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牙駒的干爹「石岐嘟」,曾經是個警察,坐牢時間卻比崩牙駒還久

hh 2022/10/25 檢舉 我要評論

他出身白道,卻對黑道情有獨鐘,好好的阿sir不當,去當社團的「軍師」;

他是「崩牙駒」的貴人,被外媒譽為「澳葡教父」的崩牙駒能在澳門呼風喚雨,他無疑是最重要的一環;

當年「灣仔之虎」陳耀興在澳門遇襲身亡,據說與他有關;

到了晚年他仍死不悔改,結局凄涼。

他就是「崩牙駒」的干爹,「石岐嘟」。

「石岐嘟」于1946年出生在非洲的馬達加斯加,父母一位是中國人,一位是葡萄牙人,也就是說「石岐嘟」是個混血兒,他還有個中文名,叫做陳月波。

陳月波出生后不久,雙親就帶著他來到澳門定居。陳月波出身富貴,從小就請了一個專門的傭人照顧,而這個傭人是廣東中山石岐的一名家庭主婦,經常用家鄉話跟陳月波交流,因此陳月波自幼就能講一口流利的「石歧話」。這也是后來他為何被人稱為「石岐嘟」的原因。

當然,父母有一個是葡萄牙人,因此陳月波除了懂得「石歧話」,還能講普通話和英語。

由于家里條件好,陳月波從小到大讀書的學校都是高級學校,比起許多沒條件人家的孩子,他的生活快樂得多。

畢業后,陳月波就到了警局上班,他憑借著自己是葡萄牙人的血統與高層親近一些,再加上高情商與高智商,在局里如魚得水,沒多久又靠著父母的人脈,認了一位澳葡高層為干爹。

無論是在職場還是在哪里,有沒有背景靠山,那根本是兩碼子事。

陳月波也一樣,自從有了干爹,在局里便能為所欲為,事實上陳月波的官職并不大,僅是助理警員,比他官職大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有些比他官職還大的官員,見了面打招呼時,都得叫他「嘟哥」。

那時候黑道在外頭打生打死,極為猖獗,不過看到阿sir就像老鼠見到貓一樣,都不敢大聲說話。

而陳月波在局里沒人敢惹,黑道中人見了他更是又敬又怕。

在那個黑白不分的社會里,黑道的不法收入,有一大部分是得拿來孝敬白道的,無論是高層的還是基層的,個個收入頗豐。

陳月波可謂是出道即巔峰,身份擺在那兒,油水自然是不會少。

不過,陳月波卻是個不安分的人,雖然身處警局,卻經常與江湖中人混跡在一起,對江湖上的爾虞我詐極為向往。

「崩牙駒」跟陳月波第一次見面是在1986年,那時候的陳月波已經40歲了,而「崩牙駒」還只是個剛出道的古惑仔,比起陳月波的地位,那是差了十萬八千里。

「崩牙駒」拜在14K大佬「黑仔華」的門下,「黑仔華」對他青睞有加,帶他到彼時最賺錢的賭廳里撈金,在這兒不僅負責看場,還負責疊馬、放數等業務,這里頭的利潤極高。

一次,「崩牙駒」因為傭金沒分夠,跟賭廳的人吵了起來,勢弱的「崩牙駒」被賭廳派人追斬,恰巧陳月波在一邊的路邊攤吃混沌,見狀從褲兜里掏出「沙漠之鷹」對著天空來了數發,鎮住賭廳里的馬仔。

那些馬仔見是陳月波,不敢造次,只能無功而返。

陳月波回頭看了一下「崩牙駒」,他的雙手已被受傷,鮮血淋漓,陳月波同情心泛濫,立馬開著奔馳C200L把「崩牙駒」載往醫院急救,還不忘幫他付了醫藥費。

等「崩牙駒」包扎好傷口后,「崩牙駒」邀請陳月波再到一旁的大排檔吃飯,倆人頗為投緣,話匣子打開后,陳月波才得知是因為賭廳沒分夠錢給「崩牙駒」,還派了聯公樂社團的人馬追砍他。由此可見,那時候的「崩牙駒」在江湖上的地位并不高。

陳月波救了「崩牙駒」一名,「崩牙駒」感激涕零,在兩年后,倆人再次相遇,陳月波再次對「崩牙駒」施以援手。

1998年,澳門賭廳推出疊馬仔制度,在這里面,疊馬仔們的提成極高,能占到百分之四十。

也正因為如此之高的傭金抽成,引來不少江湖勢力,從此江湖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那時候江湖勢力最大的便是14K的大佬「摩頂平」,「摩頂平」在黑白兩道都很有人脈,手底下門生數千人,為賭廳拉來不少客戶。

