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殺手劉一賢:爆頭灣仔之虎、暗殺地產巨頭,落網後被判無期

黄朔 2022/07/07 檢舉 我要評論

一、

1979年,在那個剛重新開放的年代,資本主義的紙醉金迷一下衝擊到了許多國人的內心。

尤其是香港,成為了無數渴望「逆天改命」的貧困內地人心嚮往之之所。

而在聽說當時港英政府實行的「抵壘」政策(內地人只要成功抵達香港市區就可以獲得港人身份)即將取消之際,不少內地偷渡客也試圖做「最後一搏」。這些人當中自然也不乏一些亡命之徒、日後將整個香港社會攪得天翻地覆。

也是那一年,家徒四壁的20歲的湖南小夥、外號「小毛」的劉一賢,帶著一個塑膠水桶、一張草席、一床棉被,就從老家株洲火車站出發,經由廣州、深圳、最後一路跋山涉水偷渡到了香港。

到了香港後,沒有文化、又沒有特殊謀生技能的劉一賢,只能從最底層的黑工做起,嘗盡世態炎涼。

但這顯然不是劉一賢這樣的亡命徒想要在香港過的生活,既然通過正當職業沒法發家致富,那就只能鋌而走險,不走尋常路。

此時也沒人能料到,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大圈仔」,日後會成為香港黑社會中赫赫有名的「金牌刺客」,製造了多起震驚全港的大案,跟14K、三合會社團大佬、乃至梅豔芳這樣的娛樂圈大明星扯上千絲萬縷的關係。

二、

到香港沒多久之後,劉一賢就跟著湖南老鄉加入了當時香港黑社會界赫赫有名的「湖南幫」。憑藉一身好武藝以及敢打敢殺、不怕死的勁,劉一賢很快就在能人輩出的湖南幫打出了名堂,在幫中的地位也是扶搖直上。當時社團但凡有什麼重要的火拼行動,尤其是那些見不得光的綁架、暗殺行徑,多讓劉一賢帶頭衝鋒, 而劉一賢也因此成為了幫內的「行動組組長」,深得幫內大佬,被尊稱為「教父」、外號「盲忠」的梁忠之器重。

在80年代,以湖南幫為代表的大圈幫(專指內地來香港從事黑社會行動的這批亡命徒)可謂是無惡不作,打家劫舍、光天化日搶劫銀行、金店,當街和警方交火之事時有發生。

但進入90年代之後,隨著回歸腳步臨近,香港警方也開始加大對這些黑社會的打擊力度,這些幫派大佬自然也害怕遲早會被清算,紛紛開始「洗白上岸」,穿西裝、打領帶,拿大哥電話,扮起生意人,經營起了夜總會這些「正經生意」。 而鑒于彼時香港娛樂產業的繁榮,這些社團大佬甚至開始把觸角伸向了娛樂圈。

不過雖然這些幫派分子披上了文明人的外衣,但骨子裡那套黑社會的作風仍然改不了,一時間娛樂圈成了黑惡勢力洗錢的重災區,而那些人前光鮮亮麗的明星藝人,背後也在黑社會的控制和威脅下人人自危。這種局面尤其以1992年李連杰經紀人蔡子明遭到槍殺,全港藝人爆發反對黑社會勢力的大遊行而達到頂峰。

不過蔡子明事件顯然只是一個開端,接下來的一系列命案更是把娛樂圈背後的黑惡勢力給揭了個底朝天,而劉一賢也成了其中的關鍵一環。

三、

1992年5月4日,就在蔡子明出殯的這天晚上,正和一幫友人在KTV歡唱的娛樂圈大姐大梅豔芳,遭遇到了一幫不速之客。

當時的梅豔芳正和新義安大佬、有著「尖東虎中虎」之稱的黃俊,以及「灣仔之虎」陳耀興走得很近。而這幫不速之客的帶頭人,正是和新義安積怨已久的14K堂主黃朗維。黃朗維顯然想把梅豔芳旗下的藝人業務攬到自己手上,大手一揮,開出百萬支票點名要梅豔芳唱歌並且幫自己拍戲。

梅豔芳顯然不願意受此威脅,斷然拒絕。但她還是低估了黃朗維的狠毒,竟然完全不給她這個圈內大姐大的面子, 上來就是一巴掌打在梅豔芳臉上,由此爆發了著名的「掌摑事件」。身陷囹圄的梅豔芳見兇惡的黃朗維軟硬不吃,只能找到向華強、陳嵐夫婦出面斡旋才暫時擺平危機。

但事情顯然沒有這麼快完結,「灣仔之虎」陳耀興早就看黃朗維不爽許多,此番正好借著為「藍顏知己」梅豔芳出氣的由頭找黃朗維報復。梅豔芳被打後沒兩天,黃朗維就在灣仔街頭吃飯時遭遇陳耀興人馬的埋伏,被大砍刀砍中多刀,僥倖逃脫才保住一條命。

