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拳王安」江湖幽夢影:勝和「佛系坐館」陳安,前期勇猛異常,后期低調到極致

hh 2022/11/09 檢舉 我要評論

陳安,出生于60年代的香港一戶普通人家,談不上貧困,也算不上富有,陳安自幼心地善良,路過一乞丐也想將口袋中的硬幣掏出來給對方,在亂世之下,如此舉動實屬難得。

但正所謂人善被人欺,一心向善的陳安偶爾會遭到同齡小朋友搶奪手中的食物和錢財,他的善良也逐漸被磨滅掉。

「五億探長」呂樂親手搭建了貪污帝國,在亂世之下無疑是雪上加霜,促使黑勢力迅速成長,侵蝕著香港這個城市。

這一切都被陳安看在眼里,他意識到,唯有令自己強大,才能在這片彈丸之地上得以生存,于是,他開始了習武。

年紀輕輕的他,便走進了武館,并且一發不可收拾,他逐漸癡迷于武學,恨不得一天24小時呆在武館,他喜歡腳踢沙包發出的聲音和那種狠勁,更喜歡跟別人切磋。

那時候的武館混雜著很多社團人士,他們都熱愛武學,多數是社團的打手,其中少不了和勝和的成員,不久以后陳安以卓越的身手被和勝和的人相中,有后台撐腰總比獨自闖蕩要好,陳安便跟無數年輕人一樣,踏上了江湖路,加入了和勝和。

這里,可以說是陳安的舞台,他在社團曬馬、搶地盤打斗時,以杰出卻又不致命的身手,令到對方啞口無言,甚至對其產生敬佩之意,陳安逐漸在社團中嶄露頭角,不久后便從四九仔升到紅棍。

但是打打殺殺的日子,無法避免受傷,甚至一個不小心便去了閻王那里報到,他渴望的是提高自己的拳頭實力。

「新義安」總教頭蘇龍,在江湖上無人不識,在黑道上出了名的金牌打手,幾乎都跟他學過泰拳,包括「灣仔之虎」陳耀興、「尖東虎中虎」黃俊、「尖東之虎」杜聯順,甚至是周星馳、劉德華、盧惠光等等也曾經跟他學藝。

陳安久聞其名,欲拜其為師,提升武藝,最終在其一番誠意之下,成功拜蘇龍為師,學習泰拳,并且天賦異稟,很快便學有所成。

隨著香港社會秩序的改善,昔日各社團曾經紅極一時的坐館、龍頭大佬,都成為了阿Sir的眼中釘,他們很多不是被收監就是被迫跑路,剩下的也很多都已經歸隱幕后,江湖霸氣逐漸煙消云散,打打殺殺再也搬不上台面。

在21世紀初,阿Sir利用無間道收集充足的犯罪證據,手持名單全港追捕和勝和荃灣猛人雙鷹青,其手下幾名精英先后被捕,雙鷹青則潛逃深圳,消失在人間。

之后接手社團坐館的胡須坤,也在上位短時間內碰上阿Sir的雷霆萬鈞掃蕩行動、連番打擊,天天被「請」回警局喝茶,導致社團灰色地帶的生意「無啖好食」,胡須坤怕有大麻煩,也紛紛離港到深圳養老。

屆時,坐館之位成為燙手的山芋,各元老叔父商量一番以后,決定將拳手出身的陳安推上位,但陳安審時度勢,眼見前輩門不是逃亡就是被收監,極度不情愿接手坐館之位,但「國不可一日無君」,最終還是半推半就地當上了社團坐館。

在這種大環境下,陳安也只好采用歸隱政策,不過問社團大小事務,任由其自由發展,天天呆在武館里閉關,社團內其他成員很難看到他的身影。

當被問起社團坐館的時候,勝和中人莫不搖頭嘆息「他那麼精明,躲起來不問世事,比起以前,凡是當上坐館的都成為了阿Sir的眼中釘,現在阿Sir見他那麼怕事也不管他了,他還跟那個盧惠光搞了個拳擊比賽,穿得斯斯文文出來見媒體,身上絲毫沒有江湖氣息。」

以前警匪合作年代,市民見到阿Sir都不覺得有安全感,被人勒索都不敢報警,因為他們知道于事無補,如今的市民不再畏懼黑勢力,大部分街鋪老板如果被人勒索,都會選擇報警來避免,「黑勢力好兇嗎,我打三條九,阿Sir一下子就來到了,將他們通通送進牢房。」一位店主如是說。

陳安在任職兩年內安分規矩,低調行事,兩年后順利卸任,但最終依然逃不過無間道埋伏,在2006年被起訴「管有黑社會文件」,吃了9個月的牢飯,出來以后隱退江湖,不再過問社團事務,不過經常參加一些江湖宴會,跟一班老朋友吹水聊天。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