那時的「街市偉」還是「澳門大家姐」司徒玉蓮的老公,與「大家姐」合開了一家賭廳,「摩頂平」給賭廳帶來不少客戶,「街市偉」的賭廳營業額翻了數十倍。

也就是說,疊馬仔的抽成雖然高,但卻能給賭廳帶來流量,很直接就能影響賭廳的生意。

營業額如此之高,傭金多一個點或者少一個點,那也是很多錢,時間一長,「街市偉」與「摩頂平」開始因為利益,有些不愉快。

「街市偉」雖也是出身14K,但更多時候都在經營賭廳,算起來只能是半個江湖人,他不可能是「摩頂平」的對手,于是決定扶持其他人,來對付「摩頂平」。

「崩牙駒」雖與「摩頂平」同屬14K,在賭廳看場時,卻因利益不同,常常有摩擦,但「崩牙駒」勢力遠遠比不上「摩頂平」,雖是屢敗屢戰,卻又是屢戰屢敗。

便是這種百折不撓的勇氣,「街市偉」看中了「崩牙駒」,在背地里給人給錢,「崩牙駒」實力猛增。

不過「摩頂平」能成為最具實力的大佬,底蘊十足,根本對「崩牙駒」就沒怎麼在意,甚至還頗為不屑。他讓自己的頭馬寧奇去告發「崩牙駒」,以敲詐的罪名把「崩牙駒」送入牢房。

在牢房中,「崩牙駒」又遇到了陳月波,陳月波偶爾來跟他閑聊,「崩牙駒」訴說自己的心事。古惑仔想要有出頭之日實在是難,況且還有「摩頂平」這條不可逾越的鴻溝,「崩牙駒」更是難上加難。

就這樣,一來二去,「崩牙駒」成了陳月波的干兒子。

陳月波聽完「崩牙駒」的抱怨,其實完全可以保持沉默,只當自己是聽戲的人,不過陳月波卻是選擇了再次幫助他渡過難關。

同時也印證了一條人性的道理:你曾經幫過的人,在你困難時未必會幫你;反而是曾經幫過你的人,當你再次遇到困難時,仍然會再次幫你。

陳月波了解完「崩牙駒」跟「摩頂平」的恩怨情仇,幫他整理了一下思路,想要用江湖勢力與「摩頂平」對抗,那「崩牙駒」完全是對抗不過的。

畢竟「摩頂平」久居高位,底蘊深厚,有錢、有權、有人;而「崩牙駒」比起他,勉強也只能算是脫離貧困的暴發戶。

不過,也不是沒辦法對付「摩頂平」,正所謂「善戰者,求之于勢!」

黑道的「勢」是比不上了,不過卻可以借助白道的「勢」!

陳月波利用職權便利翻遍與「摩頂平」有關的案件,終于找到了一樁血案,這樁血案「摩頂平」極有可能參與其中。

于是陳月波讓「崩牙駒」充當內線證人,出席指證,陳月波料定「摩頂平」不敢出面澄清,因為極有可能被捕。另一方面,讓「崩牙駒」聯系「街市偉」,讓「街市偉」動用自己白道上的人脈資源,里應外合之下,對「摩頂平」來說,無異于被人釜底抽薪,只能逃到海外。

陳月波一番連消帶打的騷操作下來,輕而易舉地幫助「崩牙駒」跨過「摩頂平」這條「鴻溝」,此后「崩牙駒」的勢力才得以迅速擴大,在澳門稱雄。

陳月波無疑是「崩牙駒」的貴人,略施小計,就打開了「崩牙駒」向上的通道。

「灣仔之虎」陳耀興在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前往澳門跟人賽車,當場還靠著作弊拿下了亞軍,然而,陳耀興卻在次日的凌晨被人伏擊。

要知道,那時候的陳耀興在香港可是呼風喚雨的人物,但最終卻是趴在方向盤上再也沒能起來

陳耀興的死,據說跟陳月波也有關系。

原來,陳耀興雖是風云人物,卻也得罪過不少人。早年,陳耀興便與「東聯社」的坐館「老東就」因為張歌神的演唱會收益而產生糾紛,「老東就」斗不過陳耀興,只能給錢了事,但一直懷恨在心。

