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14K最強辦事人--「大佬尤」病逝時百名江湖人前來致祭

全组的希望 2022/09/10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世紀60到80年代中期,14K穩坐江湖頭把交椅,與一個人的關系密不可分。

他便是14K「二路元帥」陳清華得意頭馬,手下「五虎將」第一人,「油尖旺鐵三角」之首,與14K太子同為孝字堆話事人,九江街「猛人谷」原始攝政王,與14K超級元老「大鼻登」爭短長,干翻勝和殿堂大佬「崩鼻喪」,巔峰時一半堂口聽命于他的14K最強辦事人-「大佬尤」。

一、

江湖后浪推前浪,當年最「叻」大佬尤(叻,粵語「厲害」)

14K、新義安、和勝和在香港江湖的「三國殺」,可以分為三段:上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新義安一枝獨秀,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和勝和領秀群英,而上溯到80年代中期以前,則一直是14K獨占鰲頭。

關于新義安巔峰時的梟雄、悍將,乃至和勝和后來居上的元老、坐館,傳聞故事早已屢見不鮮,至于14K當年笑傲江湖的元勛蓍舊、則更多的淹沒在歷史塵埃之中。

撣開灰土翻黃卷,十四號粒粒猛人有如繁星,首先躍入眼簾的便是、便是「大佬尤」。

「大佬尤」,又稱「尤仔」、「尤哥」,原名梁官業,1939年生。

亂世飄萍之中,當時還叫「尤仔」的「大佬尤」、拜入14K二路元帥陳清華門下。「尤仔」從小練就一副過硬身手、拳腳開路打滾上位,精明果敢拔萃群眾、勇于擔當脫穎而出,與14K另一元老區文手下兩大猛人易忠、雷仔添爭雄斗炎,各領風騷,儼然陳清華門下新人翹楚。

領銜「沙榮」、「高飛」、陳惠敏、「花柳培」組成「五虎將」,位居陳清華身后金牌打仔之首。

14K初代龍頭「葛老大」晚年染病,最放不下的就是太子葛志雄,

粉嶺別館、清燈寒夜,「葛老大」臨終前將陳清華召到身邊、讓他推薦一位猛人輔佐葛志雄,陳清華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尤仔」,承諾安排「尤仔」好好襄助太子。

「尤仔」、葛志雄見面,兩人聊得分外投機,鑒于葛志雄對幫務不熟,處理大事小非難免執持,陳清華順勢力推「尤仔」成為孝字堆話事人葛志雄身邊的辦事人。

二、

雙十之后,「大鼻登」、葛志雄等相繼出走澳門,「尤仔」走在九江街上,但看花殘草零、瘡痍滿目,有心重整旗鼓、再造江山。

九江街自14K元老「大鼻登」扎旗以來,便是14K王牌根據地和孝字堆活動中心,更在日后被稱為14K「猛人谷」、「惡人谷」,地位有如江湖黃埔軍校。此番「大鼻登」、葛志雄兩位頭面人物離開,作為孝字堆辦事人的「尤仔」、毅然接過擔子,與「黑白無常」等九江街猛人聯手、重新扛起九江街旗桿。

以至風頭過后,「大鼻登」、葛志雄再回九江街,已是被「尤仔」治理地蔚然井然。

這個時候,在江湖上幾經風雨的葛志雄,開始對九江街話事權有了更多的思考。「大鼻登」作為打下九江街的超級元老,在九江街可謂一言九鼎,與葛志雄也是恩誼頗佳,然而捱不住思路理念不同,所以到了許多事情上難免有所分歧,時間久了,心里頗不適應。葛志雄當然不好意思與「大鼻登」攤牌,便由「尤仔」出面與「大鼻登」一爭短長。

