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女賭王」司徒玉蓮:貧民窟走出的百億女富豪,晚年凄涼:親情上一無所有

hh 2022/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是貧民窟出身的女富豪,曾是江湖大姐大,嫁入豪門后卻與丈夫性格不合,失婚后不僅獨自將三個孩子養大成人,并賺得百億身家;

她的利益與黑道息息相關,游走在眾黑道社團之間,社團長年的火并之下,她卻能置身事外,屹立不倒。

她就是「澳門女賭王」,司徒玉蓮。

司徒玉蓮出生于1947年,是廣東開平人,當年「逃港潮」爆發,司徒玉蓮的雙親也在那時候帶著她來到香港的深水埗。

那時候深水埗是內地難民的集中營,這兒同時也是香港的貧民窟,環境很差,幾萬人擠在這麼狹小的一塊地方,住的房子大多是鐵皮包裹的木屋,街道上污水橫流,用「臟亂臭」都難以形容。

1953年,香港有史以來最嚴重的的一場火災發生在了深水埗石硤尾,這場大火淹沒了一萬兩千多個家庭,導致近六萬人無家可歸,這對于原本居住在石硤尾的貧民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司徒玉蓮一家便是那一萬多戶家庭中的一戶,在大火燒起來的那時候,石硤尾街道上人山人海。在混亂中司徒玉蓮和弟弟走丟了,六歲的司徒玉蓮就展現出她懂事的一面,她獨自照顧了弟弟兩天。

兩天后,司徒玉蓮終于找到了父母,但是家沒了,一家人靠著幾張攤開的紙皮箱在大街上度過了兩個多月。

1954年,出于人道主義,當局修建了供難民居住的公屋,雖然鋼筋水泥的結構比起原本的鐵皮木屋是好很多,但是由于人太多,能分到的面積就很小。

司徒玉蓮一家子也分配到了一間,不過公屋極小,一家10口人,只能擠在11平方公尺的屋子里。

司徒玉蓮與其他窮人家的孩子不同,她自幼就喜歡讀書,雖然家庭條件供不起,但她卻是很堅持,斷斷續續,直到讀完國中畢業。

國中畢業后,她在九江街找到一份巴士車售票員的工作,這一年她已經17歲。

司徒玉蓮的媽媽一直都想著女兒能嫁入豪門,再回過頭來改善自家的經濟,因此沒少給司徒玉蓮介紹華僑。

這種「賣女兒」式的相親,司徒玉蓮很排斥,她也很機智地化解,每次見到那些年過半百的老華僑,司徒玉蓮就扮傻,讓對方主動放棄。

司徒玉蓮工作的地點九江街,在江湖上又稱「惡人谷」,是14K的開山元老「大鼻登」一手開辟的,一直作為14K「龍頭」所在的「孝字堆」的根據地。

那年頭黑道無孔不入,司徒玉蓮所在的巴士公司也是在14K的掌控之下,因此司徒玉蓮在此結識不少江湖中人,并且與14K日后的「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結緣。

