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14k最霸道的大哥:打過再說

hh 2022/09/23 檢舉 我要評論

原本寧靜的香港九龍石硤尾突然熱鬧起來。一批批江湖人物,陸續抵達南昌街多彩酒樓。

原來當晚是黑幫14K重量級元老「華喜」的壽宴,當晚筵開約二十席。雖然「華喜」已一把年紀,但聲音仍然響亮,中氣十足,再加上樣貌惡形惡相,令人望而生畏。

如今不少當紅的社團大哥擺壽宴或婚宴,不是設在澳門大酒店,就是在油尖旺的高檔酒家,以顯派頭,甚至宴席上大搞抽獎活動,幾十萬送出去毫不手軟。

反觀「華喜」選擇在石硤尾舊區擺酒,相形見絀,也正好見證舊派黑社會以拳頭行走江湖的日子已沒落。

石硤尾一向是14K的根據地,加上「華喜」也在這里出,所以他決定在這里擺酒。

這個黑幫壽宴,還請來樂隊大唱尹光懷舊金曲,再加上一班上年紀的老江湖在喝酒猜拳,宴席間有點像屋村酒樓的聯歡會。

雖然「華喜」曾經也是響當當的江湖大哥,但他年輕時得罪本幫中人太多,當晚的賓客主要是旗下的門生。

14K其他字堆就不見派人來了,甚至連同門最喜歡交際的「胡須勇」和影星陳惠敏,也沒有出席,反而曾經與「華喜」有過過節的對頭人,當晚卻一笑泯恩仇,前來成為座上客。

到賀的仇家中,包括曾經與「華喜」爭奪地盤的14K九江街負責人的「立章」。

也是曾經和「華喜」發生沖突的另一幫派和勝和,也不計前嫌,當晚竟然也派出元老「大飛」和「椰子」作代表。

「華喜」二十年前已轉移到澳門賺錢,再加上如今很多當紅年輕大哥輩人物,和「華喜」又不相熟,反而以前的敵人識英雄重英雄,欣賞他當年的霸氣。

據悉,當年就職和勝和坐館的「沙田Me」也曾打算前來道賀,但后來因大家不同年代,難以找到共同話題,所以就不來和這些老江湖湊熱鬧了。

外表惡形惡相的「華喜」,名副其實是一名惡人,有「14K最惡大哥」的綽號。

他在八十年代開始彈起,整天好勇斗狠、打橫行經常與人沖突,很多社團大哥都不敢惹他。

當年「華喜」在石硤尾打好基礎后,他為了擴張勢力,連同門的地盤也不放過。

曾經帶人踩入深水埗九江街,找當時的14K「立章」和「劉安」談判,經幾次硬碰后,最后「立章」見此人真是不可理喻的惡人,為免麻煩,最終答應讓「華喜」在九江街插旗,開設地下賭檔。

惡慣的「華喜」野心愈來愈大,八十年代中期帶領門生殺入砵蘭街,搶奪了多間夜總會的看場,收取保護費。

同時「華喜」也很喜歡去夜總會跳舞,基本上他去中國城或者油尖旺任何一間夜總會,玩完之后就去簽單走人,從來不會用錢去買單。

據江湖消息指出,如果叫「華喜」付賬,最終的結果就是被他掃場。

由于習慣霸道性格以及橫行夜場,「華喜」從不放任何人在眼內,在九十年代尾,一次在尖沙咀東方皇宮夜總會耍樂時,闖了大禍。

當晚「華喜」照常在場內通宵耍樂,場內也沒人敢得罪他。

正好另一幫派正值是和勝和坐館的「雞腳黑」的妻子,剛巧也帶朋友到上址消遣,由于「華喜」和「雞腳黑」素有交情,其妻子便禮貌的過去跟「華喜」打招呼,并坐下來喝酒閑聊。

其后不知何事得罪「華喜」,雙方開始言語沖突,加上「華喜」已有點醉意,當即怒火上心頭,竟然出手推倒「雞腳黑」妻子,之后更一巴掌打過去。

這一巴掌不僅打了「雞腳黑」妻子,也打了「雞腳黑」和整個和勝和幫會,他妻子馬上致電丈夫「雞腳黑」。

由于當時和勝和正入侵新義安在尖沙咀的地盤,為公為私,「雞腳黑」當然乘機將事件弄大。之后親自帶了過百人馬包圍東方皇宮夜總會,點名找「華喜」算賬。

進入夜總會后,「雞腳黑」見妻子被打傷,也怒火中燒,在花盆拿起一石頭,狂打「華喜」頭部,「華喜」當場頭破血流,并拔足逃跑。

「雞腳黑」與手下追至門口時,「華喜」已登上自己的座駕,在百多人包圍下,他并不逃走反而企圖開車撞向「雞腳黑」,打算一起死。

這時「雞腳黑」的徒孫、現時已經是和勝和前坐館的「薯仔」眼明手快,沖前開車門后拔去車匙,「雞腳黑」等人其后將「華喜」拖下車,就在街上圍毆他一頓。

當時和勝和趁新義安龍頭家族接受招安,欲乘勢坐大以及想成為香港本地第一大幫會。

「華喜」一向是江湖人眼中釘,「雞腳黑」趁此機會勇戰14K惡人「華喜」,也變成和勝和向外宣傳的威風戰績,幾乎整個和勝和成員都向外吹噓這個故事。

面對和勝和整個幫派圍剿,14K幫眾又冷眼旁觀,「華喜」再好勇斗狠也不可能再戀戰下去。

之后他過了澳門做賭,也少再涉足油尖旺的夜場了,因為性格關系,他在澳門多年來也闖不出個名堂。

據了解,黑幫14K一直猶如一盤散沙,就算有人才以及再能打之人,也因為利益鉤心斗角 而互不合作。在沒有精神領袖人物約束下,才令幫會的氣勢一直不如新義安和勝和。

例如「華喜」和「雞腳黑」的恩怨,「雞腳黑」用整個和勝和社團來挑戰華喜。

而「華喜」雖然是14k的,但該幫會早已各自為政,再加上人緣問題,所以沒有人幫他出面。

總言之在絕對力量面前,就算你再能打都是多余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