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勝和「佛系坐館」陳安,前期勇猛異常,后期低調到極致

hh 2022/10/13 檢舉 我要評論

江湖浪滔滔,黑道多不平。

香港的地下世界,可謂激流洶涌、虎狼崢嶸。

翻山越嶺好一個閑庭信步,過盡千帆笑一笑云淡風輕,勝和「佛系坐館」陳安,堪稱大佬間一道別樣風景。陳安別號「拳王安」,拳腳功夫了得,與「上海仔」齊名,人稱「文有上海仔,武有拳王安」。2004年登上勝和坐館后,無心爭鋒出頭、有意避事藏形,人在江湖,看似個若存若亡的江湖幽影,卻逃離了跌宕顛撲的江湖宿命,

久經了風雨世故落得個瀟灑輕閑,「佛系坐館」陳安自有一番只可意會的灑脫洞明。

一、

陳安,1960年生于香港。

童年的陳安,遠沒日后的生猛風采。小時候內向怯生,在人群里并不起眼,來自尋常家庭,身子骨瘦弱伶仃,也沒人拿他當回事兒,再加上心軟善良,路見不平還喜歡拔刀相助,自然成了壞孩子欺負捉弄的對象,常常在街頭巷尾被收拾得鼻青臉腫。

久而久之陳安也習以為常,還與古惑仔們打成一片。14歲那年春心萌動與一名女同學墜入愛河,隨之開銷陡增,手頭支絀難捱,已經長成個子的陳安經人介紹開始了看場生涯。

一次剛結了薪水,開開心心打算跟女友去嗨皮,半道兒卻被幾個兇狠的古惑仔全數劫走。痛定思痛,陳安決心學拳自強,每天跑到武館苦練將青春血氣揮灑在汗水和沙袋上。

天長日久瘦弱少年蛻變成精壯小伙兒,身手凌厲、帶著一股狠勁兒,眼神犀利透著一種戾氣。昂首挺胸再入江湖,陳安舊貌換新顏,沉穩淡定、出手剛猛,還做起了黃牛票生意,腰包也鼓了起來。有大佬認為搞黃牛動了自己奶酪,便派出一幫小弟教訓陳安。

江湖上紛紛向陳安拋來橄欖枝,而陳安則拜入勝和超級大佬國華門下。

二、

如今的陳安,已然今非昔比。開片劈友中逐漸上位在江湖上聲名鵲起。

猛沖猛打自是陀地講數的先鋒悍將,夠膽夠威,當然吹雞曬馬的領軍人物。單挑群毆、赤膊械斗,陳安從來不懼硬剛于地下世界殺開一條血路,身上累計35塊新傷舊疤,令不少對手聞風喪膽。與「雙鷹青」、「荃灣澤」一起躋身勝和金牌打手,與「上海仔」并稱國華門下「文武雙雄」,江湖人稱「文有上海仔,武有拳王安」。

許多古惑仔慕名聚攏到陳安身邊,手下擴充至上百人。

陳安對食色玩樂不太感冒,醉心打拳江湖人稱武癡,一直不忘進修功夫,幾經輾轉拜到新義安總教習蘇龍門下學習泰拳。蘇龍是江湖有名的武學宗師,新義安半數江湖猛人,盡出蘇龍門下,如「尖東虎中虎」黃俊、「灣仔之虎」陳耀興、「尖東之虎」杜聯順、「瘋狗」陳志明、「鬼仔添」李育添等等,有蘇龍指點調教,陳安功夫大為精進。

與此同時,陳安江湖勢力更加膨脹,小弟馬仔總數超過千人,成為頗有影響的江湖猛人。

雖然能征善戰、武力值爆棚,陳安卻并不熱衷于勾斗計算,所以總能出離波譎云詭之外,甚少結仇尋釁、招惹是非,不論是在勝和內部、還是與其它幫派。

97年后香港江湖變天,和勝和、新義安、14K重新洗牌,坐上江湖頭把交椅的和勝和文斗變得異常激烈,轉眼便來到2004年。

三、

勝和兩年一次的坐館選舉,總會引發連串的明爭暗斗,大佬操盤,牌面掀起血雨腥風。

2000年,輪到交接的「上海仔」意欲連莊,因賬目問題與多方發生沖突,杜琪峰《黑社會》龍頭棍情節便是以此事為原型,此后勝和超級大佬國華、尤伯介入,才算畫上句號。

2002年,「白頭仔」、「胡須坤」上位,先是「白頭仔」遭遇內訌,被頭馬「侯細」雇傭新義安的人伏擊,接著「白頭仔」搭檔「胡須坤」落網,開啟了勝和坐館入獄魔咒。「白頭仔」也早被阿SIR盯上,在交棒后的第二年九月被捕入獄。

勝和坐館之位成了燙手山芋,人人自危之下居然沒人敢接盤,低調自重的江湖好人緣陳安自然成了各位大佬公推的坐館人選,盛情難卻、陳安搭檔「大B」上位。

就任坐館之后,陳安將低調進行到底,并不像歷屆前任借坐館營名逐利、施展影響,而是奉行無為而治,甚至鮮少現身坐館需要出面的幫派聚會,江湖事一概高高掛起,在拳館內另開一方桃源洞天,彼時正值阿SIR重拳打擊江湖勢力,露頭冒火的絕對逃不過被狠錘暴擊的命運,陳安這般其實是以退為進,幫勝和躲過了危險風口。

即便如此陳安也沒能逃出阿SIR手腕,2007年警方臥底反水,陳安被判入獄9個月。

出獄后,陳安更像閑云野鶴,遠遠觀望江湖,只是偶爾照面參加一些勝和聚會,作為曾經江湖往事的留影紀念。

2013年6月,新任勝和坐館肥堅婚宴上,睽違已久的陳安上門道賀;

2015年,陳安出現在勝和超級元老國華發起,大佬云集的圍村體育會上;

2019年,勝和中生代大佬沙田ME孫子百日宴上,陳安再次現身;

江湖過眼、往事已然云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