早年「胡須勇」還是開巴士的司機,司徒玉蓮在車上賣票,胡須勇與司徒玉蓮倆人不僅熟識,而且關系極好,倆人義結金蘭。

沒多久后,「胡須勇」為了生計步入江湖,由于朋友多、面子廣,漸漸地手底下有了幾家賭檔的看場權。

在「胡須勇」的推薦下,18歲的司徒玉蓮到了賭檔工作,也在那時候開始司徒玉蓮的命運發生了改變。

司徒玉蓮嘴巴很甜,說話總是能讓人感到如沐春風,并且她極其善于察言觀色,因此在賭檔這種三教九流的聚集地很是吃得開。很快,她就還清了父親在外面爛賭欠下的債。

后來,「胡須勇」大戰「大圈幫」,把兇名赫赫的「大圈幫」斬于馬下,在江湖上揚名立萬,從此開始四處插旗,最終成為14K的「毅字堆話事人」,在江湖上地位超然。

「胡須勇」成名后也沒有忘記義妹,他拿出三萬塊與司徒玉蓮合伙開了一家賭檔。

司徒玉蓮憑借著「胡須勇」的人脈,以及自己豐富的管理經驗,將賭檔打理得井井有條,事業蒸蒸日上。

之后司徒玉蓮又為賭檔做了個配套設施,開了一間放數的財務公司,利息很高,有時候甚至比賭檔賺得還多,有「胡須勇」這位江湖大佬在,司徒玉蓮也不怕壞賬。

到了這兒,就不難看出,司徒玉蓮很善于利用身邊的資源。

有了錢,她在家里的地位也跟著水漲船高,母親再也不會帶她去跟老年華僑相親了,不過她的緣分也到了,但是卻是一段孽緣。

曾老板出身大族,祖上多輩經商,是個「富N代」。他常來司徒玉蓮的賭檔里捧場。由于年少多金,長得英偉不凡,最主要的是來頭還不小,這無疑是年輕少女們心中的白馬王子,司徒玉蓮也不例外。

司徒玉蓮在26歲那年,嫁給了曾老板。在不少人看來,她這無疑是「山雞變鳳凰」,與此同時她實現了母親希望她嫁入豪門的夢想。

但事實上,一直以來「山雞變鳳凰」這種事,能有好結局的并不多。

司徒玉蓮的婆婆一直嫌棄她出身貧民窟,她為了討好婆婆,那是百依百順,婆婆看重兒孫,司徒玉蓮也極為賣力,結婚四年里給曾老板生下了兩男一女。

常言道,孩子的生日同時也是母親的苦難日,作為女人,婆婆也清楚生育的艱辛,但她對于司徒玉蓮始終是有成見。

作為男人,曾老板夾在母親與媳婦中間,卻沒能將事情處理好,最終的結果顯而易見,就是家庭破裂。

司徒玉蓮跟曾老板失婚后,堅持帶走三個孩子。為了避免前夫一家的糾纏,她帶著孩子遠走他鄉,來到澳門落腳。

不得不說,古人一直強調嫁娶需要「門當戶對」,這可不是瞎說,窮人與富人之間無論是在思維,還是在文化上,是有很大的差異的,很難相容。

七十年代末,司徒玉蓮獨自帶著三個孩子在澳門舉目無親,所幸義兄「胡須勇」認識賭王何鴻燊,靠著「胡須勇」的關系,司徒玉蓮來到何鴻燊手底下工作。

她作為一個開過賭檔的人,在為何鴻燊經營賭廳時表現出她高深的造詣,憑借著豐富的經驗,以及高超的手腕,成為賭王的左膀右臂。

由于工作原因,賭王又引薦了「街市偉」給司徒玉蓮認識,「街市偉」便是司徒玉蓮的第二任丈夫。

「街市偉」,原名吳偉,司徒玉蓮比他大9歲,年輕時也生活在香港,那時候他還是菜市場里的一個豬肉攤販,后來加入社團,便有了「街市偉」的綽號。

「街市偉」因為跟人爭吵,剁了對方一刀,逃到菲律賓,后來在菲律賓開了賭檔經營得很好,何鴻燊拋出橄欖枝,邀請他來到澳門為自己打理賭廳。

司徒玉蓮和「街市偉」都是來自香港,又都是出自貧民窟,倆人惺惺相惜,工作上又需要經常聯系,很快就擦出了愛情的火花。

隨后,倆人合伙又涉足房地產市場,賺得萬貫家財,江湖人給了他們一個很貼切的綽號「神雕俠侶」,剛好司徒玉蓮年紀比「街市偉」大,倆人又都很有能力。

倆人結婚后,「街市偉」住進了司徒玉蓮的別墅里,但這里頭還有司徒玉蓮為曾老板生下的三個孩子,他們很不喜歡「街市偉」這位繼父,甚至可以說是厭煩,這也為司徒玉蓮再次失婚埋下伏筆。

1998年,賭王推出了「包廳制度」與「疊馬制度」。「包廳制度」需要有錢、有關系的人才玩得起,司徒玉蓮夫婦在何鴻燊身邊做事,再加上在地產上賺得豐厚的身家,自然是最有條件承包賭廳的人。

司徒玉蓮與「街市偉」承包下了一間賭廳,利用「疊馬仔」為自己招攬來不少客戶,賭廳業績從原本每個月的兩三百萬變成一個億,足足增長了數十倍,事業蒸蒸日上的同時,司徒玉蓮也被江湖人稱為「澳門女賭王」。

