濠江風云人物「街市偉」,捧崩牙駒上位,與司徒玉蓮相愛,坐擁數百億身家

hh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澳門,正處于葡萄牙統治末期,由于葡萄牙當局把澳門經營成一座不設防的城市,因此澳門那時的社團勢力十分活躍以及猖獗,可以說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惡性案件也是屢見不鮮。在澳門土地上,活躍著「14K」、「水房」和「大圈幫」為主的社團,江湖大佬們在這「東方卡羅蒙地」上演著相互角力、明爭暗斗的戲碼,其中「崩牙駒」、「水房賴」、「街市偉」以及「摩頂平」等人勢力最為雄厚。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吳文新出生于香港一個貧困家庭,因家境貧寒而早早地離開了學校。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吳文新在香港大埔的菜市場勉強支撐起一個豬肉攤,因其性格霸道及恃強凌弱欺負其他商販,街坊鄰居們便送給他一個渾號「街市偉」。

八十年代,脾氣火爆的「街市偉」與顧客爆發口角進而嚴重傷人,冷靜下來的「街市偉」知道自己闖大禍,匆匆忙忙收拾東西便準備跑路。望著燈光黑暗的小破房里的母親正在做飯,「街市偉」失聲痛哭,但沒有一句告別便踏上通往菲律賓的偷渡小船,最終成為「菲」漂一族。到達菲律賓后的「街市偉」可謂是狼狽不堪,身在異鄉又沒有朋友幫助的他起初只能沿街乞討,還好天無絕人之路,「街市偉」沒多久就找到一份苦力差事。沒做多久,經過好心人的介紹之下,其進入賭場做事。

這是「街市偉」首次接觸博彩業,也是其發跡之地,當年菲律賓的博彩業方興未艾。頭腦靈活及膽大心細的「街市偉」,很快便在賭場內混得風生水起,并深得老闆賞識,愣是從打雜的一路混到高層。「街市偉」也成為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短短幾年之間便發展得如火如荼,是當地赫赫有名的人物。

菲律賓繁榮程度遠遠無法與澳門相比較,而「街市偉」的大名也傳到何鴻燊的耳邊,何鴻燊經過對其一系列的考察,覺得「街市偉」天生就是一位吃這碗飯的人才,便對其發出了誠摯的邀約。在欲望的裹挾下,「街市偉」肯定不想放過這個上位的機會,毫不猶豫地踏上通往澳門的飛機。

當年,在澳門博彩業內,可以說所有人都是何鴻燊的馬仔,在何鴻燊的牽線搭橋之下,「街市偉」結識了司徒玉蓮。「街市偉」因為長期的貧困生活,使得他對金錢及地位有著強烈的欲望,在他看來,只要有錢就能擁有一切。所以「街市偉」善于察言觀色及詭計多端,其也很快傍住了這條大腿。司徒玉蓮和「街市偉」都是「澳漂」的港人,并且同樣出身于底層,惺惺相惜之下感情迅速升溫,雖然司徒玉蓮比吳偉大了將近9歲,但這并不妨礙他們進入婚姻殿堂。「街市偉」也借助妻子在黑白兩道深厚人脈而迅速崛起,夫妻二人成為澳門赫赫有名的「神雕俠侶」。

1988年,澳門葡京賭場開放疊碼仔及包廳經營制,賭廳向外承包,由于這項改革涉及龐大利益,黑道中人為爭奪賭廳承包權益而不惜火并、明廝暗殺。這是一塊巨大的蛋糕,夫婦兩人果斷出手,司徒玉蓮利用與何鴻燊的私交疏通關系,「街市偉」則喋血街頭嚇退眾人,在雙管齊下后,他們終于在澳門賭場之中劃下了一片屬于自己的領地。

司徒玉蓮承包賭廳后,生意異常的好,很快被稱為澳門「女賭王」。在快速擴張之時,「街市偉」遇到了強勁的對手「摩頂平」,而此時的「摩頂平」正執掌著澳門社團14k。在賭場經營中,雙方矛盾漸起,兩派火并時有發生。為了扳倒「摩頂平」,「街市偉」與司徒玉蓮暗中支持崩牙駒,最終將「摩頂平」逐出澳門。

