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K「倫敦金教父」劉安,鋒芒畢露被欺壓,偶遇貴人從此飛黃騰達

hh 2022/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他的一生極具傳奇,貧民窟出身的他通過自己的努力,成為社團最大的金主之一;

他早年被同門欺壓,江湖中沒人敢收留,那時候的他猶如喪家之犬一般;

他在遇到貴人后,人生道路開始起飛,為社團賺得盆滿缽滿,自己更是坐擁十數億身家。

他就是14K的「倫敦金教父」,劉安。

1956年,劉安在貧民窟鯉魚門出生,原名劉國安。

由于家里實在太窮,溫飽都是問題,劉安很早就輟學步入社會。

在貧民窟長大的劉國安,對于改變生活、改變命運極為渴望,是因為真的窮怕了。

1971年,15歲的劉國安加入14K,拜在鯉魚門大佬王老吉的門下,跟著王老吉撈起了偏門。

王老吉當時的主要業務就是做走私生意,劉國安來了沒多久就摸清了業務。他嗅覺敏銳,腦袋靈光,為王老吉接下了一筆又一筆的生意,在業務方面越發熟練,很快就被王老吉倚為左膀右臂,在眾人之中大放異彩。

但是在劉國安大放異彩的同時,有一個人卻不舒服了,那就是王老吉的兒子,「雞雄」。

如果說劉國安是個食腦達人,「雞雄」就是一個好狠斗勇的猛人,如果一文一武雙劍合璧,遲早能在江湖上叱咤風云。

可「雞雄」見劉國安如此鋒芒畢露,或許是出于看不起劉國安出身貧民窟,又或許是劉國安為父親賺下不少錢出于嫉妒的心理,「雞雄」背地里對劉國安恨得牙癢癢。

終于,一次劉國安犯了過錯,早已盯上他的「雞雄」立馬對劉國安下狠手,讓手底下的馬仔將劉國安暴揍了一頓,并逐出師門,劉國安顏面掃地。

一邊是親生兒子,一邊是能為自己賺錢的得意門生,王老吉也很難抉擇,但是畢竟「雞雄」他是自己的兒子,王老吉也很無奈。

劉國安被趕出鯉魚門后,落魄街頭,猶如喪家之犬。「雞雄」做事更是做絕,背地里使壞,江湖中無人敢收留劉國安,天下之大,竟無劉國安立足之地。

這事傳到了九江街這邊,「九江街霸王」立章為人急公好義,又是14K開山元老「大鼻登」的得意門生,在江湖上地位超然,他可不用在意誰的面子。

彼時的九江街需要發展,就需要人才,立章聽到劉國安這人有本事,卻被「雞雄」如此羞辱,于是親自與劉國安接觸了一番。

經過一番接觸,立章與劉國安那是相見恨晚,他發現劉國安這人在管理與斂財方面上的能力極為出眾,立馬拋出橄欖枝,劉國安也因此拜到了「大鼻登」門下。

劉國安一到九江街,在立章的支持下,開始籌備外圍馬生意。有了立章與「大鼻登」的人脈支持,再加上劉國安精明的頭腦,這生意一開業,就賺得盆滿缽滿,為九江街帶來了很大的利益。

劉國安在同時也賺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在九江街的地位可謂是水漲船高。

前面忘了介紹,九江街在江湖上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它是14K「孝字堆」的根據地,14K三十六字堆,其中「孝字堆」也就是龍頭所統領的一支,可見九江街對于14K的重要性;其次它又被稱為「惡人谷」,是個出了很多江湖猛人的地方。

因此劉國安能在九江街冒起,便可以說在江湖上的地位不低。

但作為曾經的老大「雞雄」見到劉國安如今輝煌了,對劉國安仍然是看不起,在他看來,劉國安就是一個出身卑賤的小嘍嘍,因此三番五次無言不遜。

劉國安雖是置之不理,但是好兄弟立章可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帶著大批人馬,殺向鯉魚門,將「雞雄」拖出來暴揍了一頓。

「雞雄」的父親王老吉想出手反擊,但是礙于立章背后還有個「大鼻登」,再加上是兒子無理在先,因此也不敢出聲。

立章為劉國安出頭,劉國安感激涕零。在立章的提議下,倆人選了個黃道吉日擺案焚香、斬雞頭、燒黃紙,結拜為兄弟。

自此以后,九江街超級大佬「大鼻登」如虎添翼,坊間稱劉國安與立章為左右護法,立章為「大鼻登」四處插旗,劉國安為九江街賺更多的銀子,一時間九江街極為興盛。

劉國安有多能賺錢?他所管理的賭檔,每月加起來就至少有數百萬的收入,幾年過后,劉國安便成了九江街的大金主。

電影《黑社會》中任達華飾演的主角「阿樂」曾有過這麼一句台詞:「古惑仔不用腦,一輩子都是古惑仔」,這是江湖人真實的寫照,不少年輕時靠著能打叱咤風云的古惑仔,到老了仍舊只懂得打打殺殺,最終多是以悲劇收場。

