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陳啟禮的遺體告別式上,警方出動近千名警力,防止幫會滋生事端

hh 2023/01/07 檢舉 我要評論

台灣竹聯幫的原總堂主陳啟禮,曾在柬埔寨被逮捕,后利用法律的漏洞,使自己無罪釋放。

出獄后的陳啟禮兩度中風,從柬埔寨飛到泰國接受治療。台灣「刑事局」掌握這一信息后,通過泰國警方準備在醫院抓人。幸虧得到消息的黃少岑及時打電話示警,陳啟禮搭乘的班機在曼谷機場落地后,馬上轉往廣州。在廣州待了幾天,在朋友幫助下,由澳門坐船偷偷回到台灣。

台灣,這處使他耗盡畢生心血卻又將他拋棄的地方,一想起來,就使他有一種莫名的憤怒與沖動。但是他明白,現在的台灣,已經不是以前的台灣了。

他始終有一種雄心,就是再來一次人生的輝煌。雖然他已經年近花甲,而且百病纏身,但是那種雄心,卻并未有半點消磨。

人生,本來就是很復雜的。他那隱藏在內心深處的雄心與表面上的平淡,充分地說明了這一點。

在于吳敦商談之后,陳啟禮又秘密召見了竹聯幫幫主黃少岑和幾位老級的人物,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讓黃少岑把幫中的事務交給新生代的趙爾文。

沒有人對他的話有異議,因為他是陳啟禮。

處理完幫中事務之后,他回到香港,并由香港轉去上海治療。幾個月后,他帶病返回柬埔寨。

匆匆回到柬埔寨的陳啟禮,把自己關在書房中三天三夜,沒有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什麼,也沒有人猜得到他在想什麼。

從這之后,,他并未離開過柬埔寨,也極少與竹聯幫聯系,更顧不上調解道上的恩怨。除了幾個昔日的兄弟外,其他人一概不見。只養花畫畫,偶爾出去走一走,放松一下心情。

每天的生活都很平淡,除了和一些老朋友敘舊外,就是去鄉下做一些善事。每當逢年過節,他都會買一些吃的東西,給生活貧困的人家送過去。

他這麼做,只是求得心理上的一種安慰。

回想起自己這幾十年來走過的路,他內心五味陳雜,他想來想去都想不通,究竟做錯了什麼。

每一個黑道教父式的人物,晚年都是很悲戚的,無論是上海大亨杜月笙,還是賭王許成申,到了一定的年齡,就得徹底離開黑道,不能再過問道的事。

江湖代代人才出,屬于他這一代的輝煌,也許已經過去了。心情好的,他也寫寫詩歌和散文,還有一些人生感悟和雜文,在朋友的幫忙下,他將那些詩、文、時事、世態的評論以及個人感慨結集出版,取名《風雨集》。

此書封面上有「風風雨雨原是甘露,點點滴滴豈放心頭——陳啟禮先生27至32歲囚于綠島之心路歷程」的文字,下面是他的簽名。

《風雨集》記錄了他所謂的江湖心得,里面這樣寫道:「世間的任何事,都會成為過去!當你遭逢艱難險阻,當你跌入萬丈深淵,當你陷身絕望哀痛,你都不需灰心喪志,只要勇敢地面對,它終將成為過去」,「忠,原本就帶著點傻。畫蛇添足地用愚忠來形容他人,豈不就更傻了。」

他一直自認為,他出于對台當局的「效忠」,制造了「江南案」,事后卻被判刑入獄。台灣媒體曾問他有何感想,對台當局是否有恨?他卻回答「沒有。」他說那個時候弟兄們對當局有些「愚忠」,就是這愚忠讓他們義無反顧。

他一生中所遭遇的風風雨雨,都在這本書中體現出來了。

病痛一直折磨著陳啟禮,雖經多番治療有所好轉,但情況并不樂觀。2007年6月,也就是香港鳳凰衛視記者采訪他后僅一個月,他病情開始復發,并迅速惡化轉移為胰臟癌。隨后,他在妻子陳怡帆及昔日兄弟的伴護下,從柬埔寨轉往香港求醫,期間還轉赴上海療養。

據媒體報道,在港期間,他飽受病痛折磨,瘦得不成人形,必須仰賴醫護人員或陪侍親信幫他翻身,并注射止痛針紓解不適。在上海期間,一度還傳出了他已病逝的消息,但迅速被其助手辟謠。

2007年10月4日晚間9點15分,這位曾經叱咤風云的「天下第一大幫」竹聯幫前總堂主,結束了他那波詭云譎的一生,終年64歲。

一個多月前,當他悄然離開棲身的柬埔寨,前往香港治療晚期胰腺癌時,其位于柬埔寨干拉省宗波烈村的超級莊園,還在緊鑼密鼓地施工。即便對在柬埔寨的許多好友,他的出行也秘而不宣。

