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大佬「文龍」,因拔刀相助而扶搖直上,晚年虎落平陽被犬欺

hh 2022/09/07 檢舉 我要評論

他見到兩位社團老大被人追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將歹徒趕跑,雖然自己也當場掛了彩,但卻開啟了自己富貴之門;

他在老大的光環下叱咤風云,卻不料老大遇害后,他開始虎落平陽,直到去世都沒能改變這一點。

他就是新義安的「北角話事人」,文龍。

「文龍」,于1964年在香港北角健康村出生,真名林冠賢。

林冠賢自幼不好讀書,常混跡于古惑仔之間,在輟學后,就跟隨大家的腳步,踏入社會,加入新義安。

林冠賢最早是拜在新義安北角猛人「阿DEE」的門下,后來阿「阿DEE」提早退休,林冠賢轉到了新義安元老「癡線佳」門下。

「癡線佳」主要是經營酒吧等娛樂會所,林冠賢便是這些會所里眾多的看場馬仔之一。

由于林冠賢性格直率,擁有一身不俗的武藝,很快就在北角小有名氣,后來又偶爾會到灣仔闖蕩江湖。

那天,灣仔的兩位大佬,甘仔與遮仔因利益糾紛,遭到和利群紅棍「鱷魚仔」的襲擊,甘仔的得意門生「小皮仔」當場被「鱷魚仔」擊斃,遮仔本人也遭到「鱷魚仔」的重創。

林冠賢正巧路過此地,眼看甘仔與遮仔就要命喪當場,林冠賢挺身而出,帶著身邊僅有的幾個馬仔施以援手。

林冠賢深知擒賊先擒王的道理,手持一口樸刀,對著「鱷魚仔」就是一通亂砍。

「鱷魚仔」作為和利群的紅棍,身手自然也是不俗,他擺刀招架,與林冠賢打了個平手。林冠賢性情剛毅,自知如果今天不打贏「鱷魚仔」,甘仔與遮仔估計就得交代在這兒了,于是越戰越勇、只攻不守,勢必要拿下「鱷魚仔」。

「鱷魚仔」見林冠賢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只能帶人撤退。

就這樣,林冠賢救下了甘仔與遮仔,在與「鱷魚仔」打斗的時候,自己也受了重傷,因此甘仔與遮仔對林冠賢就更為感激了。

「灣仔之虎」陳耀興得知此事,也多次登門致謝林冠賢,因為甘仔與遮仔是陳耀興自幼一起長大的兄弟,陳耀興為人重義氣,林冠賢救下了他兄弟的命,陳耀興自然是要報答林冠賢。

此后,在陳耀興的邀請下,林冠賢來到灣仔發展,成為「灣仔之虎」旗下的一員猛將。陳耀興當時叱咤江湖,位列新義安「五虎之一」可謂是江湖上紅極一時的大佬,放眼整個香港江湖,能與他比肩的極少。

林冠賢也因陳耀興的江湖地位,在灣仔一帶風光無限。

可風光過后,便是一地雞毛。

1993年,陳耀興到澳門參加賽車比賽,并在比賽中獲獎,當晚到酒店慶祝,出了酒店門口就被人暗害在車里。

陳耀興一死,不少陳耀興的江湖仇家皆到灣仔準備趁虛而入、搶占地盤。

在灣仔群龍無首之際,陳耀興的親弟弟陳耀康拉上甘仔、遮仔、林冠賢一起,扛起社團的大旗,勉強穩住了局勢,但比起陳耀興在的時候,已經是差了很多。

三年后,陳耀康得知哥哥是被聯英社的「老東就」暗害,沖動之下,親手斬了「老東就」一刀,隨后開啟逃亡之旅。

陳耀康走后,甘仔、遮仔兩兄弟成了「灣仔話事人」,林冠賢則成為「北角話事人」。三人由于關系夠鐵,江湖人稱他們為「灣仔三兄弟」。

林冠賢雖是當上了話事人,但比起陳耀興在的時候,江湖地位一落千丈,只能自己尋找出路。

那時候林冠賢將目光投向了連接港島與九龍的巴士生意,但原本已經有大佬控制這條路線了,林冠賢無疑是觸動了別人的利益。

原本控制這樁生意的是和義堂的坐館「牛榮」,還有福義興的「拿渣」。

「牛榮」可是個江湖猛人,早年是在堅尼地城宰牛的屠夫,江湖人稱之為「港島牛魔王」,他獨力撐起和義堂這個小社團。

那時候他手持一柄六十八斤的宣花斧,在西環殺得14K社團聞風喪膽。

后來與不少江湖大佬結拜為兄弟,是個囂張跋扈之輩。

當年「牛榮」還曾與陳耀興一戰,他到灣仔插旗挑戰陳耀興,雙方各帶兩三百名馬仔展開一場大混戰,最后「牛榮」卻是敗給了陳耀興。這事,他一直引以為恥。

林冠賢這般踩過界,惹來他們的不滿,雙方經過多次談判,都不歡而散。

林冠賢是陳耀興的人,「牛榮」新仇舊恨加在一起,對林冠賢來了個伏擊。

2002年的某天深夜,林冠賢獨自開著自己的豪車GTR在山上兜風,突然一輛AE86緊隨其后,AE86一路尾隨,林冠賢發現事情不太對,猛踩油門,開著GTR一路漂移下山。AE86雖然動力不足,但駕駛技術了得,死咬著不放。

突然,在一個發卡彎道處,AE86在漂移時,借著排水渠的摩擦力極速過彎,超過了林冠賢的GTR,緊接著對方來了個急剎車,林冠賢為了躲避,撞到防護欄上了。

隨后AE86車上,下來五六個蒙面大漢,將林冠賢拖到路邊一頓暴打,一個蒙面大漢嫌打得不過癮,直接從腰間抽出四十米大砍刀,往林冠賢的左臂斬下。

好在遇到神醫,林冠賢的胳膊被及時接上,不然就成了楊過。

因為這事,「牛榮」進了牢房。見到「牛榮」不在了,林冠賢以為可以繼續搞小巴生意了,于是讓手下馬仔「貨車輝」繼續經營小巴生意,可誰能想到,「貨車輝」沒幾天后,就被人砍死在筲箕灣教堂街口處。

自此以后,林冠賢知道自己完全就不是「牛榮」的對手,也只能放棄了。

2015年,林冠賢與回到香港的陳耀康一起,在蘭桂坊應酬幾個遠道而來的竹聯幫大佬。

酒桌上正在氣氛熱烈的時候,突然鄰桌有人打起他們這桌陪酒小蜜蜂的主意,雙方都喝了酒,從最開始口頭的針鋒相對,沒多久后就大打出手。

蘭桂坊一直都是新義安的勢力范圍,按道理,是沒人敢動林冠賢與陳耀康,但這次確實是被人拿著酒瓶開了瓢,還被趕出酒吧。

林冠賢這位「北角話事人」與陳耀康這位曾經的「灣仔話事人」,在竹聯幫大佬面前,可算是丟盡了臉。

2019年底,林冠賢在銅鑼灣的酒店里應酬時,酒中放了幾顆酸梅,喝多了就忘記酒還有東西,整杯下肚后,酸梅卻卡在喉嚨之中,最終被噎死了,享年55歲。

甘仔與遮仔感念兄弟之情,為林冠賢風光大葬,當天到場的人數過千,不少江湖猛人都現身到場送了林冠賢最后一程,如和合圖坐館「細權」,和勝和坐館「肥堅」等等。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