九十年代初期,疊碼仔成為澳門各大賭場主要的收入來源,為此澳門各大社團千方百計想要靠住司徒玉蓮,但她卻選擇繼續與14K展開合作,并讓出了很多場所給他們運營。與此同時,「街市偉」也背著司徒玉蓮開起小灶,很快擁有了自己名下的賭廳,并且從司徒玉蓮手里搶走不少客源,兩人一度翻臉。再加上後來「街市偉」出軌被捉奸在床,兩人的婚姻也亮起了紅燈,司徒玉蓮孩子們則乘機在旁煽風點火,最終導致兩人婚姻宣告破裂!

「街市偉」在九十年代背著司徒玉蓮,與陳美歡走在一起。陳美歡雖然霸道,但「街市偉‘都依著她,多年來一直照顧著陳美歡一家老小十多人,并將大部分資產都轉移到陳美歡名下。而陳美歡在「街市偉」身邊十八年,一直協助他打理酒店及賭場業務。

雖然失去司徒玉蓮的支持,但「街市偉」早已羽翼豐滿,在澳門可謂如日中天。而此時,「崩牙駒」和「水房賴」兩人都在幫「街市偉」經營賭場疊碼仔業務。「街市偉」則采取各大社團利益均衡的舉措,讓香港一眾社團進入澳門,最大限度地制衡14K和水房。然而「崩牙駒」和「水房賴」野心都很大,聯手將香港社團趕走而名聲大噪。

「街市偉」此時十分忌憚他們會吞噬自己的利益,于是暗地里分化他倆的關系。有道是「一山難容二虎」,「水房賴」與「崩牙駒」這兩位江湖巨頭的關系錯綜復雜、千絲萬縷,雖屬于敵對社團卻又曾經出生入死,最終敵不過利益二字而反目成仇,更掀起連場腥風血雨。

「崩牙駒」與「街市偉」也徹底決裂,形成了「街市偉」買通香港社團聯合澳門「水房」與「崩牙駒」火拼的局面。1997年,「街市偉」的新世紀酒店開業前發生了轟動一時的槍擊事件,在澳門鬧得是滿城風雨,隨著崩牙駒的入獄,這場紛爭才算結束。

隨著「崩牙駒」的入獄,濠江也回歸平靜,「街市偉」與「水房賴」等大佬也開始轉趨低調,「街市偉」把精力都投放在合法生意上,努力改善形象以便掩蓋自己的過去,平時都是西服革履,一幅正當生意人模樣。

2002年2月,澳門政府決定打破何鴻燊在博彩業四十年的壟斷,繼而將發出三張新賭牌,為此吸引了包括龔如心、劉鑾雄等人聯手的超級聯盟以及阿德爾森在內的四位賭王前來競投。「街市偉」也自組財團高調參與競投,但澳門政府決心引入外來競爭,要把西方先進的、高規格的及體面的賭博經營模式引入澳門,結果除了把一個牌照照舊發給葡京之外,其余兩個新牌照都給予了有外資背景的財團。

競投賭牌失敗后,2004年,「街市偉」將新世紀酒店轉型為希臘神話娛樂場,并首創「發財巴」免費穿梭巴士,計劃在內地接賭客來澳。但「街市偉」怎麼也沒想到,正是因為這個酒店賭場,會使得自己與陳美歡反目成仇,甚至鬧得人盡皆知。

新世紀酒店位于澳門氹仔徐日升寅公大馬路889號,由澳門酒店投資有限公司投資10億興建,樓高16層。該酒店自1992年開業,因與葡京酒店一橋之隔以及恢宏氣派的設計吸引了澳門眾多的達官貴人,在澳門盛極一時,也曾是澳門首家五星級酒店,1997年被「街市偉」購入名下。

2012年,「街市偉」在做親子鑒定后發現陳美歡所生的龍鳳胎居然不是自己親生的,火冒三丈的他揚言要把陳美歡名下的資產全部奪回來,特別是新世紀酒店的話事權。「街市偉」與陳美歡關系破裂后,兩人就新世紀酒店及希臘神話賭場的股權爭執不斷,6月初更是在澳門的報章雜志上互登聲明,從而引起隔空罵戰。

