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D兇殘跋扈,為何獨懼鄧威?「黑社會」這位幕后大佬你看懂了麼

hh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作者/ 林小野

第2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黑社會》(2006年)

第2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電影《黑社會》唯一表演類獎項給了梁家輝——最佳男主角獎。

而這場鄧伯探監,梁家輝表演最為出彩!全程他在模仿一個兒童的表情神態,委屈、撒嬌、賣乖、撒潑,這樣的藝術處理手法是對的。

從人類行為學角度講,當一個人面臨巨大的恐懼和悲傷,他會本能地回歸嬰兒狀態。比如我們在災難紀錄片里會看到這樣一幕,坐在廢墟上的母親,身體前仰后合拍打大腿,放聲大哭,這就是本能地回歸嬰兒狀態。

梁家輝精準地抓住了大D此刻心理特征——恐懼!

他甚至都不敢正眼看鄧伯,試探著、迂回著、小心翼翼為自己開脫。

這與平日里飛揚跋扈、不可一世的大D判若兩人。或許,這個世上他唯一敬畏的人就是鄧伯。

鄧伯身邊俱是虎豹豺狼,個個鄙陋如鼠、心如蛇蝎,但個個對他言聽計從,唯馬首是瞻,這其中奧妙頗耐人尋味。

上次我寫吹雞,詳細總結了「吹雞失敗學」,今天再來說說鄧伯。

說起鄧伯,忽然聯想起時下職場熱議話題 「過度管理」——許多老板高管生怕別人說他不懂管理、沒念過EMBA、沒讀過鬼谷子,一番神勇操作之后,原本忠心耿耿的優秀員工被管理到憤然離職、給多少錢都不干!

這就是過度管理的神奇之處。

而鄧伯棉里藏針,重劍無鋒,領導藝術可謂四兩撥千斤。

在我看來,鄧伯不懂PPT,卻擁有一流的 思維模板溝通模板!學到鄧伯七成功力,可受益一生。

歸納總結如下:

Ⅰ.鄧伯懂得整理說話內容

都說領導藝術就是語言藝術。

在我看來,鄧伯最大的優點是懂得管理自己的說話內容。這對一位舊式老板來說,是難能可貴的。

譬如大D嚷著要搞「新和聯勝」,許警司叫來鄧伯,問他怎麼看?

鄧伯言簡意賅,回復三個字——「打架嘍!」

先提煉中心思想,這叫 「歸納法」

當許警司不解其意以為他在搞花樣,緊接下來鄧伯再一字一句細細攤開講,大家面臨著一個怎樣的局面和處境,原因是什麼(不打小弟不會服氣)、后果是什麼(你不可能將所有兄弟收監)、再有,解決辦法是什麼?(親自去跟大D談判)。

掰開餑餑說餡、條理清晰擺事實講道理,這叫 「演繹法」

先歸納、再演繹,非常適合處置緊急事件、客場談判,甚至日常匯報工作。

張口之前先整理談話內容,這本身就是一種同理心的體現,是體貼他人的一種良好素質。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在網上看到隔空罵戰,當事人上來就是——「我有截圖」、「我有證據」、「我有錄音」等等,再洋洋灑灑寫上一萬字以為自己瓊瑤附體,凄凄慘慘戚戚,蠻以為可以收割網民同情,統統站自己這邊,結果一地雞毛。

遇到這樣的主兒我基本秒關,鬼知道你在說什麼?

誰理你?誰看你?

最令我驚奇的是,熱衷裹腳布式網噴的除了明星、居然還有作家?

作家,別忘了,你是搞文字工作的!你就是靠這個吃飯的~

不懂歸納法、演繹法你打的什麼架?你當的什麼作家?

你是怎麼當上作家的?

買根鉛筆就以為自己是畢加索了?

這號人就是傳說中的巨嬰,以為全世界都是親爹親媽有足夠的耐心俯視琢磨搖籃中的自己,你是餓了睏了還是想喝奶拉S?