這個被奉為竹聯幫精神領袖的老人,即使在他病入膏肓時,依然屬于台灣司法部門通緝的對象。令人喟嘆的是,在這奄奄一息的時刻,他還不忘操心幫務,因恐自己離世造成幫內大亂,他親點數位竹聯幫老大赴港和他見面。

他的死去,宣告了一個幫派神話的結束。其當年因「江南命案」所帶來的政治影響,以及他後來操控幫會勢力,染指政經兩界并大獲成功的傳奇,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注定將成為華人世界中黑白兩道相互合作的榜樣。

后記

2007年11月8日,台灣「竹聯幫」精神領袖陳啟禮的遺體告別儀式將在台北舉行。外界矚目的葬禮,陳啟禮生前皈依的海明寺悟明法師參與。

台灣警方為了約制各路幫派人馬角頭出席陳啟禮的喪禮,將在6日起進行全台的大掃黑。許多幫派骨干聞訊,紛紛離台避風頭,等到風頭過后才回台。

在遺體告別式上,警方出動近千名警力,在位于台北市大直的靈堂周邊路段部署戒備,防止事端滋生。據報道,由于竹聯幫眾及全省各幫派角頭悉數到場,警方反倒「樂觀其成」,趁機將幫眾的影像錄起來存盤,使這場喪禮意外成為警方的搜證大會。

前往參加這場黑道所稱的世紀喪禮的竹聯幫眾及全省各幫派角頭、社會各界人士大約萬人左右。台刑事當局重申,喪禮人士須遵守「不動員、不串聯、不以幫派名義參加」的三不原則,凡有違背者,警方將嚴正執法。據悉,包括香港「新義安」、日本「安欽會」等組織也都派代表跨海前往靈堂致意。

台警方當天幾乎精銳盡出,除了由各分局選派資深刑警編成辨識小組,辨識出席告別式各幫派分子外,靈堂四周也部署百名便衣搜證人員,靈堂外圍則為各派出所、保安大隊、保一總隊、特勤中隊警察,荷槍實彈在各路口站崗盤查,警網幾乎將整個會場層層包圍,動警察力之多為歷年來黑幫喪禮之最。

為監控幫派一舉一動,「刑事局」一早六時即進駐到靈堂「布線」,再度動用斥資千萬元的「行動SNG」,將靈堂現場一舉一動,透過衛星訊號實時傳送到八號分機,由「刑事局長」黃茂穗坐鎮監控。

從清晨六點起,竹聯幫各堂口兄弟,在堂口大哥的帶領下陸續抵達會場,總數大約兩千名左右,根據警方搜證,當天出席的大概超過40個堂口,包括老、中、青三代幫中大老及要角幾乎到齊。

告別式上午8點進行家祭,9點40分進行公祭,全部過程約三個半鐘頭。為了避免警察干預的困擾,治喪委員會遵守承諾,事先約制各路兄弟,出席的黑幫兄弟均未帶旗幟,也未穿堂口制服。公祭唱名時,司儀也全都避開敏感的幫派、堂口名稱,全改以公司行號、董事長稱謂。

家祭由陳啟禮的遺孀率領兒女及親屬進行。陳啟禮生前皈依的海明寺悟明法師,也拖著高齡90多歲的身體,由家屬推著輪椅參加。

家祭結束后開放公祭,各方代表均到場。

到場致意人士,都領到一本《風雨集》。下午三點十五分,十名竹聯幫中生代堂主扶靈,陳啟禮長子手捧靈位率隊前往火葬場,五點準時火化,骨灰隨即送往海明寺暫厝。

他的逝去,宣告了一個幫派神話的結束。

他身后留下多少遺產,一直是個謎。他生前曾跟媒體說,家里的保險柜內一般都放著百萬美鈔。目前,他在柬埔寨有1棟占地3000多平方公尺的豪宅,還有一個類似五星級飯店的度假村;而台灣這邊的產業,則剩下承安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了。

他在柬埔寨期間,一直是做房地產買賣的。他買下的度假村,距離金邊市區約10來分鐘的車程,前方的公路一頭可連接到越南,另一頭可接到中國大陸的云南,地理位置相當重要,可見他的投資眼光。柬埔寨一直有傳言,說這個度假村附近地底發現石油,地價起碼已經上漲40倍。

就算有再多的錢,他也帶不走了。帶不走的,還有他的未了心愿。

據他身邊的兄弟說,他生前最遺憾的就是沒有見到兩岸統一,以及到北京看奧運。

他這一生中,有太多的遺憾,只是別人不知道而已。縱然是跟隨他多年的兄弟,也無法讀懂他的心理,否則,他就不叫「旱鴨子」。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