但那個年代的黑社會各大社團自己屁股都不乾淨,對這種江湖仇殺的事情司空見慣,且也都秉著「江湖事江湖了」的原則通常並不會找員警介入。黃朗維在被砍傷後也沒有選擇報警而是自己讓小弟送去醫院救治。 但沒想到已經殺紅眼的陳耀興居然派出兩個殺手公然沖進醫院,對著黃朗維的頭砰砰幾槍把他送上了西天。

作為堂主的黃朗維在醫院被公然槍殺,底下的14K小弟們自然也坐不住了,在聽說陳耀興被警局請去「喝咖啡」之後,大量人馬沖去警局門口威脅警方交出兇手,而此時陳耀興手下200多號新義安小弟也團團包圍了警局。

眼看對峙著的雙方人馬劍拔弩張、一場大戰即將爆發,本就證據不足的警局最後也是迫于壓力放了陳耀興,讓這幫黑社會繼續「江湖事江湖了」去了。

除了14K堂主之外,黃朗維在湖南幫中也頗有威望,如今就這麼死得不明不白,湖南幫的大佬們自然也坐不住了。

而一向囂張跋扈、結仇甚多的陳耀興,得罪的對象顯然不止是湖南幫,想借機做掉他的人大有人在,其中便包括了東聯社大佬、被稱為「老東就」的莫世就。

莫世就在香港有著「演唱會之父」的美譽,「歌神」張學友的演唱會業務一直由他一手包辦。當初張學友的哥哥在澳門欠下巨額賭債被追討時,也是由莫世就出面擺平,而在處理過程中,莫世就也找到了夠狠的陳耀興幫忙。但沒想到陳耀興的胃口還挺大,想借機趁火打劫,要求莫世就讓渡出一部分張學友的演唱會事務控制權。但這樣的肥差事莫世就怎麼可能讓出來?最終莫世就只拿了50萬打發了陳耀興,都憋著一股氣的雙方也就此結下了梁子。

本就積怨已久,想做掉陳耀興的老東就由此和湖南幫一拍即合,拿出50萬準備買陳耀興的性命。那麼什麼人最合適來對陳耀興下手呢?沒錯,這回終于輪到幫內地「行動組組長」劉一賢出馬了!

不過,雖然湖南幫和東聯社一直在找機會對陳耀興下手,但由于此次事件鬧得太大,且牽扯到了梅豔芳這樣的大明星,承受著巨大輿論壓力的警方也加大了對黑社會的打擊力度,劉一賢這邊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下手機會。

但沒想到的是,此時陳耀興居然開始主動作死,給了劉一賢下手的機會

1993年11月21日,還在取保候審期間的陳耀興居然高調跑去澳門參加格蘭披治賽車比賽,在取得第二名的好成績後,當晚就在澳門豪華酒店大肆鋪張慶祝。

第二天淩晨,喝得酩酊大醉的陳耀興剛走出酒店坐上車之際,埋伏在暗處早已恭候多時的劉一賢一夥帶上黑色頭套、騎著摩托,還沒等陳耀興發動車時,便拿出54式手槍,在車窗外對著他就是一頓猛射。諒陳耀興再能打,面對突如其來的冷槍,也只能不明不白的被送進了鬼門關。

陳耀興被殺後,江湖上又掀起了一陣血雨腥風,先是莫世就遭到陳耀興弟弟、綽號「雞糠」的陳耀康的報復、被削去半邊臉。而警方也正好借此機會重點打擊了湖南幫等黑社會的勢力。

1994年,湖南幫大佬「盲忠」宣佈急流勇退,湖南幫也在名義上進行了解散。而作為重點嫌疑人的劉一賢雖然因為涉及殺害陳耀興一案被抓,但由于經驗豐富的劉一賢下手過程實在滴水不漏,就連警方也沒能找到充分證據,最終只能把他驅逐出港了事。

然而,就在大家以為劉一賢已經「退隱江湖」之時,其本人實則仍一直偷偷潛伏在港島,且到了14K大佬、綽號「鬍鬚勇」的潘志勇的名下辦事,手下仍然不乏一大幫追隨者。

而在當時的香港黑道,還有另一位「鬍鬚勇」同樣赫赫有名,那便是張柏芝的父親張仁勇。

90年代末,由于張仁勇曾和湖南幫大佬盲忠起了衝突,據說湖南幫還一度聲稱要張仁勇「父債女償」,對張柏芝發出「江湖追殺令」。由于當時的張柏芝已經出道做了明星,這次事件也引發了極其惡劣的影響力,獲得警方和傳媒的高度關注。而此時已經洗白上岸的湖南幫也不敢輕易再搞出大新聞來,最終張仁勇和湖南幫的這次衝突也是不了了之。也是從90年代末開始,湖南幫的勢力也逐漸在江湖上隱退。