這號人打架會成為他的常態,因為欠缺同理心。或許哪天他家著火了,他才懂得什麼叫做歸納法!

說回《黑社會》,當然,鄧伯也有抒情的時候,前提是 主場談判

開篇這場爺叔輩會議,事實上也是一場談判。

一個談判高手會把這世上任何一張桌子變成談判桌。

這場戲藝術手法比較常見,通過一場聚會集中交待人物性格,比如《教父Ⅰ》、《教父Ⅱ.》。

鄧伯的台詞不多,從第一句「請茶、請!」到最后發言結束只有149字,簡短有力,彈無虛發——

「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由叔父們選話事人了。那個時候我就想,這些老東西已經一把年紀了,沒權沒勢,憑什麼啊?后來我才知道,是輩分!他們說的話,大家會尊重。有錢能使鬼推磨,得點好處倒沒什麼,如果誰給的錢多就選誰,不如拍賣吧!我們毫無公信力,還要我們干嘛?」

這就是先演繹、再歸納。

就像劉邦《大風歌》「大風起兮云飛揚」,開篇先起個興、抒個情,接下來再說正事兒。

大家相交幾十年,知根知底,信息同步,時間寬裕,不妨情感訴求,但切入點仍是利益。

這一點鄧伯洞若觀火——只有從利益的角度展開,才會打動這幫老家伙。

這番發言有理、有利、有節,就連龍根哥都被打動,跟著舉手,雖然是最后一個舉手的。

149字,一切塵埃落定。

不論鄧伯有無讀過北大長江EMBA,人家的溝通,都是有效溝通。

Ⅱ. 做為老板,懂得百術不如一誠!

才剛一番長篇大論,大家伙以為我在講「話術」,事實上鄧伯在與人交往過程中,「術」的影子很少,「誠」,是他擺在第一位的。

就像曾國藩一句名言——「馭將之道,最貴推誠,不貴權術。」

也就是說,統領下屬,最可貴的是以誠相待,而不是耍弄權術、玩心眼兒。

你看,人家曾老師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就認識到這一點了——百術不如一誠!

面對新晉「話事人」阿樂,鄧伯談話全程都像父親、老師,或是鄰家阿貝,沒一點架子,沒有一點「術」的成份在里面。

當然,這里有同學會說,鄧伯有玩權謀,鄧伯亮家底兒了、跟阿樂炫背景了,因為鄧伯提到自己1970年當上話事人時,大擺宴席,舞獅舞龍,四大探長都來道賀。

事實上這是導演杜琪峰借著鄧伯之口,向觀眾回顧了一下香港黑幫發展史。傳說中的四大探長早在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后一起回家打麻將了。

此時不對任何人有任何震懾作用。

以鄧伯的腦力學識眼界,在這場談話中他完全可以引經據典、旁敲側擊、立威立信,但鄧伯相當節制,鄧伯沒有「炫技」。不像時下某些老板,權術的小刀耍得嗖嗖直響,聽得你兩耳生風、頭冒冷汗、手腳冰涼。

領導與下屬談話,追求一個結果導向就好,即——對方認可自己。

否則你再會耍弄權術、說得再多都是P!

Ⅲ. 凡事正向定義!

什麼叫正向定義呢,舉個例子,某次曾志偉在《康熙來了》節目上講,說自己才踏入影壇時,因為天真張揚,被同行記恨,有一次某劇組也是拍一場黑幫尋仇的戲,在本人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曾志偉裝進麻袋扔進海里,險些喪生。

主持人小S和蔡康永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后來問他,是否會記恨或是干脆尋仇,而曾志偉的回答讓人很是意外。

