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黑幫系列》:林景和新義安「三大戰役」,「拳神」蘇龍異軍突起

hh 2022/12/29 檢舉 我要評論

新義安又稱潮州幫,自誕生之初呢,便有著濃厚的潮汕印記。潮州古稱義安是粵東沿海潮汕四市的統稱,時代呢,生活著講何路華的潮汕人。20世紀30年代起,大批的潮汕人靠同鄉介紹、親戚關系涌入了香港謀生。香港社會通行粵語,廣府話是香港官話,講河洛話的潮汕人呢,更容易打成一片,抱團互助。新義安和前身義安的工商總會最初成員呢,都是來自于潮州講河洛話的潮汕人。

20世紀40年代末,軍統特務出身的國軍少將汕尾陸豐人向前接手了潮州義安工商會,改組金意庵。幾年時間風云化龍,在香港江湖與14K和勝和三分天下,相較14K和勝和,新義安顯得是更加團結穩定,這與林景為首的林氏三兄弟在背后的勤苦忠心是密不可分的。新義安。實行世襲制,至尊一個龍頭,下設五虎十杰,組織緊密,等級森嚴。1953年,向前呢,被港英當局認定了危險人物,驅逐出境,向前對林景留下了密信,新義安只能夠性向。

從此呢,林景開始了近半世紀的新義安大管家生涯,開疆拓土,拼搶地盤,不遺余力梳理組織架構,協調內外關系,兢兢業業輔佐項家三代,確保權力交接,忠心耿耿。江湖有云,項家江山林家打,此言不虛,萍水相逢,一生老鄉18歲,熱血少年,興許生死。

1930年,林景出生在廣東汕尾海豐縣梅龍鎮農家院,原名林大華。那個時候呢,貧窮、饑餓、疫病、戰亂,向無休止的夢魘一樣纏繞著這一群自稱是河洛移民的潮汕百姓。嶺南的太陽把林大華曬得又黑,小伙子上不起學,只舞得一手好詩。怪長輩不勤勞,只能怪時代不好,家里實在供不起半大小子的飯量。

父親說,大華,你該自己出去討生活了。母親說,不求富貴,在外面平安就好,生逢亂世,活命都是奢侈。善良樸素的農民理想雖然卑微但是很現實。林景背起了行李,和幾個同鄉擠進了一艘偷渡的小船,南下香港。天堂呢,從來都是對有錢人講的,十幾歲的少年漂泊他鄉,言語不通,籍籍無名,只能夠從早到晚的在三角碼頭做苦力,勉強的填飽肚子。凌晨引著咸澀的海風,中午烤著火辣辣的太陽,毫無預兆,突如其來的暴雨伴著驚雷,一次次喚醒又澆滅年輕的熱情。

夜色之中,望著維港對面的燈紅酒綠,對于在底層掙扎的林大華來說,出頭天是遙不可及的幻想,更是深深堆積在心中蓄力燃燒的渴望。直到少年林盡遇上了老大向前,西裝革履地向前,滿臉和善,拍著民警的肩膀說道,小老鄉,交易人。理解呢,感受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感。監工因人都把他們當作是做苦工的牲口,甚至街上講廣府話的普通人,碼頭工友的眼里,他們都是講著奇怪語言的外箱異類。表面是新安公司老板的向前,見人輒笑臉相迎,育人求來者不拒,

在九龍城寨頗有威望,備有國民黨支持,依靠潮汕老鄉摩拳擦掌,欲在香港打出一片天下。做過軍統特務的向前精明強干,面對屬下威嚴,親善兼具,身為國軍少將卻很重江湖義氣,善于收攏底層人心,放下身段,與打打殺殺的粗野之士稱兄道弟,給足手下酒肉風光,正值彪悍的少年林景,外表沉默寡言,內心熱血剛烈,也是愛恨分明,重情重義,「小老鄉膠幾人」,萍水相逢一聲老鄉,18歲熱血少年輕許生死,沒文化沒背景的林景呢,從此。定下了人生方向,

決心靠著忠心拼出一方「出頭天」,鞍前馬后,不辭勞苦,沖鋒陷陣,身先士卒。新義安老大向前幾年時間便坐上了九龍皇帝,林景功不可沒,深得向前的信任,輔佐新義安三代的肱骨之臣。1953年,向前呢,因組織黑社會從事非法政治活動,被港英當局驅逐出境,林景不離不棄,追隨來到了台灣。風光不再的向前在酒桌上遭到了國民黨高官羞辱,身旁的林景挺身護主,抄起了椅子甩到對方的身上,高官大為發火,將林景塞進了麻袋準備投海。

