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Ben仔光」的江湖史,狂懟水房人馬,入獄間上演監獄風云,當監獄老大

黄朔 2022/06/22 檢舉 我要評論

他自幼就父母雙亡,爺爺帶其艱辛的成長,黑幫老大見他骨骼奇清,帶著踏上江湖路。

他曾被判入獄二十九年,成為牢房里的社團話事人,在牢房里上演「監獄風云」。

他就是和勝和的「水房殺手」,「ben仔光」。

上世紀60年代末,「Ben仔光」出生于香港油麻地,當他還在襁褓之中,父母就雙雙撒手人寰,出生便成了孤兒,身世可憐。

好在他還有個爺爺,祖孫倆相依為命。原本就貧困的家庭,家里的頂梁柱沒了,爺爺帶著「Ben仔光」也只能是勉強度日。

爺爺畢竟年邁,賺不到什麼大錢,到了「Ben仔光」長身體的年齡,家里那點糧食根本就不夠吃,雖說也有好心鄰居偶爾會給點飯菜,但也不夠,導致他比起同齡人多少會有點營養不良。

那年代不比現在這個年代,現在有義務教育,大家的認知、素質都提高不止一個檔次,對于這種事多會報以「同情、憐憫、理解」的心態。

而六、七十年代那是素質教育水平低的年代,往往都會被身邊人歧視。

「Ben仔光」出身不好、營養不良,拳頭又沒有別人硬,自然也逃不過被歧視、被欺負的命運。

常年身上都或多或少有傷口淤青,卻也成就了「Ben仔光」的一身戾氣。盡管明知打不過,他也得還手讓對方不痛快。

那天在油麻地的籃球場「Ben仔光」被一個鄰居按在地上摩擦,那鄰居修理完了,回頭繼續打籃球。

趴地上的「Ben仔光」勉力支撐著站起來回懟一句:「今天沒把我打倒,明天我會要你好看!」接著那鄰居回過頭又給了他一頓修理,這劇情在半個小時內循環了好幾遍。

正巧,坐在一邊喝可樂曬太陽的「崩鼻喪」看見了這一幕。

「崩鼻喪」原名甄寬,在和勝和社團內那是超級元老,在江湖上頗有地位。

為人很有德性,一雙毒辣的眼睛為社團挑到不少人才,如果把社團人才看成一支支股票,他就是能買到漲停板的那個男人,江湖人送外號「社團巨人」。

眼見「Ben仔光」如此慘烈不僅一滴眼淚沒流,而且不認輸,瘦弱的身軀下,那是來自骨子里的倔強。在甄寬眼中,「Ben仔光」可以稱得上「妖股」(那種短時間內連續漲停的)。

內心打定主意,甄寬大步流星地走向籃球場驅趕,大佬開口、氣場十足,籃球場上的人一會兒功夫都跑掉了。

就剩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Ben仔光」,甄寬也不怕被碰瓷,走過去搭把手將他扶了起來,帶著他到附近的路邊攤吃一碗餛飩壓壓驚。

隨后甄寬又跟「Ben仔光」說明了自己的來意,問他是否加入和勝和,剛剛見識過甄寬那十足的氣場,「Ben仔光」內心是羨慕不已,甄寬話還沒說完他就點頭答應了。

此時的「Ben仔光」才12歲,便跟著這位「社團巨人」出來行走江湖,不得不說,父母對于孩子的影響意義是重大的,從小沒了爹媽走上悲劇人生,著實是讓人憐憫。

進了和勝和后,「Ben仔光」開始被系統的培養,幫社團內部的大佬們端茶倒水、偶爾讓他幫忙處理事務、偶爾到拳館接受社團紅棍的指導。

但「Ben仔光」對于腦力活可以說完全不感興趣,倒是武館里的功夫學得飛快。

畢竟是撿來的,想成為「妖股」還需要更多的歷練,也因此雖然年齡尚小,但「Ben仔光」也跟著出了幾次任務。

他不善言辭,卻爆發力超強,老大說啥他聽啥,讓他砍誰他就砍誰,著實就是一台冷酷無情的殺人機器。

由于那年頭比起智商,更多是注重武勇,很快「Ben仔光」就小有名氣了。

甄寬年事已高,已是退居二線,正值當時冒起的社團內大佬「雞腳黑」招兵買馬。

「Ben仔光」以小頭目的身份,帶著手下到「雞腳黑」門下聽差,這一年他17歲。

香港的廟街夜市一直都是人山人海、很有商業氣息,這也意味著這兒油水豐厚,單單是商鋪以及攤販的保護費就是一大筆收入,因此廟街成了各大社團插旗陀地的絕佳選擇。

所謂:「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自80年代開始,廟街就掌控在和勝和的手里。

1990年,水房的頭目「牛明」帶著百多名馬仔氣勢洶洶地來爭搶地盤,和勝和便是以「Ben仔光」為代表進行防守。

當時的「牛明」知名度可比「Ben仔光」高很多,仗著這個,「牛明」也沒把「Ben仔光」放在眼里,畢竟就是一個年紀尚小的后生仔。

下一刻「牛明」就發現,自己的知名度可不能當飯吃。

這邊「Ben仔光」眼見談判是談不攏了,突然間從腰間抽出祖傳的四十米大砍刀,往前面的「牛明」一剁,「牛明」側身堪堪躲過,立馬往后拉開距離,隨手掏出一把三尖兩刃刀來防身。

可「Ben仔光」不給他脫身的機會,一記「蛟龍出海」欺身上前,「牛明」只能勉力格擋,在倆人纏斗中,只聽「牛明」一邊怒罵、一邊高喊著:「后生仔不講武德!」

后邊雙方的馬仔見老大開打了,一擁而上。戰馬嘶、刀光閃、煙塵起、殺聲喧,這邊一往無前、那邊左支右絀,最終「牛明」力竭不敵年輕的「Ben仔光」,被「Ben仔光」斬于馬下,但「牛明」臨走之際奮力一擊也在「Ben仔光」臉上留下了印記。

斬落水房主帥,水房馬仔潰敗四散,21歲的「Ben仔光」在這一夜名聲大噪,社團內大佬以及江湖人士都對他高看了好幾層。!

