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洪漢義回憶錄:「太子爺」到「黑社會明星」到底經歷了什麼?

hh 2022/09/09 檢舉 我要評論

前有杜月笙,后有洪漢義」,這句話出自香港一些基督教徒之口。當時,那些基督教徒們急于想把洪漢義變成教會里的一員,因此對這位江湖大佬說出了那句太過恭維的話。

不過,洪漢義在七八十年代時,也稱得上是「叱咤風云」的江湖大佬。1997年洪漢義出獄,成了當時江湖最熱門的話題。經營亞洲最大、最豪華的Disco夜總會「348」轟動黑白兩道。

提起洪漢義,慈云山十三太保陳慎芝不禁豎起大拇指,并用一句話總結了洪漢義的一生「 他是14K某區的經典人物」。對于江湖人而言,「經典人物」這四個字代表著他在江湖上的地位和名望。那麼,這位能與杜月笙相提并論的洪漢義,到底有著怎樣的傳奇故事呢?

童年時代如同在「地獄」

1948年,洪漢義出生在潮汕地區的一個軍閥家庭里,父親洪杰波雖有權有勢,但洪漢義出生沒多久,父親就帶著幾個孩子遠赴香港,留下母親與其他子女在老家相依為命,每月定期寄錢回家。

由于父親身份背景的原因,洪漢義一家成了當時被「批斗」的主要對象,母親經常被人押走「開會」,而洪漢義與兄弟們就成了其他孩子的「拳靶子」,整天挨揍,最終洪家兄弟勇敢地與之對抗。

那段日子被洪漢義形容成「 地獄般的生活」,每日都要面對「垂死掙扎」,正是這樣的生活,讓洪漢義練就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即使打不贏,也要盡力拼一次才算。

這個世界還是有好人的。」洪漢義這句話里的「好人」,是指那些曾經救了自己母親的鄉親們。50年代,洪漢義的母親身為軍閥妻子,在當時被「斃」是毋庸置疑的,但由于平日對鄉親們友善,從不欺負人,因此鄉親們主動出面「保」住了母親的性命。

家教嚴格的父親

洪漢義的父親「洪杰波」,是潮汕一帶的軍閥,保護著一方平安,時而又與其他軍閥爭搶地盤而開火,互相都想干掉對方。

有一次,洪杰波被仇家埋伏,身邊十幾個士兵幫他擋住了子彈,洪杰波跑到一條小河邊,縱身一躍,潛水而逃,撿了一條性命。

洪杰波入水之后,仇家們都緊盯著河面,一旦他冒頭出水,就立即射擊。誰知等了許久,仍不見洪杰波出現,此后洪杰波得了一個「 洪水鬼」的綽號。

洪杰波共有16個子女,其中9個兒子,他對子女們的家教很嚴,時常告誡孩子「 不準仗勢欺人,要尊敬家里的傭人」、「 不能敗壞家聲」、「 做人要當人頭,做事要動腦筋」。以上幾點,如果有孩子做不到,就會受到懲罰。

盡管洪杰波家教嚴格,但也有管教不了的。大兒子就是非常典型的紈绔子弟,仗著父親的權勢,在鄉間橫行無忌,經常有人上門告狀。

終于有一天,洪杰波忍無可忍,于是命令士兵們「搜捕」自己的大兒子, 如果他敢反抗,可將其就地正法。洪杰波認為兒子如此德行,終究有一天會惹禍上身,與其死在別人手里,不如自己親自動手。大兒子得知消息后,為了躲避父親的「追殺」,最終逃到香港。

洪漢義的「古惑仔」之路

大約在1959年至1960年時,洪杰波派人將家人們陸續接到香港,時隔多年,洪家終得團聚,這一年洪漢義才12歲,李小龍剛離開香港,去了美國。當時洪杰波已在一個由潮州人創辦的某商會里擔任「理事」,有著較好的社會人脈。

12歲的洪漢義被父親送到香港一間學校念書,上學期間因喜歡「打抱不平」,一些同學開始「追隨」他。

到了中學時期,洪漢義喜歡做大哥的感覺,決定加入幫會。對此,父親并沒有反對洪漢義的想法,畢竟還有幾個兒子早已在江湖上行走,他告誡洪漢義:「 無論做哪行,都不要出賣兄弟,不能騙人。

于是在父親的引薦下,洪漢義拜入14K大佬「大傻」的門下,從小受軍官父親的熏陶,很快成為14K里文武雙全的人才,并由元老余老國「扎職」為「 四一五白紙扇」,在土瓜灣一帶打下了自己的地盤。

「黑社會」三大訓練基地

在一些香港黑幫電影里,通常能見到武館和拳館出現,意味著兩者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事實上,香港以前大多數武館都有黑幫背景,甚至館主本身就是「大佬級」人物。例如14K第一代龍頭葛肇煌就是白眉派宗師張禮泉的大弟子,雙花紅棍陳惠敏在給肥仔坤做保鏢時開辦過「黑貓拳館」,武館或拳館只不過是黑幫訓練「打手」的場所。

如果幫會之間發生沖突,也可以通過舉辦「國術」或「拳擊」擂台賽來決定誰將得到更多的利益。

除了武館和拳館之外,還有一個「神打館」,洪漢義曾經就開設過「神打館」,在梁家輝、邱淑貞主演的《人皮燈籠》電影里,張耀揚飾演的「雄爺」就是一位練習「茅山術」的黑幫老大,片中就有他表演「神打」的畫面。

