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掃地僧」紅塵往事,8歲離家出走、14歲行走江湖:與14K「TEDDY哥」洪漢義一起打江山,對手全是超級大佬,晚年放棄一切

hh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序言

馬熙澄,江湖花名「細肥」,佛門法號「釋德熙」。

8歲離家出走、14歲行走江湖:與14K「TEDDY哥」洪漢義一起打江山、與新義安紀寶是生死兄弟,同門內斗、血戰崩牙駒師公「馬交馮」,陀地爭鋒、對轟和勝和超級大哥「傻福」;

八十年代,入娛樂圈,做龍虎武師、為電視台出頭講數,開電影公司、出品監制多部影視,與羅文、午馬、洪金寶是合作伙伴,張學友、吳君如、吳孟達、鐘鎮濤都是合作演員;

90年代轉行經商、進軍內地,經辦金融期貨、賺得盆滿缽滿,

而后遭逢變故、北上少林旅行,了悟世事無常、皈依禪門凈地,幾經考驗、道心愈堅,

昔日江湖猛人化身慈祥掃地僧,如今鬧市精舍清修,一道門檻、隔開兩個天地,門內誦經念佛、木魚念珠,出門教習氣功、少林拳術,出世入世算是圓通無礙,紅塵奔走倒也自在逍遙。

卻道是:

大夢誰先覺?貧僧一笑知。

揮手江湖遠,合掌慈悲深。

江湖往事:

風高雨烈亂流急,江湖叢林俠客行

馬熙澄,老家潮州,52年生于九龍黃大仙東頭村。與許多江湖大佬出身貧寒不同,馬熙澄父親擁有三條貨船、家境殷實,父親常年在外跑海運、馬熙澄自小由母親帶大,兄弟姐妹眾多、母親也管不過來、膽大的馬熙澄8歲就曾離家出走。

馬熙澄天性好強,愛出頭、不服輸,14歲跟著桀驁不馴的潮州公子哥洪漢義一起、拜入14K猛人「大傻」門下,以「細肥」之名行走江湖,熱血街頭、開片劈友是家常便飯,能打敢打、拳頭硬、講義氣的「細肥」迅速出位、年紀輕輕便在道上聲名鵲起。

「細肥」的對手,放在今天的香港江湖、都是超級大佬輩的風云人物。

火拼和勝和「傻福」。年輕氣盛、火力強悍的「細肥」殺入佐敦,與盤踞在此的「傻福」纏斗得不可開交,為爭搶地盤、雙方在吳淞街爆發多次斗爭。「傻福」是勝和「荃灣澤」拜門大佬、如今是勝和人馬最盛的「荃灣線」幕后攝政王。

商海高歌:

春風策馬山河錦繡,青云直上花雨滿天

80年代初,「細肥」出獄,開始幫電視台出頭講數。

彼時電視台在街頭拍攝劇情外景時,經常會被幫派勢力收「地盤費」、常常是坐地起價,「細肥」手中有江湖關系、又有一幫能打兄弟,早年還在邵氏做過場記、再加功夫了得,于是便以演員的名義進入麗的電視台,一手做龍虎武師、一手幫電視台搞定江湖糾紛。在此過程與不少電影圈明星大佬建立起不錯關系,包括洪金寶、曾志偉、劉德華、鄧光榮、何家勁等,并在1986年參演了多名影星出演的電影《最佳福星》。

在電影圈積累足夠人脈和經驗的「細肥」,1990年,開辦了自己的電影公司,出品監制多部電影,一路順風順水。

90年,擔綱策劃電影《一眉道姑》,吳君如、杜德偉出演,票房404萬;

91年,擔任電影《馬路英雄》制片,張學友、午馬、莫少聰、李麗珍出演,票房504萬;

91年,出任《賊圣》制片人,羅文導演,成奎安、黃炳耀出演,票房340萬;

