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和太上皇」囝囝:金錢鋪出的江湖路,身家數十億操控社團老大

hh 2022/12/01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香港最大社團中最有實力的金主,雖然不是社團的老大,但卻能影響誰來當老大;

他擅長「合縱連橫」,和各大社團的頭目打好關系的同時,慢慢壯大自身勢力,影響力也越來越大。

他就是和勝和的大佬囝囝,坊間稱他為社團里的「太上皇」。

「囝囝」于一九五八年生于香港元朗的唐人村,他所出生的家庭,那是一個名門望族。

自幼「囝囝」便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住的是上千平方的大別墅,簡直不要太豪橫!

他的父親給他取名張銓漢,對他疼愛有加,經常稱呼他「囝囝」,在粵語中,「囝囝」就是寶貝兒子的代稱。

在那個時代,普通人家能有幾個人能填飽肚子,而張銓漢一家有幾十個下人,想要什麼有什麼,對于他來說,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張銓漢雖然家境極好,但他和一般的富家公子不同,他自幼就在學業上表現出色,常在學校里拿到三好學生。

后來,他仗著家庭的財力和與生俱來的天賦,去了歐洲學習深造。

留學畢業后,他繼續留在歐洲,并發展自己的事業,靠著在學校里所學的理論,再結合實際,隨機應變下,張銓漢賺到了不少錢,同時也驗證了自己的賺錢能力。

在電視劇《楚漢驕雄》中有一句說的項羽遷都的童謠:「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在電視中,這話說的是項羽出身彭城,可卻定都在咸陽,雖然成了最強的諸侯,卻沒能讓家鄉的百姓看見,就像穿著名牌衣服在夜里行走,沒人看得見。

一般在戰場上立了大功的將領,都會光榮地回到自己的家鄉,炫耀一番。

張銓漢也是如此,八十年代末期,他從歐洲回來,拿著自己人生中的首筆財富,返回香港。

按照那個時代的情況,黑道勢力猖獗,普通人要發展壯大,就必須要有一個靠山,而加入社團才是最好的選擇!相反,沒有靠山,很多情況下,都是會受人欺負。

張銓漢看準時機,便投靠了香港三大幫派之一的和勝和社團,開始自己的江湖生涯。

他成了和勝和元老「啊矮」的門生,「啊矮」是和勝和社團里的超級大佬,在社團里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張銓漢能成為他的門生,算是占了人和。

因為自己身家豐厚,又是出身于元朗一帶有頭有臉的家族,張銓漢就仗著這里的地利招兵買馬,很快手底下就有不少馬仔聽他差遣。

另外,他還和「上水皇帝」白頭仔、白頭福兄弟、前社團坐館「訴苦森」、前社團「揸數」山頂標等十八人組成了同盟。

在一個漆黑的夜里,十八個人相逢,相見之時,天雷勾地火,眾人舌頭髮燙,于是砍下雞頭,燒了黃紙,義結金蘭。

因為當時大家都覺得口渴,所以叫「燒十八友」。

無論是戰爭,或是經商,天時、地利、人和皆占的情況下,都很容易就能取得勝利!

張銓漢那時候財大氣粗,自身手下就擁有不少人,背后有了社團這幫猛人做后盾,坐鎮出身的地方元朗,做事自然是順風順水。

他在自己的地盤上開發起樓盤,合作的對象還都是「新鴻基」這種大公司,一時間腰纏萬貫。

他在元朗街旁,擁有幾十家商鋪,每個月都有幾十萬的進項。

而且,他在元朗還有很多家財務公司,這些財務公司主要就是賺高額利息的錢,自己又有社團背景,也不怕爛賬收不回來,再加上每個月的利潤,他已經積累了幾十億的資產。

張銓漢開的都是豪車,有法拉利F430,有奔馳ML350,奔馳C200L等等,出門拎著的是昂貴的手提包,吃的是鮑參翅肚,喝的是八二年的拉菲,生活極盡奢華。

那時候,元朗還是14 K「四眼細」的地盤,坊間流傳著「14K元朗一桿旗」,說的是14K勢力在元朗一家獨大。

而之所以14K能在元朗一家獨大,那便是因為「四眼細」這位猛人,坊間稱其為「元朗之虎」,在元朗「四眼細」的勢力無疑是最大的。

張銓漢雖然是土生土長的元朗人,但「四眼細」也是本地人,而且「四眼細」在元朗深耕已久,任何人想到這兒分一杯羹,那無疑是癡心妄想。

張銓漢到元朗插旗,充分體現了「合縱連橫」的精髓,他先是去見了遠在英國的14K話事人「牛老大」,然后又通過「牛老大」的關系,與香港這邊的14K搭上線。

并且,張銓漢的情商很高,他用手中的銀子來籠絡人心,在金錢的攻勢下,「四眼細」的很多手下都投靠了張銓漢,金錢的魅力巨大,不僅14K的人跑到他手底下來,連自己的同門也有很多離開原先的老大,投靠到他這兒來。

張銓漢以天價把「高佬安」的得意弟子,「日本仔」給收購了,「日本仔」是和勝和社團的「雙花紅棍」,比14K的「雙花紅棍」陳惠敏也不遑多讓,不過他的江湖地位比陳惠敏低了不少。

張銓漢的麾下,除去「日本仔」外,還有「姑爺偉」、「細蘇」、「懵良」這三名悍將,都是他們的心腹。

坊間稱這四個人是張銓漢旗下的「四大金剛」,平時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都由他們來做,比如從元朗低價收購土地,然后以更高的價錢出售。

