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英雄本色》,誰才是陷害阿豪的元兇和造成小馬悲劇的推手

hh 2022/11/10 檢舉 我要評論

《英雄本色》是一部上映于36年前,卻影響了幾代人的電影。它披著黑幫犯罪的外衣,卻講述著親情、愛情和友情。它‘開啟了一個黑幫英雄片的時代,也編織了很多普通人的江湖夢。

之前看《英雄本色》時,雖然一直被其熱血與豪情所吸引和震撼,但也若干的疑問,比如一直沒想明白兩個問題,到底是誰出賣了宋子豪,弄得他兄弟反目,鋃鐺入獄。而之前風光無限的小馬哥,怎麼又會因為跛了一條腿就落魄的如同街頭乞丐呢。

這其中最讓大可不解的,就是阿豪究竟是被誰陷害的。電影開始的一段就能看出,宋子豪在黑道上赫赫有名,他為人忠心義氣,備受老大姚叔的信任和推崇。

緊接著阿豪帶著阿成去台灣交易的時候出了問題,接頭人不是他熟悉的老汪,變成了老汪的侄子小汪。多年的刀頭舔血生活,讓阿豪變得如猛獸般敏銳。而事態發展也如阿豪所預測的那樣,小汪并非善類,一番激戰之下,阿豪最終被警方拿住并下了大牢。

小汪的黑吃黑,我們也在老汪和小馬的闡述之下知道了原委,原來小汪為了和叔叔老汪搶班奪權,而勾結了香港的新勢力才導致阿豪的身陷囹圄。

這香港的新勢力究竟是誰呢?那時候我們都會第一個在嫌疑人中排除掉姚叔。原因很簡單,第一姚叔年紀不小,肯定不會是新勢力的代名詞。第二他和阿豪之間相處的也十分親密,情同父子一般,甚至阿豪都喊他姚叔叔,所以不論怎麼看姚叔都是一個忠厚長者,絕不會是能加害阿豪之人。

然后我們會從嫌疑人中排除掉小馬。小馬雖然吊兒郎當,但卻和阿豪情同手足。在阿豪出事后,第一個沖出來為阿豪出頭的就是小馬。他仿佛一個游俠般單槍匹馬地沖進敵巢,幾進幾出之后,只殺得台灣黑幫新貴小汪及其一眾馬仔人仰馬翻。

只見他手攬紅顏,翩翩起舞,一襲風衣,瀟灑至極,輕歌曼舞之間,藏刀槍于不經意之處。這一段也成為了《英雄本色》中小馬哥最為經典的橋段之一。

當然最后隨著故事的發展,我們都知道了小汪口中所謂的香港新勢力就是那個看起來純真可愛,但實則內心暗黑的阿成。

但這其中有一個問題,那就是雖然阿成后來得勢崛起,在組織內呼風喚雨,好不威風。但在當時的阿成還是一個小人物,他甚至連阿豪的跟班都算不上,就算他有了虎狼之心,也根本沒有實力和資格能和小汪勾搭在一起。畢竟小汪雖然歹毒奸詐,但好歹是老汪侄子,權勢得來是有先天優勢的,而阿成只能算是一個三級跟班而已。他就算出得詭計,又有什麼資本能讓小汪信任他呢?

所以,當內心狡詐的阿成唯唯諾諾的跟在阿豪身邊,口腹蜜餞的叫著「豪哥,馬哥」的時候,他需要出頭的話,自己一個人是萬萬做不到的,他只能依靠一棵能夠依靠的大樹,這棵大樹的根基至少不低于宋子豪,甚至還要更加深厚。

而這棵圍繞在阿豪和阿成身邊的,能產生利益糾纏的大樹,不是別人,就是我們前面說的忠厚長者姚叔。

姚叔作為幫會的實際掌控人,一直隱藏在幕后并以長者身份活躍在阿豪等社團主力周圍。他出場不多,但每次出現都是一副慈眉善目,笑容可掬的樣子。他微笑著關心下屬的生活,和藹的鼓勵著年輕人的成長。有那麼一瞬間都讓人似乎忘記了這個叔叔一樣的面善老人,其實是一個犯罪組織的幕后大佬。而能做到他這個位置的人,又怎麼能會是一個心慈手軟之人呢?

