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義安駙馬張亮聲,少年得志黑白通吃,晚年欠債6億只能縱身一躍

hh 2022/09/29 檢舉 我要評論

63歲的新義安駙馬張亮聲再欠債六億,他回到兒時居住的舊宅,抽完人生最后一支煙,從13樓一躍而下…

為何從小到大最不缺錢的富家少爺,會因為錢命喪黃泉?

張亮聲是富家子。

他的父親張人龍人稱「新界王」,今年9月,103歲的張人龍過世時,香港黑白兩道有名有姓的人物都來了。

幾百名警察守在靈堂外,黑色的轎車一輛接一輛的駛入,車上下來的都是新聞版面上經常出現的人物,無聲的訴說著去世的老人生前有多麼風光。

可是兒子張亮聲去世時,張人龍卻要求族人不要聲張甚至連告別儀式都沒有。

張亮聲是新義安駙馬,向華炎最倚仗的女婿,香港撞球界大神,出生時含著的至少是把銀湯匙,一生沒過過窮日子他為何會落得個晚景凄涼,父親岳父那麼有錢都見死不救?

都是一個賭字。

早年間,中醫張知行開設「知商行」經營糧油百貨、成為遠近聞名的富商,他是張亮聲的爺爺。

張知行兒子張人龍長袖善舞,白道與港英當局交好,黑道與新義安老大向前是拜把兄弟。

他的生意涉足酒店、地產、金融等行業,在政商兩界呼風喚雨。

「新界王」張人龍有三房妻子,14名兒子。

14個崽里不乏公眾人物,例如邵氏打星傅聲也是他的兒子,傅聲英年早逝,在去片場的途中死于一場詭異的交通事故。

他去世四年后,甄妮用他冷凍的精子為他生了一個女兒。

張亮聲是傅聲的大哥。

張亮聲兒時家中來往的都是當地龍頭,他從小就過著客似云來,迎來送往的生活,練就一身應酬功夫。

張人龍對子女管教不多,但張亮聲從小格外聰明,武術象棋,撞球保齡球網球,寫作演講,他接觸即上手。

十幾歲時,張亮聲已經是多才多藝的少年,在各種比賽中拿獎拿到手軟。

張人龍將他送往加拿大念書,他到了國外依舊優秀。

蟬聯三屆加拿大學院網球公開賽冠軍、得過加拿大保齡球公開賽季軍,寫的英文小說《禮物》(the gift)被評為加拿大作家聯合會短故事獎,在華人圈中煞是醒目、儼然人中龍鳳。

能文能武,算得上是「別人家的孩子」了。

優秀的張亮聲在加拿大遇到了向華炎長女向詠儀。

兩家本是世交。但向詠儀的家境遠不如張亮聲。

向詠儀是過過苦日子的。

她的父親向華炎是新義安創始人向前長房長子。

向華炎五歲時,母親去世。

父親再納妾,先后娶了四房妻子,生下九男三女十二個孩子,還有5個女仆、兩個奶媽和其他幫傭,一大家幾十口熱鬧非凡。

盡管母親早逝,但向華炎在家中地位超然,他不喜練武一心讀書,父親也不強迫,幾個小媽也不敢拿他怎麼樣。

新義安老大向前生意應酬眾多,他在家從來不提外面的紛爭,也不允許子女打聽自己的事。

一個尋常的上午,向前突然把向華炎叫到面前,他出奇地平靜嚴肅,一邊給兒子整理衣服,一邊把三歲的向華勝,五歲的向華強也叫過來,對大兒子說:

「我一直忙外面,一轉眼你已經這麼大了,弟弟們還小,你多照顧他們。人總要學著自己長大。」

當時向華炎一心趕著上學,他不知道這一別再見已是父親百年之后。

1953年,向前因從事三合會活動被港英當局遣送出境、從此再沒回香港。

新義安社團事務由向華強的母親接手,女人當家貴婦外交,對內擠兌其他妻妾,對外在幫會內不得人心。

經營能力也幾近于無,短短幾年間新義安弟兄幾乎沒飯開。

彼時在衛生署做職員的向華炎,不得已開始染指幫會事務,從不諳世事不問油鹽的長公子變成新義安龍頭「四眼龍」。

那些年生活頗為艱難,幫會中弟兄眾多,都等著開飯,最困難的時候二媽林惠英,也就是向華強生母病重住院,一家人掏不起8000塊,「四眼龍」到處求情籌錢、總算將醫藥費湊齊。