如果按正常的劇本發展,許多黑幫猛人名聲大噪的時候,多是利用此時的熱度積攢下人脈,接著從商洗白,穩步發展,走上人生巔峰,過上安穩的生活。

就比如與他同期的同門師兄弟「沙田ME」、「薯仔」等人皆已往商人方向轉型,畢竟冒著生命危險加入社團也是為了快速斂財,沒有誰真的想過這種打打殺殺的日子。

可前文就說了,「Ben仔光」自小就一身戾氣,對于社團事務不感興趣,反而是喜歡這種「刀山火海」的生活,他也不想改變。

也正因為這樣,「Ben仔光」盡管是上位了,也只能是成為社團內打手們的頭領,終究還是打手。

老大「雞腳黑」見他如此,也只能放任不管、隨他去了。

1994年,元朗的地皮炒得火熱,對于黑幫來說,誰能染指誰就能發家致富。可江湖有傳言:「14K元朗一桿旗!」這「一桿旗」一直都是由14K的「元朗之虎」四眼細扛著,「四眼細」的長期經營元朗,其他社團想進來分一杯羹那是千難萬難。

但是在巨額利益的誘惑下,和勝和這方決定染指此地,而打頭陣的人由有勇無謀的「Ben仔光」先上,無疑是最佳人選。

7月中,炎炎夏日,「Ben仔光」帶著數十名馬仔造訪元朗,「四眼細」手下的頭目奮起反抗,雙方的廝殺聲也驚動了附近的幾個阿sir。

馬仔四處逃竄,「Ben仔光」作為頭目沒能跑掉,雙頭抱頭蹲地上,當阿sir走近要帶他上警車時,「Ben仔光」慢慢起身、急中生智,突然一個轉身一拳揍在阿sir鼻子上,隨后拔出阿sir腰間的AK47,抵在阿sir頭上。

這一系列舉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氣呵成,本意為的就是挾持人質逃離這里。

夏天最令人心浮氣躁,撤退之時,人質驚慌失措,手心里冒冷汗的「Ben仔光」手指一滑走了火,換來了29年的牢獄之災。

不止在外頭,在獄中又是另一個小江湖,里面也是分幫結派,有本土的社團、也有來自大圈的組織。比如當年14K的「絕命毒師」搞事雄,就在赤柱監獄里成了本土話事人。

而「Ben仔光」進來沒多久就成了和勝和的話事人,早年在廟街被水房的「牛明」毀了容,無疑使「Ben仔光」刻苦銘心。

在獄中也有水房的人,為首的便是「牛哥」。「牛哥」來的時間比較長,已經是老油條了,知道早年水房的猛人隕落在「Ben仔光」的刀下,「Ben仔光」一來他就開始找茬。

但「Ben仔光」豈是好惹,直接對著「牛哥」下戰書,雙方約好在澡堂見。

那天月黑風高,「Ben仔光」赤手空拳,「牛哥」表面上也是赤手空拳,褲兜里卻還藏著一根磨尖了的塑料牙刷。

「牛哥」左手往對手面前一晃,右手直奔對面胸口,「Ben仔光」略一側身躲過這一擊,突然轉身一個連環步,形如閃電、快如疾風,一下子就到了「牛哥」身后,拔出「牛哥」褲兜里那把尖頭牙刷抵在了「牛哥」的太陽穴上。

「牛哥」暗想:「壞了」,也不敢動彈了。隨后「Ben仔光」舉著牙刷走到正面,幾記耳光扇的「牛明」頭髮昏、腦發脹、耳發鳴、滿臉五指印。

要不是獄警趕到,「牛明」估計得被活活扇死。

這事是的「Ben仔光」在獄中名聲大噪,自此之后,在獄中作威作福的水房人常被「Ben仔光」修理,有的被逮到了直呼:「我不是水房的!」也因此他又多了個「水房殺手」的外號。

由于表現良好,「Ben仔光」減刑至17年,于2011年出了大獄。外邊回歸多年,早已是日新月異,黑幫早已是日暮西山。

「Ben仔光」沒錢、沒勢力,沒有馬仔會想跟著他,空有一身功夫,與世隔絕這麼多年想要重新開始無疑是千難萬難。反觀早年同為「雞腳黑」門下的「沙田ME」、「薯仔」,由于早早轉型從商,都是身家不菲。

2013年,和勝和的元老「大眼」去世,靈堂里乃至靈堂門口的道路都被圍得水泄不通,原來不是因為「大眼」有多德高望重,而是新一屆坐館選舉,幾個候選人為了展示實力,帶了小弟來此「曬馬」。

「沙田ME」最多,他帶來150多個「印巴軍團」,再不濟的「椰子」都帶上了30多人。

「Ben仔光」本人都沒有到場,可選上的四名坐館中就有他一個位置。

原來是和勝和元老為了補償當年「Ben仔光」為社團出力而入獄,內定了他坐館之位,畢竟坐館一個月也有10多萬工資呢,也算是一個安慰獎!

不得不說,父母的影響往往是非常大的,是深入骨髓的,這影響終身都難以抹去。在當今失婚率不斷上升的時代,還是想呼吁一下,夫妻吵架時多考慮一下孩子的感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