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幫錄:「十四K教父」潘志勇的一生,靠麻將館一事立威上位,晚年成為合事佬,臨別人間憑詩寄意

hh 2022/10/05 檢舉 我要評論

香港有三個綽號「胡須勇」的知名人物,一個是謝霆鋒媽媽狄波拉的現任丈夫江耀城,一個是張柏芝的父親張仁勇,還有一個是被稱為14K教父的黑幫大哥潘志勇。

三人中,江耀城是一名航空機師,而張仁勇和潘志勇都是黑幫人士,不過說起江湖地位,兩人根本不能同日而語,潘志勇是香港黑幫14K的掌門人之一,名頭要比張仁勇響亮得多。

潘志勇的一生,經歷過李連杰經紀人被伏擊,經歷過劉嘉玲被綁架案和照片風波,尹國駒和陳惠敏,都是他的好朋友,今天,我們來說說這位黑幫老大的故事。

1948年,潘志勇出生在佛山一個地主家庭,1949年隨父親逃難到香港,小學的時候,他成績名列前茅,是班上的風云人物,父親盼他成才,中學將他送入英文學校就讀。

潘志勇喜歡中文,喜歡作詩,他曾在《南方人物周刊》回憶說,初一的時候,老師讓大家以《故鄉》為題寫一篇作文,他不知道怎麼寫,便作了一首詩:

溫泉水綠峻山青,參天古木鳥長鳴。

四季花開蓬門處,晨曦粉蝶晚流螢。

第二天,中文老師不相信地對他說:「潘志勇同學,你的詩是否偷來的?」他說:「當然不是,唐詩里有跟我近似的,我都甘心被罰「。

老師問了幾個問題之后,又讓他以《冬夜》為題再作一首,他思考片刻,很快就寫了出來:

枯樹悲落葉,殘花驚飛雪。

漁火照江舟,寒山雪映月。

是不是很厲害?但可惜的是,雖然他中文天賦不錯,卻對英文一竅不通,由于讀的是英文學校,他不敢隨便開口說話,「就像透明人,無人嘲笑也無人問津」,于是,打架成了他發泄的一種方式。

彼時,正是香港黑幫橫行無忌的年代,廉政公署尚未成立,警匪勾結,一代毒梟跛豪和五億探長呂樂的傳奇事跡,將潘志勇這樣的年輕人,撩撥得熱血沸騰,他躍躍欲試想加入黑社會。

當時香港大大小小的幫派有50多個,其中14K,和勝和,新義安三個最為出名,很快,潘志勇就跟了14K的一個小頭目,帶著幾名少年,持刀去搶奪一個賭檔。

他后來回憶說, 「路上一直聽到自己強勁的心跳聲,感到它簡直就要跳出來了, 可當舉刀追砍過去,緊張與不安瞬間消失」,幾次之后,砍人便是家常便飯了。

17歲時,潘志勇有了第一個小孩,做了爸爸后,他也曾收手打工養家,他做過塑膠廠,也做過制衣廠,然而感覺升職無望,前途渺茫,于是重出江湖。

這一次,他不愿再做小弟而是立志成為大哥,他開始招兵買馬,同時去學散打、詠春、泰拳等各種武術,為了樹立霸氣的形象,他還蓄起胡子,從此江湖人稱「胡須勇」。

1975年,胡須勇看到旺角九龍麻雀館常被大陸的黑幫大圈幫勒索踢場,由于他們手段兇狠,本地黑幫不敢輕易介入,年少氣盛的胡須勇為求「上位」,主動請纓。

胡須勇向麻雀館班老板提議,裝上電動門,同時給他準備武器,只要能鎮住場面,就給他每月7500港幣的薪水,一天一桌飯、一條香煙。

「你行不行啊?」麻將館老板打量著27歲的胡須勇,猶豫片刻后答應了,胡須勇與他的兄弟以九龍麻將館看場的身份,在麻將館等了7天,終于等來了與「大圈幫」之戰。

胡須勇把電動門關上,率領小弟手起刀落,k個不停,最終麻將館內混亂無比,老板躲在里屋,透過閉路電視監視整個過程,事情完畢后,滿意地掏出一疊鈔票送給胡須勇。

經過此役,胡須勇一戰成名,他接著又帶領小弟與其他黑幫展開連場事端、出千的、欠債不還的……先后奪得附近夜場、麻將館、dp檔的話事權。

胡須勇實現了他的「大哥夢」,當年的小混混成了十四K「毅」字堆的話事人,但同時他也喪失了安全感,從不考慮將來會是怎樣,「今天不知明日事」,一切都是未知的、不安的、刺激的。

1974年,香港廉政公署成立,黑幫混戰,警隊貪污的情況有所改善,30多歲的胡須勇開始考慮轉型,他穿上西裝、手戴金表,拿著大哥大,出入商廈、電影公司、夜總會及賭場。

到了80年代,香港電影事業蓬勃發展,黑社會也想從中分一杯羹,紛紛入侵電影界,胡須勇也一樣,他投資了蔡子明創立的富藝電影制作公司,持有10%股份。

那是香港電影最好的年代,也是香港電影最壞的年代,在繁榮昌盛的電影業背后,藏著多少的黑暗和無奈,人們一邊為黑幫電影的義薄云天而感動,一邊為劉德華被威脅、梅艷芳被掌摑等事件而震驚。