劉國安作為食腦達人,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

80年代,劉國安逐步將手頭的業務與江湖人脫軌,開始接觸期貨生意。

那時候的期貨中,有一種叫做「倫敦金」的期貨仍未完善,同時還存在著法律漏洞,劉國安靠著這玩意發家致富,坊間傳聞劉國安靠著它,賺到了十多億的身家。

但是當時這個錢賺得比什麼都臟,他高額的工資作為誘惑,雇傭大量的職員與助手,并且這些人加入公司的門檻極低,可以理解為只要來應聘,就能來上班。

因此,劉國安的公司招攬了許多找不到工作的大學生和沒事做的年輕婦女,剛開始,這些人上班就是簡單地培訓一下「倫敦金」的操作。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劉國安就開始露出爪牙,以「高回報」的方式,誘惑員工自己入場嘗試一下,甚至還會要求員工讓家里人也跟著投資一些,員工是否真能得到高回報劉國安不管,他只管從中抽取交易的傭金。

因此不少到劉國安公司工作的員工,多是以家破人亡告終。

這種運營手法有點類似保險公司,到保險公司上班的人多會先對身邊親近的人推銷業務,到后面業績不足,員工為了保證業績,有時候還會自己掏錢買下保險,這也就是常聽說的「自盡保單」,當然人家保險公司是合法合理的。

劉國安靠著這模式,巔峰期在旺角、尖沙咀等人氣旺盛的地方開了接近二十家「倫敦金」公司,而公司每隔幾年就會換個地址,再用以上的模式來引進「新人」入場。

就這樣,劉國安每月進賬都在兩千萬以上,很快就身家過億,江湖人稱他為「倫敦金教父」,到了后來,據說他擁有五億到十億以上的身家,因此又稱他為「劉五億」、「劉十億」。

劉國安做出這樣的壞事,也曾遭到不少人舉報,但是他卻每次都能置身事外,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那個年代能在黑道中脫穎而出的人,大多數都是靠著一身武藝,而劉國安卻是個特例。

劉國安身價暴漲之后,又隨著時代的浪潮,將目光投向了地產行業。

2008年,劉國安想要到元朗開發,江湖一直有傳聞,「14K元朗一桿旗」,這話說的是在元朗14K社團一家獨大。

而盤踞在元朗的14K勢力,便是以14K「德字堆話事人」四眼細為首,江湖人稱之為「元朗之虎」。

「元朗之虎」四眼細與劉國安曾經的老大「雞雄」交好,曾經立章到鯉魚門大戰「雞雄」的時候,「四眼細」也有為「雞雄」出頭,只是立章背后的「大鼻登」實在厲害,「四眼細」也不敢妄動。

如今劉國安到這兒順利地發展,自然是得跟「四眼細」這位地保通通氣。

可「四眼細」對劉國安不怎麼待見,在利益上更是經過多次談判沒談攏,倆人看著對方越發不順眼。

一天,「四眼細」到茶餐廳喝下午茶,突然一輛五菱宏光開到了餐廳門口,車上七八個蒙面大漢從車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沖入茶餐廳,抓著「四眼細」就是一頓暴揍,其中還有個拿著三百二十斤的擂鼓甕金錘,直接往「四眼細」臉上砸,「四眼細」被砸得鼻梁骨歪到了一邊。

這事便是劉國安所安排,過后,「四眼細」慢慢退出江湖。

2012年,「孝字堆」話事人「大佬游」病逝前,將「孝字堆」的事務交給劉國安打理,可見劉國安在社團內的地位有多高。

同年年底,好兄弟立章借著壽宴讓社團內大佬推舉14K的新龍頭,劉國安與「毅字堆話事人」胡須勇最被眾人看好,可倆人皆推掉這一職務,14K繼續群龍無首的狀態。

有了錢,生活質量自然是提高了不少,而劉國安最喜歡的就是品酒。在閑暇之余,他大部分時間都是泡在酒吧里,是酒吧里的常客,什麼八二年的拉菲,七三年的茅台,那只是他的家常便飯而已。

劉國安自己對酒有另一番研究,他最常喝的便是自己特制的「補酒」。這酒是高價的陳年普洱,再加上馬爹利藍帶,或者軒尼詩拱橋等名貴洋酒,喝起來,滿滿的金錢味道。

2013年,劉國安到海外旅游,回來時染上了風寒,誰知道到醫院一檢查,竟然是肝癌晚期。

趙本山在小品中曾說過一句有趣的話,「人生的悲劇莫過于兩件事,一件是錢沒花完,人沒了;另一件是錢花完了,人還在!」

劉國安靠著骯臟手段賺取無數金銀,查出肝癌兩個月后,就病逝了,這一年他才58歲。

劉國安病逝,立章痛不欲生,社團為劉國安風光大葬,不少江湖社團都派出社團內大佬到場送劉國安最后一程,立章更是親自主持喪禮。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