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和校長」雙鷹青,入境濠江對上崩牙駒,跑路后成為茶餐廳老板

hh 2022/11/14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天來講講勝和一位大人物,雙鷹青。

雙鷹青,出生于70年代,自幼生活在荃灣一帶,長相十分帥氣,并且高個兒,十多歲就足足有五尺十,走在校園每個角落都成為一道風景,正值豆蔻年華,情竇初開,同時又得到眾多女性同學的仰慕,于是春心萌動,墜入愛河,結果被學校發現,鬧得滿城風雨,雙鷹青最終被迫輟學,開始混跡街頭。

當時在英國殖民統治下,法治薄弱,社會風氣敗壞,催生了眾多社團組織,「14K」、「新義安」、「和勝和」進行著長期的地盤爭奪,街頭混混隨處可見,雙鷹青也難免跟這些人混上,長期聽著那些江湖傳奇故事,一個比一個精彩,他也開始深陷其中,并且順理成章地加入勝和,過上了打手的生活。

白天下的荃灣看似平靜,到了午夜以后,夜場的霓虹燈照亮了街頭,燈紅酒綠,響亮的音響震耳欲聾,其中摻雜著金錢、欲望,在黑暗中放肆狂遙。

初出茅廬的雙鷹青負責在荃灣的夜場里看場,這里魚龍混雜,充滿著各色各樣的人,更有些流氓痞子鬧事,雙鷹青出手心狠手辣,三拳兩腳就能制服一位醉酒壯漢,接觸多了以后,他也逐漸習慣這種野蠻生活。

混了幾年后,雙鷹青憑借著卓越的外貌和一副好身手,開始混出了名堂,旗下也開始招收門生,因為胸前紋著雙鷹的圖案,其綽號由此而來。

雙鷹青日常穿搭基本是唐裝配上一對功夫鞋,有了勢力以后,也負責荃灣一些賭檔的看場,晚上到一些夜場、街市收保護費,后來從社會上招攬了一大批靚仔青少年,專門培養他們成為打手,江湖人形容其為古惑仔培訓學校的校長,于是乎便誕生了「勝和校長」這一稱號。

有財有勢后雙鷹青的野心也隨之增大,不斷在荃灣各地插旗,趕走其他社團的人馬,那是個用拳頭說話的年代,所以雙鷹青才如此注重,用各種格斗技巧培訓打手,屆時,他已經統治荃灣大部分夜場,成為荃灣的地下皇帝,風光一時。

到了90年代中后期,濠江賭業正值繁榮時期,各路人馬自自然然都想在此分一杯羹,同時也包括了香港新義安、聯公樂、和勝和等組織,勝和更有上海仔、刀文龍等猛人先后插旗,但無奈面對著澳門地頭蛇崩牙駒,最終還是被打得滿地找牙,眼看將要失去這塊肥豬肉,勝和高層尤伯、國華等人從長計議,決定派出風頭正盛的雙鷹青,西戰濠江!

那是1996年一個秋高氣爽的晚上,雙鷹青身穿唐裝配功夫鞋,帶上幾位門生一共踏上通往濠江的快艇,伴隨著鳴耳的馬達聲,往澳門飛馳而去,水面劃出了兩道白白的浪蛇。

另一邊,崩牙駒早已收到消息,有一位堪比14K陳惠敏和新義安蘇龍的猛人即將前來,早早在軍師石永祥的策劃下,安排好身旁站著的兩排黑衣打手,嚴陣以待,之后雙方交手后,根據傳統功夫,以點到為止,雖然雙鷹青最終猛虎不敵地頭蛇,無功折返,不過他越級挑戰的作風和勇猛打斗的形象給崩牙駒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事過后,也作為美談流傳于港澳兩地。

返港以后,雙鷹青士氣沒有低下,反而更加高漲,或許他深知,只要變得更強大,總有一天能夠那個男人肩并肩,看天下。

90年代尾至到千禧年初期,雙鷹青以「Co Co Duck」為大本營,包攬了荃灣所有夜場的「丸仔」生意,撈金撈得風生水起。

無間道不只是在電影上能見到,反而電影上那些情節的靈感都是取材于現實,同時這也是港警打黑的一個重要手段,并且就發生在雙鷹青身邊,當收集到足夠的違法證據之后,在2000年底,港警開展了一項以「Bobhare」為代號的打黑行動,目標人物就是雙鷹青。

雙鷹青氣急敗壞,但無暇顧及這名「二五仔」(內奸),在港警全港追捕下,他落荒而逃,自此消失人間,而身邊幾位得意門生都被捕入獄。

財力勢力盡失的雙鷹青來到了與香江一水之隔的深圳福田水圍村落地生根,利用早些年的積蓄開了一家茶餐廳,經常在店里和一些來自香港的貨柜司機吹水暢聊,同時他也一手一腳打理好店鋪,臉上昔日的霸氣早已煙消云散。

雙鷹青數年來一直在深圳市內低調生活,經常感嘆這個變幻無常的世界「以前賣丸仔,一安士才賺得那一兩千塊,還冒著要做幾年牢的風險,現在一杯奶茶成本幾塊錢,能賣個十幾二十塊,利潤可觀,真的還不如賣奶茶。」

時隔八年后,雙鷹青決定回港發展,當然,首先要償還八年前那條「尾數」,吃了幾個月牢飯,出來以后,依然活躍,在2009年當上了社團「揸數」,而猛人寶明和薯仔則當上了坐館,之后他更是仗勢并伙有著「元朗賭神」之稱的爛賭平,在元朗一帶合作搞房地產生意,同時與鄉紳高佬和關系密切,經常聚在一起密談。

近年來雙鷹青也過得十分低調,很少插足江湖事,同時隨著社會發展,打黑力度有增無減,昔日紅極一時的大佬,很多都已經被窮追猛打,四處逃竄,躲在大陸經營小生意,以前面對惡勢力,十分畏懼,如今一個報警電話,對方屁顛屁顛地就跑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