到一群兇神惡煞的人走過來,他怕的都會找個地方躲起來。

昨夜狂風驟雨,誰家男兒立潮頭,昏暗的貧民窟,成年論月見不到陽光,街上的臟亂吵鬧,讓貧苦的人們更覺得活著就是茍且。連飯都吃不飽的華喜,別說上學了,填飽肚子才是最重要的。慢慢長大的華喜,早早就被父母趕出家賺錢補貼家用了,華喜身高馬大,面相顯得傻傻的,飯量還極大,經常吃不飽飯,一天華喜實在餓得撐不下去了,偷偷從面包房里,偷了塊面包,不巧被面包店老板抓到了,被店主打的皮開肉綻,最后面包也沒吃成。

恰巧大鼻登帶著兄弟去面包店收保護費,事情搞清楚后,把這件事情攔了下來,大鼻登把饑餓的華喜帶到飯館,吃了頓飽飯,大鼻登于是對華喜說:「小兄弟香港貧民就是這樣,要麼去碼頭當搬運工,要麼加入黑社會,我看你老實機靈,要麼拜在我的門下做我的門生吧。」

原本膽小老實的華喜,進入幫內膽子也慢慢大了起來,有時幫派打架也會沖在前頭。為了不讓自己受欺負,讓家里不至于那麼窮,讓父母不再困苦,讓兄弟姐妹不再為難。華喜變得越來越惡。在刀口上掙飯吃,是非常不容易的,經常會得罪人,為了不被仇家報復,很多人行走江湖都給自己起了個綽號。

華喜卻與其他人逆反而行,就是用自己的大名走江湖,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出來混我就不怕你使陰招、使怪招、威脅家人。無論是幫內的人還是幫外的人,只要你惹我,我馬上會還擊,能動手,從不動口,對錯與否先打完再說,在刀口和槍眼下混飯吃,是不能夠矯情的。如果矯情了,頂不住了,只能退出江湖。誰都是兩個肩膀架一個腦袋,不要裝紳士,西裝領帶穿著也掩蓋不了你心中的罪惡。一只手去搞錢,一個手又去爭名,想風光占盡為,唯我獨尊的人太惡心了。

大佬華喜身上有一種底層親民的氣質及江湖情懷。華喜跌宕起伏的人生中有兩個最重要的轉折:跟同一幫派的兄弟在九江街因爭奪賭檔看場大打出手,刀槍相見搞得幫內人心慌慌。華喜對幫內規矩視而不見,置同門兄弟手足于不顧,一味地好勇斗狠,不聽勸阻。幫內的小弟、各堂主及元老都非常討厭他,對他都嗤之以鼻。華喜越鬧越兇,更是造成了14k內部的分裂和不團結。后來華喜跟勝和坐館雞腳黑髮生了很大沖突,但14k幫內的兄弟卻無人愿意向他伸出援手。

上世紀90年代初,和勝和異軍突起,幫內也都非常團結,14k這邊看似很厲害,但像盤散沙,各堂主各自為政,有時幫內還發生沖突,和勝和想跟14k干一架,一直因找不到目標而無可下手。和勝和通過細心觀察和了解,想要取代14k的霸主地位,要從華喜入手,因為他是14k內部都非常討厭的大佬,有些14k自己幫內的人都想除之而后快。于是和勝和在華喜看的夜總會中發生了沖突,最后猛人華喜寡不敵眾慘敗,落荒而逃到越南,在幫里的地位急速下降。不怪江湖險惡,主要是自己樹敵太多。

從越南回到香港后的華喜人變得低調起來,也懂得圓滑和人情世故了,極少過問江湖上的事情了,慢慢也就淡出了江湖,2019年華喜70歲壽辰時他的門生還特意為他辦了一個慶祝酒宴,雖然人數不多,但有了個好的歸宿,沒有橫尸街頭就可喜可賀了,一代惡人華喜的江湖人生就這樣劃上句號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