6月24日晚,「街市偉」和女秘書在新世紀酒店寧波菜館的貴賓房就餐時,公然被6人伏擊,而遇襲事件源自「街市偉」與陳美歡之間的糾紛。自從「街市偉」與陳美歡反目、又在旗下的新世紀酒店遭伏擊后,便一直避居于香港。

在傳言滿天飛之下,「街市偉」出面直斥幕后指使者乃畜牲所為,狼心狗肺,自言在江湖打滾超過三十年,見慣了各種大場面,這次也是首度遇襲。又強調自己有一定的江湖地位,被騙數十億事小,最慘的是丟盡了面子!

「街市偉」隨后決定懸賞追緝,只要有人提供線索,可先獲一千萬元,若日后成功將其定罪,那懸賞金額將達到最高一億元。其事后通過江湖中人了解到該六名兇徒均是東北人,事前并不清楚「街市偉」的身份,每人收了五萬元做事,知道闖了大禍后立即跑回內地躲藏。「街市偉」還表示六名兇徒只要提供可靠情報也有權獲得懸賞,希望他們趁機將功補過,并承諾既往不究。

2012年年底,曾掀起澳門連場腥風血雨的「崩牙駒」,長達十三年的深造生涯即將結束,他的未來動態也勢必成為城中焦點。但澳門自賭權開放后,博彩業發展迅速,經營模式也變得更規范化,那些江湖猛人都豐衣足食,有高人遂向崩牙駒傳話,講明澳門絕不容許暴力爭奪賭場利益,更有江湖大佬送上賭廳股份以示友好,就是希望他出來后不要再去搞事。曾與他勢如水火,已成為上市公司主席的「街市偉」也釋出善意,親口表示:「阿駒(崩牙駒)、阿賴(水房賴)、阿平(摩頂平)都是我的朋友,大家已沒有仇怨,日后一切以和為貴,大家有錢一起賺」。

從「街市偉」手上取得新世紀業權的陳美歡,由于在港澳涉及多宗債務,2014年年初便將酒店更名為『北京王府大飯店』。還向「洗米華」借了十五億,條件是每年償還數千萬元利息,并以酒店業權作為抵押。酒店當年市值已經超過這個貸款額,「洗米華」才會爽快答應這筆巨額貸款。

2015年除夕夜,酒店內的希臘神話娛樂場貼出告示宣布停業,加上餐廳及商鋪關閉,整幢酒店人跡罕至,看似無法避免停業。

就在此后,突然再次掛起新世紀酒店的招牌,餐廳以及店鋪也重新開業,酒店房間等管理問題逐步解決,無論酒店運營以至旅客入住率也重回正軌。其頂樓外墻重新掛上新世紀招牌,原本刻有王府名稱的墻身以及公司車身,字樣不是被鏟走就是用新世紀的貼紙覆蓋。而「街市偉」開設的科技公司也高調地在酒店內設立陳列室和辦事處。絕跡澳門多時的「街市偉」暫時奪回新世紀酒店話事權,也被江湖中人視為再戰濠江。

可以恢復新世紀這個原本名稱,源于「街市偉」與陳美歡展開兩條法律戰線,一條在澳門,另一條則在英屬處女島。酒店大股東Peckson Ltd為英屬處女島公司,要確認業權屬于誰,那審訊必須在當地進行,其判決也足以影響澳門的官司勝負。

兩人在英屬處女島的官司一直在燒錢,隨時都要支付過千萬港元的訴訟費,而巨債纏身的陳美歡勉強撐到2015年年底,終于無力繼續打官司,因而讓「街市偉」憑相關文件暫時奪回酒店話事權。雖然「街市偉」只是暫時取回酒店的話事權,但起碼成功「止血」,算是小勝一仗。

何大志曾評價說「街市偉」就是個爛人,不講江湖道義;而提起駒哥,何大志由衷豎起大拇指稱贊駒哥是義膽雄心,講義氣做事又敞亮,并且深得江湖同道敬重。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