91年,擔綱《表哥我來也》制片、監制,吳孟達、鐘鎮濤、吳啟華出演,票房426萬。

沒有大明星、小制作依然取得出色的票房成績,為「細肥」帶來豐厚收入。

92年那是一個春天,大陸遍地商機、港商紛紛揮師北上。春風得意的「細肥」,跟從投資內地的大潮,來到珠海開設金融期貨公司,彼時正值改開紅利高峰,月入輕松數百萬,幾年下來身家過億。

回頭是岸:

世態人情如潮水,我自掃地笑紅塵

96年,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將「細肥」打了個措手不及。

多年信任的兄弟竟然背著「細肥」、將細肥名下的公司股份轉走,然后翻臉將「細肥」掃地出門。

半生支持自己走來的兄弟情誼、在現實面前破碎得干凈徹底。

人生就如潮水、總有浮沉起落,世態也是如此、人情退潮、常常露出赤裸裸的利益爭奪,重情重義、有時反而成了商業角斗場的致命弱點。

「我錯了嗎?」「細肥」一時無法接受,跟朋友一起來到嵩山少林寺旅行散心。

中岳雄壯健峻嵯峨、登峰極目萬象盡收,千年寺塔莊嚴肅穆、老僧慈悲淳樸親厚,「細肥」感到一種久違的回家的感覺、心中升起一種充盈平和的歡喜,便住了下來,與少林僧人練拳術、學氣功,參禪打坐,

一年后皈依為俗家弟子、法號「釋德熙」。

塵心一洗滿身輕,「細肥」又回香港。彼時老搭檔洪漢義剛出獄、力邀「細肥」一起搞348的士高。從店面裝修到協調各方關系,「細肥」投入了大量心力,洪漢義曾承諾將348看場權交給「細肥」,不過最終雙方意見不合、一拍兩散。

「細肥,你老了。」洪漢義盯著多年兄弟、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細肥」當場拂袖而去,也許「細肥」沒聽到,洪漢義接著說了一句「我也老了。」

也許「細肥」聽到了后半句,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洪漢義只是股東之一,他說了不算。

十幾歲便一起在街頭開片劈友的往事仍歷歷在目,幾十年的兄弟情誼終究抵不過擺在眼前的糾紛、有時還真不敢相信,究竟多大的事、讓幾十年的兄弟情都黯然失色。

「細肥」還清晰記得:82年洪漢義被阿SIR追捕,洪漢義號稱在港英當局內部的高官小弟、江湖上的大佬朋友無一出手相助,只有自己幫他、將他藏在大埔的一間倉庫里……

自古英雄如美人,不許人間見白頭。歷來如此,容不得唏噓感嘆。

紀寶在澳門混的風生水起。兩人聯系并不多,現實已經發生太多改變,人都不傻、自然會把自己認為的地位、價值給到對方身上,也許是疏遠太久、也許是圈子已然交錯太遠。

世態炎涼皆俯仰,時勢名利移人心。

時代大潮排山海,當路誰言赤子心?

感悟傷懷,也許只是失意落魄者的自慰囈語罷了。

「細肥」也曾心有不甘,想要東山再起,再到少林問計、老僧勸道:當初決意離開江湖、皈依佛門,就應萬緣放下,一心梵志,大丈夫當斷則斷、是非恩怨捐割干凈,方能迎來新生。

「細肥」將放數、走私,所有偏門生意一刀切、徹底金盆洗手。放下大哥身份,先是來到大嶼山東涌做保安、接著換到機場做地勤,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在紅塵生活。

尾聲:

15年「細肥」牽頭成立香港少林武術協會,并被授予少林武術九段。

現在,「細肥」除了到各地參加武術交流活動外,還在東涌教學生氣功和少林拳術。閑來與相伴二十多年的妻子一起,在東涌碼頭遛狗散步,生活過得平靜而充實。

「細肥」在東涌辦了一間精舍來學佛,進門出世佛號經聲,出門入世大地紅塵,做起了都市「老維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