結果可想而知、年富力強、更能踩準時代脈搏的「尤仔」勝出,「大鼻登」成了退居幕后的榮譽大佬,九江街「猛人谷」也成了葛志雄「尤仔」的孝字堆真正話事。

三、

60年代中期,曾被「大天二」趕出澳門街的何鴻燊,有意重回濠江。不過,他依然對「大天二」心有余悸,擔心一不留神再被手榴彈請出澳門街。

何鴻燊登門找上陳清華,作為二路元帥的陳清華、在14K地位頗高,陳清華親自出面、澳門14K的大BOSS崇肇體育會長,「大天二」蕭景兆不可能不賣面子。但是蕭景兆還是對何鴻燊放了一句話,「我,肯定不會再動你,至于其他人有沒有這個想法,我可管不了。」

見何鴻燊憂心忡忡,陳清華說,「這樣吧,我派五虎將親自護送你到濠江。」

于是便有了「尤仔」、沙榮、高飛、花柳培、陳惠敏護送何鴻燊渡海,安全登陸澳門街的故事,而「尤仔」則是這樣一只「特別軍團」的領頭人物。

四、

進入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騰飛,九江街出來的猛人們、紛紛主動出擊、開枝散葉。

「尤仔」主力在油尖旺扎旗陀地,與沙榮、高飛并稱「油尖旺鐵三角」,江湖上聲名赫赫。有太子葛志雄、九江街和沙榮、高飛一眾死黨,早早成為14K倫敦金教父的門生劉安等人支持,「尤仔」在14K爭奪辦事人的過程中呼聲頗高,雖然一統14K幾十年來一直都是難題、不過「尤仔」卻得到近半堂口支持,于是便有了「大佬尤」以14K辦事人的形象、出現在江湖之上。

彼時,「白無常」老漢一直有意進軍油水豐厚的缽蘭街,而缽蘭街在「崩鼻喪」的控制之下,「崩鼻喪」是勝和殿堂級大佬,不僅在江湖上地位頗高、更要緊的是在勝和也是一呼百應,真要吹雞火并、老漢恐怕不是「崩鼻喪」的對手。

「老漢」找到「大佬尤」商談計議,「大佬尤」說,江湖上都知道我14K猛人多,卻又出了名的不夠團結,要說勝和,我們人比他多、猛人比他多,于情于理都不該在它面前縮手縮腳,放心、這次我一定要讓江湖上看一下14K的實力和團結。

「大佬尤」此話一出,沙榮、高飛立馬響應,「不必大動干戈、用不著整大場面,我油尖旺鐵三角,干翻崩鼻喪足矣。」

缽蘭街的凌晨,燈紅酒綠將息,「大佬尤」帶上200人馬直殺「崩鼻喪」的夜場……

硬實力面前,「崩鼻喪」只好做低退出,而后缽蘭街也就成了「白無常」老漢的天下。

五、

此后,上了年紀的「大佬尤」、逐漸退出江湖前台。

直到1996年,「油尖旺」鐵三角之一高飛與幾個年輕人發生爭執,引發坊間熱議。

插隊的年輕人讓高飛看著很是不爽、忍不住教訓對方兩句,對方年輕人想著、你一個老頭子太多管閑事,哪輪得著你來教訓。三個年輕人仗著人多氣盛,沖過來就要暴打高飛。高飛雖然將軍肚凸起、臉上難掩歲月痕跡,不過寶刀不老、身手依然有當年風采。

年輕人沖過來風風火火,高飛卻是不緊不慢、有張有弛,等對方近身,直接將拳頭塞到對方下頜、耳根,應聲倒地……

氣不過的三人想把高飛告上法庭,「大佬尤」聞聽大怒,再度以14K辦事人的身份出面、號召14K兄弟對三人全城「刮友」,三人膽顫心驚、不敢拋頭露面,決口再不提告狀索賠之事。

尾聲:

此后,「大佬尤」徹底歸隱、再不問江湖事。

2010年10月「大佬尤」病逝,當日數百名江湖人前來致祭,包括陳惠敏、以及當時仍在服刑的崩牙駒都送來花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