后來,14K堂主黃朗維在酒吧里扇了梅艷芳一巴掌,陳耀興與梅艷芳是很好的朋友,他為梅艷芳出氣,直接將黃朗維做掉。

這位黃朗維不僅是14K的堂主,他事實上還有湖南幫的背景。

恰好,「老東就」跟湖南幫的坐館「盲忠」是老相識,于是「老東就」便提出了要做掉陳耀興的想法,跟「盲忠」一拍即合。

但是在香港下手,只怕比較難,畢竟陳耀興也是一方大佬。

又剛好,得知陳耀興要到澳門賽車,就動起了心思。

「崩牙駒」作為澳門14K的領頭人,與香港14K的人相識,常到香港做客,便是這樣他跟「盲忠」也熟。

據說,在陳耀興出事前幾天的深夜里,陳月波與「崩牙駒」的行動組組長「猛鬼添」曾與「老東就」還有湖南幫的「劉小毛」一起喝過茶,極有可能是在謀劃這件事。

因為還有另外的小道消息稱,出手做掉陳耀興的便是這位「劉小毛」。

「崩牙駒」在一九九五年的時候曾舉辦過一次拳擊比賽,但是在賽前,「崩牙駒」卻把贊助商贊助的五十萬給輸光了,獎金沒了比賽還怎麼進行,著實是尷尬。

好在有干爹,陳月波大方地拿出自己的私房錢,為「崩牙駒」緩解了尷尬,著實是「父子情深」。

之后,香港社團想到澳門撈賭,但「崩牙駒」哪里肯讓出利益,他聯合「水房賴」還有其他本土社團共同對抗香港社團,使他們鎩羽而歸。

沒了外敵,卻是在「街市偉」的挑撥之下,開始了內訌,「崩牙駒」與「水房賴」開啟一場多年的大亂斗。

一九九六年,「水房賴」痛下殺手,派人將「崩牙駒」的軍師石永祥送上了西天,「崩牙駒」痛失愛將,奮起反擊,雙方你來我往,把澳門搞得烏煙瘴氣。

警司白德安對此極為發愁,正巧,陳月波在那時候偷偷地放走了一個犯人,白德安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并將他貶成輔警。

陳月波從小就沒怎麼受過氣,在局子里又是橫行多年,哪里受得了白德安這般,這讓他面子上過不去,于是他脫掉制服,往白德安臉上扔,并朝著他吼道:「我不干了!」

不過,陳月波要面子,白德安也要面子,這樣辭職的方式,倆人的恩怨就埋了下來。

辭掉了職務,陳月波開始走上江湖之路,恰逢石永祥離去,陳月波接替了「崩牙駒」手底下的「軍師」一職。

陳月波的智計百出,「崩牙駒」頭馬黃達豪與行動組組長「猛鬼添」的心狠手辣,幾人齊心協力下,扭轉乾坤,力挽狂瀾,將「水房賴」和「街市偉」從澳門趕了出去,從此「崩牙駒」在澳門一家獨大。

在巔峰期,「崩牙駒」還被外媒譽為「澳葡末期教父」。

不過,全盛時期的「崩牙駒」極為狂妄,就連白德安都不放在眼里。他與白德安發生沖突后,派人把白德安的車給炸了,萬幸的是白德安當時不在車上,否則命也丟了。

「崩牙駒」這麼一炸,炸出了白德安的脾氣。作為當時的二把手,白德安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在炸車事件過去后的9個鐘頭之后,「崩牙駒」被捕。

幾天后,澳門的連勝街發生連環爆炸的事件,好似在挑釁白德安,這里面陳月波沒少做出安排。

這做法,猶如當年在上海灘橫行霸道的黃金榮,那時候黃金榮是法租界探長,又是上海灘青幫的頭,被長官辭退后,對著青幫下令讓手底下的馬仔到街上罷工拉布條,短短幾天就搞得上海烏煙瘴氣,法租界的長官拿他沒辦法,只好再請他回來當探長。

陳月波搞事情的背后,就跟黃金榮那時候如出一轍,不過白德安卻不吃他這一套,直接帶人把陳月波也抓了進來。

1999年,「崩牙駒」被判處了十三年半的刑期,而陳月波則被判了十年半,他的刑期僅比「崩牙駒」少三年,如果要給「崩牙駒」團隊里面核心成員的刑期列個排行榜,陳月波穩居第二。

2009年,陳月波走出牢房,在新濠天地里開了一家名為「同喜麻雀」的賭廳,與不少江湖上的大人物都有業務往來,比如新義安的「大總管」林江。

可那時候已經六十歲高齡的陳月波,仍喜歡江湖上的快意恩仇,也因為這樣,他再次入獄。

林某是陳月波的馬仔,林某發現自己的妻子有外遇,懷恨在心的他,拿了二十萬給陳月波,讓陳月波幫忙做掉自己的妻子,為自己出了這口惡氣。

陳月波「樂于助人」,拿著錢就答應了。

他聯系好內地刺客周某,讓埋伏在澳門氹仔布拉干薩街,林某的妻子出現時,周某從褲兜里掏出四十米大砍刀準備上前做掉她,卻被等候多時的阿sir抓了個現行。

原來,四個多月前阿sir就已經盯著這件事,來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陳月波作為事情的策劃人,自然免不了牢獄之災,并且在他家里還發現大量作案工具。

在陳月波被抓的一周后,「崩牙駒」出獄,父子倆終究沒能在外頭見上一面。

有人說,陳月波之所以會被重點照顧,那是因為「崩牙駒」即將被放出來,畢竟澳門曾經被他們這幫人攪得天翻地覆。

這事陳月波被判了四年九個月,兩次坐牢的時間加起來,比干兒子「崩牙駒」還長。

現在的「崩牙駒」已經轉行成了正經生意人,并且在各大媒體平台活動。

而七十多歲的陳月波已經是個垂垂老矣的老頭,即便是想再起風云,也有心無力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