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勝和「廟街志」,曾是「廟街話事人」,因視訊泄露慘遭掃地出門

黄朔 2022/08/17 檢舉 我要評論

他的出身與黑道社團頗有淵源,成為話事人后,每月能收兩百多萬保護費,卻因私生活不檢點,被江湖人稱為「黑道陳冠希」。

他因女友泄露視訊,被手足背后運作,被老大掃地出門,為了找回場子不惜引發社團內訌。

他就是和勝和的「廟街志」,黃昇志。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黃昇志出生于香港,自幼在廟街長大,不喜讀書,常與古惑仔混跡在一起,沾染了不少惡習。

黃昇志的父親是在廟街賣冒牌手表的,由于很會做生意,在廟街這兒一家獨大,被稱為「冒牌手表大王」。

做父母的,看著慢慢長大的兒女,絕大多數都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黃昇志的父親也不例外。

見兒子如此混日子,擔心他學壞,又尋思著自己當年去霓虹國學習精工技術,回來后不僅賺得盆滿缽滿,還成了「冒牌手表大王」,不如就讓兒子走自己的老路,至少也能衣食無憂。

于是,在父親的死拖硬拽之下,黃昇志來到了霓虹國。雖是來到異國他鄉,但黃昇志卻沒有如父親所愿。原先的惡習不僅沒改,反而變本加厲,常流連于賭檔、青樓、夜店之間。

沒多久,學藝不精的黃昇志回到了廟街,算起來也是半個「海歸」,父親將冒牌手表的生意交給他打理。

但一來黃昇志學藝不精、志不在此,二來黃昇志不僅嗜賭如命、還是個癮君子,因此生意每況日下。

黃昇志有個舅舅,他的舅舅是香港第一黑幫的叔父級人物。經過舅舅的一番運作,黃昇志拜在和勝和「荃灣線」大佬「傻澤」的門下。

和勝和社團能稱為「香港第一大黑幫」勢力自然極大,而「荃灣線」是和勝和最強大的一個分支、打手眾多,江湖上有「和勝和荃灣一條龍」之稱。

每當和勝和與其他社團火并之時,如果不敵對方,一般都會找「荃灣線」支援,因此「荃灣線」號稱「勝和武庫」。

當年和勝和的「勝和校長」雙鷹青,曾入境濠江、硬鋼崩牙駒,便是從荃灣走出去的。

而「傻澤」這位大佬,便是一手締造「荃灣線」的荃灣話事人。后來「傻澤」帶著馬仔到澳門賭廳發展,賺得萬貫家財的同時也成了和勝和的金主之一。

黃昇志帶著舅舅的面子,投靠到「傻澤」這位傳奇大佬門下,又是廟街土生土長的人,在混黑道這條路上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在「傻澤」的扶持下,黃昇志直接升級為「廟街話事人」,在廟街這一畝三分地上叱咤風云。

在廟街擺攤開檔口,皆得上繳保護費給黃昇志,除此之外,黃昇志還操控廟街各個冒牌貨攤子、販賣盜版光碟、經營放數等等,在此地每月收入高達200多萬。

如此高收入,讓黃昇志一度成為「傻澤」眼前的紅人,江湖人也稱之為「廟街志」。

可錢來得太快也不是一件好事,黃昇志原本惡習就頗多,吃「丸仔」犯癮導致他經常神志不清、嗜賭如命則令他欠下巨債。

要知道,黑道收保護費可不是收了就完事的,拿人錢財還是得幫人做事的。

神志不清怎麼可能管理好廟街,也因此搞得廟街商戶哀聲怨道,指責黃昇志收了錢卻辦事不力;欠下巨債令黃昇志不得不劍走偏鋒,經常對著同門黑吃黑,在同門里,黃昇志十分不受待見。

在社團內,黃昇志的名聲算是臭氣熏天了,「傻澤」對他開始有了不滿,但礙于黃昇志舅舅的面子,沒有出聲。

2011年,有人出錢尋仇,準備給一位鐘表商人來點顏色瞧瞧,黃昇志便是任務的執行人,事實上,這種事情對于黑道來說,難度很低,隨便找茬都能輕松完成任務,可事實卻搞砸了。