曾志偉說:「凡事你要重新定義,要正向定義,即,人家劇組是在跟我開玩笑。因為我喜歡跟人家開玩笑,所以人家也喜歡跟我開玩笑。」

這是曾志偉的過人之處,凡事正向定義,時時矯正自己的思維路徑。你對一件事的看法是正向的,就不會時時生悶氣,在雞毛蒜皮上浪費精力惡化人際關系。

反觀《黑社會》鄧伯,即使下屬再離譜,他都會將你扳到正道上來。

比如吹雞在大D的威脅下,打電話給鄧伯,說認為阿樂不夠格,自己不交棍,以鄧伯的老謀深算一秒看清眼前形式,但他沒拆穿吹雞,他把這件事 重新定義了一下——

這樣處理事情,不會橫生枝節,也會給對方留有余地。

當然,也有人將這種溝通模板稱之為 「墊子」,就像有人要坐在一把椅子上,你先給他鋪個坐墊,免得著涼。

鄧伯的江湖話術 重新定義后來也出現在監獄大D談判這場戲里——

當大D嚷出「成立新和聯勝」,鄧伯明明知道他是野心膨脹,但他將這件事重新定義成「串爆年紀大,聽錯了」,從這個立足點上跟大D溝通,給他台階下,當然大D有台階不下是他的事。一個人真心想死,你拿他有什麼辦法?

我們在銀河影像另一部電影里也曾見識過一位江湖大佬凡事重新定義!

電影《奪命金》(2011年)

這部就是《奪命金》,這部電影的人物關系寫得更好、更細膩,不像《黑社會》矛盾沖突劇烈,卻是于無聲處聽驚雷。

《奪命金》里有場戲,過氣黑社會老大黎坤作壽,即將開席時,黎坤與自己老婆還有劉青云扮演的三腳豹躲在隔壁酒樓偷偷拆紅包,老婆突然怒不可遏,猛一拍桌子:「這是哪個王八蛋,才給一百塊!」

而老大黎坤卻是這樣回復老婆的,真是令人大跌眼鏡——

有時真的很佩服銀河影像這群編劇,都是飽學之士,卻深諳江湖之道。寫起黑道人物來栩栩如生,毫發畢現,側面反映人家編劇確實深入生活有一手資料,既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

很多時候我認為,《黑社會》系列在人物刻畫、沖突設置、細節描寫上,強《教父》太多。

Ⅳ. 兼聽則明

這是下屬最為喜歡的一款老板,喜歡綜合處理信息,不會偏聽偏信。

人終其一生追求兩樣東西:一是尊重,二是理解。最討厭被誤解。

鄧伯探監這場戲里,他對大D說,「我怕串爆年紀大了,傳錯話,我要親耳聽你講一次。」

當然,鄧伯此言有作戲成份在里面,做人嘛,有時是門舞台藝術。

但是,不難看出,這是鄧伯慣常的行為模式。

即,聽話兩邊聽,不會偏聽偏信,從接到信息,到做出決策,中間有個信息分析的過程。

正如古人云:經目之事,猶恐未真;背后之言,豈能全信?

這點遠比龍根強多了!

龍根被自己的偏聽偏信害慘,搞到下半生坐輪椅,也是咎由自取。

這一點上鄧伯與龍根有云泥之別。

Ⅴ.待人謙和,如沐春風

在日常工作或是商務往來中,我很重視對方態度謙和、還是倨傲無禮。

當然,酒桌上的萍水相逢,對方身家過億,對你熟視無睹,眼睛長在眉毛上,或許人家感覺你沒什麼交往價值,這都可以理解的。商品經濟社會,時間是最昂貴的成本,人家不愿意跟你產生交集,在你身上搭時間,這都是符合價值對等原理的。

要怪怪自己,沒有足夠的本事和資源讓人家對你另眼相看。

最怕的是那種,想要跟你合作,卻高高在上、盛氣凌人的。遇到這樣的大BOSS,我一概回復Sorry,真的沒空,我老婆要生小孩。

或許很多人會說你虛榮心作怪,有點本事就端起來了讓人當神搞個佛龕供著。其實不是這樣,面子值幾個錢?一個老板在你面前傲慢無禮,是因為他想通過這種姿態獲取好處,這是他對合作伙伴PUA的第一步,這說明他不會通過正常手段正常渠道獲利!

這背后的實質是,他沒有足夠的學識和智力正向思考、正向處事。

這樣的人越有錢越危險!