在電影快結尾時,姚叔曾經和阿成有過一段語言沖突,其中不難發現一些端倪。

此時的阿豪剛剛出獄,幾年的苦窗生涯已經褪去他身上的江湖氣息,而因為父親橫禍去世和弟弟對他無法釋懷的敵意,也讓這位曾經威風八面的黑幫大哥決定痛改前非,徹底遠離過去的生活。

但他有意不問江湖事,江湖卻事事不饒他。阿成不懷好意的邀請,小馬身陷困境的落魄,以及來自警方不信任的懷疑,都將豪哥一步步地推進了江湖的漩渦之中。

最終幾番爭斗之下,豪哥和小馬拿到了錄有阿成犯罪集團證據的錄影帶。而在此之前一直躲在幕后,看起來忠厚仁義的老大姚叔終于坐不住了,他指著阿成的鼻子怒罵道: 「你個混蛋,我之前叫你別玩的太過火,如果阿豪把磁帶交給警方,不但生意和組織完了,我們全都得完蛋,我真后悔用錯了你。」

老大姚叔怒火沖天,阿成卻看不出絲毫害怕,他慢悠悠說道: 「別一口一個混蛋,你別忘了是你把我捧起來的,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

沒錯,從這里就能看出姚叔是知道阿成的所作所為的,但他只是告誡阿成要小心,別引火燒身。而通過阿成的回答就能看出,縱然阿成已經毫無江湖道義可以,可作為老大和長者的姚叔依然選擇了對阿成的支持。這中間的因果關系還真是挺耐人尋味的。

而這種耐人尋味也能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我們的主角阿豪的痛苦遭遇,即使不是來自于姚叔的親自策劃,也是在他的授意和默許之下進行的。

說到這里我們就產生了一個疑問,那就是姚叔為什麼要對付自己的「肱骨之臣」宋子豪呢?,橫豎看都沒有理由嘛,明明之前表現出那麼的信任阿豪。而且相比于阿豪的忠心仁義和姚叔言之其易于信任他人的特點,阿成這種不擇手段急于上位的人才更加的難以被掌控才對啊。這不成了扔了娃娃撿刺猬,抱不住反倒容易扎一手刺兒嗎?

沒錯,阿豪重情義講義氣,也更易于控制,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更不用說一個老奸巨猾的江湖油條了。但讓姚叔進行了不得已的選擇,也是有原因的,那就是阿豪已經決定台灣之行是他最后一次交易,之后便要為家人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了。

看過香港黑幫電影的人都熟悉這樣一句話,「江湖人是過河卒,江湖路是不歸路」,當你踏入這個地下世界的名利場后,想干干凈凈的退出去,無異于癡人說夢。

在姚叔看來,宋子豪雖然是個出色的賺錢工具,也是個理想的合作伙伴,但他參與組織內部的事務過深了,這麼放他離開完全就是為自己設置了一個不安全因素。尤其這個不安定因素又因為阿豪的弟弟,警校剛剛畢業的宋子杰的出現,而被放大了數倍。

放棄宋子豪,是姚叔一個逼不得已的選擇。但沒有了宋子豪后,自己也仍然需要一個賺錢工具,而此時稚嫩又急于上位的阿成就進入了姚叔的視線,幾經權衡之后,姚叔還是選擇了他認為可以控制住的阿成作為阿豪的替代者。所以,當阿豪決定自己一個人去台灣辦事的時候,姚叔向阿豪極力地推薦了阿成。

雖然結果證明了,姚叔不但好似瞎了眼,更是瞎了心。自以為老謀深算,剪除異己培植新人,一舉兩得,卻最終養虎為患,尾大不掉。臨了想起舊部的好,幻想著和阿豪一起吃頓飯敘敘前情,卻一切都晚了,最終死于阿成之手。

話繞回來,在姚叔的支持下,阿成也有了和小汪談判的籌碼,談判的結果就是丟棄在姚叔看來已經形同叛逃一般的宋子豪。在姚叔或授意或默許的態度之中,幾方勢力打起了默契球,編織了一個大口袋,并看著毫不知情的宋子豪鉆了進去。

最終宋子豪依靠自己的敏銳躲過了殺身之禍,但卻沒有躲過牢獄之災,對一切不知情的他堅持了自己的江湖原則,獨自扛下了所有罪名而鋃鐺入獄。但因為父親遭自己的連累的慘死,自己的過往也在原本信任他的弟弟阿杰面前曝光,所以堅固的兄弟之情碎裂一地,家破人亡,身在囹圄,宋子豪其實已經被打垮了。

直到幾年后,重回自由的宋子豪回到了香港,遇見了因為替自己出頭而瘸了一條腿的小馬。宋子豪清楚地記得,他離開香港的時候,是明確表示過要小馬來接替自己位置的。所以眼前這個狀如乞丐的小馬,讓宋子豪十分吃驚。

這也引發了當時大可另一個不解之處,小馬冷靜,義氣,身手好,入行深,他瘸腿也是師出有名,算是為社團出面辦事,為什麼會落魄成那個樣子,僅僅是因為一條腿嗎?肯定不是。

以前看《英雄本色》都以為主角是小馬,他和宋子豪也是搭檔。而后來才發現,完全不是那樣,「英雄本色」最初根本就是指宋氏兄弟,只不過小馬哥太過出彩,所以從第三男主角硬生生的變成第一男主角了。并且小馬和阿豪之間也并不是單純的搭檔,而是上下級關系。簡單地說,小馬只是豪哥的一個跟班小弟而已。