向前來回奔走,總算是將林景救下。此地不宜久留,你還是回香港吧,我在台灣無需掛念,新義安就交給你了。記住,新義安必須姓向。彼時呢,剛高中畢業的向華炎接手新義安,龍頭未穩,對內無法服眾,外界強敵環伺。港警呢,時刻想借機端掉新義安,風雨搖擺,林景回港之后呢,迅速穩住了局面,與堂弟林勝一起重塑幫規影響,梳理幫內組織脈絡,盤活話事人關系,安撫陳武,黃恩等元老,提拔培養新人干將,擴編部眾,左沖右突,幾場硬仗,狠煞和安樂,14K等對手威風,

在警戒,

重拾舊誼,借同鄉關系為籠絡日后的總華探長呂樂,以重金賄賂,利益交還,結成了攻守進退同盟,為新義安長期發展做大打下堅實的基礎。新義安型向,就必須安插向家的自己人向華強、兒子向展偉、女婿張亮聲在新義安的尚未崛起所需,出謀劃策,林景亦是從旁出力不少。1987年,港警將四眼龍向華炎逮捕入獄,風雨之際。三代向展偉呢,接棒了龍頭,幫內元老,新義安總教習「拳神」蘇龍早有異心,頗有借機取而代之之勢。先是向華波與蘇龍發生了沖突,

將蘇龍砍傷,蘇瀧慫恿愛徒,膝王陳志明幾次三番地到向華強的電影公司搞事,令命令門下了尖東之虎杜聯順在澳門將向華波砍傷。林景密切關注事態的走向,危難時刻堅決站在向家的一方,力推尖東虎中虎黃俊為新義安臨時坐館,分化蘇龍的勢力,蘇龍呢,派人砍傷了向華波。之后呢,緊急召開了幫派大會,將蘇龍開除了新義安。1989年向華炎出獄,向展偉坐位告穩,兩年間的定鼎安瀾,林錦居功至偉,眼光老辣了林景為新義安發掘了不少人才,包括早期元老紀寶,冷聲、新生代尖東霸王李泰龍,

五虎十杰中很多的都是的徒子徒孫,包括古惑仔電影陳浩南的原型灣仔之虎陳耀興,和上文提到的尖東虎成虎黃俊。20世紀九八九十年代,新義安發展至鼎盛,會員達到了十萬人,在香港控制了逾7000家菜館,夜場,一千余量的大小巴士,黃賭毒全面撒網,并涉足了電影制作、金融投資、酒店經營等行業。新義安的大管家林景看著新義安走過了最后的輝煌,龍城歲月。林錦禾新顏三大戰役,一油麻地火并和安樂。20世紀60年代中期,和自頭旗下的和安樂勢頭正盛,

坐擁「安樂汽水房」,數百號汽水工人在香港地下江湖囂張跋扈,以「水房」為號,攻城拔寨,水房氣勢洶洶,多次的與新義安發生了沖突。必須來了一個了斷,林景于水房老大約定在油麻地講述,

林景與警長講好了半小時內不做干涉。當天呢,景帶上了新義安百名門生與水房兄弟在油麻地展開了火并,狹路對決,刀光血影之間,新義安以全勝的姿態走出了油麻地。林錦一戰揚名。二、元朗混戰和合圖,七零年代后期,香港經濟蒸蒸日上,原來不被看好的元朗,成為了幫派眼中的香餑餑,眾家都想分一杯羹,競相的在元朗插旗征地。林景為首的林氏三兄弟率領著新義安與老牌幫會和合圖在元朗爆發了一系列的激烈沖突,最終呢,擊敗和合圖,成功拿下了元朗,

這就是香港香江湖史上著名的奮戰,三,尖沙咀狙擊14K,尖沙咀地處九龍黃金地段,歷來這是幫派必爭之地,為將尖沙咀納入麾下,林景把辛苦栽培的愛將,「紀保」安排到尖沙咀,14K對尖沙咀也是異常的看重,由黑白無常一漯河老漢鎮守,一時難以下手,紀寶轉而與連超合作,與14可以在尖沙咀進行了長達一年的拉鋸戰斗,打得14K節節敗退,最終呢,黑白無常倉皇退出,新義安吞象尖沙咀。

尾聲:隨著年齡的增長,林景逐漸的退出了角逐的前台,林景穩居幕后總管。九七回歸之后,林景隱退,將新義安大管家的位置交給了堂弟林江,2010年林景去世,告別了半個世紀的江湖風云,安然善終,享年81歲。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