在此還得說說「疊馬仔」這個職業,其實就是為賭廳招攬客戶的人,「疊馬仔」的傭金極高,賭廳的營業額里,包含百分之四十的稅收、百分之四十的「疊馬仔」傭金,剩余的百分之二十才是賭廳的收入。

做得大的「疊馬仔」甚至可以影響賭廳的生意,這個職業可以說是純靠人脈,類似房地產中介,算是一本萬利的生意,因此也引來了不少江湖人到賭廳里龍爭虎斗。

而當時掌控著大部分「疊馬仔」的江湖大佬便是14K的「摩頂平」,「摩頂平」與司徒玉蓮的私交甚好。

司徒玉蓮在澳門發達了以后,正好義兄「胡須勇」想轉行做正經生意,于是在司徒玉蓮讓「摩頂平」帶著「胡須勇」到澳門發展。

「胡須勇」跟「摩頂平」認識很多年了,當時「摩頂平」帶著「胡須勇」直接入關,無需安檢,在后期接受采訪的時候,「胡須勇」就曾為此感到「摩頂平」在澳門的影響力很大。

按理說,「胡須勇」到澳門發展,有司徒玉蓮和「摩頂平」的支持,肯定是一帆風順,可實際上卻是暗流涌動,差點把他也卷了進去。

「摩頂平」當時權勢滔天,手底下上千號馬仔聽他調度,結交的還都是一些有頭有臉的大人物,「疊馬生意」做得極為紅火。

但「摩頂平」的做大,卻讓「街市偉」隱隱感到威脅。那時候的「街市偉」自認為有能力,但是在江湖人眼中,他儼然是活在司徒玉蓮的光環之下。

江湖人給司徒玉蓮的稱號極多,如「澳門女賭王」、「澳門大家姐」、「澳門大姐大」等等,都是褒義的綽號,反觀「街市偉」這個帶著底層出身的貶義名頭一直沒有摘掉,這讓「街市偉」開始為自己的未來謀劃。

他背地里先扶持起另一方江湖勢力「崩牙駒」,「崩牙駒」在那時候雖然還只是小頭目,但自身夠狠,再加上「街市偉」的支持,卻能給「摩頂平」制造不少麻煩。

另一方面,「街市偉」背著司徒玉蓮開了另一家賭廳,并偷偷將自己與司徒玉蓮所開賭廳的客戶給搶走。

1989年,一通神秘電話打到了司徒玉蓮的手機上,司徒玉蓮跟著電話的指示來到酒店房間,闖入后,發現「街市偉」正在跟自己的閨蜜打撲克,從此倆人恩斷義絕。

「街市偉」跟司徒玉蓮撕破臉之后,就開始了自己的江湖生涯,先是驅使「崩牙駒」打敗「摩頂平」;隨后又怕「崩牙駒」做大,「驅狼吞虎」引入香港社團,可沒想到「崩牙駒」卻能聯合澳門眾社團將香港社團趕出;「街市偉」再施「離間計」,離間「崩牙駒」跟「水房賴」這對發小,倆人又開啟了數年的爭端;最終「崩牙駒」打贏了,將「水房賴」與「街市偉」趕出澳門,才算告一段落。

這兒不難看出司徒玉蓮確實比「街市偉」還強,司徒玉蓮經營賭廳就難免要與這些江湖人走得比較近,但是她從來都不參與其中,并且還能穩坐釣魚台,從中得利;反觀「街市偉」,扶持「崩牙駒」又猜忌「崩牙駒」,還親自下場對抗,最終遭到反噬。