但按理說,宋子豪已經被裝入口袋當作垃圾丟掉,這事神不知鬼不覺。大哥落難,論資排輩,輪也該輪到小馬上位了,何況阿豪曾經有過明確表示,希望小馬接位的。更何況,小馬為大哥報仇,曾經單槍匹馬勇闖虎穴,留下過江湖佳話的嘛。綜上幾點,怎麼看上位的都應該是小馬,而不是阿成啊。

對,我們前面說過,這中間有一層神不知鬼不覺的黑幕,幾方利益合作之下,阿成上位就變得理所當然了,畢竟你功勞再高,也抵不過暗地里的交易嘛。

而且小馬屬于阿豪的人,兩人又曾經親如兄弟。所以這里無論阿成還是姚叔都肯定不敢讓小馬掌握過大的勢力,從而來增加自己的危險系數。別到時候送走一個豪哥,再接過來一個馬哥,這不成賠本賺吆喝了嗎。

所以,小馬熱血復仇,江湖人盡皆知,無不拍手稱快。但受傷了就得養傷吧?養傷至少得半年吧?半年時間足夠阿成重新洗牌,培植自己的勢力。等小馬哥王者歸來的時候,卻發現已經物是人非,估計連只老鼠都指揮不動了。

但說小馬沒上位也就罷了,怎麼會落魄成那個樣子呢?這就得從小馬的性格說起了,豪哥在的時候,小馬只負責動手就行,卻不需要掌控全局,所以養成了一種游戲人間、快意恩仇的生活態度。可小馬嘻嘻哈哈,卻并不糊涂,他并不喜歡阿成,從他開阿成玩笑 「像個小教父「那句話就知道,他覺得阿成這個人是很有些愛裝的,這個裝是裝酷還是裝單純,就不好說了。

而豪哥入獄,自己斷腿,阿成上位,姚叔沉默,這一切小馬都看在眼里,就像上一段里說的,他并不糊涂,神不知鬼不覺,小馬不是神不是鬼,自然也無法知曉里面的真相是什麼,但不代表他看不出來這里面的問題。雖然小馬不是大哥,卻也眼里不揉沙子,相對于宋子豪的沉穩老練,他素來就隨意慣了,這樣的小馬在阿成掌控局面的社團里,位置每況愈下,逐漸邊緣也就自然而然了。

幾年之后,小馬街頭偶遇回到香港的阿豪,兩個前黑幫大佬四目相對,卻無言以對。剛從苦窯出來的阿豪,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曾經最親密的弟兄,變成了這副鬼樣子。而沒有了大哥關照的小馬,腿瘸了,心也死了,變成了一個臭要飯的。

但兩個人都哭,其實哭的還是不一樣的。阿豪是為了兩人的磨難和未來的前程而哭。而讓小馬卻是重燃希望的哭,因為豪哥的再次出現,讓他仿佛又看見了兩人曾經意氣風發的江湖歲月。

但讓小馬想不到的是,已經心灰意懶的豪哥拒絕了他重出江湖的提議。所以當小馬哥嘶吼著喊出 「我等了三年,就是等一個機會」這段聞名天下的台詞的時候,其實內心是非常絕望的,江湖道義也好,兄弟情誼也罷,這些他堅持著的信念也已經發生了動搖。他最后的行為也并不是要 「爭一口氣,證明自己了不起」那麼簡單,而是一個落寞的夕陽武士義無反顧地赴死。

說到這里我們都知道了,原來這個面存忠厚,內具機心的幫派大佬姚叔,才是陷害宋子豪的元兇和造成小馬哥悲劇的推手。但阿豪和小馬的悲劇真的完全是姚叔造成的嗎?

答案不會是唯一的,過去的香港電影尤其是香港黑幫電影一直以來都特別喜歡用因果與宿命來塑造故事的整體架構。而《英雄本色》也是一樣的,電影中的每個人都因為自己種下的因,而不得已去品嘗那結出來果,他們不論如何掙扎,都無法逃開屬于自己的宿命。

就像姚叔,他想丟棄阿豪來降低自身的風險,可最后卻死在自己親手扶上位的人手中,他的自救,卻演化成了變相的自盡。

而阿豪和小馬也是一樣,當初不論什麼原因踏入這修羅場,都已經決定了他們最后大機率萬劫不復的下場。正如不信命地要掌握自己生死的小馬,還是無法逃過慘死的命運一樣,阿豪在賺的缽滿盆滿的情況之下,希望能全身而退的希望也全部落空,不但給家人造成無法彌補的創傷,最終自己也還是無法躲過命運的審判,走向那閃爍不停的警燈去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