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黑幫壟斷油尖旺泊車表位,「無本生利」月賺百萬元

hh 2022/09/24 檢舉 我要評論

香港尖沙咀及佐敦兩區停車咪表位供不應求,間接導致區內違泊問題十分嚴重,但竟然有數以百計的公共咪表車位,成為了黑幫的搖錢樹。原來,一班來自不同社團的黑幫分子,看中了區內車位不足的商機,長期霸占多條街道的咪表車位,并以近四倍價錢出租予駕駛人士。有人估計,整個油尖區所有霸表位集團,每個月合共賺過百萬。

據悉,油尖區的霸表位黨主要來自兩個社團,尖沙咀的表位大多由新義安霸占,而佐敦一帶的霸表位活動則是由和勝和的南亞幫包辦。尖沙咀金馬倫里那條路,屬新義安的勢力范圍,長期也泊滿車,11個表位也不夠用,只見兩名男子一直不斷將車輛駛倒來倒去,仿佛整條街也是他們的私人停車場。每隔15分鐘左右便有車主光顧他們,生意非常好,當中大部分都是熟客。

他們收費為30元一小時,最低消費2小時,價錢是咪表位的近四倍,也有12小時的日泊套餐,收費為160。除了金馬倫里,附近的加拿芬道,同樣有數名南亞裔黑幫,長期霸占香檳大廈外的6個咪表位。佐敦白加士街食肆林立,車位需求同樣緊張;雖然尖沙咀警署坐落在街口,但寶靈街和佐敦道一段的25個車位,則被有黑幫和勝和背景的南亞人長期霸占。據悉只要你停在旁邊等候表位,不出半分鐘就有南亞人上前驅趕,其后又有南亞人主動走上前招攬生意。

而這班南亞人霸占這條街至少十年,25個表位在白天時分,會長期停滿他們客人的車,連表位一旁也泊滿了整整一行車,貨車停靠上下貨物也相當困難。對面的【偉晴街】,同樣集結了數個南亞裔黑幫,不單止霸占表位,就連路邊也擺放著欄桿、折凳等雜物,不準別人停車;而他們的運作比【白加士街】更有規模,會以對講機互相指揮走位。

雖然【白加士街】的南亞黑幫,向表示生意差了很多,但據消息人士了解,基本上每隔十分鐘便有駕駛人士光顧他們,他們所霸占的的25個表位,連同并排違泊的車輛,同一時間至少也有三十多輛車子停泊。他們一天開工12小時,假設每輛車也停泊兩小時,單是計算咪表位,全天總共有150輛車光顧他們,一天至少賺6000元,換言之一個月已經賺180000元。當遇上警察抄牌,就算幫25個車位入15分鐘表,都只需花$50,可以說得上是無本生利。

至于【金馬倫里】那條路,雖然只得11個表位,但整條路至少也同時停泊著近20部車,而且收費又比【白加士街】要貴,假設每天有10輛車是日泊,又有60輛車泊時租,他們每日已穩賺$5200,月賺近$16萬。事實上,吳松街、廟街,甚至山林道、河內道,也有其他霸表位集團運作,因此有人推斷,整個油尖區的所有霸表位黨,每月收入肯定過百萬。

其實代客泊車這行業也曾風光一時,八、九十年代最鼎盛的時候,幾乎整個灣仔、尖東也站滿泊車仔,每間夜總會、酒樓、酒吧夜店都會有一檔代客泊車,雖然泊車仔底薪只有二千多元,不過光是收取顧客給的小費,也已經可以買到樓。這麼好賺,自然被黑幫包攬經營,代客泊車因而成為各大社團的重要收入之一。

也因此,大多泊車仔也是江湖中人,不少江湖猛人也是泊車仔出身,例如已故新義安「灣仔之虎」陳耀興,也曾染指代客泊車生意,當時灣仔、銅鑼灣八成夜店泊車生意都系由他包辦,手下過千人,其后勢力擴大上位做新義安灣仔區負責人了。不過自1995年起,政府管制酒后駕駛,令到夜店泊車需求大跌,1997年之后經濟低迷,夜總會更是接二連三地倒閉,代客泊車生意跌至谷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