此等前提下,你再有學識都無法跟他博弈,因為對方看不出來,有知識盲區。

我沒東西跟你博弈,我跟你合作什麼?

我有病啊?

優秀的合作伙伴特征是待人真誠,態度謙和,上來就跟你談事兒。

比如我見過的一些科技股,博士碩士,一心撲實地跟你研究事兒。這就好!他懂得把事兒琢磨透了,錢是賺不完的。

這個世上一種人在琢磨事兒,一種在琢磨人,好老板是既琢磨事兒、又琢磨人,缺一不可。

當然,很多同學在職場上也遇到過一種情況,就是原本面試時老板看著好好的,跟個菩薩似的,可工作一段時間后老板變了,甚至是佛口蛇心。

這個就建議你面試老板時,除了對方是否態度謙和,還得觀察這位老板是否有思辨能力。

他的智力夠不夠支撐他擺出此等姿態?

Ⅵ. 鄧伯最讓下屬服氣的地方,是他的思辨能力

影片后半部分,大D、阿樂在牡蠣酒吧里聯手做掉恐龍,這場戲讓我們對大D有了更深層次的了解——即使曾經對他有恩的恐龍,茲要是擋道,大D一樣搶人地盤害人性命,毫不手軟。

此人陰狠殘暴,一覽無余。

或許正如大D譏笑恐龍「一把年紀還這麼天真,拜托用用腦子吧。」反之,同樣一把年紀卻征服大D、令他心服口服的,是鄧伯的智力水準。

現如今,許多朋友都會困惑,為何待人真誠熱心助人還不足以感化他人、產生人際良性互動?

做人,當然要做好人,不然你做人干嘛?

但是,在工業文明時代,人際關系已發生質的改變。傳統農耕社會,大家世世代代居住在一個村莊里,彼此幫扶是有積攢的,即,你幫我犁個地,我幫你上個房梁;今天你送我一捆大蔥,明天我還你一個蘋果。這種「好」,是可以世世代代積攢下來的。

但工業社會不是,工業社會最大的特征是由于生產力迅猛發展而造成的人口大量遷移。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或許和一個熟人一起吃過晚飯這輩子再也看不到了,對方換了個工作,換了座城市。此等社會形態下,通過恩惠建立起來的人際關系相對脆弱,人們更為看重的是,你的整體素質,你的綜合競爭能力,最重要的是你的智力水平!

你的思辨能力如何?你是不是個明白人?

就像北京一句老話——「寧和明白人吵架,不和糊涂人說話。」

而鄧伯就是這樣一個明白人!

鄧伯與人交流有個特征,他會敏銳地察覺出——你樓蓋歪了。

你的思維路徑不對,他要替你斧正。

串爆的特征是精明,而不是聰明。

正如南懷瑾先生所說——精明里面聰明難。

而鄧伯才是聰明,知道他在走窄的門,鄧伯不會笨笨地迎著對方話頭講,尤其是在對方無理取鬧時,鄧伯往往繞開話頭,直接修正你的思維路徑,令對方幡然猛醒。

就像一個小朋友半夜向媽媽哭鬧要吃糖,笨媽媽會跟小孩講,晚上吃糖會有蛀牙;而聰明的媽媽直接說「糖果店下班了」。

日常與人交流時,將注意力精準地盯在對方的思維路徑上,不被字面牽著鼻子走,樓蓋歪了,每一塊磚都是搖搖欲墜的,不值一駁。

鄧伯之所以分分鐘可以看出他人話句中的邏輯漏洞,是因為他自己邏輯思維見長,擁有強大的思辨能力。

再有,鄧伯時時刻刻堅持原則,這樣的例子片中俯撿皆是。

綜上所述,鄧伯因為全面的綜合素質,使得自己本身就是一個稀缺資源。

鄧伯是唯一,得罪鄧伯就是得罪錢;得罪鄧伯,就是得罪自身的長遠利益。

此等前提下,大家才會敬畏你。

SO,鄧伯可以處處占盡先機,做個瀟灑的領舞者。

(全文完)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