向詠儀的童年并不一帆風順。

直到70年代初,向華炎放下文人芥蒂一心投入社團,他涉足夜場生意,帶著向華強向華勝等幾個弟弟經營夜總會,KTV和酒店生意,社團環境才算好轉。

他把大女兒向詠儀送到加拿大升學,向詠儀和張亮聲一見鐘情,兩家大人對這段關系也是喜聞樂見。

張人龍曾在70年代中期兩次被綁架搶劫,還受過傷,他也急需黑道勢力撐腰。

向華炎洗白白做生意,有「新界王」罩再好不過。

張亮聲和向詠儀的婚禮,并非豪門聯姻的奢侈,但也是兩個大戶人家辦喜事,向、張聯姻,一則是向家拉攏白道勢力,一則是張家在黑道落子,兩家各取所需、相得益彰。

婚禮之后,張亮聲迅速成為岳父身邊紅人,他愛玩會玩,自信精明,好賭夠狠,一身撞球絕技打的出神入化,人稱「化功大師」。

他很快成為岳父左膀右臂,翁婿相見恨晚,霸業藍圖就在眼前,張亮聲性格里濃烈的江湖特征是向華炎所不具備的,他們打算大干一場。

向華炎將旗下最賺錢的兩個賭場交給張亮聲打理,每日現金如流水般涌入,張亮聲數錢數到手抽筋。

同時,張亮聲得到岳父耳提面命,聯手新義安干將紀寶,拿下14K手中的尖沙咀。

80年代中期,長子向展成、女婿張亮聲相繼進入幫會,早期加入的幾個向氏兄弟都已成為新義安高層,華強、華勝兄弟也在電影界玩得風生水起,新義安成為并肩14K、和勝和的全港三大社團之一,勢力遍布多個行業、在江湖上舉足輕重。

新義安與14K是多年宿敵,14K人馬充足但內斗頻繁,新義安早就想殺殺14K的威風。同時,14K手中的尖沙咀油水豐厚,新義安垂涎已久。

火拼一觸即發。

先是張亮聲單槍匹馬夜闖撞球廳,三五局就拿下了看場子的撞球好手,輸球馬仔不肯賠錢。

正中張亮聲下懷,他拿起球桿一頓揮舞,14K小弟來不及反應已被打得落花流水。

張亮聲丟下一句話:這個場子歸我了,揚長而去。

電影里面早就演過,14K不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14K長老黑白無常又找到張亮聲復仇,奈何紀寶和張亮聲功夫不錯,14K還是沒能討到好處。

決戰一觸即發。

雙方約在天星碼頭,14K當晚帶來3,400小弟,張亮聲卻早有準備。

新義安馬仔訓練有素,三人一個小組、背靠背且戰且進,悍猛異常,將14K部眾騅得一敗涂地、四散逃竄。

經此一戰,14K元氣大傷,在尖沙咀受到重創,張亮聲、紀寶因此名聲大噪,與向華波、余永焯一起成為新義安「新四虎」。

這是張亮聲社團生涯巔峰時期。

他在油尖旺的餐廳酒店消費完根本不用付賬、事后都會有專人過來買單。

但江湖險惡,張亮聲的日子無異于走鋼絲。

他老爺子張人龍不讓他涉足家族生意,他只能緊靠岳父。

張亮聲的解壓方式是去澳門賭幾把。

一開始大家都由得他去,后來他輸贏動輒千萬。

因身后家大業大,澳門疊碼仔視他如衣食父母,張亮聲曾一次贏錢五千萬,請整個場子飲茶。

賭場不怕你贏錢,他怕你不去。

客服人員為了留客,伺候的比親爹都好,讓顧客真正以為自己就是上帝,身陷吹捧與虛榮的漩渦。

在這個時候,新義安出事。

向華炎和兒子向展成,女婿張亮聲及新義安八位姓向的叔伯被一鍋端。

在牢里整整22個月。

一起坐過牢的交情,岳父和女婿是真正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兩年后,張亮聲與向華炎一起獲釋。

不久張亮聲卷入與聯英社的一起沖突受傷,向華炎對這個為自己出生入死的女婿看得很重。

可是,債主很快找上門來。

一開始,是三個億。

張家拿出一個億來,還差兩個億。

向詠儀跪在父親面前求父親看在多年情誼的份上,救救張亮聲。

向華炎看在女婿為社團出生入死,為自己鞍前馬后的份上還了剩余的賭債。

回到家,張亮聲跪在向詠儀的面前,賭咒發誓這輩子決不再賭。

張亮聲忍了十年。

十年來,金碧輝煌的澳門濠江夜夜在他夢里出現,他隨身帶著一把撲克牌,沒事就跟人玩幾把。

十年后,他終于控制不住自己,再次坐船瞞著老婆跑到澳門。

這次欠了5000萬,他回港后東拼西湊,把手上的生意賣掉,好不容易還清了賭債。

此時的張亮聲,與妻子的感情已經破裂,兩人長期處于分居狀態。隨著年紀漸長社團生意他也參與不了了,豪宅賣掉還賭債,他搬進新界上水屋村。

張亮聲潦倒貧困,幾乎斷了和家人的聯系,他未必不知道賭是一條不歸路,可他太想拿回失去的一切。

夜黑風高,他又一次上了賭船。

這次,賭債高達6億,是他再也無法還清的程度。

13年7月,新界上水,彩園村彩華樓十三層,張亮聲在電梯間抽完一支煙、縱身一躍告別人間。警方在現場發現一紙遺書、自述因金錢問題選擇結束生命,生前曾向親人短信告別。

張亮聲去世后,張家為他操辦后事,一切從簡。

呼風喚雨的新義安駙馬,選擇在63歲這年自我了結。

江湖上很快就忘卻了這號人物…

后記:

社團故事大多沒有好結果,張亮聲也不例外。

向氏兄弟恐怕已經是最好結局。

造就多少明星,拍過無數電影,可向華勝在北京去世時葬禮上出現的藝人也是寥寥無幾。

說到底,有些底線不能碰。

張亮聲本是一手好牌落得如此下場,卻讓人同情不起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