可以想象一下,黑道背景的人去低價收地,這中間很多時候都會用卑劣的手段來進行。

一個人的財富積累到了一定的地步,在社會上混得風生水起的時候,即便他是一個惡貫滿盈的人,卻仍舊想要一個好名聲,這是人之常情。

而和勝和的社團里,最大的盛宴無疑是每隔兩年舉辦一次的「坐館之爭」,也就是每兩年都會選新一屆坐館,坐館也就是整個社團話事人的身份。

每一年,對于坐館這個位置感興趣的人有很多,但事實上還有一些人的話事權,在坐館之上,比如「雞腳黑」、比如「上海仔」,比如「大飛」、比如「傻福」這些人都是社團里勢力極大的元老。每一年出來競選坐館的人,多是需要靠著他們在背地里支持。

張銓漢勢力比不了這些人,但是他的錢多,在選坐館的時候也需要錢,因此每次大選,他也會動用無數金銀來幫助自己所支持的人上位。

這是一種非常巧妙的手段,就像東漢末年,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一般,自己支持的人上了位,雖然多了一切權力,但仍舊離不開錢,也就是說仍舊擺脫不了張銓漢的控制。

幾屆的坐館之爭下來,張銓漢所扶持的人幾乎都能上位,因此他在社團內部有極高的聲望,被江湖人稱為「勝和太上皇」。

事實上,兩年選一次坐館,實在是太短暫了,還沒站穩跟腳,就又得換人了。

而前面所說這些在背后支持坐館的大佬們,他們都是退居二線的社團高層,不過早年積累下來的勢力一直都在,在社團里仍舊擁有絕對的話語權。

就像電影《扎職》里面陳惠敏所扮演的社團元老那樣,一群為了爭上位而大打出手的年輕人,能上位的往往是相對好控制的那位,最終的贏家依舊是在背后的元老們。

張銓漢表面上是社團中人,實際上卻是個生意人,拿出錢來投入,事成之后自然是要得到回報,也因此,在典型的江湖人眼中,對他不是很待見。

就比如「勝和校長」雙鷹青便對他不太感冒。

「雙鷹青」是快意恩仇的古惑仔,性格暴躁,好狠斗勇,一身武藝超群,為社團培養出不少打手。

他雖然沒有張銓漢那樣掙錢的能力,但也看不起用錢來鋪平道路的張銓漢。

當初張銓漢在元朗低價收購地皮的時候,「雙鷹青」就因為利益,跟他產生了摩擦,雙方就此結下梁子。

一次,倆人在宴會上同席而坐,卻像是冤家對頭一樣,相互越看越不爽。

「雙鷹青」是個脾氣暴躁之人,盯著張銓漢劈頭蓋臉地就是一頓臭罵。張銓漢在社團乃至江湖上,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被「雙鷹青」如此羞辱,臉皮上有些掛不住了,隨后就出口反擊。

倆人從罵戰差點升級為肉搏戰,幸好同門在場拉架,當晚才不歡而散。

要說打斗,張銓漢當然比不上「雙鷹青」,但是要比人多,「雙鷹青」卻是要遜色于張銓漢,因為這世上最強的武器便是銀子。

還記得電影《龍城歲月》里,在一開始選坐館的過程中,「大D」四處花錢賄賂各大元老,各大元老拿了錢也都支持「大D」當坐館,不過最有威望的元老「鄧伯」卻是說出這麼一番話:「如果誰給的錢比較多就選他上位,那還不如把位置拿出來拍賣!」

「鄧伯」是一心為社團發展的人,但現實中每個人都很現實,都奔著金錢而來。

本質上,都淪落到混黑道了,不僅要做臟活累活,還得逃避阿sir的抓捕,不就是為了賺點錢嘛,真要說到兄弟情誼,那些大都是虛的。

而社團馬仔們爭相上位也是這個道理,因為在江湖上地位越高,就猶如一張名片一樣,能接觸到的上層人士也越多,想賺錢就得網上爬。

和勝和以前的坐館「上海仔」,原先也只是一個泊車馬仔,靠著口齒伶俐,打入富豪圈,又攀上了富婆余寶珠這位干媽,很快就靠著人脈資源間的信息交換賺得盆滿缽滿。

「上海仔」經常充當中間人,幫別人組織飯局、酒局,幫別人把項目談好。如果談好了「上海仔」能抽成多少個點;如果沒談成「上海仔」能收到多少錢,這些都是事先說好的。也就是僅憑一張嘴,一點人脈關系,就把錢給賺了,簡直就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其實,張銓漢也做過好幾次這樣的事情,大多數都是開發商委托他找鄉紳地主們一起吃飯,這可都是一出手就是數十個億的大工程,張銓漢靠著這些飯局也賺到不少錢。

「上海仔」于2012年為了幫人拉票,舉辦了一次聚會,那次他把張銓漢這位最具影響力的大佬也拉入局,張銓漢帶著有影響力的鄉紳們到場赴約,有張銓漢在,這事十有八九會成功。

可聚會完沒多久,這場江湖飯局就被各家媒體瘋狂報道,一向低調的張銓漢被抬到了公眾面前。

并且到場聚會的人因為報道,都有各自的麻煩得去處理,就連「上海仔」都不得不離開開港島躲避危險,但張銓漢卻是毫發無損,簡直是神通廣大。

2021年,六十三歲的張銓漢在酒店里擺了十多張宴席為自己慶生,百多個江湖大佬到場賀壽,不難看出他的江湖地位有多高。

張銓漢已經提拔了四五個坐館人選,聽說下一屆的坐館他有意捧起自己的得意門生「姑爺偉」,而他則繼續當「太上皇」。

當然,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勝和的大部分成員都曾被關進牢房過,顯然,作為黑道的他們,生存空間已經所剩無幾了。畢竟,現在的社會已經不是以前那種刀光劍影的社會了。「以和為貴」、做正經的買賣才是硬道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