同年5月12日深夜,黃昇志帶著七個馬仔走進尖東一家酒吧。酒吧深處,那位鐘表商人正在卡座上與友人悠閑地品著八二年的拉菲。

沒幾分鐘的時間,黃昇志等人就找到了鐘表商人,八人沖了過去,路過沿途的卡座時,順手抄了別人卡座上的軒尼詩拱橋酒瓶,到了鐘表商人面前就是一個個爆頭,打完人黃昇志一伙揚長而去。

但黃昇志一伙人皆沒有蒙面,臉皆被拍了下來,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是和勝和的人馬做的了。

隨后和勝和的場子開始被阿sir犁庭掃穴,「傻澤」作為老大只能出來善后,給被抓的馬仔付了巨額的安家費和保釋金。但此時的黃昇志仍舊逍遙法外。

在重重壓力下,「傻澤」要求黃昇志得去自首,不過黃昇志卻拒絕了。「傻澤」眼看著黃昇志一天不進去,他就沒法交代,場子也無法正常運行,心頭大怒。

最終,黃昇志在「傻澤」的威逼利誘之下自首了,但黃昇志進了局子卻開始大爆料,大肆出賣同門兄弟。

「出賣兄弟」這可是江湖大忌,黃昇志這麼做,招來「傻澤」甚至整個社團都對他都極為憤恨。此時「傻澤」開始動起了如何將黃昇志趕出廟街的念頭。

30多歲的黃昇志有個20來歲的女友,女友也是江湖上的小太妹,原本郎情妾意、男歡女愛也是正常,可卻因女友做事不檢點,成了黃昇志被踢出廟街的導火線。

原來,黃昇志女友有一次在酒吧里,竟然做起「梁上君子」,偷竊客人財物。客人發現后大怒,黃昇志的女友為了平息客人的怒氣,只能拿出自己褲兜里的蘋果手機作為賠償。

可這部手機里有一段視訊,那是黃昇志與女友濃情蜜意之時拍下來的,就這樣,那客人瀏覽過那部一分半鐘的視訊之后,將視訊傳了出去,隨后這段視訊在江湖上廣為流傳。

江湖也因該視訊轟動一時,黃昇志也因此被稱為「黑道陳冠希」,和勝和社團一時間淪為江湖笑柄,「傻澤」作為老大,手底下出了這麼個人,那是丟盡了臉面。

借著此事為由頭,「傻澤」順勢將黃昇志踢出廟街,扶持「廟街朗」上位,接手黃昇志的社團業務。

「廟街朗」原是和合圖的一個小馬仔,頗有雄心壯志,見到和合圖盤子小,因此轉身來到和勝和當馬仔。

「廟街朗」身手過硬,作為打仔出身沒少因打架入獄,最長的一次是入獄七年半。

在「廟街朗」最落魄的時候,黃昇志曾接濟過他,后來靠著黃昇志的關系,在廟街這一帶地位逐步提高,算起來黃昇志還是「廟街朗」的恩人。

如果以「受益最大的人便是嫌疑人」這點來看,「廟街朗」無疑是黃昇志下來后,最大的受益人,因此坊間認為此事的背后有「廟街朗」運作的身影。

黃昇志一下子被老大「傻澤」擼到底,哪里能忍,畢竟在廟街,每個月能有兩百多萬的收入。

黃昇志找到「傻澤」訴苦,表示廟街油水能如此豐厚,是自己一手打造的。不管黃昇志如何說,「傻澤」也不為所動。

見「傻澤」如此,黃昇志急了,表示自己絕不會拱手相讓,盡管目前廟街已被「傻澤」的人接管,但自己不會善罷甘休。

眼看「傻澤」這條路是走不通了,黃昇志轉身投靠到西貢老大「明頭」麾下,對著「明頭」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最主要的還是訴說廟街這里邊油水有多豐厚。

「明頭」一聽油水豐厚,自然義不容辭,畢竟作為黃昇志的新老大,為自己的門生討回公道也算是師出有名。

2011年8月初,廟街原本熱鬧的氣氛變得低沉了起來,同為和勝和社團的「荃灣線」與西貢兩批人馬,分別在街頭巷尾各自扎堆著,局勢一觸即發。

好在阿sir及時趕到,阻止了這場沖突,以免傷及無辜。

時間一長,「廟街朗」順理成章地成為廟街一帶的話事人,而黃昇志從此很少在江湖上露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