胡須勇說,在和蔡子明合伙的那些年,他們一起搞掂了李連杰、尊龍、楊紫瓊等大腕明星,如果有明星敢不給面子,那他們也就會不客氣。

有一次,蔡子明有部電影等著劉嘉玲開拍,劉嘉玲卻遲遲不來,蔡子明大為光火,于是「派人教訓了她」,最終劉嘉玲演了配角,「很快就在戲里殺青了」。

這部富藝公司出品,劉嘉玲被逼拍攝的電影叫《轟天龍虎會》,12年后,劉嘉玲那種照片刊登在《東周刊》,引發演藝圈集體抗議。

1992年初,《家有喜事》的拷貝被蒙面人劫走,胡須勇說,打劫者叫陳志明,這人還企圖搶走李連杰,當時,蔡子明在爭奪李連杰的官司中獲勝,可對手嘉禾公司還在上訴。

有一天,陳志明持槍到蔡子明的公司,威脅員工,聲稱要李連杰為之拍戲,蔡子明也以同樣的方式回敬,接下來,雙方約到香港富豪九龍酒店的大堂咖啡廳談判。

胡須勇回憶說,當時陳志明稱他有總公司撐腰,蔡子明問其姓名,對方回答「龍的傳人,黃土大地」,胡須勇怒了,「我們都是龍的傳人啦,不拍又怎樣?」對方威脅:「你給我看著。」

蔡子明踢開桌子:不怕你看著!買單!雙方瞬間都亮出家伙,胡須勇立即大喊:都別動!隨后幾天,蔡子明去追擊陳志明,第四天,蔡子明被人伏擊在辦公樓門口。

去世當天,蔡子明還和李連杰在談《新龍門客棧》的拍攝計劃,10個小時后,生命就戛然而止,后來,徐克導演的《新龍門客棧》成為香港電影史上的經典。

1988年,好賭的胡須勇決定染指賭業,澳門黑幫大佬「摩頂平」和「街市偉」介紹澳門十四K的「崩牙駒」與他相識后,胡須勇便帶著門生「過海」到澳門發展,開始他的賭場淘金之旅。

不久后,澳門賭場開始了迭碼仔制度,催生了新的利益關系,崩牙駒和街市偉反目,黑幫混戰,在澳門掀起血雨腥風,期間各種等瘋狂行徑層出不窮。

連場事端,讓胡須勇深感澳門始終不是自己地盤,不愿卷入紛爭的他決定帶隊回港,重返自己的發跡地油尖旺,他在那開舞廳,開麻將館。

2000年,他參股經營香港「348的士高」,場子旺到了極點,成為香港最火爆的夜場,每晚都有大批年輕男女飲酒跳舞xd作樂,胡須勇在紙醉金迷間,賺了個盆滿砵滿。

意氣風發的他決定北上發展,他在深圳開了一家舞廳,發現營業時間不能通宵,只能到凌晨兩點,同時檢查收費名目繁多,而他在珠海開的「348」,試業當天就被警察沖進來檢查。

頂著胡須勇的腦袋,他被懷疑從事黑社會活動,并藏有dp,警察讓他脫下外套,給他扣上手銬,當著所有賓客,面壁蹲著,還沒開業,珠海「348」就倒閉了。

鎩羽而歸的胡須勇回到香港,但后來香港「348」也因頻發不合法經營,被終止營業,經歷了這些,胡須勇總結說,「人性是共通的,充滿了狡詐。」

2004年,胡須勇在一次生日聚會中,說了一句「14K洪發山」,不想被臥底記錄在案,惹禍上身,因為在香港,自稱黑社會,是要定罪的,2007年,他被判入獄一年。

身陷囹圄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是好事,對胡須勇更是如此,因為早兩年他就確診患上了癌癥,多次的化療早已經讓他非常痛苦,現在身在監獄,身心更是倍受摧殘。

出獄之后,患病的胡須勇不再像往日般兇悍,反而經常以「和事佬」身份拆解江湖恩怨,贏得很多江湖中人的尊重,「你看他每年生日,星光熠熠就知啦」 ,昔日的江湖好友陳慎芝說。

有生之年,胡須勇每年生日都會在尖沙咀五星級酒店香格里拉大排延席,宴請江湖好友齊聚一堂,歷年來,列席者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陳慎芝說:「勇哥的生日已成為香港黑幫各大門派每年的聚會。」

「胡須勇每次壽宴必定在台上唱歌,英文歌《Auld Lang Syne》、《Yesterday》都是他的飲歌」,有黑道背景,同為14K幫會成員的影星陳惠敏如是說。

2016年2月20日,這個門生數千,曾呼風喚雨的江湖猛人,迎來了自己生老病死的命運,晚上10時55分,在香港荃灣港安醫院病逝,終年68歲。

江湖傳聞,一眾小弟曾籌錢,從俄羅斯花100萬美元替胡須勇買了一支對抗癌細胞的補命針,但胡須勇的病情卻反而急轉直下,離開人世。

臨終前,他憑詩寄意,寫下數行詩,向一眾江湖兄弟作最后道別:

十載煎熬自傷殘,風吹雨打避艱難。

患海明燈將消逝,殘年風燭別人間。

生老病死恒常事,難舍摯友情如山。

流水落花春去也,來生再聚別緣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