1992年,司徒玉蓮瞄準正在騰飛的內地,他聯合香港華潤集團,在河北保定投資了四個億,建設白洋淀溫泉城還有姬絲汀娛樂城。

而姬絲汀娛樂城暗地里就是一個賭廳,并且是高端賭廳,采用會員制,只有會員才進得去,會員費高達五十萬起步。

1994年,司徒玉蓮又在蘇州的太湖旁拿下大片土地,工程還沒開始項目就停了。

1997年,姬絲汀娛樂城終于被查,在當時可是大案,鬧得沸沸揚揚。

里邊查出不少賭具,單單游戲幣就多達一個億。也因為這個原因,園區內很多在建的工程都擱淺了。

在那幾年,司徒玉蓮在當地很有名氣,可案子告一段落后,司徒玉蓮卻安然無恙。這兒不難看出司徒玉蓮的能量簡直是深不可測。

在澳門,作為「女賭王」的司徒玉蓮,更是猶如「武則天」一樣,所有工作人員見了他都得畢恭畢敬,站在一旁不敢抬頭看。

1998年,「崩牙駒」的落網也給江湖社團敲響了一記警鐘,不少人開始改邪歸正,就比如「街市偉」,自那以后就不再參與江湖之事。

而司徒玉蓮則在那一年花了六千萬買下一條賭船,賭船可以避開高額的稅收,司徒玉蓮原本就有人脈,簡直就是日進斗金。

在她的事業高峰期,不僅資產數百億,還坐擁十多家上市公司。

2000年12月,賭王四姨太舉辦了一場聚會,司徒玉蓮和「街市偉」一同現身,司徒玉蓮心里再起漣漪。

沒多久后,司徒玉蓮的兒子酒后吐真言,表示當年揭發「街市偉」的神秘電話是他做的,這讓司徒玉蓮又羞又怒,更加堅定要與「街市偉」在一起。

不過司徒玉蓮八面玲瓏,在她看來,孩子們厭惡「街市偉」是怕他貪圖自己的財產,于是在2003年,司徒玉蓮將多處房產轉到了三個孩子名下。

正巧,「街市偉」的資金鏈出了問題,急需一筆錢來救急,為了幫「街市偉」渡過難關。

司徒玉蓮準備從公司里調度一大筆錢,可三個兒子已是公司高管,到了他們這兒,三個人都不簽字,錢一直轉不出來,即便是司徒玉蓮苦苦哀求,三個孩子也無動于衷。

最終,司徒玉蓮不得不以私人的名義向公司借款一千三百萬,還得寫下一張借條。

2005年,「街市偉」得到司徒玉蓮的支持,也算轉危為安,正好司徒玉蓮生日,就在自己的酒店里給司徒玉蓮慶生。

當天在酒店里擺了九桌,不過司徒玉蓮的三個孩子都沒到場,并且奇怪的是,宴會結束后,到場吃飯的人紛紛食物中毒。

事情一出,司徒玉蓮的三個孩子立馬站出來指責「街市偉」,后來一查,原來做這事的卻是司徒玉蓮的三個孩子,真實版的「做賊喊抓賊」。

這事過后,司徒玉蓮深知孩子們與「街市偉」無法和平共處,只能是選擇孩子,離開「街市偉」。

2006年,查賬的司徒玉蓮發現孩子們在五年前就開始掏空公司,公司大部分產業都轉移到孩子們的名下,她要求孩子們將財產歸還時,卻遭到齊聲拒絕,到了這時候,司徒玉蓮才看清自己親手帶大的孩子的真面目。

他們一點也不顧及司徒玉蓮的感受,只想從她身上瓜分財產。

司徒玉蓮氣得將孩子們送進法庭,事后就很少再露面。

2012年,司徒玉蓮接受洗禮,成為基督教徒,此后積極參加公益活動,為貧窮的地方捐獻數千萬甚至上億的物資及金錢,每次在慈善晚會上,都是和藹可親的樣子,讓人很難把她與澳門「大家姐」聯系起來。

在那一年,「澳葡教父」崩牙駒刑滿釋放,司徒玉蓮特意現身,與他同台合照,可見她與「崩牙駒」的交情挺深。

2014年,義兄「胡須勇」生日時,在香港尖東設宴款待各界大佬,當時司徒玉蓮、「摩頂平」等人也有到場,此時「胡須勇」已是重病纏身。

兩年后,「胡須勇」病逝,享年68歲,司徒玉蓮當場哭成淚人,在場還親自寫下對聯:「生無一堆土,常有四海心」。

此后還極為照顧「胡須勇」的兒女,看得出,她跟「胡須勇」的關系不比自己的親兄弟差。

2021年,司徒玉蓮發布一則通告,她的澳門假日酒店因為疫情原因已經是十八個月沒有了收入,只能停業。

從通告中不難看出,澳門曾經的「女賭王」已經開始沒落。

現在想來,一個女人能獨自把三個孩子培養成人,已經很了不起了,她還能賺得億萬身家,可晚年在親情上卻是一無所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