盲忠這樣的湖南幫大佬算是洗白上岸、當起了生意人。但對于劉一賢這樣只會打打殺殺的人來說,在金錢的利誘下再度犯案是遲早的事。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這輩子不可能打工,做生意又不會,那只能靠打打殺殺才能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

而又一次把「小毛」劉一賢推上了風口浪尖的,則要屬2002年發生在香港的「陸羽茶餐廳槍殺案」。

四、

進入90年代後,隨著黑社會勢力的逐漸淡出,輪到地產大佬們開始在娛樂圈叱吒風雲。其中,又以跟眾多美女明星傳出花邊新聞的「地產神童」羅兆輝最為引人矚目。

除了羅兆輝之外,還有跟其並稱為「香港地產三擎」的億萬富豪楊家安以及林漢烈,同樣借著炒樓大賺特賺。而楊家安也因曾是亞視藝人出身、在《大俠霍元甲》中飾演霍元甲徒弟陸大安格外受人關注。

但未曾想到97金融風暴襲來,楊家安一時之間幾乎傾家蕩產,于是找到了外號「雪茄林」得「好兄弟」林漢烈求助。但未曾想到,「好兄弟」居然趁火打劫——原來林漢烈一早就盯上了楊家安的女人、曾經的亞視女導演、後來跟著楊家安一起創業的 蔡開冰

無奈之下,楊家安也只能「忍痛割愛」。但沒想到的是,之後蔡開冰還不幸患上了癌症,而林漢烈不但對她不聞不問,甚至還對她家暴,最終絕望的蔡開冰從醫院16樓跳下自盡。

蔡開冰死後,復仇的火苗已經在楊家安心中種下,一直在尋找機會下手做掉林漢烈。

2002年11月30日早上8點左右,正當林漢烈像往常一樣來到陸羽茶室喝茶談生意之際,忽然從廁所沖出已經事先埋伏好的殺手,對著林漢烈的太陽穴就是一槍。隨後林漢烈當場死亡,兇手也逃之夭夭。

事後經過警方層層調查,查出槍殺林漢烈的幕後主使者正是楊家安。

為了做掉林漢烈,楊家安找到了「金牌刺客」劉一賢出山。在早年,像楊家安這樣有著幫派背景的香港藝人有很多,劉一賢在楊家安還在當龍虎武師時就已經和他成為好友,因此很爽快地答應了楊家安的請求。

但畢竟劉一賢已經進了員警重點打擊的黑名單,不方便在香港繼續犯事。 于是劉一賢在接到楊家安雇凶的200萬後,又將任務「層層轉包」,先抽成90萬,再用剩下的110萬把任務交給手下謝冰。而謝冰在摸清林漢烈的行動規律後,又抽成70萬,最後留下40萬給兩名來自湖南的殺人楊文、張志新分贓,並為他們準備假的香港身份證以及槍支,最終實施對林漢烈的暗殺。

但「層層轉包」過程中各種溝通不暢的問題很快就暴露出來了。而兩名罪犯行兇過程中居然也是漏洞百出,在犯案後竟然隨便在附近商場的餐廳內丟棄了作案槍支以及帶血的衣物,最後被香港警方順藤摸瓜,配合內地公安將幾名犯案人員相繼抓獲。而在劉一賢被抓後,也在警方的盤問下供出了幕後主使者楊家安,最終這群兇手也全都受到了法律相應的懲罰,

而令人諷刺的是,負責開槍殺死林漢烈的楊文,最終也是因為層層分贓,200萬最後到自己手上還不到40萬的代價,被判死刑,枉送了一條性命。

當然,坊間一直認為,所謂「衝冠一怒為紅顏」只是楊家安用來掩人耳目的說辭,真正讓林漢烈遭遇殺身之禍的原因,還是在于他陷入了當時觀瀾高爾夫球會的巨額財產糾紛,而楊家安也不過是用來借刀殺人的一環,並非真正的元兇。但隨著案件的塵埃落定,真相或許也永遠無人能知曉了。

2002年春節,「盲忠」在澳門一家酒店出席晚宴時因飲酒過量、心臟病發猝死。再加上之前被槍殺的黃朗維、以及之後被判無期牢底坐穿的劉一賢,昔日湖南幫的三名猛人也悉數告別了歷史舞臺,屬于香港湖南幫的「輝煌時代」也就此落幕。

而對于劉一賢這樣的亡命徒來說,「金牌刺客」的名號固然風光,但終究也不過是資本的工具人罷了。靠抛頭露面、打打殺殺可以賺一時的錢,但難以賺一世的錢,凡事沖在最前面的「行動組組長」最終也成了資本的炮灰和替罪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