據說,練神打之后能「刀槍不入」,雖然這只是一個江湖上騙人的把戲,但很多古惑仔比較相信這些,因為只要「刀槍不入」了,一個人就能單挑整個「字頭」。

慈云山十三太保陳慎芝年輕時也是一位「神打」愛好者,有一次被警察抓住時,他知道免不了會挨揍,于是急忙「起乩」,請了齊天大圣上身。阿SIR站在一旁等他忙活完,抄起警棍,如雨點般地敲在陳慎芝的腦袋上,他這才知道「神打」沒用,這是陳慎芝第一次被打得想哭又哭不出來。

黑社會的「儀式感」

香港黑幫采用的儀式源自洪門,洪漢義表示,幾十年前的黑社會儀式,比堪比古代皇帝的登基大典,非常隆重,這一切都是洪門「先生」陳近南發明的。

參加儀式的人,除了要牢記三十六誓,二十一例之外,還有許多「忠義文化」要學習,所以一整套學下來,整個人的思想會發生改變。

黑幫每年都要舉辦一次「扎職」儀式,換言之,就是為一些有功績的成員舉行「升職」典禮。拳腳厲害的就升職做「紅棍」,為幫會出謀獻策的就升職做「白紙扇」,江湖人緣好,對兄弟仗義相助的,升職為「草鞋」,是為「三元及第」。

升職的成員,正式成為幫會大哥,任何事情可自行處理,可以名正言順地「收靚」,可以為邀請「先生」為自己的馬仔們舉行入會儀式。

傳統黑幫比想象中更「嚴密」

五六十年代,世界各地的黑幫都開始迅速發展,香港這座小城市也擁有了數以萬計的黑幫成員。有的統計數據表示有20萬黑幫成員,也有數據表示有50萬,相當于每十個香港人里,就有一個加入黑幫。

事實上,加入黑幫不像電影里那樣簡單,一句「我想跟你」或「跟我吧」就成事了。幾十年前,要加入幫會,不僅需要有人引薦,還要經過各種考驗。

最低級的,則是「 藍燈籠」,屬于編外人員,但無法進入幫會的核心,一切奉命行事。領導要對其觀察三年之后,各方面比較滿意,才準其入會,成為正式員工「 四九仔。」如果「藍燈籠」立功,三年觀察期就不適用了。

成為 四九仔之后,還要經過3年「新四九」、3年「老四九」這兩個階段。在這段時間里,幫會要對其進行考核,若有重大功勞,三年之后可「升職」,否則只能繼續做「老四九」。通常來說,四九仔不能收小弟,即使收了也只能算藍燈籠,或者可把小弟推薦給輩分更高的大哥,讓其成為「四九」。

因此,想要成為一個正兒八經的黑幫大哥,若不能依靠才干,那只能混個資歷和輩分了。

黑社會到底有多殘酷?

「江湖人」與「黑社會」是有區別的,黑社會里充滿著猜忌、森嚴和殘酷,處于金字塔頂端的黑社會領導們可以享受99%的利益,而其余人只不過是螻蟻。

洪漢義巔峰時期,正是處于塔尖的黑社會大佬,他曾露了一個數據:一個堂口2000人,只有5個大佬,全部的利益都是這5人平分,剩下的1995個人什麼都沒有,因為這群人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里的骨,一群有今天無明日的「行尸走肉」。

洪漢義雖然是「太子兵」,但也是從最底層一步步打拼出來的,年輕時也吃過不少苦頭。當年在九龍城寨負責「提煉」工作,無法按時交貨,也會挨揍。

不可一世的洪漢義

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這幾年應該是洪漢義實力如日中天之時,由于跟一位高級警官翻臉,他所經營的夜總會經常被查牌,于是放話出去「干掉對方」。

在那個年代,隨便一個探長,隨時可以端掉一個黑幫堂口。洪漢義卻囂張到想干掉「警司」,最終洪漢義在1984年被捕入獄。

在獄中,因見到犯人受到「非人」般的待遇,于是帶頭髮起「絕食」,向有關部門表示抗議。

出獄后「重振雄風」

原本被判20年的洪漢義,由于表現良好,提前7年釋放。對于一般江湖大佬而言,在苦窯蹲了13年之后,過氣了,江湖再也沒有他的立足之地。

但出獄后的洪漢義,卻一時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因為他的背后涉及太多的人或財團。據洪漢義本人透露,出獄后不久,邀請他吃飯的人,如果一天吃三餐,要花一年時間才能結束。

不久,洪漢義發現酒吧的利潤很高,1塊錢的啤酒,可以賣到20塊,比「賣粉」的利潤還要高,既合法又沒風險。于是與一幫有錢佬開設了號稱當時「亞洲最大最豪華」的「 348Disco夜總會」。

當時在「348」里大多數員工比較特殊,因為洪漢義定了一條規矩,某些工作崗位只聘請5年以上的「 重犯」。在洪漢義看來,這些人出獄之后,是沒人敢聘請的,一旦長時間找不到工作,他們就會繼續走回頭路,洪漢義給了他們一次重生的機會。

女人、金錢、權力

這三樣東西是每個男人都夢寐以求的,洪漢義有十幾個女朋友,而且都是明星、模特級別的大美女,每天晚上睡覺,洪漢義的枕邊必須要有女人陪伴,否則睡不著。

對于金錢,洪漢義曾經擁有過豐厚的身家,由于是撈偏門出身,所以未被列入「富豪榜」中。洪漢義直言不諱地說:「 香港那些富豪,十個有八個都是撈偏門出身的。」至于「 李嘉誠賣膠花,劉鑾雄賣風扇」這種雞湯,大家也不要信以為真。

例如:劉鑾雄的父親與「跛豪」是老鐵,與洪漢義家族也有交情。像「跛豪」這種梟雄級的人物,當年他的背后還有許多「股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